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鼠年要问印尼华裔 歧视根深蒂固 你快乐吗?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团团圆圆 过新年




印尼友族网民美女制作的祝福华人除夕早安贴图,称第二天的年初一拜年红包来到。


印尼及马来西亚原住民与华人的文化互动,有利于促进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增强国家实力,提高国际地位。



图就是上次制造炸弹计划,要炸华人商场的大学教授,现在被捕了,等待法院审判。这亦说明,反华仇华意识仍然是印尼主流社会中,是一支不可低估的暗涌。


有印尼视频的消息说,这是一个政治集团筹划的阴谋,意图很明显,让华人投资者在印尼感到恐惧不安,于是离开,至于有没有非常不愿意华裔财团与他们竞争的印尼原住民财阀,暗中支持这些人,也很难说。


的确如此下去,很难保证会不会使一些华裔财团,良禽择木而栖,不排除将企业全数外迁,正如嘉里集团的老板郭鹤年,早年在马来西亚贡献良多却不被待见,最后被迫将生意转移至香港那样。

鼠年要问印尼华人,

你快乐吗?


印尼歌手为迎接春节,穿上鲜红的喜庆服装与旗袍,大唱香港拜年粤语歌曲《财神到》,他们的文艺表演能力超群,受到华人的赞许。但是,印尼社会也有不和谐的针对华人的歧视及敌意,华人的不快与压抑心情,不是听听几个欢庆的歌声,可以消除的。


其次,想介绍印尼最近一起骚扰华人投资者的事件,也是令人发指。

 

印尼视角群的华人H先生披露,雅加达几日前一些“民众”集结,打着横额示威反对建电影院,称这是有利于华人老板牟利,故强烈反对,闹得漫天风雨。

 

结果隔天警方精准出击,一举将涉事者团伙抓捕。

 

对此,H先生有一个很到位的评论。


印尼最敢言的网络媒体Tirto,披露该事件的真相。


他说,警方定性,破获的黑社会组织,是打着表达宗教族群诉求闹事,犯下骚扰及勒索罪。

 

H先生认为,对于有企业要投资电影院,同样是印尼公民, 企业家有权利在任何地方建立企业,只要政府批准了就可以了,哪里轮到民间组织来参与政府的事情。

 

他说,又来了一个见钱眼开的神经病, 想要勒索华人, 但也被抓了。

 

这样的事情,说穿了就是为了钱, 像极了美国黑社会勒索唐人街华人要保护费一样。

 

这个组织以宗教为名誉, 说是建电影院会影响并骚扰到他们的宗教信仰,若是建电影院的华人给钱, 那么他们就不会闹事了。

 

H先生称,这样组织在印尼多了去了。都是为了钱而已。现在可好了,被抓了啰。


还这个组织那个组织的, 还借用宗教信仰来说事, 说穿了就是无业游民,不务正业,不愿意劳动,想要不劳而获而已。


印尼在华留学生在中国演绎印尼音乐歌舞,推动文化交流。这些知华派的形成,毫无疑问会化解印尼原住民对中国的误会,以及改善华人的处境。


因为超龄从国警总长职位退下,新任内政部长的迪托(Titto),任内治警有功。


小编记得,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雅加达这些大城市,华社里头还残存华人黑社会帮派,或者某些组织行为介乎黑社会的团伙,如洪门,还有这个武馆,那个醒狮会,碰到印尼原住民黑帮的骚扰,华人会请这些华人社团头目出头摆平,结果很有效。

 

当然,社会变迁,随着华人帮派人员的凋零,华社中很少有这种组织了。要找这些人出头,也非良策。

 

现在讲究法治,还是警方给力。说实话,佐科威破格提拔的前国警总长迪托(Titto)治理下,警队的战力大增,虽然贪腐文化及黑警仍然未能悉数清除,但执法程序及力度上有进步,上述迅速破案,有力地保护投资者的情况,就是一个明证。

 

印尼地大物博,跨越几百个族群,宗教文化也千姿百态,政治及社会情况复杂,真的江湖水深,中国投资者应该看到这点。

 

但我们还是要期待,也要点赞印尼投资环境的一点一滴的进步。在佐科威总统为代表的进步力量带领下,明天会更好!


下文转载印尼和平日报的文章,恰恰也反映了印尼这个社会现实,令人汗颜,故特别加以推荐。

成为印尼华裔

2020-01-24

和平日报, 1月24日,印度尼西亚这个年轻的国家甚至不到100岁。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生活在该国的成千上万的不同种族对他们的印度尼西亚身份毫无疑问。

 

但是,有一个例外。印尼心理文化协会(KPI)进行的这项调查发现,华裔印尼人不同意这一观点。

 

据该协会称,这可能是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其中包括一些人经历过创伤性事件,例如1998年针对中国人后裔的暴动,以及该组织长期面临的歧视性待遇。


最近发生的事件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华裔印尼人要自信地说 “是的,我是100%的印尼人,对此毫无疑问。”。

 

1月中旬,东爪哇省泗水的一个街道成为头条新闻。Lakarsantri 区 Bangkingan 街道的社区单位的官员散发了一封信,称将向“非本地居民”收取双倍的费用,如果邻居希望在该国居住和经营,则必须支付两倍的费用。除了一次性费用外,非准土著居民还必须向社区单位支付月费。这实际上是针对印尼华裔的。

 

在东雅加达,一群人在Cililitan的一个社区举起横幅,表示反对在附近建造电影院。该组织说,电影院是由“中国人”建造的,并威胁要将任何“中国人”驱逐出该社区。

 

去年年底,华裔印尼歌手兼歌手莫尼格·莫尼(Agnez Mo)在美国接受采访时说,她没有印尼血统,因此遭到印尼网民的批评。


尽管1998年开始了一场改革运动,标志着印尼在政治和社会上的全面变革,但许多华裔印尼人的感受与 Agnez 相同。春节被宣布为国定假日,儒教是六种正式宗教之一,但对族裔的歧视仍然存在。

 

面对这种情况,年轻的华裔印尼人正在大声疾呼反对歧视。去年的选举见证了更多的印尼华裔参加竞选,并赢得了许多胜利。他们无视担心在2017年雅加达种族歧视后的选举中,印尼华裔将从政治中撤出,该选举将印尼华裔钟万学 Basuki Tjahaja Purnama视为主要竞争者。

 

在其他领域,越来越多的华裔印尼人担任作家,演员,电影制片人,公务员,律师,社交媒体名人,喜剧演员,新闻工作者,音乐家,民间社会和政治活动家的公共角色。在未来的几年中,他们可能会扮演更多的角色。

 

春节到来时,风水专家和算命先生将提供他们的预测。尽管跌宕起伏,但印尼华人和所谓的“本地”印尼人并存多年,这表明一个国家可能会有光明而团结的未来。鼠年快乐。(雨林编辑 ,来源:雅加达邮报)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