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女子录下性骚扰语音被投入监狱 而性骚扰之人却升官加薪

性骚扰表现形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 口头方式:如以下流语言挑逗对方,向其讲述个人的性经历、黄色笑话或色情文艺内容;

  2. 行动方式:故意触摸、碰撞、亲吻对方脸部、乳房、腿部、臀部、阴部等性敏感部位;

  3. 设置环境方式:即在工作场所周围布置淫秽图片、广告等,使对方感到难堪。

然而,生活中涉及的最多的即是言语性骚扰,也是最难取证的范围。目前世界各国针对言语性骚扰是否可以采取秘密录音的方式进行取证争执不休。

目前,印尼就有一件言语性骚扰案件闹得沸沸扬扬。

e3502cd5b72ee070b04a949294e608c3.jpeg

今年41岁的拜克·努里尔·马克努(Baiq Nuril Maknun)曾是印尼龙目岛郊区的马塔兰高中的会计,每个月靠着75美元(约合人民币516元)的微薄工资养家糊口。日子虽然辛苦,也能勉强过得去。然而,有一件事却让她不堪其扰。自2012年起,校长总是隔三差五给她打电话,前后有50多次,不断讲述与其他女性的性关系,内容不堪入耳,充满了各种性暗示。

378ed9f8d60266ef47226b87e67c4e0a.jpeg

当第N次接到领导打来的骚扰电话时,忍无可忍的她决定在一次通话过程中录下校长的污言秽语。录下那些至今让她回想起来都觉得恶心羞耻的话语。

令努里尔和公众想不到的是:这个用于自保的举动居然会给她带来6个月的牢狱之灾和高达5亿印尼盾(约合人民币24.6万元)的罚金。

原来,她向一位朋友吐露了被校长性骚扰的事情,朋友开始并不相信,于是她给朋友播放了录音。接下来的事情超出了她的想象,录音很快传播开来,听到的人越来越多(注:也有部分报道称录音是由同事检举给当地教育局的)。最终在2015年,恼羞成怒的校长将她从学校开除,并起诉她诽谤。

虽然她称录制对话是为了收集证据,保护自己不再受性骚扰,但根据印尼电子信息和交易法,她依然涉嫌传播不雅内容和诽谤。

最初2017年当地法院判定努里尔无罪,但检察官去年将她的案件提交印尼最高法院,高院推翻原裁决,判定她有罪。

努里尔不服,提出上诉,然而上周印尼最高法院维持了有罪的判定,并判处她6个月监禁和约5万美元的罚款。

此次判决为终审,无法再进行上诉。

高院不但拒绝了努里尔的复审请求,还在判决中注明:如果无力支付罚金,则刑期将增加至9个月。

看到这样的判决结果,网友们开始为努里尔抱不平。

但,更荒谬的事情却是:骚扰她的校长不但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在骚扰案件被热切讨论的几个月后,他竟然升职了!

该校长晋升到市政府的一个职位,现在是名公职人员了。

根据电子信息和交易法,印尼所有互联网活动都受到法律的监管,分发或传播违反礼仪的电子信息或文件是一种犯罪行为。

然而,在2017年案件初审期间,努里尔就已经在牢里待了两个月。

如今她却还要再面临6个月的监禁,背负上不吃不喝工作近40年(假如她没被辞退的话)才能凑足的巨额罚金,这一切,都只因为她不堪性骚扰而按下了录音键进行取证。

努里尔看到这一纸判决之后万念俱灰,她表示要不是因为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她真想自杀,这样所有的问题都会消失。

她不理解,“明明是受害者,怎么变成了有罪?法律应该保护我,而不是把我关进监狱。”

网友们表示:

那些色情电话怕不是法官本人打的吧。不然这样的判决结果怎么说得通呢。

这也太离谱了吧。因为她被性骚扰,因为录下老板性骚扰过程作为证据,所以逮捕她。这绝不公正,只能显示出某些国家有多么不开化,他们对妇女毫无尊重可言。太可耻了。可怕!

不少热心网友表示想要资助她部分罚金,还有人发起了众筹。

我们这些离得远的人能帮上什么忙吗?至少帮她付一部分罚款或是打官司的费用。

当地人则是奔走街头,呼吁能公正地对待努里尔。

在众人的努力下,努里尔的遭遇引发了当地和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他们发起#SaveBuNuril的游行,将努里尔的困境宣告天下。

请求总统佐科·维多多赦免努里尔的呼声越来越高,在Change平台上,一份呼吁他赦免努里尔的请愿书已经吸引了超过30万人的签名。

b2e12a324d6e6d98b56a83402d2d9fce.jpeg

由于案件在国际社会上传播越来越广,因此努里尔在判决后没有被立即收监服刑。

国际特赦组织印尼分部主任乌斯曼·哈米德(Usman Hami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如果佐科总统对非政治案件给予特赦,这将是一个历史性事件。”

好消息是,努里尔可能很快就会迎来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该案件持续升温,影响力持续加大,这也成功引起了印尼总统的注意并表示“尽快”给予努里尔特赦。

努里尔的律师说,如果最终得到赦免,努里尔的定罪也将被撤销。

据CNN印度尼西亚报道,在媒体的持续关注下中,努里尔和她的法律团队周一前往雅加达,正式递交了请愿书,请求总统佐科批准赦免。

总统随后向众议院发出了一封信,建议赦免努里尔。

印尼众议院(DPR)的发言人在18日对媒体称,众议院将在下周开会讨论总统发函建议赦免努里尔的议题,根据他的观察,努里尔应该会得到赦免,并且表示结果会在一周内出来。

但这并不是正义得到了伸张,只能说才努里尔事件得到了公众的同情,引起了总统的注意并在公众呼声的推动下获得了赦免。

但并不是所有遭受性骚扰的女性都能如法炮制。

从印尼最高法院的判决来看,印尼司法并未考虑努里尔录音的本质,当取证和法律相冲突之时,如何平衡也并不在印尼最高法院的考虑范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