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鼓噪新疆问题的 却导演圣诞节及巴布亚的不安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12月21日,GPI到中国大使馆示威,焚烧旧轮胎烟熏大使馆。


一些穆斯林组织头目,声嘶力竭点攻击中国,动员其成员围攻大使馆。


号观点:印尼是一个很神奇的国家,圣诞节刚刚过,印尼中央政府和军警,庆幸没有发生针对基督教天主教的恐怖袭击,其实他们也深知,社会存在严重的宗教歧视,不但表现在极端教派一方,而且普通老百姓,是根深蒂固的。


土耳其人来干嘛

但是很奇葩的事,圣诞节刚刚过,一些穆斯林团体,就急不可待的在中国大使馆前面示威,对所谓的新疆问题,摇旗呐喊鼓噪。


有消息指出,圣诞节前,一位土耳其人,自称是出生于新疆维吾尔家族的第三代人(土耳其出生),也是东突分子头目,秘密窜到印尼,见了很多宗教团体及政客,号称是来为新疆问题说项的,其实是导演了这出丑剧。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正因为印尼社会中,存在着梦想实现哈里发建国的教派群体,加上有些宗教团体,即便是温和的世俗化教派或群体,也是没有原则的来者不拒,往往助长了像FUI, GNPF MUI, Parmusi, Bang Japar, PPMI, PA 212(含FPI成员)及GMJ等团体,12月27日到中国大使馆去示威,而12月21日有个GPI(印尼穆斯林青年运动)在中国大使馆示威,还放烟火去熏建筑物,不可思议的,连警察也由之任之,也许因为都是同一宗教,摸不开脸面。

本身宗教歧视严重

众所周知,印尼虽然是伊斯兰教主流社会,穆斯林人口占80%,但在东部地区马鲁古、苏拉威西及东西努沙登加拉、苏门答腊西部、北部的峇达族地区,有很多基督徒与天主教徒,而雅加达、万隆及泗水等大城市,该基督天主教徒亦不少。


名义上,印尼是多元化的国家,各族各宗教都是平等的,世俗化的伊斯兰教派NU、Muhamaddya及当局,都呼吁对非穆斯林教徒庆祝圣诞节加以尊重,但往往一到圣诞节,就会出现排斥乃至禁止庆祝的噪音与行动,令基督教徒及天主教徒倍感被敌视压迫,过节期间原本是欢乐安详的日子,却神经高度紧张,担心搞不好在做圣诞弥撒时出事,深感惶惶不可终日,不敢前往教堂。


巴布亚的人权状况也是不遑多让,非穆斯林受到挤压的情况迟迟不能改善,令分离势力找到了支持者,壮大了队伍,骚乱及暴动经常发生。


记得一位在雅加达摆小摊的马鲁古安汶籍基督徒小贩,曾神情凝重地对我们说,他就是在安汶暴动时,被穆斯林驱赶,才被迫离乡别井流落雅加达的。


看来号称多元社会的印尼,宗教与族群歧视仍然非常严重,而且有更加难以控制的趋势。

名嘴Seregal痛斥极端势力渗透教育系统,培养他们的精英,印尼将面临分裂和内战。

极端思维急速传播

树欲静而风不止,思想问题不解决,动乱还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据知,根源在于阿拉伯的哈里发思潮,已经在印尼广为传播,遗毒难除。要解决恐袭隐患,当局该加强对极端思维的扫地出门的措施,不能有丝毫的懈怠。这也考验佐科威的治国能力,是否该断应断?


2015年印尼观察组织的统计:执迷于宗教狂热的国家排名表上,印尼得分95%而名列第三。(鸣谢读者徐会长提供)


特别是,他们有计划、有组织地占据教育系统,从小学到大学,精心培养极端思维的追随者精英队伍,有理论,有分工合作,这些人形成一个特别大的培训网罩,禁锢人们的思想,使之失去良知,对不顺从者,对不同宗教及观念者,诉诸于暴力,打造类似中东基地组织及哈里发那样暴力统治世界,国家危机四伏,随时有可能成为中东国家分裂打内战的情况。


苏北省地方议会,公然违背班渣西拉建国原则,贴出公示,禁止华人讲华语,这完全是歧视行径。

小结:

更令人恶心的是,这些极端教派如此霸凌及歧视其他宗教信众,却喋喋不休炒作中国新疆所谓宗教打压问题,一来他们没去过新疆,不是眼见为实;二来他们本身却在印尼大搞歧视宗教歧视,如此不折不扣的双重标准,岂非贻笑大方?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