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佐科邀竞争对手任防长?得从多民族宗教的印尼政治中看起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2019年10月25日


我们想让你知道的是:


印尼总统佐科邀请其竞争对手普拉伯沃担任国防部长引起争议,而在面对对方拥有45%得票率的民意现实下,佐科选择了与对手合作的道路,作者吴英杰认为此决定也渐渐获得印尼民众接受。


经过了两天实况转播的过程,印尼内阁候选人在万众瞩目进出总统府的过程后尘埃落定。印尼新内阁有亮点也有惊讶,例如民间声望最高的渔业部长苏西(Susi Pudjiastuti)没有获得连任,警察总长提多(Tito Karnivian)升任内政部长,印尼百亿美金新创够捷Go-Jek创办人纳迪姆(Nadiem Makarim)担任教育部长,被官僚体系追杀的特拉万(Terawan)医生担任卫生部长等。其中,和佐科总统在大选中竞争且落败的对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接受邀请,入阁担任国防部长则最令人惊讶,纷纷跌破众人眼镜。


印尼总统佐科(前排左6)23日宣布新内阁,前独裁时代退将普拉伯沃(第2排左6)担任国防部长,独角兽Go-Jek创办人纳迪姆(最后排左1)担任教育及文化部长。(印尼国务秘书处提供)

印尼国防部长有多重要呢?


除了掌管军队事务之外,还有庞大的预算,而且依据印尼共和国的宪法第八条第三款,当正副总统因为死亡,辞职,弹劾,或其他因素而无法视事之时,国家由外交部长,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共同管理。面对一个数十年来一直想要担任总统的人,加上手上有军队,只要正副总统有任何闪失,国防部长马上就合法成为国家领导人之一,这一点也让许多专家学者忧心忡忡。


普拉伯沃的争议其来有自。从特种部队将领出身,最后成为苏哈托前女婿,再创建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并且担任党主席至今。竞选数次总统失败,而且在民间被华人普遍认为要为1998年印尼暴动负责,两次竞选落败之后,支持者上街抗议,引发动乱,而且接受支持者自封为总统,种种脱序的言行,最后竟然入阁担任重要的国防部长职位,令许多人不满和疑惑,这真的是佐科总统最好的安排吗?


若了解佐科的施政脉络,就可发现其实佐科是真正的棋艺高手,下一步棋永远让人摸不透,媒体和其他政党流传出来的内阁名单从来没有一次是正确的。当印尼民众还在想为何是他或她的时候,佐科已经想到了下两步,而且布局的结果通常出乎意料的好,例如第一任期内的苏西部长、警察总长、外交部长和财政部长,尽管上任之初跌破大家眼镜,但却创造出惊人的成果。


电影教父里面有一句经典名言:亲近朋友,但更要亲近敌人(Keep your friends close, but keep your enemy closer)。在印尼文化里面也有类似的说法,印尼人说谁会是一个小区最好的保全维安人选?不就是平时最吵最闹而且问题最大的那个小混混?找他坐下来谈,并且邀请他来当这个地方的保安队长,保证平时的问题消失无踪,而且还让小混混穿上骄傲的制服站在你这边替你工作,兵不血刃地将问题解决,这不正是一个双赢的策略吗?佐科施行的只是他从小到大习惯的爪哇文化而已。而且,同样的策略,不也被美国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采用吗?例如最好的网络维安主任不正是最有名的黑客?



印尼新任国防部长普拉伯沃曾是总统佐科的竞争对手,图为今4月17普拉伯沃到雅加达近郊的茂物完成投票。


佐科这样的布局,在经过了两天的冷却和思考之后,印尼普遍的反应是正面的,且多佩服佐科的宏观和智慧的决定,主要可以从以下几点来看。


第一,人性

人性,是最厉害的部分。


从1998年暴动事件之后,普拉伯沃从将军位置上被不名誉的勒令退伍,而且至今21年没有担任公职。民间只记得他是一个连军队都不要的人,对于一个军人出身的人来讲,洗刷耻辱和恢复荣誉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此他数次竞选总统。



现在,佐科给了一个普拉伯沃无法拒绝的因素来担任国防部长。


普拉伯沃想要留下什么印象给印尼民众?要大家只记得他不断的被开除吗?他会要大家这样记得他吗?


普拉伯沃接受了部长职务,因为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机会可以用实力来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如果他做得好有可能再选总统,做不好一辈子就让印尼民众和历史记得这个人就是一直被开除。试想您是普拉伯沃,您会不努力工作吗?您需要佐科来耳提面命吗?而他若真的再度出马竞选总统,那更是一次将同党而且毫无建树的阿尼斯(Anies Rasyid Baswedan,现任雅加达首长)和之前公司涉入内线交易和负债累累的副手乌诺(Sandiaga Uno)参选的道路堵死,为印尼提供了更好的参选人。


从昨天电视上看到他上任第一次对军队发表讲话,21年后重返公职,他的表情充满了骄傲,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光荣,举手礼的时候更是充满力道,让民众笑着说他比印尼国军更国军和更爱国,让人觉得这才是一个国防部长的样子,也为佐科的睿智决定佩服。



第二,政治先例


除了告诉大家总统才是决定国防部长人选的拍板者之外,他邀请两次竞选不服输的对手入阁担任部长,在政治上如此两极化的政党选举完后一起合作,入阁担任政府官员,这是印尼历史上的第一次。


印尼政治原本就不是赢者全拿,佐科的施政风格更不是分赃,而是送出一个明确的讯号给所有政党和民众:印尼政治可以互相竞争,但为了一个更伟大的目标,我们都可以一起携手合作来建设印尼,让印尼变得更好。如果我们都可以这样做了,你们为何不行?


而其中的隐喻更是:两个人的力量原本就比一个人大,你们党主席都这样做了,你们呢?


目前网络上争锋相对的两边阵营已经和缓许多,甚至开始互相理解对方。对立和虚耗的结果,台湾民众应该感同身受,而印尼大政党们正逐步走向和解共生。邀请反对党入阁也告诉大家,从现在开始,国家只有一个愿景,而这愿景来自总统对选民的承诺,不只是总统,即使当初的对手也一起携手合作来实现总统的愿景,国家复兴指日可待,而且大家一起贡献心力。


第三,不向特定宗教靠拢


比较喜欢用阴谋论来看政治的人会说这是收编反对势力或向特定宗教靠拢,这一点就是忽略了印尼文化的精髓。


印尼作为多种族的全球第四大国,从政治到一般生活,人人都必须学会妥协。尤其在民主时代,所谓的反对势力,代表的并不一定是坚决地反对你,只是比较喜欢对方而已,一般民众也不反对两人合作,因为这本来就是印尼文化。即使非执政党被不少人定义为反对势力,但获得45%总统选举得票率,难道不是民意?难道不应该入阁?还是应该被忽略?


民主选举比的是选票多寡,而不是宗教,性别或其他因素。在政治人物的眼里,每一个人或团体,代表的都是一张选票,那里有选票就往那里去,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而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和团体最多的国家,政治人物往选票多的地方去拉票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之后制定政策照顾到最大多数的人。有人看到这样的行为是向特定宗教团体靠拢,其实这不是正确的解读方式。


佐科和普拉伯沃都被攻击不够穆斯林,试想,如果解读成向宗教团体靠拢的话怎么会有这样的批评?两人也都分别到天主教和基督教堂拉票和参加宗教聚会,为何没有人说两人向天主教和基督教靠拢呢?这不是很明确的一个例子,不是因为宗教,而是因为选票。有人会刻意放弃12%的天主教和基督教选票吗?


而军队和天主教出身的普拉伯沃本人从来没有批评过其他宗教,对宗教维持中立,而他流传出来的访谈内容也明确表示对极端团体的极度厌恶,这是印尼内阁的正面形象,而且还是第二大政党的党主席,杜绝了想要鼓动宗教意识的政客道路,对印尼影响巨大。


佐科将普拉伯沃放在国防部长的位置也不是没有防范,这次的内阁同时有五位将军退役的人担任部长,而且第一次一个华人都没有,都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许多人初见普拉伯沃入阁感到疑惑和忧虑,尤其是华人甚至感到失望,但见到了其他将军部长反而觉得这是高招。除了让普拉伯沃知道学长学弟也在内阁之外,没有连任压力的佐科更可以随时将普拉伯沃开除,他入阁担任国防部长只能尽全力做好,而且一定做得好,他建立的政党掳获了全印尼45%的选票,能力早就获得验证。


佐科和普拉伯沃其实都是国家主义者,在许多事情上看法是一致的,也就是维护印尼主权和建设印尼,让印尼在世界可以抬头挺胸,对于美国和中国都要维持平起平坐和平衡的地位,不允许任何人矮化印尼,也不会同意任何国家掠夺印尼资源和财富,这可能是双方惺惺相惜和互相敬重的因素。例如佐科前几天宣布未来要缩减贸易赤字,而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赤字来源正是中国,未来的印尼中国贸易关系也很值得关注。


佐科看到的数据和收到的讯息不同,自然做出的决定也不同,这和我们每一天和每一个人遇到的状况和做出的决定过程是一样的。没有人猜得透佐科的决定,也没有人知道他看到多远,其实也不需要用阴谋论来论述佐科的行动,更不需要天天想要找出佐科的想法,应该是专注在每一个决定的最终结果上,而且目前看来是都很卓越的。


普拉伯沃入阁担任部长好不好?群组和身边的朋友,从一开始的质疑到现在翘起大拇指,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这来自对佐科的信心,也来自普拉伯沃自己的努力,可以感受到民众对国家进步的希望和满意,这不正是印尼最大的祝福吗?


普拉伯沃若做得好,这不证明了佐科的识人之明?若他继续站在2024年竞选总统,那有不好吗?(关键评论 杜晋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