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垦天地│快乐的来宾华侨农场人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快乐的来宾华侨农场人

  

作者 / 程福荣

  

  广西来宾华侨农场,到底来过多少次,自已都记不清楚了。全国那么多华侨农场,我似乎对来宾这个聚集众多归侨的华侨农场情有独钟。也许是缘份吧!


  来宾华侨农场靠近柳州,从柳州驱车到农场不用一个小时,是我国安置上世纪60年代因印尼排华而归国难侨的第一批农场。来宾农场给我的印象历来是山清水秀,现在没这个感觉了,她已经迈向了城镇化。在中国那么多华侨农场中,来宾华侨农场是很好的。


  自2014年后,我开始关注这个农场的发展和变化:关注政府征收土地和兴建临时归侨安置区;关注被拆迁旧房后老归侨的归宿和他们的生活状况。


  农场到底变化有多大?退休后的老归侨,他们的生活是提高了,还是停滞不前?他们都搬进新居了吗?2019年10月22日,带着这些凝问,我又一次踏进了这片热土。

  

请先点击下方视频欣赏

农场归侨退休老职工的舞蹈


  

  下了G72泉南往来宾出口高速路后,除了比早几年多出N倍的汽车川流不息的奔跑,宽阔的大道没有了几年前冷清干净的感觉,尘埃变多了。


  华侨农场城市化后唯一最高档的酒店应该属“泰安国际大酒店”了,这家酒店的住房价格并不低,但客人不少,早上还可提供免费自助餐,环境也不错。

  

  

  农贸市场经几年的风霜洗礼,渐渐显得有些老旧,早几年在农贸市场还可看到不少老归侨摆卖,现在想遇见他们有些困难了,据说现在摊档里摆买食品的商贩几乎都是周边农村本地人。很多侨二代跑到外地打工了,第一代退休老归侨除了忙于带孙,几乎没人再为生活奔波,退休金虽然不算很高,老俩口的收入足够支付一个月的所有支出,谁不想享受退休后的休闲日子呢?


  除了早几年已被政府征收土地和被拆迁的几个生产队,没被拆迁的仍是原来的模样,与周边拔地而起的高楼,形成巨大落差,有点像都市里的城中村。

  

  

  据了解;农场土地和职工居屋被政府征收后,每户人都能得到应有的补偿,大部分职工还是满意的。土地被征用而失去工作的职工,政府会给每人每月超出三千元的生活补贴,直至退休。在读和在外打工、而户口仍在农场的侨二代,每人可获得三百元的补贴,另外政府还为侨二代划定区域,分配给每人二十五平方米作为今后经营小店的土地,三通由政府投资,商铺建造由个人出资。凡受到拆迁的生产队,政府会安置归侨、职工及子女每人40平方面积住房。


  政府已经建造完工的安置区有“新侨小区”,及政府购置的部分几个商品房小区如;“中央城、裕达金座、大学园、星星园”等。目前,大部分老归侨已搬入新居。没有被拆迁房屋的生产队,归侨职工同样可以享受,根据有关政策,也陆续允许他们搬迁到安置房。

  

  

  来宾华侨农场经几年的变迁,如今到处是高楼临立,街道宽敞,路边的绿化带和一线大都市没什么区别。归侨都分散居住了,周围的环境一切都变了,变得早年离开农场的农场人分不出东南西北。


  由于来宾的外资企业的缺少和飞速开发的商品房,很多三十几层顶天林立的商住楼仍空置着,晚上的街道除了几个地方有跳广场舞的大妈,其他地方显冷清,行人稀少。难怪有当地侨友说现在的农场“两不像”:既不像农场,又不像城市。我开玩笑对他们说;那就叫农民城市吧。


  其实,以我一个广东老农垦人的眼光看,来宾华侨农场第一代老归侨职工退休后的日子过的很不错,他们的幸福指数比我要高,特别他们居住环境和条件,让我这个从深圳来的客人都感到无比羡慕,也让从香港来的客人惊讶。

  

请点击下方视频了解

访问广西来宾华侨农场

归侨朋友概况

 

这次来宾之行,很高兴遇见设在农场六队路口的“拉姆”印度餐厅的老板、印度老归侨拉姆先生,傍晚后的“拉姆”印度餐厅,生意兴隆。

  

  我还拜访了几年前认识的退休老归侨林华兴夫妇,他们的舞蹈队仍然还活跃在这片热土上,从一个个流露出幸福和美满笑容的舞蹈队员里,让人想象的出她们今天的生活过得一定非常美好。

  

  

    作者程福荣(前左)与来宾农场归侨朋友留影。


  “快乐的舞蹈队”这名字起的很棒,也许现在来宾华侨农场的老归侨都和她们一样,天天快乐无比!

  

  2019年12月15日  

  

   作者简介

   

  程福荣,回农场知青。上世纪60年代初,程福荣出生于印尼雅加达,三岁时,因华侨在居住国受到不公正待遇,他不得不跟随父母回国。回国后作为难侨分配到广东农垦湛江垦区南华农场十二队定居。程福荣在农场完成了学业,1973年初中毕业后分配到该场十五队工作。1986年离开农场,现定居深圳市。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点击右上角可分享到朋友圈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