佐科提醒保持党内团结一致 消除不宽容、极端主义理念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在从业阶层党建党55周年庆典上

佐科提醒保持党内团结一致

2019年11月8日

(本报综合讯)佐科总统11月6日在雅加达出席从业阶层党建党55周年庆典时,提醒该党务必保持内部之团结一致。


佐科当晚在雅加达苏丹酒店举行的该党党庆活动上说,从业阶层党已成为政府力量的支柱,一旦动摇,它必将影响到政府业绩。鉴于此,他呼吁从业阶层党全体党干共同维护党内团结,并持续巩固与坚实。他还相信,党内年青一代能率先应用科技并引领从业阶层党成为现代化政党。


另据从业阶层党总主席艾朗卡•哈尔达尔多(Airlangga Hartarto)表示,我国在面对全球经济不稳定局面,需要国内政治力量的坚决扶持。


这位经济统筹部长还说,政府将制定许多有关吸引投资的条规,因此需要议会的坚定支持以共同解决我国经济增长中的这些瓶颈问题。


从业阶层党资深政要如前副总统卡拉、阿克峇·丹绒、阿布里扎尔·巴格利、阿贡·拉克索诺、时任人协议长班庞•苏沙迪约,以及副总统马鲁夫、人协副议长朱尔基菲利•哈山、国会副议长穆海敏·伊斯干达尔、民族民主党总主席苏利雅•巴罗、印尼斗争民主党秘书长哈斯多、民主党副总主席阿库斯·尤多约诺、民心党总主席乌斯曼等出席了庆典。


庆典上,卡拉基于其对国家与民族作出的贡献与佳绩,荣获从业阶层党“Bintang Karya Utama”嘉奖。艾朗卡表示,卡拉是从业阶层党最佳干部之一,他不仅为党,还为全国人民创造辉煌的业绩。


据悉,卡拉曾于2004-2009年期间领导从业阶层党,此外,在尤多约诺与佐科总统执政期担任过两任副总统。(千岛日报 小红)




副总统马鲁夫:为印尼进步

应消除不宽容、极端主义理念

2019年11月8日

(安打拉网马吉冷讯)副总统马鲁夫·阿敏声称,我们必须消除不宽容行为以及极端主义理念,以实现印尼进步这一愿景。


马鲁夫11月7日在中爪哇省马吉冷主持Syubbanul Wathon医院启用仪式时说,不宽容行为、极端主义理念、分离主义思想等均属于印尼迈向进步的绊脚石,必须坚决铲草除根。


针对带有宗教标志服饰比如面纱和九分裤的禁令,马鲁夫表示,极端主义和不宽容反映在思维与行为,而非纯粹表现于一个人的衣着打扮。因此,需要改变的是人的思维与行为。


马鲁夫接着说,我国民众必须改变不宽容行为和极端主义理念,俾能实现印尼进步愿景。


“印尼进步愿景犹如待飞的飞机,政府与人民必须共同准备坚固的跑道,消除道上石头,以使飞机顺利安全起飞。”马鲁夫说。(千岛日报 小红)




佐科维签发恢复国民军副总司令职总统条例

2019年11月8日

(TRIBUN新闻网雅加达讯)佐科维总统签署发2019年第66号关于国民军组织架构的总统条例,恢复国民军副总司令职位。


国民军副总司令职位自2000年被时任总统瓦希德撤消。


总统条例第13条第1款载明,国民军总部领导由总司令和副总司令组成。


根据该总统条例,副总司令职位由上将或四星军衔高级军官担任。


援引内阁秘书处官网7日报道,根据总统条例,副总司令是扶植国民军实力协调员,旨在实现国民军Tri Matra Terpadu部队建设宗旨,其职权位于总司令之下并对总司令负责。


根据总统条例,副总司令的职责是:


一、协助总司令履行日常职责;


二、向总司令提供有关执行国防政策的建议;


三、发展壮大国民军部队;


四、发展军内思想意识;


五、部署军事战略和扶植国民军实力及有效使用国民军部队力量。


如果总司令暂时缺席或长期缺席,副总司令就自动履行总司令职责,执行总司令指令的任务。


总统条例第14条第3款载明,总司令由副总司令协助。


总统条例第203条载明,总统条例于公布日起生效。总统条例由司法与人权部长亚索纳于2019年10月18日公布。


国民军副总司令职位曾出现于20年前。最后一任副总司令是法赫鲁尔•拉基(Fachrul Razi),直至瓦希德执政时期被撤消。(千岛日报 小兀)



肃贪委又输了

2019年11月7日

贪污刑事法庭判决国电总经理梭菲安·巴希尔无罪释放。为此事,肃贪委应该作自我检讨。


梭菲安案件是涉及大人物的大案。公诉检察官起诉梭菲安要求法庭判他5年徒刑。但是,法官审判团在今年11月4日庭审判他无罪释放。法官审判团认为,梭菲安没有证据协助犯罪。


肃贪委就此要向最高法院提出行使上诉的法律程序,正如肃贪委主任阿古斯·拉哈尔佐说的,此举当然是合法的。贪污被告获判无罪释放已不是第一次。在这之前,勿加西前市长莫达尔·穆哈默也被万隆贪污刑事法庭判无罪释放,廖省罗干胡鲁县前县长苏巴尔曼被贪污刑事法庭判无罪释放。事后最高法院皆撤销法庭对后者的判决,并判嫌犯有罪。


还有全国银行健全机构前主任(BPPN) 萨弗鲁汀·德孟贡在初级法庭被判有罪,但是最高法院判他无罪。肃贪委必须进行内部检讨。


法庭的判决应该受到尊重。我们认为法律权力是独立的。法律权力必须不受到任何干扰和影响。根据这个推理,肃贪委只能以令人信服的证据来对抗法官的判决。提出司法上诉是进一步检验初级法庭的判决的正确性。


法律权力是司法权的部分。而肃贪委的构建是行政权力的组成部分。


应该理解,目前出现肃贪更加昏暗的现象。政府精英企图以修改肃贪法令控制肃贪委,其中的方式是成立监督委员会。肃贪委和社会群体对修改肃贪法令的反对意愿反被忽视。必须承认,反贪群体的肃贪努力受到挫折。肃贪委的威信由于外部和内部问题受到打击。


佐科维政府在国会大多数议员支持下通过了修改肃贪法令。肃贪委在新的肃贪法令以及将于今年12月20日上任的新领导掌管。监督委员会将成为肃贪委的新掌权人。肃贪委采取的所有法律步骤,比如窃听,没收和搜查,必须获监督委员会的批准。第一届监督委员会由佐科维总统直接挑选。


今后肃贪委将进入更加困难的时期。当前反贪活动分子需要寻找新的出路,让本民族反贪腐运动继续进行。正如总统候选人、现任总统助手的伯拉波沃所说,我国的贪污行径相当严峻,已处于晚期癌症。(千岛日报 《罗盘报》2019/11/6社论,一方译)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右下方点击【在看】

并点击右上方“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