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2019年终关税收入超指标 国内工业生产指数依然疲软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财政部称2019年终关税收入超指标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2日

5acea37154af921a364d83ce96b32279.jpeg

财政部预算总局局长阿斯科拉尼(Askolani)。

【投资者日报雅加达1月2日讯】财政部确保截至2019年12月31日晚的2019年关税收入已经超过2019年国家收支预算(APBN)指定的指标208.8兆盾。而税收收入则还在继续计算,但仅占指标1577兆盾的72%左右。

财政部预算总局局长阿斯科拉尼(Askolani)称,截至2019年终,所有财政部区域办事处都继续更新国家收入方面的数据,无论是税收,关税,或者是非税务国家收入(PNBP)。财政部总局对国家收入也在进行同样的事宜。

阿斯科拉尼于12月31日在雅加达,财政部总部年终会议后称,“至于税收收入的数字要等稍后,而关税收入则已超指标。”

在另外的场合里,财政部关税总局局长赫鲁(Heru Pambudi)确认关税收入落实已经比2019年国家收支预算中设定的指标超过100%。

他说,该超越指标的关税收入落实由烟草和饮料消费税部门所贡献,两者都超过指标。遏制非法香烟和饮料的努力也推动了香烟和饮料消费税的业绩。

与此同时,今年的关税收入指标为221.9兆盾,或比2019年关税收入落实展望增长7.9%。赫鲁坦言,对达到该指标表乐观。

财政部税务总局潜在的合规和税收主管Yon Arsal称,税收收入已经占国家收支预算指标的72%以上,只不过其确定的数字还在计算至晚上零时。

尽管如此,他不愿说出2019年税收收入的确定数字。实际上,税收收入落实才占指标1577兆盾的72.01%,达1136.17兆盾,或仍缺少441.39兆盾。(印尼商报)

印交所指数走弱

国内工业生产指数依然疲软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3日

【本报讯】在2019年印尼通胀数据公布后,印尼证券交易所(BEI)大盘指数于2020年第一个交易日收盘走弱。

印交所指数(IHSG)当天在6283.58点收盘,报跌15.96点,跌幅0.25%。LQ45指数也连带走弱,下跌2.86点,跌幅0.28点,收盘报1011.62点。

5643ebd2a6bba82e9d74051a75511da9.jpeg

证券分析师Nafan Aji Guata。

证券分析师Nafan Aji Guata解释说:“这次公布的通胀指数低于了分析师界的预测结果。目前印尼国内工业生产指数PMI仍然低于50,这表明印尼工业生产还处于疲软状态。”

中央统计局(BPS)公布的 2019 整 年 通 胀 率 为2.72%,这是自1999年以来通胀率最低的一年。印交所在2020年第一天开市时高开走强,而一小时后变便开始走软低于开盘价,最后报跌收盘。印交所指数(IHSG)当天收盘时,外资交易额(外国购买净额)达到了1702.6亿印尼盾。

当天证券交易量达到371868笔,总交易额4.17万亿印尼盾。其中上涨股票有164支,下跌股票为246支,其余157支股票市值并没有变动。

同时,亚洲区域其他证券交易市场都有所上涨。香港恒生指数上涨353.77点 至 28543.52 点 ,涨 幅1.25%;海峡时报指数上涨29.17 点至 3252 点,涨幅0.91%。(国际日报平易)

政府开放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 

2025年将达不到45GW指标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2日

【Kontan雅加达讯】根据国家能源公众计划(RUEN),政府定下2025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产量达到45千兆瓦(GW)的指标,将难以达到。

基本服务改革研究所(IESR)报导,最近5年来(2015年至2019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所增加的产量,比2010年至2014年的实际增加产量更低,今年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仅增加385兆瓦(MW)。

f604ae0850204cc2ce4d7a1a8b5439e7.jpegf604ae0850204cc2ce4d7a1a8b5439e7.jpeg

法比.都米瓦(Fabby Tumiwa)。

基本服务改革研究所主任法比.都米瓦(Fabby Tumiwa)阐明,加快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障碍之一,是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工程的财力不足。

他记载,自实施2017年第50号能源与矿物资源部长(ESDM)条例,有关使用可再生能源之后,几乎没有新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工程。

2017年至2018年期间,从已达成的电力买卖协议(PPA)的75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工程,其中大部分工程已自2017年之前做好准备。“有27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工程还未完成财务结算(financial close),因面对财政能力难题。”

印尼太阳能业协会(AESI)秘书长阿利雅.雷沙菲迪(Arya Rezavidi)赞同基本服务改革研究所的表白。他声称,如果根据目前的条例,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难以发展,即2017年第50号能源与矿物资源部长条例,定下2025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达到23%的指标,也难以达致。

“预期的产能已能够想象到,如果仍似目前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经营管理方法,有可能至2025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仅达到14%至15%。”

阿利雅认为,2017年第50号能源与矿物资源部长条例还未偏向投资者,因此,造成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工程停滞。举例,太阳能发电站(PLTS)生产的电力购价,最高是该地区发电站的运营成本(BPP)的85%。“这导致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投资,主要是太阳能发电站失去吸引力。因大部分的化石(fosil)发电站已很低,尤其是太阳能发电站只获得85%,当然没有利润可图。”

印尼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民众协会总主席苏尔雅.达尔玛(Surya Darma)指出,政府和相关者有许多必须解决的问题,才能使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能快速发展。“倘若以目前的情况,为达到至2025年定下45千兆瓦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电力生产指标就太沉重了。”(印尼商报)

ab0fb394ac9d7110d4c480d8890a00df.jpeg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