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邦加大件事 百年名校槟中昨日举行落成典礼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讲一下印尼百年华校艰难复办的故事

邦加勿里洞(Bangka Belitung)省会槟港(Pangkal Pinang)的市长Maulan Aklil,在官邸(旧称大王屋)设宴接待来自雅加达及国外的槟中校友,大家一起唱感恩之歌,他发言点赞校友爱国爱乡,为家乡文化教育事业作出奉献。

加槟港槟中槟小是个有112年历史的光荣传统华校,由辛亥革命功臣前光复会、同盟会及国民党领导人李燮和兴建的,目的是唤起华社学习中华文化,宣传推翻满清政府的民主革命思想。该校在中国革命成功之前,已经很红,师生中不乏具有进步思想的爱国者。


槟中槟小也培育了遍布印尼与世界各地,尤其两岸三地的很多社会有用人才,或企业家,或科技工作者、教育阵线的精英、医疗专家及干部等,人才辈出。


1965年因为苏哈托的倒行逆施,取缔华文教育,学校被封闭,产权被没收挪用为政府机关。


前几年,眼看各地百年知名华校,大多数已告重建,而邦加槟港,连北部城镇烈港都不如,好多槟中校友非常着急与失落。已步入耄耋之龄的校友们,感到时光荏苒,时不我予,重建槟中成为人们统一的意志及迫切的心愿。


怎样实现这个人生的最后理想,一时感到前路茫茫,亚历山大,也经历了一些弯路。


当时有人提出不符合实际的想法,就是跟官府要回学校的旧址,与虎皮不可为;也有人提出希望有人捐出土地,体现善心,邦加土地昂贵,此举谈何易?派到邦加探路的校友们,失望而归。


记得香港一位资深校友周新,他曾经与资深校友刘运妹(小村姑)讨论过,得知她和培育学校基金会的领导人曾经提议,也达成共识,两方可以合作。


当时,烈华学校已经重建,是在Setia BUDI小学校址的基础上,实现烈华学校重建的。于是他就和刘运妹、培育学校基金会的领导郭文平,尤其凌贝利总主席建议,大家是不是可以借鉴模仿烈华学校的经验,是不是可以在培育学校那里复制。


很万幸,凌贝利总主席明察形势,他和校友会开了很多次会,终于做了战略决定,走与培育学校合作的捷径,不必为找地方而伤筋动骨,也避免了申请教育机构准字旷日时久的繁琐与不确定性。


于是,他们将精力,集中在展开募捐,筹集建筑装修资金这方面,而且凭借凌贝利总主席在印尼华商总会领导层多年积淀的人脉与号召力,除了国内外的校友的热心捐赠,也成功发动印尼华社好多非邦加籍领袖及企业家,慷慨解囊,巨资的投入,作用显著。


为了达成合作协议,郭文平也多次前往好雅加达与校友会商量,经历一段时间的施工兴建,现在,槟中终于重建,两方得益,培育学校办高中的计划提前实现。人们心头上的大石终于落地。恭喜邦加槟中槟小校友的理想实现!新槟中培育学校加油!


槟港市市长Maulan Aklil致辞,给了很多鼓励及赞赏。


落成典礼11月1日在邦加槟港松沙地忠义堂隆重举行,来自两岸三地、澳洲、美国及雅加达等地的老校友们出席。


旅雅槟中校友会的半边天领导人、吴前(右一)、叶暖英(右二)2位企业家,与几位资深校友大姐也应邀出席。


邦加岛槟港市槟中培育学校

11月1日举行落成典礼

POSTED ON 11/02/2019

 BY 和平日报

槟港市长等官员、培育学校领导与邦加社团及外地校友会领袖剪彩。


和平日报,10月2日,印尼邦加岛槟港市槟中培育学校昨天(周五)11月1日举行落成典礼,槟港市市长Maulan Aklil在槟港培育基金会理事和贵宾们的见证下举行剪彩开幕落成典礼。


印尼邦加岛槟港市培育学校基金会主席 伟里(Wery Chin)表示,五年前已经计划建设槟中学校,只是被延迟了,经过多次谈判,最后学校终于建设成功,今天举行落成典礼。


槟中培育学校的建立是因为在它背后有慈心的赞助者和无数校友们的热情付出作出了贡献,使在建设中能够顺利的进行。


伟里在祈祷上道:“今天是槟中培育学校新的一页,是华族和校友的纪念品,希望这一刻能够在他们的生活中留下美好的回忆。”


他透露,培育学校的基准强调基于的专业精神,这所培育学院的确是由华裔建立的,可是上学的学生中有多达20%是穆斯林。


“这是一所存异求同 ( Bhineka Tunggal Ika )的学校,我们为这所学校感到自豪,因为该学校有6种不同的宗教,即伊斯兰教,孔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和佛教 。”


“邦加槟港培育学校的学生和教育者都来自五种不同的宗教,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为所有学生提供选择和学习他们的信仰,各自的信仰在这所学校里得到同等的待遇,“伟里说。(雨林编辑)


北京印尼归侨联谊会会长、北京印尼邦加勿里洞侨友会会长叶小平,在新落成的邦加槟港培育槟中学校捐款的人名墙前留影。


邦加华社领袖(左一、二)与旅雅邦加烈华校友会辅导赖科桦(木荣)(左三)、香港邦加侨友会监事长李丽娟(左四)、邦加华社领袖彭瑞孟、雅加达华社领袖唐昌明(右四)、邦加华社领袖(右三)、培育学校基金会领导郭文平(右一)。


副总主席郑巧珠与香港邦加华文学校校友会常务副会长曾观玉等来宾。


来自雅加达的校友会负责人及邦加华社精英合影。


上世纪六十年代槟中被封闭时,这些大姐们尚未成年的初中及小学生,现在已是夕阳红了。


律师事务所送的庆贺花牌。


香港邦加侨友会的贺词。


当年孜孜不倦与大家一起努力落实槟中重建计划的已故前槟中资深教师、旅雅槟中校友会名誉会长陈应求老师的家族,送来的庆贺花牌。家人也是了却陈老师的心愿,希望他泉下有知也感欣慰。


积极出钱出力的几位旅雅槟中校友会领导人。左至右:陈应求名誉会长(今年辞世,没等到重建完成)、凌贝利总主席,拍板决定重建及成功向印尼华社大佬募捐的关键人物、郑巧珠副总主席、伍石治部长。


槟中重建规划图。


专程由厦门赴会的槟中资深校友、厦门印尼归侨侨友会负责人谢美莲大姐(右二),抽空去槟港著名的燕窝海参土特产及传统食品专门店Toko LCK,看望老友店主温圆雪(右一)。


几年前的一次集会,旅雅槟中校友会的干部,做出了与原先的槟港松沙地分校,即现今的槟港培育学校采用借鸡生蛋方式重建槟中的决定,也决定发动校友及印尼华社领袖募捐。 


培育学校基金会领导人郭文平(右)与相关工作人员视察工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