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民族民主党(Nasdem)到了选择时刻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胡子苏利亚巴洛(Surya Paloh)所领导的民族民主党(Nasdem)并不是印尼第一大党,但是最近几年发展势头强劲,成为印尼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政党”。


大胡子苏利亚巴洛。


佐科威邀请政治对手普拉博沃加入政府内阁后,苏利亚巴洛对这项政治举动感到非常失望,他并不赞成普拉博沃和大印尼行动党加入佐科威的执政联盟。


苏利亚巴洛最近表态,民族民主党有可能成为反对党,监督政府履行其政治承担。这其实是民主党曾经走过的一条成功发展道路,2004年大选时候,民主党为第五大党,而到2009年选举时候,已经成为印尼第一大党。


民族民主党并不是那种爆炸式发展的政党,它发展稳扎稳打,步步前进,在2014年总统大选中排名第八,到2019年大选中排名第五,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在2024年大选中,民族民主党有极大可能跻身前三大政党之列。


苏利亚巴洛在政治机会面前,往往作出趋利避害的本能性选择,他带领民族民主党一步步壮大,超过了繁荣公正党(PKS)、建设团结党(PPP)、国民使命党(PAN)和民主党,在2018年集中举行的17个省地方首长选举中,民族民主党赢得11个省,令人刮目相看。


大胡子苏利亚巴洛对2024年的总统大选,也具有远大的政治理想和抱负,也一直超这个方向努力,他与佐科威意识形态接近,事实上,他也一直是佐科威坚定的支持者,并成为其政治盟友,但是,印尼政坛风云变幻,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佐科威邀请了大印尼行动党加入了执政联盟。


苏利亚巴洛曾经是佐科威坚定的支持者与政治盟友。


继续留在执政联盟中,对民主民族党的发展将非常不利,它会处于斗争民主党、从业党和大印尼行动党的阴影之下,这三个政党具有同样的政治抱负,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民主民族党要想继续发展壮大,将非常困难。


大印尼行动党加入执政联盟以后,在野党的反对声音变得非常弱小而无力,对政府执政没有监督与制衡能力,目前来看,只有繁荣公正党公开宣称继续成为反对党,而国民使命党与民主党尚未采取明确的政治立场。


苏利亚巴洛认为,印尼的民族主义者,不全部都支持佐科威和执政联盟,他们将会成为民族民主党的盟友,民族民主党变成反对党后,会取代大印尼行动党抛弃的领头羊的地位,也许不会像大印尼行动党那样成功,但是总比继续留在佐科威的执政联盟好。


苏利亚巴洛又到了作出政治选择的关键时刻,对他来讲,未来三年之内退出执政联盟的政治风险太大,但是继续留在里面,佐科威给予的三个部长职位与他的愿望相差甚远,印尼媒体盛传他最想获得的部长职务是能源和矿产部长,而不是那个通讯和信息部长。


苏利亚巴洛开始从以前的反对佐科威的党派与团体中寻找支持,他先后分别与繁荣公正党以及雅加达省长阿尼斯(Anies)接触。繁荣公正党是众所周知的反对党,阿尼斯虽然是雅加达省长,是政府的一部分,但是他的态度倾向是反对中央政府的,是2024年潜在的总统候选人之一。


苏利亚巴洛与繁荣正义党党魁Sohibul互相拥抱。


苏利亚巴洛计划在11月底与国民使命党高层会晤,至于民主党,也有会晤计划,只是尚不清楚会面时间,苏利亚巴洛表示,将做好监督与批评政府的准备。由此可见,苏利亚巴洛已经开始为成为反对党做准备。


成为反对党需要极大的政治勇气,所获得的收益与风险成正比,斗争民主党成为苏西洛政府的反对党后,赢得了总统大选,大印尼行动党在加入执政联盟之前,是佐科威政府的反对党,虽然在2019年大选失败,但是收益良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也有例外,就如繁荣正义党,一直是反对党,但是并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


如果苏利亚巴洛成为反对党,对于民族民主党来讲,在2024年进入大选前三名政党,并不困难,毕竟民族民主党是民族主义政党,与繁荣公正党这样的极右派伊斯兰政党有很大的不同,成为反对党后,对民族民主党来讲,政治机会是无限可能的,获取的收益是不可想象的。


苏利亚巴洛作为一名政治家,在寻找政治机会方面,毫无疑问是非常精明敏锐的。虽然印尼社会有声音认为他这样是不道德的,佐科威已经给予三位部长位置,仍然不满足,坚持要成为反对党。但是,这就是印尼的政治现实,在政治中,并没有所谓的道德、伦理、友谊与仇恨,只有赤裸裸的利益。(本号雅加达特约报道)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右下方点击【在看】

并点击右上方“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