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一周经济新闻导读(2019/4/22/-2019/4/27)

4月22日

  • 如悉,印尼在4月17日举行全国大选活动,接着至少有9个调查机构所发出速算结果统统指出佐科维-马鲁夫领先对手,因此单单在翌日(4月18日)早盘开市仅1个小时,进入印尼金融市场的游资价值便多达1.2万亿盾,而且印尼早盘股市也盛行牛市。金融市场是很现实的,因为佐科维总统胜券在握,市场信心也就增强。他说:“也就是说,我国的金融经济市场看好佐科维总统的经济战略措施,业界认定佐科维蝉联总统必将继续落实预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印尼市场也有望继续稳定发展。(国)

  • 2019年4月17日投票日,印尼移动电话公司(Telkomsel)的有效载荷或数据流量比普通日子增加了16.3%。其中增加 最 多 的 地 区 是 苏 省(19.5%)和 西 爪 哇 省(18.3%),而通话流量比普通日子的流量下降10%,即11250亿分钟;同样的,短信流量也下降7.8%,即4.82亿字句。(国)

  • Blue Bird集团投资400亿盾,推出电动出租车,成为Blue Bird和Silver Bird服务的新出租车队。
    Blue Bird集团总经理Noni Purnomo称,“该投资金涵盖30辆电动车,其中5辆特斯拉(Tesla)汽车和25辆比亚迪汽车(BYD),并兴建基础设施即是充电站。”她说,应用电动车作为Blue Bird出租车队是创新我国交通业的历史。这30辆电动车分为25辆BYD e6 A/T型车和5辆特斯拉X 75D A/T型车,按计划将从今年5月开始运营。(商)

  • 不具竞争力的能源价格和进口商品冲击,使我国平板玻璃工业受到影响。为此,今年首季的玻璃工业业绩未能提振。安全平板玻璃工业协会(AKLP)主席尤斯迪努斯.古纳宛(Yustinus Gunawan)坦言,平板玻璃工业业者仍采取观望态度(wait and see)。“今年首季,房地产业或者机动车领域的销售疲弱。”但尤斯迪努斯并没有详述国内平板玻璃工业的销售成绩。这一向以来,国内平板玻璃,其中65%是用在房地产领域,15%是机动车领域,12%是家具业和其它领域8%。(商)

  • 我国机动车市场正处于疲软状态,今年首3个月,汽车销售不振。根据印尼机动车业协会(Gaikindo)数据,今年首3个月,汽车销量达25万3863辆,该数目比去年同期的29万2031辆下滑13.10%。印尼机动车业协会第1主席永基.苏基亚多(Jongkie Sugiarto)阐明,销量降低是因需求正低迷的缘故。“有可能是因经济氛围稍微降低的缘故。”其它的理由是在5年一次举行的总统普选和国会议员选举中,机动车消费者正处于观望态度(wait and see),举例从代理商向零售商(ritel)的销售量,比去年同期更少。举例阿斯特拉集团(Astra Group)销售的丰田(Toyota)、大发(Daihatsu)、五十铃(Isuzu)和标致(Peugeot)品牌汽车达到13万4287辆,该数目比去年同期的14万1502辆降低5%。虽然如此,目前,阿斯特拉集团仍支配市场,占全国机动车总销量的53%。特别是2019年3月,阿斯特拉集团售出9万189辆,比去年3月的102258降低11.8%。(商)

4月23日

  • 印尼企业家协会(Apindo)总主席哈雅迪(Haryadi Sukamdani)近日在雅加达说,印尼企业家相信,在佐科维总统蝉联的2019 至2024年届第二任期内,我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6.5%,这也符合穆迪国际评级机构(Moody)的预期。哈雅迪说,佐科维总统的第二任期内不需花很多时间筹划,仅需继续其施政纲领。估计于2020年就已能达到6.5%的经济增长率。今年可能是5.4%至5.6%,明年至少6%以上。(国)

  • 去年,我国玩具产业的出口总额突破3.1993亿美元,同比3.0242亿美元增长5.79%。工业部长艾尔朗卡(Airlangga Hartarto)于22日在雅加达发布的新闻稿称:“这同时证明了我国已被列入一些全球著名玩具产品主要生产国的名单。”为此,工业部将不断推动国内玩具产业加速发展,更何况该领域是属于劳动密集型和出口导向型产业。2017年国内玩具产业的投资总额达4100亿美元,就业人数达2万3116人。(千)

4月24日

  • 雅加达省长阿尼斯强调说,有关时下所传10亿盾价值以下的房屋可免缴土地税之措施已被取消,这是错误的;相反的,雅加达省府是给予继续和扩大应用。阿尼斯说,上述免缴房屋土地税的措施并不取消,而是实行。不过,其条例每年制定。(国)

  • 肃贪委员会声称,国营电力公司总经理索菲安牵涉到廖省第一蒸汽发电站建设工程贪污案。当局怀疑索菲安接受了Blackgold Natural Resources公司持股人约翰内斯 (Johannes Budisutrisno Kotjo)有关上述电站合同的贿赂。(国)

4月25日

  • 4月24日,卡拉副总统和夫人及随行人员乘搭总统专机,于当地时间下午5点30分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准备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政府高级官员,我国驻中国大使饶哈利(Djauhari Oratmangun)和防务 参 赞 布 迪 曼 准 将(Brigjend Kuat Budiman)到机场迎接。卡拉副总统和夫人从机场径直前往北京凯宾斯基饭店休息。除了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卡拉副总统还将访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中国副主席共进午餐,并出席中国政府举办的多个商业论坛和艺术表演。(国)

  • 根据财政部4月23日发出的统计报告,直至今年3月底,政府债务总值变为4567万亿盾,比去年同期的债务总值为4136万亿盾增加了10.42%。政府上述债务总值以国家有价证券融资价值约达3776万亿盾成为最大的部分,或占债务总值的82.68%;其余的791.19万亿盾属于双边和多边贷款价值 ,约 占 债 务 总 值 的17.32%。直至今年3月底,政府通过发布有价证券的融资价值约达3776万亿盾,比起去年同期或2018年3月底融资价值达3356万亿盾增加了12.49%。今年3月底政府债务总值虽然增为4567万亿盾,但债务总值与国内生产值的比率仍不及30%,而且政府82.68%的债务属于风险比较低的国家债券融资。(国)

4月26日

  • 国家主席习近平25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印度尼西亚副总统卡拉。习近平接收卡拉转交的印尼总统佐科亲笔信,并请卡拉转达对佐科总统的诚挚问候。习近平指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就是我在访问印尼时提出的。近年来两国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契机,双边关系取得新进展,各领域合作成效显著。双方要继续弘扬睦邻友好,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相互支持,把握好两国关系的正确航向。共建“一带一路”和“全球海洋支点”对接是新时期两国合作总纲。双方要尽快明确重点合作领域和方向,落实好雅万高铁等重点合作项目。我提出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目的是对当今世界存在的问题给出中国方案,这同64年前中印尼共同倡导的“万隆会议十项原则”一脉相承。双方要密切沟通协调,共同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权益,携手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国)

  • 卡拉副总统周四(4月25日)在北京迪亚泰国宾馆会见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卡拉在会谈开始时向王岐山说明了佐科维总统不能前来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原因,因为印尼大选刚刚结束,总统还需要留在国内。卡拉对中国政府热烈欢迎印尼代表团表示感谢。他说,这表明中国和印尼是好伙伴,双边会议有望为两国带来利益。卡拉还对中国成功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表示祝贺。作为该地区的一个国家,印尼希望这次重要会议的实施能带来许多好处。(国)

  • 海事统筹部长卢虎(Luhut B. Panjaitan)强调,印尼和中国就“一带一路”建设合作项目所达成的协议皆为企业对企业(B to B)的合同。卢虎4月25日从北京发出的消息说:“我们现今的合作关系不是政府之间的合作形式,全部都是企业与企业,或企业与机构之间的合作关系,直接建设的工程,政府扮演的角色仅提供方便条件。现时印尼政府与中国投资家正在研讨有关工程的可行性研究,这些项目将在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提出来。卢虎说:“根据总统的指示,印尼在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应能达到5.6%。其中是政府将为出口产品及能减少进口事宜的投资企业提供奖励金,如创造就业机会等。”例如东风-Sokon等数家中国企业有意在印尼建设电动车工业,该企业有意出产出租车应用的电动车,正如“蓝鸟”(Bluebird)出租车业拓展的电动车。卢虎说:“与其仰赖进口,他们认为与中国合作建设电动车制造厂更划算。当然中国方面必须提供科技转移技术。”他又说:“将有1万间的职业培训,由德国、印尼及中国的企业实行此事。合作事项包括使用德国的科技,但由中国拨资。”印尼方面将在峰会提出像中国似的工业建设路线图。他说:“我们要学习中国如何建设工业的路线图。印尼国家建设计委部负责此事,以期我们不再重演其它国家曾犯上的错误。现在是第4次工业革命时代,此举促使我们迅速走向这个时代,不会出现错误。” (国)

4月27日

  • 印尼代表团出席中国政府4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高峰论坛。上述一带一路倡议是由中国发起的,以期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同时也向一带一路有关的发展国家提供融资或投资落实其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虽然上述倡议具有积极作用,但少数国家置评这是为发展国家造成的债务陷阱。我国有些人则指中国将掌控印尼基础设施的拥有权。海事统筹部长卢虎(Luhut Binsar Pandjaitan)4月25日在北京凯宾斯基酒店(Kempinski Hotel)就此事给予驳斥。他说,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然而虽然如此,印尼政府还是谨慎行事的,包括向中国企业家严格实行在印尼的投资条件。卢虎说:“印尼政府向即将投资印尼的中国企业家提出五项条件。”第一,投资家必须雇用印尼员工。例如,政府已在东南苏省摩罗哇利(Morowali)设立理工学院,以期当地民众能拥有在工厂的就业技能。结果在摩罗哇利的中国员工原先的从8万人降为3000人。第二,投资企业必须生产加工增值物品。使到厂方不会随心所欲地开矿,然后把原矿石出口至其它国家。第三,中国企业家务须向印尼员工转移技术。第四,印尼政府要通过企业对企业之间的商务关系(B to B)进行所有的建设,而非政府对政府(G to G)的商务关系。第五,投资的业务必须具有环保职责,任何投资家都必须遵守的规定。卢虎说:“中国习近平主席承诺要把可再生能源当成建设合作的前提。”此前,印尼卡拉副总统表示,印尼政府支持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他强调印尼不能受到外来的支配或控制。他说:“我们非常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印尼提呈30项建设工程,但我们必须拥有主权。”(国)

  • 截止4月26日收盘,雅加达综合指数IHSG报收6401.08。印尼中行买入价:美元对印尼盾14060。

                                                    

注:国-国际日报,商-商报,星-星洲日报,千-千岛日报,印-印华日报。内容均来自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本人对其真实、准确性不承担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