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FPI主席Rizieq或将归国 民众欲为其众筹罚款

据印尼媒体报道,接受捍卫伊斯兰阵线(FPI)主席Rizieq归国是普拉博沃阵营向Jokowi阵营提出的和解条件。

8a33abbdf192b6a57814e2118b501614.jpeg

而副总统卡拉表示,这是不合逻辑的要求。因为政府从一开始就从未阻止捍卫伊斯兰阵线头目里兹克的回国念头。对于Rizieq归国的态度有所缓和。

总统府幕僚长穆尔多科 (Moeldoko)回应了有关两阵营和解条件的要求。根据穆尔多科说,Rezieq归国不是政府的职责。

众所周知,捍卫伊斯兰阵线头目里兹克因涉嫌社交网络色情案件官司缠身。于 2017年5月前往沙特阿拉伯麦加朝圣后一去不返,不敢回印尼国内面对法律问题,目前Rezieq逗留在沙特已经有两年多。

Rezieq为了避免回国遭遇司法问题,虽沙特签证早已过期但是他还是选择逗留在沙特,迄今已2年有余,现在若要回国,Rezieq必须缴付逾期居留罚款。

然而,FPI相关人士表示,Rezieq可以支付逾期居留罚款并返回印度尼西亚。

然而,由于一些道德考量,他不愿意这样做。

若他支付逾期居留罚款,意味着认为自己有犯法的行为,而他逾期居留是身不由己,好似政府故意设的陷阱不让他回国。似乎意图甩锅给政府,让政府承担其在沙特非法逗留期间产生的巨额罚款。

然而,随后,FPI内部人员又表示:针对Rezieq逾期居留沙特阿拉伯罚款问题进行内部讨论协调。 如果政府不愿支付罚款,则FPI成员将举行募款活动互相帮助,以便能支付这笔款项让他能回国。据悉,Rezieq逾期居留沙特必须支付罚款1.1亿盾。

FPI主席Ahmad Sobri Lubis说,里兹克西合(HRS)可以支付逾期居留罚款并返回印度尼西亚。然而,由于一些道德考量,他不愿意这样做。若他支付逾期居留罚款,意味着认为自己有犯法的行为,而他逾期居留是不得已的事情,好似政府故意设的陷阱不让他回国。

然而印尼国内对于Rezieq所领导的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组织的民意存在分化。

(5月8日)早上9时15分,有一名网友在Change.org网站上发布反对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申请延长的请愿书,标题是“停止伊斯兰捍卫者阵线登记注册申请”已获超过11万人签名。请愿书发起人Ira Bisyir呼吁人们反对该由Rizieq Shihab领导的民间组织申请延长准证。

据悉,伊斯兰捍卫者阵线在内政部的登记将于2019年6月到期。根据内政部官方网站,伊斯兰捍卫者阵线登记有效期为5年,从2014年6月20日至2019年6月20日。

6d7f6aca70520c5306e393034d769ffd.jpeg

在6月9日时,请愿就接近50万人连署的目标。网友后续再加码,要求撤销该组织精神领袖Rezieq的公民身份。

印尼强硬派伊斯兰势力近年大集结,主要是利用反对具华裔、基督徒身分的钟万学(Basuki Tjahaja Purnama)担任雅加达省长的机会,这个“212运动”联盟在2017雅加达省长选举时,以亵渎宗教罪让锺万学入监服刑近2年才出狱。

今年4月17日的总统选举中,FPI、FUI等团体再次集结支持反对阵营的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在普拉伯沃选前的造势活动上,目前人在沙乌地阿拉伯的哈比比利奇当时透过录影转播,帮他拉票。

普拉伯沃以44%的选票落败给佐科威,他的支持者不满,在5月21、22日上街抗议,演变成印尼数十年来最严重的街头暴力,至少造成8名抗议者死亡,数百人受伤。

印尼当局日前已指出,有数个团体发动抗议群众以暴力挑衅军警,包括与伊斯兰国(IS)相关的伊斯兰改革运动(GARIS)等组织。

哈比比利奇是“212运动”主导者,但他在锺万学事件前并不具知名度。锺万学事件后,哈比比利奇受到佐科威政府的追诉,被控涉猥亵罪,在2017年4月逃离印尼。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助理教授奥斯曼日前在新加坡今日报(Today)撰文指出,很多印尼政治人物为寻求FPI支持,都前往沙乌地阿拉伯拜访哈比比利奇,可见“212运动”在政治上的影响力。

要求撤销哈比比利奇印尼公民身分的连署指出,解散FPI不够,因为他会用其他名称再成立新团体,做一样的事,他是危险人物,与伊斯兰国有关,必须撤销他的公民资格。发起人希望获得15万人连署,已有近8万人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