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大家好,欢迎关注天阅财经观察。接上期,我们谈到,在苏哈托执政时期,印尼通过5个5年计划,实现了经济年均5%~7%的稳定增长,成功跻身亚洲四小虎之列。然而在98年的黑色五月之后,评级机构直接将印尼的评级从投资级扫入了“垃圾”级。而苏哈托也从万人称颂的印尼发展之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腐败军阀,最终黯然离场。苏哈托在拒绝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后苏哈托时代的印尼经济,又将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让我们一起往后看!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在上期我们讲到,苏哈托为了家族利益,拒绝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有条件援助,放任印尼局势继续恶化。时间走到了1998年2月下旬,印尼的大学生开始游行,要求改革。有了带头的,局势很快就开始失控,4月中旬,反苏哈托运动遍及“千岛之国”。印尼老百姓的愤怒很容易理解,他们本来不需要像狗一样的忍饥挨饿,只要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条件。但是苏哈托为了自己的利益,冻结了援助。搞得大家连饭都吃不上,不找你找谁?所以实施改革,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是当时大多数印尼人的心声。但是客观地讲,当时大部分印尼人,对苏哈托还是抱有幻想的,直到5月1日。

1998年5月1日,苏哈托公开做出了在他总统任期内,不会推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表示。印尼人满腔的希望,统统化为了失望。既然只要你当总统,就不会改革,那么我们就换个总统来改革!随后,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迅速席卷了全国,印尼的黑色5月拉开了序幕。

关于印尼的黑色5月排华骚乱,网络上的文章非常的多。但是在官方层面,一直讳莫如深。所谓的事后调查,直到今天也是一笔糊涂账。天阅君也不愿意过多地揭开这块令人心惊胆战的伤疤。我们只需要知道:人性泯灭、惨不忍睹就可以了。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无一幸免。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5月21日,苏哈托被迫宣布辞职。在其在位的32年中,贪污腐败盛行,家族和亲信大肆敛财,国家和人民却很贫穷。印尼人曾经希望清算苏哈托家族的财产,将不义之财收缴国库,以缓解印尼的危机。但是最终,却把矛头指向了当地的华人。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我们中国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攀关系。比如一个饭局,大家坐下来先要自我介绍一番。一圈下来,校友、战友、老乡等一大社会圈关系基本就确定了。有了关系,自然就能说上话,能说上话,自然就好办事,这是中国社会的人之常情。但是这套逻辑,出了中国,就未必好使了。你看法国和德国,同为法兰克大帝的后裔,照样水火不容地打了几百年。而类似的情况,在海外华人圈里,也是一样。

1949年之后,海外华人就分成了两派,一派亲大陆,一派亲台湾。印尼华人也同样不能免俗。由于派别不同,导致了立场不同,由于立场不同,就导致了选择不同。日积月累下来,两派矛盾很深,既有感情问题也有利益问题。在1967年的9.30事件当中,亲台湾的华人,就参与了对亲共华人的清洗。所以当苏哈托上台之后,虽然在文化和教育上对于中华文化排斥、打压,但是对于留下来的这批华人,却给了不小的扶持。让他们在印尼逐渐坐大,富甲一方。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印尼的普通人眼里,他们也是苏哈托既得利益集团的帮凶。所以有心人稍加煽动,星星之火遍顷刻间就成燎原之势。

当年,我国驻印尼大使已经提前得知了危险,本着都是中华儿女、互相帮助的想法,曾经联系过印尼侨界领袖,但是却吃了闭门羹。印尼的侨界领袖拿着台湾护照说“我们是中华民国人,和你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什么关系?中华民国政府自然会帮我们,不需你们操心!”。他们拒绝了祖国的好意,也断绝了自己的生路。事后,被他们视作靠山的李登辉,却装聋作哑。倒是一部分接受了我国大使馆好意的华侨,被包机送到了香港,再由香港转机回到了台湾,躲过了一劫。所以,对于中华儿女来说,祖国永远是身后的归宿,这句话一点也不虚。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至于印尼,中国则持续施压。2001年,中国海军击沉了不明国籍的炮艇,并且在联合军事演习中部署了当时最先进的SU-27SM战斗机进行威慑。东帝汶独立之后,中国是最早宣布承认东帝汶独立并与之建交的国家之一。2003年,在中国的压力之下,印尼逮捕了231名参与98年骚乱的军官,软禁了4名将军,此事才告一段落。

后苏哈托时代

苏哈托下台之后,哈比比开始主导印尼的政治改革。印尼政府释放政治犯,放宽对媒体的控制,开放党禁,恢复言论、集会、游行自由,减少军队在立法机构中的席位,修宪限制总统权力,在制度上恢复了权力制衡并扩大了公民的政治参与。在之后的几年当中,印尼改革与妥协并举,虽有坎坷,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政治体制的初步转型。之后,经过了瓦希德、梅加瓦蒂、苏西诺等几任总统,印尼逐渐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民主化。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而经济方面,苏哈托时期的印尼曾是外国投资者眼中的宠儿。98年排华骚乱之后,宠儿变弃儿,评级机构直接将印尼归入投资“垃圾”。这一状况直到佐科任内才有所改善。最近,标普将印尼调升至“投资级”,印尼重获投资者青睐。但是,尽管如此,外国直接投资依然只占GDP的2%,与同处东盟的越南相比,相差三倍之多,昔日的亚洲四小虎,落到如今的境遇,又能怪谁呢?

后苏哈托时代的印尼经济,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制造业落后。按照东亚国家的发展套路,一般是城市化与工业化并进,劳动力从农业向制造业转移。比如1970年日本制造业见顶的时候,制造业占GDP比重的34%;2006年,中国制造业见顶的时候,制造业占GDP比例为36%。而印尼的制造业一直到今天,也只占GDP的20%。所以之后的印尼总统,在稳定政局之后,一直都有一个印尼制造的梦想。

如今,印尼的总统佐科是一个有能力也有抱负的人。在他第一个任期之内,大兴土木扩张基建,着力改善印尼的营商环境,为重振经济做好了铺垫。而在第二任期,则主攻制造业,期望实现自主造血能力。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苏哈托时代,印尼的制造业中心一直是国内市场,印尼有2.6亿人口,而且年轻、消费意愿强烈。所以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相比,印尼的制造业对国际市场的依赖一直不强。受内需旺盛的影响,在全球金融危机当中,印尼所受冲击相对有限,而危机之后,恢复得又很快。所以印尼的制造业一直是吃不好也饿不着的状态。但是在吃得饱和吃得好之间,佐科选择了要吃得好,所以他将目标转向了更广阔的国际市场。随后,印尼开始学习中国,开启了出口导向型经济。

那么作为亚洲制造业的追赶者,印尼的制造业要面临哪些挑战?同时又有哪些优势呢?

首先,全球制造业发展到今天,技术的进步日新月异,工业产能已经提升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早在100多年以前,福特的汽流水线就能做到10秒钟下线一辆T型车。而今天,工业流水线和工业机器人的大规模普及,更是把产能推高到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在资本论那期当中,我们曾经反复提到产能过剩的问题。由于市场的容量相对稳定,所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制造业所能容纳的就业岗位反而会越来越少。在工业革命时期,制造业创造的就业岗位能够占到就业的30%,而当中国在20世纪实践这一命题的时候,只创造了20%的就业岗位,现在轮到印尼,刚刚接近15%,就有了封顶的趋势。二战后,当欧美国家制造业就业见顶的时候,人均收入已达到很高水平。轮到中国见顶时,人均也有七千多美元。而印尼现在的人均,才刚刚四千美元。那么当一个国家的制造业就业饱和之后,剩余的劳动力要怎么办呢?回去种地吗?当然不是。一般来说,当工业国家的制造业就业岗位饱和之后,多余的劳动力将会向劳动生产率更低的服务业转移,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印尼制造业的就业岗位过早的饱和,带来了两个上不去:一是经济增速上不去;二是人均收入上不去。所以你看,同在制造业崛起的阶段,中国年均GDP增长10%~15%,而印尼只能做到5%~7%。制造业不能制造就业岗位,是印尼要面对的第一道难题。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第二道难题来自先发国家的竞争与挑战。在中低端领域,有越南和印度虎视眈眈。低端制造业发展到这一步,就颇有点内卷的意思了。

什么叫内卷?我举个例子!当年林平之同学怀揣辟邪剑谱,被青城派追的要跳河。最后痛定思痛,我这么倒霉纯粹是怀璧其罪啊!于是一咬牙,直接公开了辟邪剑谱!于是整个江湖都开始蛋痛了!自宫OR NOT自宫,这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如果你不自宫,别人都自宫了,那么从此之后,你就要处处受人欺压,因为你竞争不过人家了。而如果你自宫了,也没啥卵用,因为别人也都自宫了,你也就是维持一个自宫之前的相对水平而已。这真的是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即便自宫,未必成功!因为整个江湖的武功都提高了,所以对于个人来说,等于是没提高,都被卷了。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金融界的学霸身上。记得几年以前,金融还是一个很高大上的行业。当时天阅君参与了一个国企金融机构的面试,那一天我们面试了60个人,他们90%来自四所大学,分别是北大、清华、人大、南开,剩下少数几个是专门从美国打飞的跑回来面试的。当我们例行询问: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投研岗位的时候?得到的答案惊人的一致:“因为我对经济研究有着浓厚的兴趣”“年轻人,少点套路,多点真诚不好吗?你直接说你是冲着8位数的年收入来的我反而更欣赏你一点!”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要知道,当时能考上北大、清华、人大、南开的都是学霸级别的人物,而能考上这几个学校当中金融专业的,无一不是学霸中的战斗机。如果在别的行业,都是一个顶俩用的水平。但是,在这一堆战斗机扎堆的金融行业,就只能被无情的内卷了。在面试的当天,所有的面试者都提供了在知名金融机构12~18个月的实习证明,而就我所知,这种实习,都是低薪,甚至是无薪的,而他们却对这种待遇甘之如饴,只为了那每组一个的转正名额。这就是职场上的内卷。

而回到东南亚的低端制造业,也是一样的。你说你那里年轻人很多,劳动力便宜,没问题,我这里年轻人更多,更便宜!你要一块?我要5毛!比廉价不是吗?看谁争得过谁!卷的无奈、也卷得彻底!而在中高端领域,中国、日本、韩国更是横在印尼制造前面的叹息墙壁。强者林立的亚洲制造业领域,印尼作为一个后来者,想要分到一杯羹,何其之难。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但是和两道难题相对应的,印尼制造业也同样有两个机会。第一个就是工业4.0.中国的经验表明,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在年轻人数量较多的发展中国家,是可以迅速、大规模应用的。先是生活,后是生产,这些新技术的革命性影响,让印尼等发展中国家看到了超车的机会。传统的基础设施既然已经落后,我们就干脆放弃,换一个赛道,反正大家都是从0开始,凭什么说我就一定会跑得比你慢?你看中国的电子支付为什么比美国发达?因为美国银行和信用卡早已经牢牢地占据了这一块市场,电子支付想要分一杯羹无疑是虎口夺食,而中国的电子支付和信用卡几乎是同时发力,最终自然是谁的效率高谁胜出。所以中国的例子给了印尼启发与勇气,让印尼在移动通信、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始奋起直追,并且做的有声有色。

印尼的第二个机会就是国际环境友好。凭借此优势,印尼在中低端制造业积极地和中国、越南、印度展开竞争。“我们不受贸易战的影响”这番表白,不是作秀,而是真心的!

从垃圾级到投资级,走出排华阴霾后的印尼制造能走多远?(中)

从工业革命以来,制造业从来都是国家的经济之本。有了制造业的繁荣,才会带动经济的发展,才会有后来的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从更长远的眼光看,产品的市场总会饱和,只有服务的市场却相对无限。所以虽然大家都在喊,制造业立国,但是后发国家的制造业的立国之路有多么艰辛,只有走过人才能够理解。你看,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的到底是什么?说来说去不还是市场吗?

所以对于后发国家来说,你造的再多,造的再便宜,没有市场,也是枉然。

三连不吃亏,关注有收获!我是天阅君,大家下期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