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考古学家解读印尼野猪岩画:史前居民狩猎和崇拜对象

中新社北京1月17日电 (记者 孙自法)国际学术期刊近日发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发现一幅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创作于4.55万年前的野猪题材岩画颇受关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仁湘研究员20多年前曾前往苏拉威西现场考察,他17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解读称,野猪剽悍凶猛,是苏拉威西岛冰河时期岩石艺术中最常被描绘的动物,既是岛上史前居民狩猎的对象,也是崇拜的对象。

最新测年数据或更新苏拉威西岩画年代

王仁湘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史前刻画符号、岩画、各类出土遗存上纹饰图案研究,并担任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指导委员会主任。20多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印尼举办一次世界岩画考察与研究培训班,他受聘为教员向学员讲述中国西部发现的牦牛岩画,并赴苏拉威西,现场考察了岛上几座洞穴中的岩画。

王仁湘介绍说,在印尼苏拉威西岛南部马洛斯附近的7座石灰岩洞穴里,考古学家自20世纪50年代起就发现岩画,画面上除了包括野猪在内的大型动物图像,也有大量的人手图形。苏拉威西岩画绘在高大的洞穴中,大幅的画面、奇特的动物造型、重叠的手印、赭红的颜色具有很强的穿透力。

这些岩画作画时间之前推定在距今3.5万年到4万年间,此次最新研究发现的野猪岩画认定的年代更早,是根据画上方形成的方解石矿床的年代测定有4.55万年的历史,表明该画至少绘制于这个年代之前。

他认为,这幅野猪岩画测年数据非常重要,是印尼发现已知世界最古老洞穴岩画的新证据,也许会更正以往发现的那些岩画的年代。此外,苏拉威西岛上发现的岩画扩大了最早岩石艺术家的地理分布范围,这也颠覆了岩画艺术最早出现在欧洲的传统认知。

野猪频繁入画或因是狩猎和崇拜对象

野猪形象为何频繁出现在苏拉威西史前岩画上?王仁湘分析指出,野猪是苏拉威西岛冰河时期岩石艺术中最常被描绘的动物,它们无疑是岛上史前居民狩猎的对象。同时,野猪剽悍凶猛,自然也会成为崇拜的对象。

这种野猪被认定为疣猪,独居或成群穴居,以青草、苔草及块茎植物等为食,生存能力很强,适应高温和干旱环境,可连续数月不饮水;繁殖力很强,好斗,也会给人类造成威胁,而凶猛的动物更容易进入人类的崇拜范围,给人类以精神慰藉。

动物崇拜,有时就这样表现为力量的崇拜。与人类生活发生过频繁交集的动物们,尤其是那些打动人类情感,传递给人类力量的动物,最有机会进入人类的崇拜领域,也最有机会成为史前画师描绘的对象。“野猪,不正是如此吗?”王仁湘说。

半人半兽猎人形象或为迷惑动物设计

王仁湘特别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苏拉威西岛一座洞穴岩画的内容是狩猎图,绘制出8个半人半兽的猎人形象,有的长有鸟嘴,有的长有尾巴,正用长矛和绳索猎杀2头野猪和4头矮水牛。

有学者认为,这些神奇的兽人形象是智人采用艺术形式传达抽象思维的第一个例证。格利菲斯大学布拉姆博士说,岩画上的兽人形象算是一个最早的证据,证明人类创造自然界不存在的事物的能力。

“我倒觉得不一定是如此。”王仁湘表示,半人半兽猎人画面更可能是狩猎情景的再现,表现的是猎人模仿动物的扮相,这是猎人们为迷惑动物设计的伪装。“我们还可以进而推测早期半人半兽神像的出现,应当也与这些猎人的扮相有关,人类借动物迷惑动物的时候,也迷惑着自己”。(完)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