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舆论对华人及中国的看法之种种(二)

“变个毛驴子,跟着正确路线慢慢走”

——写在前面的话

前两天,本号《半梦半醒半信半疑:印尼舆论对华人及中国的看法之种种》系列文章(之一)发表后,引起部分读者热议。可惜本号问世太晚,去年7月开办时,腾讯已奉命暂停了所有新开公众号的留言功能,以此关闭了作者与订阅者互动的一个通道(此前已开通留言的老公众号,继续保留此功能不变)。

众所周知,许多公众号文章后面的留言,议论风生,闪烁灼见,往往比文章本身更有看头,但当局不喜欢自媒体上人多嘴杂,咱也只能含泪拥护。

好在还有作者微信朋友圈粉丝,可以通过个人联络方式发表看法,对有关信息加以补充,或提出批评指正,这些我都由衷感激。

昨天早上,我的偶像级同行、爪哇国头号中文网红——《老杜在印尼》转发了这篇文章,收获不少留言,我一一拜读,分享鼓励的同时,也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我注意到,有几位读者表达的意见,理性客观、见仁见智,也不无担忧,可谓五味杂陈:

比如:一位署名CH!ANG~Q!ANG的华人网友这样写道:

个人感觉,总的来说,印尼对华族和歧视虽从国家和法律层面解除了,但是社会和民间对华族、华人和中国的仇视态度根深蒂固,影响至今。特别是上了年纪,经历过印尼历史排华运动的那拨人,好在九八事件后出生后千禧一代相对比较理性。

还有就是印尼媒体喜欢从西方反华媒体报道中获取信息,总觉得中国是个“妖魔”。基层华族百姓如同一盘散沙吗,在印尼过得胆战心惊,每次什么事件啊!选举啊!爪哇人的抗议活动啊!他们都如同惊弓之鸟,深怕剑走偏锋殃及池鱼……

苏北一个华族妇女只是稍微抱怨了隔壁清真寺喇叭祷告声音太大,就在当地引发骚乱,居然还被法庭判刑。东爪哇图班县华人庙宇修个关公象因为比较高大,居然引发穆斯林团体抗议……如果印尼政府对待华族人民有巴布亚人一半好就对了。

一位来自国内的谢文斌读者,就此发表看法说:

所以每个中国人都要做好自己,全世界媒体政府都在黑化和妖魔化中国,有时候一些华人都对中国人和共产党有无比的偏见,这跟我们国内仇日是一样的,长期受政府和媒体引导产生的。但这种局面会慢慢改变,我们不能去改变他们固有思维,但我们可以做好自己,特别是一些企业主和老板,对待员工可以更好一些,这样他们也会回报你,不要再跟一些华人一样搞对立,长期看不起印尼员工,甚至压迫他们,我们要互相尊重,做一个新时代的(海外)中国人。

还有网友留言认为:“华人自身也有问题,只关心经济,不关心政治和友族事物。一个巴掌拍不响,真能响的时候一般都是打耳光……咱们民族,也有许多值得深思反思的地方!”

对于上篇文章引述的有关印尼华人的历史评价,一些关注该课题的相关人士感到有很多遗漏,信息量不够。

北京市侨联的退休干部萧群女士发微信给我说:

你引用的文章空档了苏哈托之前,华人对印尼独立,为华裔合法权利斗争的历史。华人不单会做生意,赚钱,在不同领域同样出了不少佼佼者 ,所以应扭转印尼社会认为他们只会做生意赚钱的看法……

萧大姐的父亲萧玉灿先生,乃是印尼政坛大名鼎鼎的华人国务活动家、政治家和思想家。早在上世纪20至40年代,萧玉灿曾投身于印尼独立斗争运动,后担任过内阁的少数民族事务部长。还创办并领导印度尼西亚国籍协商会,毕生捍卫华族利益,提倡民族自然融合,曾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印尼文媒体上的萧玉灿先生中年和晚年时代的照片。

还有一位在广州做“对外友好协工作”的同志加微信和我探讨说:

我觉得印尼社会对华人的疑虑心态成因挺复杂的,既有华人与土著的经济社会地位落差问题,也夹杂了意识形态上的反共疑华问题。禁止宣传共产主义的律法,并不符合自由民主多元的所谓普世价值,比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保守。但似乎没有人敢批评?这条法不破,共产党政权就是不可靠不可信的,中印尼互信友好到一定程度就难以深化,容易受攻击。但这个问题似乎挺敏感,不好直接向印尼朋友请教,所以我很想了解印尼的教材里是怎么看待1965年九三零事件和共产主义的?只有了解他们怎么想的,才能找到破解的办法。

其实,广州朋友的疑问,也是笔者感兴趣的。此前我曾问过两位关系比较密切的印尼年轻人:“你们高中和大学时代的历史教科书,是怎样表述华人问题和九三零事件的?”

这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位还是从小生活在苏门答腊岛的原住民,但遗憾的是,他俩都摇摇头,一脸茫然地回答:“好像没有说什么吧。我们的历史课成绩不好,所以全部忘到一干二净了!”

昨晚上,雅加达一位文友陈德胜先生看了公众号后,用手机WA 和我聊了半天。陈先生属于华人老板中少有的饱读之士。他告诉我:“世上没有一个国家像华裔这样复杂。不敢讲也不能写,所以教科书只讲历史,不讲排华问题。”

陈先生小时候从初中一读到高中三,只学过二本历史书,一本印尼本国历史,一本外国历史,本国历史从一只印尼最早的船开始讲起。“当时的历史教科书只介绍到15 ~ 16 世纪,印尼根本是一个荒野的地方。如果不是拜华人南渡之福,带来先进的生产技术,根本连文明也谈不上。”

陈先生说,对这个结论,你如果到印尼海事博物馆观看就明白了。他还发给我一张印尼海事博物馆展出的璧画式古船雕塑图片(见下图)

印尼常常用这条老船来证明他们历史悠久。其实放在中国,这只是大约在宋朝时代的古船罢了。印尼历史资料原本缺乏,再加上本地土人都不爱读历史,很多年代都中断了(陈先生所言)。

陈先生这一辈受过完整中文教育的华人,对于印尼历史上的排华事件大多有着切肤之痛。他希望中国的专业人士能够把这些历史系统地整理出来,传播出去,把华人同胞在此过程的记录下来。

他告诉我说:“丁老师,以前有个 广州暨南大学的王列耀博士来印尼为印华作协主办演讲,大家在一起聊了好几天,回去后很感慨,为华裔写了一本书《困者之舞》。王博士也为我们华裔的无能为力感到很痛心。我们印尼华校自1966年被没收关闭后,从此进入文化黑暗期整整30多年,导致华裔在人文领域至今没有精专的学者出现,这是最大的致命伤!

笔者的一位学养深厚的老友邱先生看了上篇文章,从规范做学问的角度对我提出批评:

资料堆积缺少提炼,头绪不清就显得芜杂。虽然感兴趣的人读了还是有收获,但这种读者很少。最好花点时间提炼点东西:如分类、观点、逻辑递进、族群差异、地域差异、历史原因、语言差异、习惯、信仰等”。

老友尖锐地告诫:“你这样资料不加提炼,会伤害公众号”

他继而提出十分专业的建议:“往两头努力:一是在形象思维方面努力,比如找细节,找画面。二是在逻辑思维方面努力,归纳总结出观点,从文化差异上比较出鸡同鸭讲的效果,从普世道理中寻找华族和印尼土著各自的小道理等……

挚友的批评虽然让我脸红心跳,但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点到了要害。当然,由于学术功底欠缺和其他许多短板,我这公众号很难达到朋友期望和自己理想的高度。可是我会更加努力,就像王明同志在革命圣地延安说的那样:——“我要变个毛驴子,跟着正确路线慢慢走吧。

另外我想说的是,自己寻找翻译这些有关印尼各阶层针对华人,以及中国的看法,实际上是想起到一点浅白的,科普式的提醒作用。毕竟我知道,印尼生活工作的中国同胞,包括很多老一辈华人,其实大都不看,或看不了印尼文报道。

正如一位华人叶女士在老杜公众号的留言所说:

我们印尼华人喜欢这样的文章,需要这样的文章提供的信息。因为我们华人不喜欢看印尼文的报道,所以有时候也不知道他们对我们的看法。

以上综合罗列了大家的说法,我也是借此表明心迹。下面就接着上篇的话题,继续选取几篇印尼原住民的文章给大家阅读。

他们用青春的声音,这样解读华人和中国

如同国内媒体及许多国人喜欢谈论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一样,印尼也有很多原住民关注华人及他们的祖籍国中国。不少印尼知识分子经常在媒体发表文章,表达各种观点。

归纳来看,我发现有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通过印尼媒体为华人说好话,并公开对中国表示好感的,基本上都是八零九零后的原住民年轻人。这些人大多有去国外留学或访问,有的就是在中国读的大学。

这样的经历,使他们具备了一定的国际视野,因而有助于增加对华人社会和中国的理解,分析问题较为客观,而不会像某些穆斯林那样容易偏执。

这位名叫马里斯卡·特雷西(ByMariska Tracy)的印尼女孩,是个兼职新闻工作者,她在社交媒体发表文章,阐述了《华人比大多数土著印尼人更富裕的原因》(AlasanOrang Cina Lebih Makmur Ketimbang Sebagian Besar Orang Indonesia)。



文中写道:是什么让中国血统的华人在经济领域取得成功? 应该有许多因素发挥了作用。

1.移民往往比土著人民更勤奋

这绝对适用于所有地区,不仅适用于印度尼西亚,还适用于所有国家或民族,不单单只是中国人。 当他们通过移民来到异国他乡成为新的居民,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努力工作并持续磨练生存本领。 移民对生计往往不挑剔。 眼前有什么机会,就要紧紧抓住。最初的谋生一定是忍辱负重,所谓尊严不在移民字典中。 一旦一个人为保持尊严不想低声下气含辛茹苦,那么除了毁灭,其他一切都不会走到尽头。

荷印时代华侨前辈做小生意的情景。一个头戴凉帽的华商小贩,正殷勤而谦恭地向荷兰妇人兜售商品。蹲在一旁的,是他雇佣的土著伙计。

2.广泛的网络

中国人喜欢流浪和迁徙,这使他们拥有广泛的人脉网络。 在中国人后裔的强烈兄弟情谊的支持下,努力走访其他地区,这使中国人拥有广泛的商业网络,能够更快地传递信息。而在商业领域, 信息的有效性是毋庸置疑的。

3.传承姓氏家族文化

每个家庭的姓氏祖先,在华人氏族中占有很高的地位。 尊重祖先成为他们最大的力量,即使他们离开家乡,还是会得到各自姓氏宗亲机构的帮助,该系统具有很强的优势。 如果一个中国人的后裔被“滞留”在某个姓氏所控制的地方,而这个人恰好是同一姓氏,那么这个人就不太可能挨饿,并且将来可能会成功。

2019年9月23日,雅加达伍氏宗亲会在其“安定堂会所举行一年一度的秋季祭祖活动。(图片来源:印华社)

4.他们在故国作为无产阶级的历史

尽管长期以来已有高度文明的历史,但中国大陆的社会政治条件,并不合适没有背景的平民百姓能过上好的生活。 正是这些来自下层无产阶级的人们决定离开大陆,到处流浪谋生。 而且,正是这些人成功地成为了他们所移民的地区(包括印度尼西亚)的经济统治者。

怎么会这样? 因为在新的生活空间,除了成为苦力或商人之外,不可能有其他机会。 异国他乡政治和文化体系通常会制定某些政策,禁止中国人从事贸易以外的领域。 这使他们只能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打拼,并从中了解到从上游到下游的商品和服务的流动环节,获得掌握某个地区经济走势的更多的能力。

1890年的印尼老照片:一位中国小商人和他娶的爪哇太太。

5.新秩序时代的经济政策

中国后裔能够在印尼工商业大显身手,苏哈托是此做出最大贡献的人之一。 在新秩序时代统治期间,苏哈托制定了许多使华裔受益的经济政策,特别是在制造业和银行业流程领域。

无独有偶,2017年1月,有位科班印尼语专业,在印尼工作多年的中国小哥“猫头张强”先生,也翻译发表了一篇题为《原住民眼中的印尼华人》,同样说到了这个话题。

为补充本文论据,在此引用张强先生的译文,并向他致谢。

这是流传在网络上的一篇文章,原文是印尼文,我翻译了中文。原来的标题是《像印尼华人一样快速致富的办法》Cara Cepat Kaya Seperti Orang Tionghoa,里面描述了在印尼的原住民眼中的印尼华人是怎样的形象,主要是华人对财富的一些看法,未必全面,但是有代表性。

文章是一个印尼人发给我的,他问我说的对不对,我说这个要问你们啊,这是你们眼中的华人,他很认真的说,我觉得华人就是这样的。我问他,你觉得这些是华人的优点还是缺点,他想了想说,是优点,可是只有你们中国人才愿意这样生活,我们做不到。

文章是印尼原住民写的,所以里面所有的“我们”都是指印尼的原住民群体。

原住民眼中的印尼华人

为什么要说华人呢?哈,在印尼,或者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这些东南亚国家里,差不多十个有钱人里就有七个是华人。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成功?

勤俭,仔细的处理金钱

可能有很多人会觉得华人很抠门,甚至对于自己吃的用的都要精打细算。实际情况当然不是大多数人想的那样,那么华人为什么会看上去很抠门呢?因为他们更愿意勤俭持家,对每一分花销都要仔细对待,正是通过这样的勤俭和仔细,他们才能不断的储蓄。比方说,如果我们能把收入的10-20%存起来,那华人就可能存全部收入的50-80%。

要为明天考虑

我们之中的许多人对自己的未来生活考虑的很少,正如常言道:“生活就是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未来是留到老的时候再考虑的,现在还早着呢。”而华人对于他们的未来却很担心,他们害怕未来的不确定性。为了将来可以不受穷,华人愿意现在努力,为以后的生活做精心的准备。

懂得赚钱

华人好像天生就懂得怎么做生意。我们可以留意下,在我们的周围,如果有什么小生意,比如说商店、服务业,或者是开工厂,大部分都是华人开的。他们好像就是会知道钱会在什么地方掉下来。

1947年,印尼雅加达市区的一间生意兴隆的华人大药房,顾客在排队进入。

追求数量

很多华人做生意,并不是总是强调高额的利润,他们追求的是薄利多销。有时候,虽然看起来他们做的生意很小,但是总是能把生意维持下去,因为他们卖的都是人们平时都要用的东西,销量很大,比如油盐酱醋这些日用品。

不要欠债

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喜欢到处借钱,甚至有些人都借成了习惯。在华人的思想里,欠债是件丢人的事,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张口借钱的。除非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难事,靠自己实在是扛不过去,才会把借钱当做最后的办法。

不要耻于谈钱

如果我们互相之间谈论工资,有人就会感到不好意思,因为觉得工资是个人的隐私。华人就不是这样,他们对于工资这样的事就很开放,他们经常公开谈论个人的收入,讨论用这些钱可以做些什么。

永远都要讨价还价

华人去商场购物,或者要买什么东西,永远都要讨价还价,他们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有的时候,他们砍价甚至砍到标价的三折以下。所以,千万不要羞于讨价还价。

1947年,印尼万隆街头摆摊的华人货币兑换商。这位小老板正在精打细算。

用最好的东西去孝敬老人和老师

正如东方人的文化,尊敬老人才能获得幸福。华人特别重视对老人的敬重,这其中也包括尊重老师。对于老人和老师的敬重是不能打折扣的,华人会倾其所有去孝敬长辈。他们认为这样的做法可以带来家庭的和谐,让自己的生活更美好。

以上就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像印尼华人一样快速致富的办法,希望对大家有用。如果想要成功,就要多多学习别人的成功经验,只要这些经验对自己有用,并且不损害别人就行。

一位在美国的印尼人的反思

下面摘录的这篇文章,作者爱德华·威拉普特拉(Edwardwiraputra),是一位在美国工作的印尼年轻人。

他在对比了其他国家的移民之后,对华人的优点提出严重表扬,同时对土著民族进行了自我批判。

我是一个地道的印尼人,过去曾与许多原住民一起痛恨过华人。

但是,当我在美国生活了10年,现在在纽约市全球最大的银行工作之后,我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并理解了为什么华人不同于土著人民。

实际上,我们对中国有很多事情不了解,必须再次了解和思考,因为这有助于我们用来造福自己国家和发展自己国家。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改变中国,除非一切都好,为什么不呢?中国固然有不好的地方,但所有国家也都有坏事。

让我开始产生这种想法,是我对一些国家的人进行了比较。

当我结识了来自俄国的高加索人和来自上海的中国人之后,我发现他们之间有很多差异。高加索人如果去酒吧喝酒,会一直喝到烂醉,他们买新衣服,为妻子买各种礼物。其余的10%则存储在银行中。俄国人喜欢在昂贵的餐厅用餐,尤其在发薪日。而中国人则把大部分薪水直接存入银行,还会购买股票赚钱。我本人只是把剩余约15-20%的薪水存在银行。

通常在美国,俄国人懒于工作,才到星期四,就盘算着星期五下班怎样过周末了。中国人下班后直接回家,自己做饭,为了省钱,很少在外面吃饭。如果要求他们加班,他们从不拒绝,相反,他们经常主动要求自己加班。但是当我自己被告知要加班时,我就不大情愿,不像中国人那样乐意。

这里的老板通常也喜欢雇用中国人,因为他们不轻易对老板说“不”。如果您有中国面孔,找工作也很容易,因为一般上被视为有进取心的“好工人”。

中国人在这里和我们一样,开始也是住公寓,而且房间很小,但是 10年后,通常是俄国人和我们印尼人仍然住在公寓里,或刚刚借钱买房,而中国人已经买房,有了自己的不动产。

奇怪的是,印尼人讨厌中国人,喜欢荷兰人或日本人。其实中国人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作为印尼本地人,我也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荷兰人折磨了印尼人民,并掠夺了印尼的财富长达350年,而且留下了最危险和最根深蒂固的顽疾,即腐败。该疾病在印尼独立65年后,至今还造成了经济危机,显然这种疾病没有得到更多的治疗,深深刺伤和传染到印尼人民的整个身心。

在印尼乡村巡逻的荷兰兵。

二战期间,日本人仅控制印尼3.5年,但对印尼人民的酷刑却比其他国家更为残酷。因为输掉了战争,日本民族现在不可避免地必须在经济上统治世界,不再能玩弄武器。

日本占领军强迫印尼土著修筑铁路的历史照片。

好笑的是,我们作为土著人,实际上讨厌中国和印尼华人,而不是讨厌荷兰人或日本人。中国人有什么问题,根本没有错。为什么他们做生意比较厉害?因为他们一直被印尼主流社会视为局外人,只是在此逗留或被收养。

试想一下,如果您是中国人(华人),您肯定还会想保护自己,明天谁不要吃饭,谁不要好好生活!对吧?他们因此变得聪明,而不是狡猾,能够抓住机会,直到最终成功。但是他们确实很努力啊!….比我们努力的得多。

不仅在印尼。中国人似乎被放在任何地方都会努力工作并获得成功。他们没有放弃命运,他们总是创造出生活的奇迹。我们的本地人呢?通常得过且过,并且懒惰,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有优势,这使我们成为愚蠢的人。

朋友们,再想一想吧……我们国家有太多的矛盾,已经足够脆弱了,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为什么要继续互相仇视?互相作弊?.睁大你的眼吧!看看谁是对的,谁是错误的……

别吵了,赖斯先生,洗洗睡吧!

一位印尼大学生致“政界权术家”阿敏·赖斯的公开信

(本号编者按:话说今年5月下旬,印尼选举委员会确认现任总统佐爷赢得连任,从而触发败选对手老博的支持者上街示威,引发骚乱。

之后不久,一则明显针对中国的谣言开始在印尼网络上散播——造谣者上传了平息骚乱的机动部队的照片,并称这些军警都是从中国来的。另据有关骚乱现场的视频显示,有示威者头目模样的人对周围的人群发布诸如“印尼政府已被中国控制,镇压的军警都是中国人”等谣言,并喊出“与印尼政府斗、与中国斗”的口号。

面对这些毫无根据、一味煽动仇恨情绪的谣言,印尼政府的反应也很迅速——警方第一时间火速出面“辟谣:“社交媒体所谓军警来自中国的图片,完全是在造谣污蔑。”一番强力行动,骚乱终被平息。)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早在今年1月,印尼社交媒体就出现了所谓“中国军队将占领印度尼西亚”的奇谈怪论。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煞有介事,造谣生事的源头,竟然是该国著名的老牌政客——曾当过印尼最高权力机构人协议长的阿敏·赖斯(Amien Rais)。

这老家伙可不是个等闲人物。

此人早年留学美国,一口气读了四所大学,获芝加哥大学政治学博士,是个超级学霸,又是中东问题专家。他回国后,多年担任印尼名校日惹卡查玛达大学教授,其学识地位在印尼政坛无人可比。

几十年来,老赖先生对各种事物说三道四,口吐毒舌,雄辩滔滔,印尼尚无人能让他闭嘴。早在苏哈托时期,赖斯就是少数几个敢于批评政府的胆大包天之人。到了哈比比时代,老赖更是把能力和威信都比他差一大截的哈爷批得一无是处。而在瓦希德瓦老执政时,赖斯和瓦爷之间的唇枪舌剑更是家常便饭,两人分别领导的两大宗教团体也几乎到了刀枪相见的地步。

最后,强悍的赖斯利用自己当时担任印尼人协议长的权力,干脆发动弹劾,一举将瓦爷掀翻,而力挺时任副总统的梅姐登上大位。

之后,他又严肃批评梅姐无治国理政能力和经验,是个不会讲话的闷葫芦。如此出尔反尔,多疑善变,弄到梅姐差不多要眼泪汪汪,却无奈何。

以致于后来两任总统苏西洛和佐爷,也都处处对老赖小心应付,以免着了这个阴险狡猾的老家伙的道。

然而,当看到大力发展基建,以追求连任的佐爷,这几年和中国走的比较近,老赖斯又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了。这次,他选择拿中国说事。

老赖接受记者采访时声称:“中共官员说,在印尼的客人们,你们听好了,中国将沿着“一带一路”前进。”

赖斯解释说,“一带一路”是中国领导人的发展战略之一,其重点是欧亚国家之间的联系与合作。 路径将穿过南中国海,东中国海,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到阿姆斯特丹红海。

他说:“哎呀!这不是我在讲骗话,据说中国已通过提供技术和资金帮助巴基斯坦大搞基建设的同时,使他们的铁杆盟友掉进陷阱,不得不出让一个重要港口的使用权给中国。相信中国将用同样方式控制印尼,好让他们的军队沿着“一带一路”占领印尼。”

哈哈!这都哪是哪啊?你老赖就是造谣,也不能这样“房顶都是大窟窿——漏洞百出”吧。但是这可是爪哇岛大学问老赖说的啊!一般印尼人还真就给整晕乎了。就在这时,一位九五后的印尼原住民小伙儿看不下去了,拍马挺枪,直奔老赖,在社交媒体发文反击,题目就是《致阿敏·赖斯的公开信:后者说中国军队已准备好占领印度尼西亚》

印尼社交媒体网站,该篇文章的标题截图。
小伙名叫诺维·巴斯基(NOVI BASUKI),是目前在广州中山大学留学的一名大二印尼学生。巴斯基写道:我在Mbah Amien Rais网站不由自主地读了一篇新闻,其中载有关于中国军队准备占领印度尼西亚的声明,该声明最近在社交媒体上 风行一时 。

我从新闻中得知,您(指阿敏·赖斯)感到困惑——因为通过中国提出的一项名为21世纪的丝绸之路(又名“一带一路”),正在实施全球基础设施连通性发展计划。您说,该计划的结果很明显:中国士兵可以随意涌向印度尼西亚。而佐科维总统竟然愿意利用“一带一路”提供的各种资助计划,来建造印尼的陆地,海洋和空中基础设施。

为了支持这一指控,您还声称提供了有效证据。 据说当某位将军向您窃窃私语的那天,如果有群众在雅加达示威挑衅,要小心被当场击毙,因为那里有准备执行死刑的中国士兵。

您还说: “如果示威人群破坏商店等,维持安全的不是印尼机动警察部队,而是中国军队。(他们的装备很多,在大城市中有成千上万(隐藏)武器。

哇!赖斯先生,照你看来,我们的国家真的有多危险!

但是,我认为,如果这样令人恐惧的胡言乱语被普通的吃瓜群众相信了,那才是人为的最大的灾祸。当然,无可争议的事实是, 佐科维总统政府正在与中国紧密合作。但是您老人家就因此利用自己的神学知识扭曲伊斯兰教, 将舆论推向危险的境地是不负责任的。

坦白说,赖斯先生,我非常担心。 因此,通过这封公开信,让我简要地介绍一下伊斯兰教,中国,群岛和丝绸之路之间的联系。

赖斯先生,请看:

在伊斯兰教诞生于7世纪之前,中国早已成为世界上的大国。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先知建议我们寻求知识的要去中国的原因。请不要忘了穆罕默德先知留下的圣训:” “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

历史上,伊斯兰各个王朝都与中国有着紧密贸易关系。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哈里发的穆斯林商人越过群岛海就能到达中国。 反之亦然。 如果恰逢季风,中国商人将先被锚定在我们的岛屿上,然后再继续前往各自的目的地。

中国开拓的陆地和海上丝绸之路,在古代起着经济路线和文化交流的作用,正是中国如今正试图通过全新的“一带一路”来加以复兴的宏大计划。当然,该计划完全是和平的目的,根本没有什么您所指控的军事动机。

洗洗睡吧!赖斯先生,不要只是吵闹。

诺维·巴斯基(NOVI BASUKI)在印尼社交媒体的个人网页。

诚然,作为一名刚读大二的学生,巴斯基的论述还比较浅显,远谈不上精辟深刻。但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以及文中所持的观点,仍然让包括丁叔叔这些中国人在内的一干吃瓜群众大呼痛快。没得说,麻溜地给他一个大大的点赞!孺子可教也!建议中山大学给这位仗义执言,力挺中国的印尼留学生多发些奖学金,以示鼓励。
印尼媒体发出的这些年轻的亲华的声音,相信会使很多老一辈华人百感交集。我也不禁想起毛主席当年说过的一段名言: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印尼要真正实现族群和谐,并且与中国相互努力,构筑建立起长久稳定的友好关系,希望不是也要寄托在这些年轻人身上吗!

本文打住,下篇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