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昨天下午四点,新加坡总理发表电视讲话,从4月7号起(学校从8号起),非必要服务场所将关闭一个月。

其实,新加坡对待这场特殊战役反应是最快也是最坚决的,如最先在机场测体温,最先封锁武汉和有武汉旅游史的游客,最先与中国断航,最先从武汉撤侨(补充一句,新加坡采取这些措施之前,都先知会并取得了中国政府的谅解),最先封锁所有外国人进入或过境新加坡……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再看当地一些医生的文章,发现他们在去年12月听到风声就开始准备了:每一个医护人员都重新经过严格的N95口罩佩戴和PPE(个人防护装备)穿戴训练。

为了最大限度减低所有医护人员的暴露风险,所有管理ICU的医生,重新培训了PAPR(动力滤净式呼吸防护具)。

更确切的说,他们从2003年沙斯之后,就一直严阵以待,耗费巨资建造了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在去年9月刚刚投入使用,可说是恰逢其时。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一位NCID的一线医生在他的公众号文章里说:

今年的1月2日清晨,就收到科主任的短信,每个住院病人都要询问旅游史,如有可疑旅游史,且有肺炎表现的,需要上报,隔离,筛查。

2月8日晚上,普通病房发现一例确诊病例,全院立刻修改入院流程,所有肺炎病人,不管有没有旅游史,可疑接触史,全部收入NCID。

所有的医护人员取消假期,随时待定。

800多家发热门诊按照卫生部的标准,齐齐开放:诊断,隔离,转送……尽量避免医疗挤兑和交叉感染。

卫生部也追踪、隔离每一个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

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出台一些法律条规,可以说为了抑制疫情传播使出了“洪荒之内力”。

然而新加坡抗疫战还是被扣上“佛系”。

最受人诟病的是要不要“戴口罩之争”。对于看不见的传染病毒,普通人都知道戴口罩比不戴口罩好,然而在昨天之前,新加坡一直强调健康的人不用戴口罩,勤洗手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比戴口罩能更有效阻隔病毒。

那为什么新加坡政府昨天转变口风,要求全民戴口罩了呢?

其实很简单,新加坡当时没有足够的口罩

抗疫之初,新移民几乎买光了当地的口罩寄回国内,等到本地民众有所反应的时候,口罩已经脱销了。

如果买不到口罩,又要求全民戴口罩,这样的后果是可怕的。因为比疫情更可怕的是恐慌,出台任何规则之前,就必须要考虑到民众执行的可行性,否则就是把抗疫的责任推给了普通民众。

看到一个新闻,印度要求民众隔离,生活在拥挤逼窄的贫民窟的老百姓只能爬在树杈上自我隔离,人生实苦,无限心酸与无奈啊!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为了安抚民心,也为了缓和部分本地人和新移民的矛盾,新加坡政府还是在疫情爆发初期预备了500万个医用口罩分发给每个家庭,每户可领取四个。

据后来的报道,有57%的家庭并没有去领取免费口罩,原因不外乎是,大家认为四个口罩的象征意义多于实际作用,不如留给医护人员。

为了配合勤洗手的要求,政府也为每户分发了500毫升的洗手液。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为了保持1米的社交安全距离,可以说,有人流处就有一米之隔的条条与框框。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虽然没有口罩,但本地卫生程度高,民众的保健意识也高,所以政府还是因地制宜,有效地梳导了民众的恐慌。

如今中国已经成功控制了疫情,复工复产,口罩供给相对比较稳定了,本地也能生产可重复使用的口罩了(每个人都可以免费领取一个),所以在疫情有社区感染的苗头时,立刻要求民众在公共场合戴上口罩。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可以说,新加坡不是不知道戴口罩的重要性,她只是以静制动,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因为恐慌比病毒更能摧毁一个人。

许多疫情后发之地,都早早停工停学,新加坡还要到下个星期才开始执行。一向高效的新加坡,为什么总是慢几拍?

经济的考量肯定是有的,这个内容太深奥,作为普通人的我无法深入探讨,但有几个细节,可以看出政府的良苦用心,每一个政策后面都是深思熟虑。

刚过去的一个星期,各个阶段的学生先试行停学一天,让家长和学生适应:星期三小学停课,星期四中学停课,星期五高中停课。

插个段子:一周下来,用来打孩子的藤条脱销了,那些天天跳着要教育部停学的家长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停学停工,制止人员流动的“封城令”昨天还是如期而至了。

查看昨天的新闻,原来中新两国的商务部长通过了电话会议。

新加坡的贸工陈振声昨晚在面簿贴文指出,他与我们的商务部长钟山进行了富有成效的电话会议。双方重申将致力于维护供应链联通,确保在冠病全球大流行期间商品的自由流通,尤其是医疗必需品和食品供应。

在全球疫情全面爆发,周边邻居自顾不暇之际,得到从疫情中已经抽身的中国的支持,一切靠进口的新加坡才有底气“内外全封”,与在社区开始漫延的病毒全力“开战”。

与之配合的,大的方面是又一轮的经济救民救市,小的方面,连一些在必要领域工作的家长无法照顾停学在家的孩子,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没有网络电脑上网课,如何陪伴和保护老人度过这个艰难时期……事无巨细都有安排。

与其他地方封国封城的慌乱相比,新加坡的封国之举显得是水到渠成,短暂的抢购风潮过后,是人民耐心的期待。

回头来看,新加坡“佛系”的后面,是小国寡民的坚韧,是站在风尖浪口的政府以最大的努力化解惊涛骇浪留给民众的心安。

她一点都不佛系,她也深深地知道,这场风暴的严重后果,负责抗疫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国会汇报工作时,哽咽了近三分钟,眼泪包含了他对抗疫前线人员坚辛付出的感激,其实也是他在重压之下刹那间的崩溃。

“佛系抗疫”失败?新加坡全面封国

现任总理李显龙在谈到疫情时,眼圈明显红了,这场疫情,对小小的新加坡是生死存亡之战,那敢佛系?

这样的战役,没有胜利,只有结束,期待各个国家根据自己的国情,早日带领民众平安驶过风暴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