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和公众号那些事(续)

7fff925ffb88e3b5a9e9f0dc5afa2118.jpeg

一晃,又快过年了,和大家说几句平时很少说滴。

很多人知道老杜,最多就是印尼老杜,很少人知道我的真名:杜溎。

就为介个老爸给起的名字,纠结了一生。

很多人交换完名片,怯生生地问我,介字念嘛?我说你就大胆地念“桂”吧,“彦”也行,多音字。

在手写的年代,还经常闹误会,一次在医院待诊护士喊我名字:杜三桂!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一次饭局,一位热心肠伪算命师朋友非要给我解字,心说就当个乐听听吧。

他说:老杜你这个名字哈,五行占了三行,土、木、水都有了,所以你一生得和它们交道,所以你是土木工程师,到老了老了做镍,也没离开红土镍矿!

那水怎么讲?答曰:土木工程要用水泥啊,没有水怎么凝固?还有,你最后多年在印尼这个千岛之国混,也没有离开水啊?!

嗯,有点意思。我说那我缺的那两样怎么办?

别急,听我道来。你现在做了几年公众号,算是网红了吧,那不就是“火”啦?虽说你为国企私企打了一辈子工,手里没有多少银子,但是你有这么多支持你的粉丝啊,这不就是你最大的“金”!

跪拜,服了!

 

算起来做公众号已经五年半了,累计发布了1000多篇推文,原创占1/3左右。

 

以前说过,我做自媒体,纯粹是无心插柳。本来就是想把当年在印尼找矿的经历以回忆录的形式保存下来,将来自己走不动的时候看看,自娱自乐,没想到欲罢不能了,一不小心成了老网红,目前订阅者34000多位,微信好友5000多个,还删了不少。到现在感觉你不写都不行了,一个是对不起大家,同时也是对不起自己。

 

网红有自己的烦恼,也有自己的无奈,更有自己的遗憾。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讲几个亲身经历的段子您就明白了。

 

段子一

 

一天晚上,大概八九点钟吧,微信发来一条信息,一看是刚加不久但一直没有联系过的姓王的网友,就叫他“王”吧。

王:杜老在吗?有急事相求!

杜:在,嘛事啊?

王:杜老救救我,我现在柬埔寨西港,和人家小赌了一下本钱都赔光了,欠人家赌资不放我走,说不给钱就把我做了!

杜:啊,快打电话报告大使馆啊,命要紧!

王:不行啊,手机给抢走了,现在是用他们的手机上了微信找钱还给他们。

杜:需要多少钱呢?

王:3000,2000也行,杜老帮帮我吧,我出去后马上就还给您!

杜:稍等,我看看哈。(一看零钱里正好有3000多,就微信转给他3000)

王:谢谢杜老!(立马就把钱收了)

 

事情过后才有点回过味来,素未谋面,这个人要是骗子怎么办?3000块钱也是钱啊,都是网友们的赞赏和一分一分抢红包挣来的辛苦钱啊。

 

第二天,王没有任何答复,心说王可能正在想办法突出重围,也可能正在海阔天空大谈老杜傻逼。

 

第三天,一是出于关心结局,同时也是想要追钱,就给王发了一个信息,没有回应。

 

第四天,王回了,说他微信支付限额已超,回头用支付宝,找我要了支付宝账号。

 

第五天,3000元到账。

 

以后相当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再具体联系过,王只是在我的推文下面经常点赞。后来我春节回国休假,他给我寄来一箱咖啡和一套喝咖啡的器具,随后在我发起的印尼龙目岛地震民间救灾时,王第一个响应,捐了3000块钱。

 

段子二

 

一天,   又是快半夜了,准备睡了,微信来了,又是一个加完好友后从没谋面的网友。

 

他的故事是这样的:两年前来印尼,在东爪哇给某个国产品牌手机做地区经销商。可能生意做的不错,估计收入也有几个 M 了(约合人民币几百万)。

 

他的致命之处是:自己没有工作签,就没有银行卡,只有通过自己雇来的本地翻译的银行卡收付款,胆子还是真大!

 

不知从哪个渠道透露了消息,刚才下班前税务局带着警察突然来到他办公室,把他翻译连同电脑都给搬走了,自己的护照也给没收了。

 

问我怎么办,有什么好办法?

 

还能怎么办?一、持旅游签从事非法工作,二、没有合法的报税,仅这两条把你抓进去判几年或驱逐出境是分分钟的事!

 

总得给个建议啊!第一,先想办法把翻译给“捞出来”,前提搞清是不是他把你坑了就行,然后自己算算账,大概这几年都赚了多少钱,欠了多少税,作为罚款找个关系通融一下,然后金盆洗手,赶紧回国。

 

段子三

 

某天上午,办公室来了一位拜访的江西老表,个子不高,皮肤较黑,一看就是一位淳朴的乡下人。

 

他来印尼半年有余,自己有点做烤鸭的手艺,在中国城附近一家华人开的中餐馆的一个角落里,租了一个柜台卖烤鸭。

 

他那天也给我带来一只新烤的鸭子,说什么让我收下。盛情难却,收下后中午饭时给大家分别尝了一下,反映还真有点味道。

 

我以为他让我帮他推销烤鸭,其实不是。他只是慕名而来,认识一下,表表心意。

 

我给他一点善意的提醒:一是你现在用商务签进来做生意很危险,随时可能被查到麻烦,二是你没有经营食品的准字,别人吃出事来会更麻烦。

 

他说不怕,我就小打小闹搞点,不声张,东西绝对卫生靠谱,老老实实地做生意。

 

那次见面后,大约2个月吧,老表微信给我,想让我帮他换点印尼盾,他这边没钱花了。说让他女儿在国内用支付宝给我转账人民币。看看钱不多,就答应他了。

 

很快,他女儿就把人民币转给我了,我马上就去 ATM 取了印尼盾,用最优惠的汇率。第二天他本人亲自来了,把钱取走,顺便又给我带来一只烤鸭。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也许他被印尼最勤力的某些机构抓到后遣送走了,也许自己幸运,小有成就又干了别的,反正到现在还挺想他,还有他的烤鸭。

 

922a2ae3a1987d78464a18032a875802.jpeg

段子四

 

这次的微信是从美国发过来的,一位中国国籍的女孩儿在美国上学,和印尼的一位男子相爱“结婚”,双方有一个不到两岁的男孩。

 

“婚”后不太和谐,男方有家暴的嫌疑,女方为了保护孩子,到美国法庭告了那位印尼男子,法院也判了把孩子由女方抚养。但男方就是不服,还偷偷给孩子办了护照,一起回到印尼再也没有回来!

 

女孩儿的想法是来印尼找“夫”寻子。她已经和美国驻印尼大使馆联系过,由于男孩是美国国籍,美国大使馆有保护的义务,答应她只要找到孩子送到大使馆来就会全程保护,但是想一起寻找男子和孩子,介事他们不参与。

 

女孩儿也曾找过找过中国大使馆,但这事儿案发美国,女孩也从来没有到过印尼,大使馆只能建议走正当的程序,找当地的律师楼办理此事为宜。

 

女孩儿没路了,问我怎么办。

 

这事还真有点棘手。一是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此类事情,另外感觉此事扑朔迷离,国际婚姻,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事。就告诉她先别着急过来,我给她找个本地律师先问问。

 

于是我联系了雅加达的林姐,她也是使馆的领保联络员,告诉她此事的来龙去脉。林姐说我来联系她吧。

 

林姐联系她后,告诉我这事确实比较麻烦,因为男方的信息极少,只知道他是北苏拉威西人,另外就是印尼的法律还是以保护本国人为主,你要是大张旗鼓,大肆广告寻人,可能于事无补,反而打草惊蛇,带来更多的麻烦。我就和林姐说您尽力帮帮她,她愿意花钱搞定此事。林姐说我尽力吧。

 

以后因为忙就没有再过问此事,女孩儿也再也没有联络我。

 

几个月后的一天,林姐告诉我,那个女孩儿来印尼了,但没有和她打招呼,可能有自己的渠道,寻子心切吧。最后林姐告诉我,你知道最后的结局吗?我说不知道。

 

最后的结局是:女孩儿在印尼的某一天突然出了车祸,卒。

 

段子五

这是一个现在进行时的案例,由于还没有结束,不能说的更多,人物、情节都有所删改,全是当事者口述,不一定都是事实,想了想还是写出来吧,大家参考注意一下就行。

 

当事人是三个中原地区的乡下人。其中A早年来到印尼X市做生意,娶了一个印尼老婆,小日子过的还可以。

 

B是A的老乡,老家有个小公司,有点积蓄。听朋友说印尼机会多,也想来印尼发展一下,和印尼本地华人合伙做点小生意。

 

C当时和B在一起,在B出发前在家乡用视频和A聊天。C可能有点小小的智障,一直没能娶妻。听说印尼新娘不错,打算让A夫妇帮忙给找一个本地的姑娘,A表示帮忙。

 

不就A就来消息了,说找到一个,C看了照片还满意,就和B一起去了印尼。

本来B是想投资来的,但当时B的合作伙伴没在雅加达,干脆就帮人帮到底,和C一起来到X市先搞定这桩婚事。

 

准新娘准新郎见了面,都还满意,男方也见了女方家长,女方也和男方家长视了频,这件婚事就算基本定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给订婚礼。因为没带现金,C家里就通过B的微信,转了一半的订金,B也转给了女方。

 

没想到事情出了差头:男方家里不知什么原因反悔了,后面的钱没有再给,女方一听不干了,拿妹子找乐啊?不行,赔钱!这下让B坐蜡了。C家悔意已决,B只好找介绍人A的老婆和新娘一家商量,答应再给X万块钱了事,他们同意了,B就先垫付了这笔钱。

 

没想到C反而把A和B告了官,印尼的官。同时A的老婆也把A给举报了,这样乱成一锅粥,干脆ABC三个人被一网打尽,全部被带到警察局猴儿起来了。

 

可能当时正在印尼正在“严打”非法跨国婚姻,总之这件事情被弄得沸沸扬扬,印尼的自媒体又发达,法院开庭一报道,几乎全社会都知道了。

 

几位老乡在局子里语言不通,关系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翻译、律师全是法院给免费找的,稀里糊涂地按了不少手印,吃的那个苦受的那个罪就甭提了,到今天已经半年多了,法院也没有判,不知道在等什么。

 

以上这些,都是B在别人探视的时候带话给我的,说他以前看到过我的文章,说我是好人一个,看看能不能帮帮他,至少也能安慰一下他。别人怎样他管不了,反正自己绝对是冤枉的!

 

以上的情况大体是这样,都是B的一家之言,具体真实情况不清楚,也不好为他伸张什么。总之一句话,印尼的新娘不好娶,也有专门本地团体搞诈骗的情况,一旦得手坑你没商量。

 

同时也深深感觉到,面对众多的同胞投资印尼这个“美女”被坑的情况(不只是上面几个案例),小小的自媒体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即使有强大的祖国作为后盾,在国外你也不能乱来,这是人家的国家,自己要好自为之。多年的印尼老侨能够忍辱负重地生存下来,有些东西新侨还是要向他们学习学习。

 

前几天一位印尼老炮发了一个朋友圈,有点意思,懂英文的自己看图。

 

2d7c997476459da68b259a98ce6dcba7.jpeg

 

本次推文的话题有点沉重,趁还没过年赶紧发了,最后还是来首以前的打油诗稍许修改放松一下吧。

 

老杜自媒体有感:

 

写回忆录,

灵感突发。

介绍印尼,

婆婆妈妈。

 

粉丝三万,

感谢大家。

网红其名,

有点浮夸。

 

分享干货,

不搞瞎扒。

也有直言,

惹怒大咖。

 

被叫喝茶,

被邀谈话,

被删文章,

被某人骂。

 

始料未及,

舆论大哗。

留言踊跃,

碰撞火花。

 

一笑而过,

久经风沙。

文责自负,

啥都不怕。

 

江郎才尽,

号友配搭。

转载一下,

争鸣百家。

 

很多热点,

题目太大,

留给政府,

还有专家。

 

谨言慎行,

小心说话。

敏感时期,

以此为大。

 

回归公益,

经济文化。

政治宗教,

少说为佳。

 

本土社会,

错综复杂。

部分交流,

可转私下。

国人受辱,

心如乱麻,

无能为力,

有愧大家!

 

俺不胆小,

也非胆大。

平安是福,

追求无他。

 

公号如子,

呵护有加。

鼠年来临,

拜早年啦!

ed2ebcdd73c3eea4a087fce047986f16.jpeg

本推文相关历史文章:

老网红的一天

我为什么要写公众号?

俺和公众号那些事

公众号与炒股

印尼相关公众号,你知晓多少?

老杜看印尼之十三:说说印尼的公众号

老杜看印尼之三十九:再议关于印尼的公众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