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避税天堂?

众所周知,美国两院已经通过由共和党提交的《减税及就业法》(Tax Cuts and Jobs Act,TCJA),新法案长达479页,而被认为影响深远的主要有下列几项:

 

(1)企业所得税将由35%减到22%或20%;

(2)美国企业把海外利润汇回美国所缴税率,从35%降至7%-14.5%;

(3)提高个人所得税免税额,并由7个税阶减至4个;

(4)对外国公司的美国关联企业征收20%的特种消费行为税(excise tax),以及提高跨境金融交易税率。

 

这个税改新政的发布无疑对全球各国都产生深远的影响,包括印尼。可以说美国的税改启动,已是磨刀霍霍,指向世界各地。

 

据媒体称,世界银行与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最近发布了关于全球企业税负情况的报告,统计了190个国家和地区的企业税费负担,中国总税率为68%,远高于平均的40.6%。美国在减税前是44%,减税后简单计算大约31.9%。不仅低于中国的一半,更进一步接近欧洲一众避税天堂国家,如冰岛(总税率30.1%)和爱尔兰(总税率26%)。

 

总税率指企业所需缴纳税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包含利润税、劳动力税和其他税收等。这就解释了美国35%(税改前)的企业所得税税率明显高于中国的25%,但中国企业却要缴美国企业所没有的其他税费,包括17%的增值税和社会保障的五险一金等等。也难怪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2016年计划美国设厂时慨叹,中国的税负比美国高很多。

 

再看看印尼的情况:依据上面的统计,印尼的总税率为30.6%,接近避税天堂!低于美国减税后的水平,而且一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究其原因,尽管目前印尼企业所得税仍然是25%,和中国一样,但是由于其它税费较低,比如增值税只有10%,社会基本保险 BPJS 缴费极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个人所得税为5%-30%累进,且基数计算较为合理(起征点4条半),因此造成了总税率低于世界平均水平(36.2%)的现状。

 

但是为什么外国企业还感觉不到印尼税负的优势呢?我们分析一下。

 

财政部长丝莉.慕利亚妮(Sri Mulyani Indrawati)近日称,2017全年的税收收入落实达1339.8兆盾,或占2017年国家收支预算修订案(APBN-P)中的指标1472.7兆盾的91%。其中油气所得税(PPh)的税收收入增长显著,这与棕榈原油(CPO)价格上涨有关,达到50.3兆盾,或占41.8兆盾指标的120.4%;油气所得税比2016年的36.1兆盾增长39.4%。同时,2017年的国家非税收入高达308.4兆盾,达到预定指标的118.5%,比去年增长了17.7%。在2017年期间,油气和非油气领域的天然资源收入也同样有所增高,或达111兆盾或达预定指标的116%,其中油气领域收入约达82.4兆盾或达114.1%,非油气领域收入约达28.6兆盾或达预定目标的116%。公共服务机构的非税收国家收入约达44.7兆盾,其它领域的国家非税收入约达108.8兆盾或达到预定指标的127.9%。

 

能源与矿物资源部长佐南(Ignasius Jonan)表示,2017年印尼非税务国家收入(PNBP)达到260兆盾(截止2017年12月28日)。其中能源与矿物资源部做出了近50%的贡献达到129.07兆盾。来自油气领域的非税务国家收入预计达到85.6兆盾,如果加上来自油气所得税的国家收入49兆盾,那么来自油气领域获得的总收入共达135兆盾。来自非油气领域的非税务国家收入共计43.4兆盾,其中煤与矿物部门获得的收入煤矿与矿物的特许权使用费达到23.2兆盾、采矿产品销售额达到16.9兆盾,以及固定费达到5000亿盾。

 

上述二位部长的数字有点小出入,不碍分析大局。从上述数据我们可以简单得出印象:

1、印尼国家整体税收水平不高,去年只有大约1000亿美元(1340万亿盾)左右。这比天朝动辄25000亿美元(15万亿人民币左右)年财政收入根本不是一个量级,还不如中国一个发达省的地方财政收入。土地私有,地方政府也没有土地财政一说,经费几乎全靠中央拨款。这是多年限制印尼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政府还是缺钱啊。

2、上述数据也侧面印证了印尼的整体税负不高,国企贡献乏力,老百姓还是贫穷这个事实。截至2017年9月,印尼贫困人口占 10.12%,达到2658万人,基尼系数0.391。

3、按照上面的说法,除国家税收外,政府还有一大笔收入来自国家非税收收入,2017年为308.4兆盾,约占税收收入的23%。这些费用游离在税收之外,也是政府的主要财路之一。

4、油气和非油气业的非税收收入对总非税收收入的贡献大约在一半左右,不可小视。缺钱就得想办法,贫穷就得发挥想象力。最近正在热议的能矿部要把非税收收入费率打算提高几乎一倍,这对政府财政收入上有利的,却加重了相关企业的负担,对外资涉足的矿业领域不利。

 

其实,让外国企业感到成本负担沉重的,还有各种上不了台面的费用,那就是各种罚款或“小费”。这些灰色费用,无处不在,无人不晓,无法回避,无章可循,无能为力,无底洞!一说介个就一言难尽了,今天就不展开说了。放两张图表吧,看看印尼公务员工资是多少,请大家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自由发挥。

 

印尼公务员工资(2015年水平,另有补贴)

 

事实上,印尼从历史到今天还存在着严重的偷税漏税现象,很多人(当然也包括一些华人)的发家致富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佐科政府目前正在大力整顿财税政策,大搞税务赦免,金融机构相互联网等活动,虽然结果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漂亮,但是确确实实也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这也是双刃剑,动了利益集团的蛋糕,对今后连任也会有所影响。总之从总体发展来看,在税务方面再搞小动作不太容易了,中国企业在印尼还是老老实实经营为好。

 

当然,,一国的投资环境,不仅仅只是税收一方面,应该是多种因素共同的结果。我们在诟病印尼社会的各种不靠谱同时,也要看到印尼一些经济发展潜力的“靠谱”的地方,否则,就不能解释印尼盾的相对稳定,印尼股市的突出表现,五星级酒店的爆满,以及众多老华人历尽艰辛也不愿离开印尼、众多华侨新客源源不断地来到印尼创业。。。这些现象。我们来看两张正能量图表。

 

印尼股市近20年走势

印尼货币近2年走势


最后,再引用三位著名人士的话作为结束,均选自新书《历史大变局中的印尼经济》,由印尼原副总统布迪约诺(有可能参选2019年总统选举)编写,龚勋翻译,是一本研究印尼不可多得的好书,有时间我再专门推介一下。

 

布迪约诺先生在文章最后讲到,印尼还未将增长潜力发挥出来,还没达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持续30年高增长的水平(第173页)。这个国家也不可能再回到集权体制下发展的老路,但在民主体制下如何增强发展活力还在探索之中。印尼民族乐观顺生,注重实实在在的获得感,愿意在心安理得和轻松满足中稳步前进。

 

印尼著名华裔企业家李文正先生说过:“印尼没怎么辛苦努力,就能取得5%的增长,再努力一下的话,实现7%甚至10%以上的增长是完全可能的。

 

文章的最后引述了李光耀先生的一段话:近十年来,印尼堪称业绩可嘉,经济持续保持增长4%到6%。全球金融危机没有对其经济业绩造成太大影响。中国和日本被其丰富的自然资源所吸引,进行了大规模投资。但是,在未来二三十年里,我看不到这个国家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印尼经济尽管也取得进步,但仍然依赖自然资源。人们还在靠大自然给予东西,而不是靠自己的双手创造一切。自然资源太丰富容易使人懒惰。“这是我的土地,你希望得到它蕴藏的资源吗?拿钱来吧”,这种观念助长的是慵懒闲适的生活态度和文化,其根深蒂固,很难消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