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印尼建设成电动汽车强国 欧美有点坐不住了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近日刊登题为《中国将印尼建设成电动汽车强国》文章,作者为约翰·麦克贝斯,摘要如下:

印度尼西亚工业和贸易部长卢胡特·潘查伊坦并不担心中国对印尼镍行业的强力控制,因为其他主要投资者正在蜂拥而至。印尼拥有成为世界上锂电池和电动汽车主要生产国之一所需的一系列矿产资源。

这位部长接受了一次内容广泛的采访,而此次采访反映出这位退役将领对印尼发展成为当代工业化国家的强烈愿景。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邀请了所有人,但除了中国人没人来。所以他们很受欢迎,也很容易打交道。”

这不是他第一次为中国在印尼经济中日益增强的作用辩护。他在去年的一次虚拟公开讲座上说:“喜欢与否,高兴与否,不管怎么说,中国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世界大国。你无法逃避客观事实。”

虽然欧洲的兴趣往往只集中在制造过程的一个层面,但努力进取的中国人正在发展一个完全一体化的供应链,从不锈钢和锂电池到甚至铜线和其他制成品。正如潘查伊坦所说:“无所不包。”

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负责人巴赫利尔·拉哈达利亚说:“印尼将从原材料的生产国和出口国变成世界供应链上的重要参与者,锂电池占电动车总成本的40%。”

无论目前这一关注点多么狭隘,它都证明了这个矿业政策的正确性。该政策是在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任期内引入的,如今由佐科·维多多政府实施,该政策一度饱受诟病。

当维多多总统在2024年卸任时,他几乎肯定会作为印尼的“基建总统”留下遗产。尽管他对新冠肺炎的处理方式存在不确定性,但如果他的政府能够为工业发展的大跃进奠定基础,那么就可以留下多得多的遗产。

一位外国矿业专家在访问了印尼中苏拉威西省的莫罗瓦利工业园区之后说:“除了中国,没有人准备冒险向印尼投资。”中国私营的青山钢铁公司在印尼东部拥有两家镍加工厂,其中一家就在这个园区。

潘查伊坦经常被称为“万事通部长”,他深知别人说他受制于北京。他说:“他们(印尼人)有时候不明白。但他们不能再怪我了。我与美国人的关系也很好,与阿布扎比的关系也很好。”

他或许还可以加上韩国。韩国的锂电池制造商LG化学有限公司和汽车制造商现代公司最近宣布了总投资额为113亿美元的新投资,这将使它们在方兴未艾的电动车行业中占据领导地位。

潘查伊坦及其团队还与美国汽车巨头特斯拉公司进行了4轮谈判,该公司是锂电池组的主要生产商,其对印尼的兴趣集中在几个不同领域,包括未来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把火箭发射台建在印尼北部比亚克的帕普安岛。

撇开这个行业不谈,潘查伊坦还是印尼计划中的主权财富基金背后的领军人物,该基金吸引了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和阿布扎比投资局的初步许诺,后者负责管理这个酋长国过剩的石油储备。

印尼政府规划者说,将电动汽车引入国内市场以及协同推进迄今受到忽视的太阳能发电,将有助于将印尼212亿美元的能源进口减少至少三分之一,并利用爪哇岛-巴厘岛电网的8000兆瓦过剩供应。

潘查伊坦和其他高级官员相信,在新通过的《创造就业综合法案》的激励下,印尼现在拥有竞争优势,总统维多多准备签署最后一项电动汽车实施规定,其中一些规定旨在保护规模较小的本地生产商。

这位由将军变成的商人求助于军事术语来解释他所谓的对潜在投资者的“接触规则”——一流的技术、附加值、印尼占多数的劳动力、技术转让以及企业对企业的交易。

熟练劳动力仍然是个问题。例如,在莫拉瓦利,找雇员担任技术职务遇到了一个障碍,因为人们发现高中学生的教育水平达不到进入新成立的理工学院所需的标准。

电动车方面的进展已经令人印象深刻,在几个月内,LG化学有限公司证实了在中爪哇的巴唐建造一个98亿美元锂电池企业的计划,现代公司宣布将把设在马来西亚的地区中心和中国的一整个装配线迁至印尼。

与此同时,潘查伊坦指出,印尼自由港麦克铜金公司计划在马鲁古群岛的主要岛屿哈马黑拉岛的韦达湾镍加工设施建造铜冶炼厂,但工程延宕已久,而青山钢铁公司提出愿意建造这个铜冶炼厂。潘查伊坦预计,双方下个月将就此事达成协议。

自由港麦克铜金公司突然决定把这个拖延已久的项目从东爪哇岛港口城市泗水附近的锦石向东北方向3400公里、更接近该公司在巴布亚的格拉斯贝格矿山运营。现在看来,青山钢铁公司似乎是这个决定的背后推动力量。

这是因为铜冶炼过程中产生的硫酸是生产硫化镍所需要的,而硫化镍是阴极中使用的合金的成分。由三菱集团经营的现有锦石冶炼厂向一家国有肥料公司供应副产品。

潘查伊坦说,青山钢铁公司已经同意支付这个耗资18亿美元的设施85%的费用,自由港麦克铜金公司和政府——其印尼子公司的主要合作伙伴——承诺共同承担余额。但知情人士说,中方仍在争取把份额减少到75%。

潘查伊坦说,LG化学有限公司起初不愿意向印尼扩张业务,但他说服这家公司相信投资于一个拥有全球25%镍储量以及锂电池中使用的足够数量的钴、镁和其他关键元素的国家的逻辑后,LG化学有限公司最终实现了扩张。

这个韩国项目将成为巴唐4300公顷综合工业区的一部分,电力将由日本新建的2000兆瓦燃煤发电站提供,并计划修建一条天然气管道,将井里汶和中爪哇省首府三宝垄连接起来。

韩国现代汽车公司将于今年年底开始在位于雅加达锡卡朗的一家新工厂生产15亿美元的内燃机汽车,并最早在2022年开始生产电动汽车,计划产能为25万辆,超过最初对国内需求的预期。

印尼国营电力公司说,它在雅加达和巴厘岛之间已经有足够的充电站,这将把350公里的行驶成本从25美元减至2.6美元,这是电动汽车的平均最大航程。

青山钢铁公司只用了18个月的时间就投产了第一座哈马黑拉镍冶炼厂,这种行动作风打动了潘查伊坦和为他出谋划策的年轻助手团队。

中国建造的铜冶炼厂之所以比芬兰计划在锦石建造的工厂便宜10亿美元,部分原因是中国在冶炼厂技术上的新进步,据报道,这些技术甚至给自由港麦克铜金公司的工程师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被要求解释价格差异时,一名驻雅加达的青山钢铁公司高管对本报记者说:“它是高速完成的,这非常重要。你必须迅速采取行动,否则预算只会增加。”

潘查伊坦说,最近在中国云南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鼓励中国公司在哈马黑拉投资发展增值辅助产业,以弥补任何潜在损失。电动汽车使用的铜部件是传统汽车的3倍。(编译/洪漫)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