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苏西时代龙虾政策的缺失 一刀切的政策导致走私猖獗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近几天,前海洋与渔业部长苏茜.普齐雅斯杜蒂对现任海洋与渔业部(KKP)部长艾迪.帕拉波沃(Edhy Prabowo)展开了连续不断的攻击,她说出口到越南的成年珍珠龙虾,一只大概1.2-1.4千克,每千克价格可以卖到500万印尼盾,而出口的龙虾苗,一条才出售13.9万印尼盾,难道30倍的差距,不能让我们等到龙虾长大再出口吗?


苏西手持龙虾。



越南环境不适合龙虾繁殖,他们需要从印尼进口龙虾苗,并进行培育,因此越南龙虾养殖商对印尼龙虾苗有较高的需求,艾迪.帕拉波沃计划,将再度打开此前被前任海洋与渔业部长苏茜禁止的龙虾苗出口渠道,但会采用配额制度,使出口数量受控。


苏西在网络上的言论,实施龙虾苗出口禁令,是政府设法保护印尼水域的生物种类持续性,一并通过价值更高的龙虾出口,提高经济价值很快引起大量网友的拥趸。特别是“别导致我国公民要吃龙虾则必须先进口,此外如果龙虾苗持续不断被开发,担心龙虾能从我国水域灭绝这句话更加引起网友的群情激愤,纷纷指责现任艾迪部长破坏了苏西的政策,导致国家财政损失和渔民的利益,甚至把矛头对准了海事与投资统筹部长卢虎,指责他为渔业黑帮。


苏西在印尼有很高的知名度,她曾经下令击沉国外的非法渔船,获得了网友的高度认同,但是,她在渔民的眼中,却完全是另外的形象。印尼渔民生活仍然处于贫困状态,贫困人口高达3100万人,渔民分布在3216个乡镇,教育水平多在小学以下,超过70%的渔民月平均收入为230万盾,同时面临各种难题,例如捕鱼工具比较差、缺少海鲜冷库等等。


印尼常见的海边渔民住宅。


渔民捕捞作业。


苏西在2015年颁布第1号海洋与渔业部长条例,接来下修改成禁止捕捉或者是出口龙虾、螃蟹和梭子蟹(rajungan)的2016年第56号海洋与渔业部长条例,引起渔民的群情激愤,纷纷走向雅加达进行抗议,甚至一度闹到佐科威总统不得不亲自接待示威的渔民代表。根据这个条例,渔民不能使用成本较低的密度较大的渔网进行捕捞作业,同时也不能捕捞龙虾、螃蟹和梭子蟹的幼苗,给生计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不少人退出了渔业行业,生活毫无着落,这样也导致了整个渔业的产业链遭到了破坏。


渔民抗议苏西部长政策。


渔民要求佐科威炒掉苏西职务。


佐科威接见抗议苏西的渔民代表。


不仅渔民,就连一些渔业公司,也遭受了严重的业务影响,例如Toba Surimi Industries公司总经理景德拉.达尔迪(Tardy)解释说,自2015年第1号海洋与渔业部长条例发布后,Toba Surimi Industries公司停止软壳蟹出口活动,该条例为保护大自然可持续性和提高附加价值,已限制特定尺寸的龙虾、螃蟹和梭子蟹的出口。“当时,公司的软壳蟹销售额,每月达到100万美元,突然被禁止,事实上,出口有很大的潜力,市场需求也提高,可惜被禁止,为此,我们迫不得已停止出口。”


为此,艾迪承诺,海洋与渔业部采取措施之前,将与相关者进行双边沟通。“包括龙虾苗出口事宜,我们将听取利益相关者的意见。”


苏西的经济账,表面看,成年龙虾的销售价格与幼苗的销售价格差别巨大,这个计算结果,小编认为,不需要高高在上的部长大人来提醒,渔民的教育水平不高,但是不至于连30倍的差价都不懂得。


但是受困于印尼的渔业现实,整个行业的产业链并不完整,基础设施也非常不完善,捕捞的成年龙虾的数量不多,其销售不足于养活渔民一家。渔民面临的问题是非常现实的生计问题,而不是虚无缥缈的把一只龙虾卖到越南,挣得500万印尼盾。部长大人眼中的利润,却是压倒贫困渔民身上的巨石。


苏西颁布禁止龙虾出口令后,出现了非法走私龙虾的现象。


根据印尼海洋渔业部渔产安全、质量控制和渔产验疫(BKIPM)的统计,2018年非法龙虾交易数量达22.69亿,价值3758亿印尼盾,其中包括22.62亿尾龙虾幼苗和443枚龙虾卵和6004尾未达到出口标准尺寸的龙虾。该统计表明,在龙虾行业中,走私活动已经机构化、系统化和规模化,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几乎与毒品走私一样严重。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印尼的龙虾潜力巨大,渔民和养殖者铤而走险走私龙虾从中获得利益,因此,印尼需要制定将非法贸易降低至最低的政策,从而促进龙虾行业产业化发展(从龙虾卵到成年龙虾)。


一揽子政策


2016年印尼渔业部颁布了关于捕捞或者销售龙虾、螃蟹和梭子蟹(Rajungan)的第56号政府法令,但是该法令除了被认为保护了海产品的繁殖,另一方面给渔民造成了干扰,导致了印尼渔民无法开展捕捞作业,渔业产业链也受到了影响,不少渔民生计无法维持,最终走上了雅加达街头,举行了多场针对时任渔业部长苏西的示威。


如果一项政策,给渔业企业和渔民造成生计困难,那么明显是有不对的地方,更何况该政策造成大规模的走私活动,给国家造成了经济损失。印尼渔业产业需要一揽子的政策,来培植完成的龙虾产业链和照顾渔民的生计,而不是简单的一道法令,一刀切的命令停止使用某种捕捞工具或者禁止某种海产品出口。


印尼海洋渔业部的制定的政策,并没有完整的考虑到国家与行业现状,政策颁布后,渔民和养殖业为了生存,铤而走险,成为走私网络的一部分,给国家外汇造成损失之外,政策也得不到落实,达不到政策制定者的目的,沦落成一张无法执行的白纸,这就需要对该法令进行反思了。


印尼海洋渔业部需要深入思考并采取行动解决龙虾问题,它涉及到许多渔民的生计,许多渔民和龙虾养殖者的家计生活都依靠它。印尼存在龙虾走私现象,即渔业黑帮,但是无需为了杀死一只老鼠,而把整个粮仓都焚烧掉,苏西的法令颁布后,印尼龙虾行业受到了重创,例如在龙目岛的孟买湾(Teluk Lombok Bumbang )和埃卡斯湾(Teluk Ekas)许多渔民不能进行捕捞作业,工作都丢了,生计非常困难。不能因为禁止出口龙虾幼苗或者龙虾卵,而毁掉了整个龙虾的养殖业,也不是印尼政府的对国家的治理改革的目的,但是第56号渔业部法令,却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现在到了必须回顾苏西政策的时候了,让龙虾养殖业成为印尼的一个能够吸收劳动力、推动国家经济发展并能够巩固印尼作为世界龙虾生产大国的一个行业,对龙虾的政策,要注重这条捕捞养殖产业链,给养殖者者和渔民友好的从业环境,保证该政策落实有效,行业发展可以预测,可以持续性发展的一项政策。


龙虾行业的可持续性发展


小编觉得印尼政府应该从下面几个方面着手,第一、对海洋中成年龙虾的捕捞潜力进行评估,第二、加强龙虾养殖业,第三、做大做强龙虾市场,培养印尼龙虾品牌,第四、加强龙虾卵的孵化场,第五,重新评估当前龙虾的治理政策。


印尼海洋渔业部应该从真实的的数据着手来制作政策,培养整个龙虾产业,例如对龙虾鱼卵、幼苗、成年龙虾的数量进行评估,而不是拍脑瓜假设龙虾不能养殖、龙虾种群竞争压力大、成活率低下来制定政策。


有了龙虾数据库后,要培养龙虾养殖行业,在市场上允许有龙虾鱼卵、龙虾幼苗和成年龙虾的销售点,让龙虾成长的各个阶段都可以让渔民参与,这样也可以给国家创造就业机会,并促进经济的发展。


因此,有必要建立全民渔业的经济体系,让龙虾业务不再由一两个企业垄断,龙虾市场面对本地与国际市场开放,培养上下游的产业,例如饭店和餐馆是龙虾养殖业的市场,而龙虾养殖业又是龙虾幼苗和卵种渔民的市场。


现在印尼龙虾卵走私严重,因为在本地销售面临严重的障碍,但也说明该行业非常有利可图,如果培养这个行业,并且把利润留给渔民,那比一刀切严禁捕捞幼苗明显明智很多,因此允许本地幼苗销售,停止出口海外幼苗,发展孵化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对当前面临崩溃的龙虾行业和生计困难的渔民来讲,毫无疑问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


所以当前最重要的是对苏西时期的龙虾政策全面评估,毕竟制定该政策的目的不是为了伤害渔民,更不是把他们逼上绝路,使其成为非法走私龙虾网络的一部分。对国内开放市场,让渔民、龙虾鱼卵贸易商、幼苗贸易商、养殖户、成年龙虾贸易商都能够分享龙虾生意的甜头,对国外出口成年龙虾,这不就是印尼政府和渔民期望的吗?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点击右上角可分享到朋友圈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