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印党员批评母校授勋佐科威 公子加入牛头党谋从政有争议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Andre批评Trisakti大学

授予佐科威“改革之子”荣誉

2019年9月24日

(安打拉通讯社雅加达讯)兼任大印尼运动党的Trisakti校友Andre Rosiade,批评母校授予佐科维总统“改革之子”荣誉称号。

 

Trisakti 大学2001年届学生会会长Andre,9月22日在雅加达对记者表示:“我拒绝Trisakti大学校方要授予佐科维总统‘改革之子’称号。

 

事缘佐科维总统迄今仍未兑现承诺,彻底追查1998年5月12日事件,他是改革成果享用者,切勿成改革的出卖者。”

 

此前,在社交媒体盛传,由该校校长Ali Ghufron,于今年9月12日签署,载于Trisakti大学标志信笺的列339/AK.15.USAKTI/R/IX/2019号信息,阐明欲授予佐科维总统‘改革之子’荣誉的决定。

 

该决定书中阐明,鉴于Trisakti大学于今年2月9日,针对佐科维总统发布的Trisakti校友宣言精神,及欢庆今年第54周年校庆环节中,将为佐科维总统授予“改革之子”称号。

 

授予该荣誉,是基于佐科维总统,为成功实现1998年5月12日,在Trisakti校园内启蒙的改革运动所作的贡献和卓越业绩而授予的。(千岛日报 简明)


梭罗斗争民主党

仅推举一对组合角逐正副市长

非佐科维大公子Gibran

2019年9月24日

(本报综合讯)印尼斗争民主党梭罗市委最终仅推举一对候选人,即布尔诺莫(Achmad Purnomo)-德库(Teguh Prakosa)参加梭罗首长选举,并已于9月23日向党中央理事会提交文件期限完成参选程序。


斗争民主党梭罗市委甄选小组主任布杜特(Putut Gunawan)23日上午在梭罗说,布尔诺莫-德库组合当日已交上登记表格,接着由梭罗市委寄到党中央理事会。他们是唯一参选组合,届时由中央理事会定夺。


布杜特说明,梭罗市委并非开设参选候选人登记,而是内部制定候选人参选。


此前,梭罗市包括Veteran街、Kapten Mulyadi街、Imam Bonjol街等地点出现写明佐科维大公子纪伯伦(Gibran Rakabuming Raka)参加梭罗首长选举的横幅。如今梭罗城管局已将上述横幅摘下。


梭罗城管局社会安宁与公共秩序处处长阿库斯22日受访时表示,不知哪个方面张挂上述不实横幅。若被发现,必将遭到当局责问。


据悉,纪伯伦是自梭罗Slamet Riyadi大学对竞逐2020-2025年梭罗市长的人选进行调查以来,列入了梭罗市长热门候选人名单中。最近,纪伯伦还会晤梭罗市长FX Hadi Rudyatmo,咨询有关角逐梭罗市长所需条件。


除了纪伯伦,外界还传开佐科维之女婿波比(Bobby Nasution)或角逐棉兰市长。而候任副总统马鲁夫•阿敏之女儿Siti Nur Azizah已宣布将角逐南丹格朗市长,副总统卡拉一亲戚Munafri Arifuddin也可能角逐锡江市长。这些因与国家领导有裙带关系而成热门的名单,并被传将以斗争民主党作为其政治座车。


斗争民主党中央理事会助选部主席班庞(Bambang Wuryanto)23日受访时说,无论是明星还是非明星,党中央一律按程序处理候选人,绝不对任何候选人提供特别通道。(小红)


佐科威公子Gibran加入PDIP

是否将步其父亲后尘?

2019年 09月 23日 22:51 PM

佐科威总统与长子吉布兰·拉卡布明(Gibran Rakabuming)。


【点滴新闻网雅加达讯】佐科威总统的长子吉布兰·拉卡布明·拉卡(Gibran Rakabuming Raka)正式注册为斗争民主党(PDIP)党员。吉布兰是否将步其父亲后尘?


众所周知,Gibran已正式注册为PDIP党员。他于周一(9月23日)13:55印尼西部时间访问了PDIP梭罗地方理事会办公室,完成注册是迈向梭罗市长候选人的步骤。这位烹饪企业家的Gibran在等待注册过程之际说,“我的访问顺带领取和填写市长候选人的提名表格。”


 看到Gibran通过PDIP踏入政坛,当然令人想起他父亲第一次参政时的故事。佐科威在2005年参加梭罗市长选举时的步伐,就像他长子一样。当时他是一位家具企业家,自90年代开始创业。那时,佐科威的业务在梭罗已经非常出色,甚至他的出口也遍地开花。(印尼商报)


正式成为PDIP干部

佐科威之子Gibran将参选梭罗市市长

图为佐科威公子吉布兰(Gibran Rakabuming Raka)正式成为斗争民主党(PDIP)干部。


【点滴新闻网梭罗9月23日讯】佐科威公子吉布兰(Gibran Rakabuming Raka)正式成为斗争民主党(PDIP)干部。吉布兰也将参加梭罗市市长候选人。


基伯兰来到梭罗市斗争民主党分区理事会(DPC)办公室。他似乎携带着斗争民主党干部登记证件要提交给党的官员。文件提交后,基伯兰随后要求提供与2020年地方首长选举相关的注册表。


“ 我来到这儿顺便填写市长的提名表格。” 吉布兰周一(9月23日)在等待登记斗争民主党干部的过程中如是说。


可惜梭罗市斗争民主党分区理事会的甄选和招聘团队不在场。因为斗争民主党管理员正在梭罗市地方议会(DPRD)参加活动。

 

吉布兰说,他将遵守一切程序,关于提名他稍后将去甄选团队负责人那儿。吉布兰还表示,他将在另一时间返回以提名市长候选人。


与此同时,有关在分区理事会办公室注册斗争民主党干部,Banjarsari分行管理主席佐科(Joko Santoso)接收注册文件后立即分发会员卡(KTA)给吉布兰。


“由于吉布兰是Banjarsari居民,我是负责制造会员卡的 Banjarsari分行管理员。所以我要迅速把会员卡发给吉布兰。”佐科如是说。

 

他认为,如果在监事会的监督下并获得授权停止调查,那么肃贪会可能会更强大。“因此,不要把肃贪会看作神。我们需要了解一切,我们需要改善某些东西。政府没有努力削弱肃贪会。”这位国军前总司令的穆尔多科如是说道。(印尼商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