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疫情下的中国客工风波

作者:廖建裕

冠病在武汉暴发后,印度尼西亚一些民众和地方官员又开始散播反中国客工的言论。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的,莫过于一个58秒钟的视频,显示今年3月中旬,49名面带口罩的中国客工推着行李,步出肯达里市(Kendari)的哈罗烈(Haluoleo)机场。视频制作人评说:“全机都是患有冠病者!”

这个视频一下子就传开了,印尼大报《罗盘报》也有颇详细的跟进报道。哈罗烈机场位于苏拉威西东南省格瓦内县(Kowane),这个视频顿时引起格瓦内居民人心惶惶,并质疑政府何以允许患有冠病的中国客工前来工作。

地方警长莫尔迪夏姆(Merdisyam)回应时表示,这49名中国客工是从雅加达抵境,他们是印尼中国企业德龙镍业(VDNI)公司的老员工。他们去雅加达延长工作准证后回来上班,其间不曾返回中国。

警长还说,这批客工不但具有工作准证,也有健康证书。显然的,警方想通过这个声明,来安定民心。

印尼疫情下的中国客工风波

49名中国客工上个月抵达印尼格瓦内时,被当地居民质疑患有冠病。(互联网)

不料,当地的安全和法律部首长索菲安(Sofyan)出面反驳,指这49名中国客工是新来的,源自河南,于2月29日由中国北京飞往泰国,在那里被隔离14日后,获得泰国海港局发出的健康证书。他们于3月15日抵达雅加达,在机场受检测通过,于是同日搭乘加鲁达航班前往格瓦内,准备到当地的中国企业工作。

地方的移民局局长阿尔文也证实他们来自中国。莫尔迪夏姆警长知道摆乌龙,赶忙向媒体道歉,声称之前自己受误导。显然,印尼地方机关都没有沟通。

格瓦内居民开始抗议,要求格瓦内县长格理·赛弗尔(Kery Saiful)驱逐这49名中国客工,以保护民众的安全。但地方警察展开突击行动,逮捕视频制作人。此人叫哈迪约诺,年纪39岁,公开承认“全机都是患有冠病者”是他一时说出来的,并表示这是无心之过。对于这句话引起居民恐慌,他向民众道歉,并保证不再重犯。

哈迪约诺受警告后就被释放。有报道说,苏拉威西东南省省长阿里·马希下令警长放人。省长还特地感谢哈迪约诺给予的情报,但是建议他以后得直接向省长通报,以免引起民众恐慌。

印尼疫情下的中国客工风波

格瓦内县(Kowane)位于印尼苏拉威西东南省。(谷歌地图)

外劳审批权在中央

中国客工事件并没有因此而了结。居民继续抨击县长格理,指他允许在该省北部设立工业区,如今给这地区带来麻烦。3月19日,格理参加有关防止冠状病毒的联席会议,出席者有苏拉威西东南省长和当地警方首长。

在会议上,格理指格瓦内县的中国企业雇佣的中国客工已经有1064人,人数已经太多了,要求省政府停止发出新准证给中国客工。他还指出,现在的中国客工,不论是合法或者非法的,都通过海陆空各种渠道潜入当地,要求警方严加防范。最后,格理要求将上述49名中国客工遣返中国。

省长阿里·马希回应时说,外劳雇佣的审批权在中央政府手里,他无权干涉。至于上述49名中国客工,正在接受14天的隔离,还没结束。另一方面,是否要将这49名客工遣送回中国,必须交由中央政府决定,因为印尼有外国投资法令,地方采取的措施不能抵触国家的法令。

虽然省政府已经将49名客工隔离,但是民众的情绪仍很激动。当地的两个公民组织到地方移民局示威,要求移民局将他们遣送回国。此外,示威者批评地方移民局对于这个事件的处理不透明,要求局长辞职。示威者开始焚烧轮胎,遭到警方阻止,结果与警察发生冲突,不过没有酿成流血事件。

印尼疫情下的中国客工风波

苏拉威西东南省地方警长莫尔迪夏姆早前召开记者会说,这49名中国客工是从雅加达抵境的。(雅加达环球报)

大印尼运动党副主席法德里·松对这个事件发表评论表示:“这是一个丑闻。在冠状病毒肆虐时,竟然有人从疫情严重的地区通过后门悄悄地输入外劳到印尼。有关这些外劳的信息也是相互矛盾。”他批评道,由此可见印尼没有真正的领导人。

民主党秘书长欣扎也发表评论,指地方警长发布错误的信息,说声抱歉就了事。如果是人民,会被指控散播假新闻,“这是很不公平的”。

鲁胡特为中国客工辩护

不过,印尼海洋事务和投资统筹部长鲁胡特为这些中国客工辩护。他说,这些人都是合法的外劳。他们在今年1月4日(一说1月14日)获得入境印尼和工作的签证。虽然印尼于2月28日有发出第7号通令,不准在14天前曾到中国或居住在中国的旅客入境,但是不适用于这49名中国劳工。他希望大家不要在这个非常时期提无关重要的事。

中国劳工事件也引起国会的注意。4月1日印尼法律与人权部长雅松纳·劳里通过视频,和国会相关委员会的委员对话。雅松纳的解释,与鲁胡特的说法大同小异。其中一个议员问,为何鲁胡特也参与其事?雅松纳解释道,这事与投资有关,而鲁胡特是海事和投资统筹部长。

有观察员认为,这49名中国客工的情形有点不寻常,因为他们通过法律的漏洞进入印尼。他们知道2月28日之后印尼禁止从疫情严重的国家和中国的人民入境,所以他们先到泰国隔离14天,而泰国当时尚未宣布为疫区,所以符合印尼的规定。在泰国获得健康证明书后,他们才飞往雅加达。在雅加达机场检查通过后,转乘印尼国内航班抵达苏拉威西东南省。

根据现行的法规,他们需要再受隔离14天才能工作。起初是在该企业内实行隔离,在地方人力部实地考察后,要求他们在外接受隔离。

印尼疫情下的中国客工风波

印尼截至20日已有超过6500起确诊病例。图为爪哇省一村落居民正排队领取政府派发的免费食物。(路透社)

地方人力部官员蒂达·英塔透露,这些客工是以访问签证而不是工作签证进入印尼,所以不能在印尼工作。如果工作,属于违法,雇主会因此而被罚款。但是中央政府声称,这些客工都符合规定,没有违法。

显然的,中央的决定与地方的看法有差距。很多分析家认为政府的部门做事草率,应该整顿。

这起事件目前暂告一个段落。它说明了印尼政府内部对于中国企业在印尼的经济活动看法并不一致;其中最敏感的莫过于中国客工的问题。在这个疫情时期,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尖锐。

这起事件显示,在处理客工方面,政府与中资企业都有问题。这个个案也凸显一般印尼民众和地方官员对于中国客工的负面印象,并反映了印尼政府内部的斗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