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历史上,盘庚因洪水和贵族不安迁都,周平王因烽火戏诸侯城池被毁而迁都,武则天因长安损坏迁都洛阳,明成祖因加强统治迁都北京。他们迁都是因为都城本身受到危害而不得不迁都,但在现代化进程中,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却因为一种城市病而决定迁都。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据了解,印尼陆地面积为190.4万平方千米,海洋面积为316.6万平方千米,并且是由17508个大大小小的岛屿组合而成,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它的首都雅加达拥有740平方公里的城市面积,1027.7万的人口,是东南亚人口第一大城市。而其周边的大雅加达地区也因为拥有3000万的人口,成为世界上的第二大都市圈。因此,雅加达巨大的人口压力给该城市带来了一系列拥挤、污染、地下水位下降等问题

面临着巨大的城市发展压力,2019年印尼提出了要把首都从雅加达迁都到东加里曼丹省。这个国家耗费巨资迁都,能解决”亚洲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雅加达”病症”多发

印尼宣布”迁都计划”,并到2024年完成这一任务,这一切看起来是比较合理的。

雅加达是东南亚人口第一大城市,在190.4万平方千米面积上承载着1027.7万的人口,每平方千米有5.4个人,这就意味着雅加达已经不堪重负了,而且大雅加达都市圈还有着3000万的人口。所以,大量的人口压力是雅加达这个城市的重要负担。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可想而知,这么大的人口压力给这个城市带来的次生负担。每天,拥挤是这个城市里每一寸土地上的状态。路面上交通拥堵,地下交通拥挤,每天高峰期乌乌泱泱都是匆忙行走的行人。据了解,雅加达还一度成为全球首屈一指的交通拥堵城市,而且大量汽车尾气的排放,还增加了城市的污染程度。

另外,大量人口的生活压力,导致城市的地下水位急剧下降。如果城市地层失去了水的支撑,会造成地面下陷,整座城市也会下沉,更为严重的是,还会引起海水倒灌。印尼属于岛国,雅加达一半的陆地面积紧邻海洋。据了解,雅加达百分之四十的区域都位于海平面下,如果遇上河水突涨、海平面的上升,这座城市就有随时被淹没的可能。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雅加达是印尼三大旅游城市之一。去过雅加达的人都知道,这座城市是传统面貌与现代风格相结合,贫穷与富有形成强烈的对比,在高楼林立间到处都能见到低矮破旧的房屋,一幢幢现代商务大楼就紧挨着嘈杂的村庄,处处可见”尴尬”与不协调。所以,这座城市不合理的规划导致其无法解决一系列的城市问题。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另外,雅加达作为印尼的首都城市,全国最大的港口外港丹戎不碌,国际海空航线珍卡兰机场,中央博物馆,最著名的印度尼西亚大学,还拥有着他们这个国家最大的金融机构,重要的商业机构,高端的商场等等,就如同中国的北京、俄罗斯的莫斯科、美国纽约等,重要的行政优势让大量的资源汇聚这个城市,必然吸引大量的人口汇聚于此。

据统计,印尼拥有2.6亿多的人口,雅加达常住人口约有1200万人,流动人口高达3000万多,按照流动人口计算,雅加达占据总人口的12%。

所以,雅加达从过大的人口压力引起的一系列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城市下沉等问题,确实给整个城市带来极大不便,决定迁都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东加里曼丹省能否承接

东加里曼丹省是在加里曼丹岛,位于其岛东部,是印尼的一级行政区,直接受印尼的管理,就像中国的各个省份,直接受到中央管理控制。从地理区位上来说,该地位于加里曼丹岛的西北及北面,并与马来西亚隔海相望。东加里曼丹省有129,067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人口约362万人,人口密度较低。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从人口密度上来说,东加里曼丹省比雅加达更具有空间优势,而且西、中、北、南四个加里曼丹省与其相邻,都是加里曼丹岛上5个省份,土地面积共有544160平方公里,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分散首都的人口压力。

从城市发展规划上来说,东加里曼丹省的北佩纳扬巴塞尔县与库台卡塔内加拉县是新首都所在地,人口密度相对较低,如果合理规划城市就可以很好的控制城市人口密度。

据了解,印尼的新首都位于东加里曼丹省的北佩纳扬巴塞尔县,以及库台卡塔内加拉县的一部分地区,是一个具有多种热带植物的森林公园,并建有猩猩保育中心。

东加里曼丹省从人口优势与地理区位上,在理论上都具有一定承接迁都能力,毕竟迁都的目的是为了缓解以前首都所具有的人口压力。但是迁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东加里曼丹省具有承接迁都的条件,但后期规划与实施更关键

耗资2340亿元人民币能解决问题吗?

在东加里曼丹省具备承接迁都条件的情况下,印尼即使花费2340亿元人民币,真的能够解决因人口压力带来的困扰吗?如果我们跳出印尼迁都的一般逻辑再去思考印尼迁都,或者从更宏观的角度去思考,就会出现一种普遍且具有共性的现象——亚洲城市病。

我们先看一组亚洲国家的数据。印尼首都雅加达人口占据印尼总人口的12%之多,韩国首都首尔人口占据韩国总人口的19.64%,泰国首都曼谷人口占据泰国总人口的17.24%,日本首都东京人口占据日本总人口的10.96%。

这一系列的数据显示,亚洲很多国家的首都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场,吸引大量人口聚集在首都,形成较大人口都市圈。而这一切背后都是因为大量资源的聚合

其实,与韩国、泰国相比较,印尼首都雅加达的人口压力还是相对较少的。如果人口过多成为迁都的理由,那么很多亚洲国家岂不是都要迁都。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其实,对于很多人能来说,亚洲本来就是一个人口比较集中的洲,这毋庸置疑。但是,很多人口聚集在首都这个大圈子中,却是一个突出的共性问题。那就是因为所有资源都过于集中,并且分布十分不平衡。

所以,印尼选择耗费2340亿元人民币选择迁都未必能解决真正问题。因为选择迁新都后,因资源过度集中引起的人口高度聚集,从而带来的一系列拥挤、环境污染等同样的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根本解决,迁都多次也只能治标,依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首都资源诱惑,人人都想去说明了什么

就以印尼的首都雅加达为例,它既是政治中心,又是商业中心、经济中心、金融中心、重要的枢纽城市、文化中心等,这使印尼的经济、文化、政治等各种重要资源都汇聚在雅加达。

可想而知,这么多资源的聚合,也必然蕴藏着大量发财的机会,这就会吸引很多人来到这个城市寻求发财的机会,这也就导致都市圈人口聚集的情况。

面对发财的机会,人人都不会放弃。但这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这个国家机器运行中存在着问题。因为大量权力与资源的集中必然导致人口的集中依附,从而引发”城市病”。如果不采取恰当且合理的城市发展规划,”城市病”将难以治愈,且愈发严重。

在”城市病”治愈方面,中国作为亚洲的一种重要国家,是比较成功的。

中国有着14亿的人口,而首都北京约有2154万左右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约1.5%。北京作为中国的首都,同样汇聚着大量的资源,但是北京这个都市圈却并未出现人口大量拥挤、环境污染等一系列城市病。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通过分析中国出现一系列现象就能发现,中国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极大地分解了大量资源汇聚首都的现状。在改革开放时期,一批批南下务工人员去深圳淘金引起壮观的”打工潮”,这是当时在深圳设立的经济特区,赋予深圳一定的特殊性与优越性。这不仅为了促进南方区域经济发展,同时还分散了北京的政治资源、经济资源。

目前,中国又成立了粤港澳大湾区,将香港、澳门、广东等地资源进行整合;同时还设立郑洛西经济圈(郑州、洛阳、西安)、长三角经济带、黄河流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战略等。这些经济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在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同时,也形成了不同的都市经济圈,分散了首都北京的人口压力。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所以,印尼出现的人人都想去首都的现象,是亚洲国家普遍存在的”城市病”问题,这也说明国家出现了问题,治疗方法治标不治本。

其实,所谓的”城市病”是指在一个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出现的交通拥堵、住房紧张、能源问题突出、城市供水困难、秩序混乱等一系列失调现象,造成供需之间矛盾加剧。这些问题的存在会极大阻挡城市发展步伐。

在一个具有”城市病”症状的城市里,城市发展规划混乱,盲目扩大建筑面积,大量耕地被建筑占用,基础设施落后,城市治安混乱,河流湖泊被污染,不注重人文资源保护,使百姓生活质量难以保证,资源被大量的浪费,人与自然处在一种失衡的状态,可持续发展也就成为一种奢求理想

其实,这些都是城市病症形成过程中的表征,而真正的根源却在于人与自然之间、人与人之间、居民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之间的平衡状态被打破,进而失去协调,甚至演化为过度不协调的状态,这必将成为城市发展倒退的罪魁祸首。

历来,过犹不及被认为是一种中庸之道,物极必反也成为一种处事之态。而在城市治理的过程中,这不失为一种治理城市发展的理念。在城市病治理的过程中,如果一味的只着眼于解决人口过度集中的问题,并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印尼因人口过度集中带来困扰,而决定耗资2340亿元人民币进行迁都,这只能从表面上去解决人口压力问题,迁都之后若不改变城市治理理念,依然会出现因人口过度集中出现的城市病问题。因为面对首都大量资源的诱惑,百姓依然会涌入新首都。

所以,印尼要做的不是迁都,而是通过城市发展规划形成其他都市经济圈,让人口分散并引流至其他城市。这不仅能够治理城市病,还能更好的促进一个国家经济良性循环发展。

在2002年,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在竞选期间提出把首都从首尔迁往新建行政首都世宗,希望迁都到中部地区以发挥新首都辐射带动中南部地区的发展。但是,韩国在野党极力反对,最终到韩国宪法法院打官司,以《新行政首都特别法》违宪而告终。最后,韩国只能把世宗重新定位行政中心城市,取消了提出数十年的迁都计划。

印尼耗资高达2340亿迁都,能解决“城市病”带来的困扰吗?

其实,韩国迁都也是为了减轻首尔发展的压力,但无奈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通过分析就会察觉,韩国与印尼选择迁都中也存在着某种共性的原因。

纵观亚洲国家政治经济体制,你也会发现,普遍存在着权力与资源高度集中而导致人口的过度依附。这应该是最深层次的原因。所以,“城市病”成为亚洲很多亚洲国家的困扰是难以避免的。

既然难以避免,就应该积极采取应对策略进行治愈。如何根据每个国家自身的状况,量身定制出方法是至关重要的。这样,既能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还能缓解人口压力;既能让经济处于一种良性循环发展状态中,也为居民提供一种舒适和谐的生活环境,让居民生活越来越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