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疫情下的悲与喜 财阀葬礼无人出席 华裔女自制口罩送人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富甲一方的华裔富豪

全家多人感染


是几近扭曲的社会,一位三宝垄(Semarang)知名的华裔富豪,在3个地方,拥有大片土地,财产多的难以计数,但他们一家很不幸,都感染上新冠病毒,富豪自己已经病故,妻子也是染病住院,孩子高烧住进急救病房。


社交网络的作者哀叹:悲催!有钱有什么用呢…….


其葬礼之冷清也令人感叹,有不少人送哀悼花牌,摆满了灵堂,足以证明他富甲一方,社会关系那么庞大,但却无人出席。


别说人情冷暖,其实不为别的,人们都害怕感染新冠病毒,这是人性所在。


轻敌损失时间


在印尼,更令人悲切的时候,它已损失了最好的治疗及隔离的时机。


新冠肺炎从一开始被轻视,民众误信卫生部长的提示,“印尼因为经常祈祷,上苍会庇护我们,印尼不会发生……”,在疫情飞速发展的情况下,到幡然大悟,到恐慌,这个时间点很短促,但已酿成大祸。


社交网站上经常看到街上的死人,有的是Gojek快递摩托车手,突然不支倒在地上死亡,恐慌一直在蔓延…..连墓园的工作人员与掘墓工人,都不见踪影,害怕被传染而溜之大吉。


千岛日报



重复的谎话


一波未平,又见一波。昨天,统筹海事与投资部长鲁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说,新型冠状病毒不适合存活在印尼天气中。这种病毒不能在炎热的天气里存活猖獗。


卫生部长的笑话还没有消除影响,难以置信的,这位佐科威的重臣,却又口出妄言,究竟你们这帮官老爷,要把印尼领到哪里去?不是无知,就是卑鄙无耻。


雅加达街上屡见死者



西加里曼丹省长 Sutarmidji提醒市民,世界各地武汉、意大利及菲律宾已经封村,街上空无一人,但坤甸仍然熙熙攘攘,很不对头。


印度及尼泊尔,对付不听劝阻而外出与聚集的刁民,就是用棍鞭说话。


中央与雅京不同步


现在COVID 19(新冠病毒)的确已被视为洪水猛兽,是所有电视及媒体、社交网站出现最多的词汇。与此同时,新的名词,借助英文的Karantina(隔离quarantine)、Sosial distacing、lockdown等,也应运而生,乐此不疲。


印尼的大街小巷,满街都见到控管人员撒药水,驱赶人群,虽然不像印度用棍鞭击打不听话的刁民,菲律宾警方可以射杀不听劝阻的人群,印尼也是出动无人机监控驱赶,警察的摩托车与警车,不断沿着大街小巷广播。省长、市长及县长,都亲自出动,声嘶力竭呼喊大家必须采取社交隔离措施。


毫无疑问,雅加达已经成为重灾区,但围绕封城与否,总统与省长阿尼斯还各执一词,没有达到共识,这里面是否属于政治斗争还是什么?这几天阿尼斯又和卫生部长扛上,强烈要求雅加达实施大规模社区隔离措施。到底是不是他为雅加达出现灾难性疫情,导致死亡数量巨大而甩锅中央政府,还是什么?


3月8日时的雅加达疫情形势图,说明疫情分布很广。(Kumpara.com图片)


邦加沙横甲必丹后裔

刘家阿妹自制口罩送人


完悲的一面,也讲一下积极面的事情吧。一位加必丹的后裔,邦加沙横的阿妹(Linda),她曾经在雅加达打过工,几年前回到沙横嫁人,以开发廊为生,虽然没有了大都市生活的多姿多彩,当地水静河飞的,一开始也不习惯,不过洗净铅华的结果,也喜欢上这里的人情味与安详的生活,毕竟是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


沙横在邦加南部,人口稀少,空气清新,原来也是没有疫情,但前几天,县长突然召开记者招待会,郑重宣布该县进入防疫时期。


事因有位华裔牧师,72岁高龄,3月26日在沙横私人医院病逝,因为他是牧师,接触人多,官方将与他亲密接触的38人,加以强制隔离。


其实,牧师儿子说,老父亲得病后,他们已经觉得不妙,就在家自我隔离,甚至连父亲的葬礼都不出席。但警方为安全起见,包围了其家,围上护栏胶带,把人带走集中隔离。


其中,有位儿子是牧师的助手的家庭,母亲本身就有糖尿病等,不久也突然发病过世了,是不是因牧师传播的病毒造成的?这样推测,令街上的华人人人自危。


现在口罩价高难买,阿妹见状,觉得不如自制口罩,免费送人,尤其那些生活困难的友族人士,充满展现爱心。且不论此口罩是否能抵御病毒,但其动机可嘉,所以当地的社交媒体,也大量转载她的事迹。


如何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1

保持手卫生。咳嗽、饭前便后、接触或者处理动物粪便后,要用流水洗手,或者使用含有酒精成分的免洗洗手液。

2

保持室内空气流畅。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所和人流集中的地方,必要时请佩戴口罩。

3

咳嗽和打喷嚏时用纸巾或者屈肘遮掩口鼻,防治飞沫传播。不要打完喷嚏后揉眼睛或接触粘膜部位。

4

良好的安全饮食习惯。处理生食和熟食的切菜板及刀具分开,做饭时彻底煮熟肉类和蛋类。

了解如何做好防护措施● 关注我们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