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好帮手,不是奴婢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2019年8月18日


湾社会趋向高龄化,当长辈渐渐失去照顾自己的能力,中壮年的子女却需要工作无法亲自照顾长辈,外籍看护便成了解药——让许多家庭在维持经济状况的同时,也有人照顾年迈的父母。

 

S是一名来台超过十年的印尼籍看护,来台以前,印尼的中介就会为她们上课,学习中文与基本的护理,这样一到台湾就能马上进入状况、照顾长者;有的人还会另外学习照顾气切病人所需注意的事项。S总是把自己当成所在家庭的一份子,也会真心对待所照顾的长辈。她前一份工作主要是照顾一位老先生,但三代同堂的家庭里所有的家事也都由她负责,周末未同住的子女回来探望父母,她更是需要煮十几人吃的饭。后来老先生失智,变得有攻击性会打人,她虽然努力避开,还是被打了几次,但她知道老先生是生病了,所以体谅包容。后来老先生过世,她才换到现在的家庭,只要照顾一位独居的老太太,有自己的房间、可以定时祷告,出门也可以把全身包起来只露出脸跟手。但她的朋友与妹妹就没这么幸运了。

 

S的朋友A照顾一位与离婚的中年儿子、二十多岁孙子同住的老先生。老先生的太太与女儿同住在别处,偶尔才会来探望老先生。A被规定不可以把头包住,出门也不可以跟其他同乡交谈,但这些都不是最过分的。第一次是中年的儿子动手非礼她,中介有教,遇到这种状况要先向其他家人反应,无效再告诉中介。于是A跟老太太说,之后中年儿子就安分了。没想到某天A给老先生喂饭的时候,孙子竟然全身赤裸的跑到A面前做不雅的动作,把A吓坏了。虽然在跟其他家人反应后,没有再发生类似的状况,但A还是经常活在恐惧之中。

 

S说,其实近年的政策加上政府的作为,她们获得的对待已经比之前好许多。以前她们来到台湾,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轮转,根本不知道可以换雇主;现在可以向中介反应不良状况,雇主可以挑看护,她们也可以挑雇主。外籍看护工作半年后,政府会派人家访,察看她们的居住环境与生活状况。如果遇到无法处理的问题,还可以拨打1955专线寻求协助,所以现在不容易遇到不给饭吃挨饿的状况,但还是有人会想要逃跑,比如她的妹妹。

 

S的妹妹Y遇到一位失智的老太太,脾气暴躁常打她,虽然可以更换雇主,但Y听说没有中介可以赚更多,所以索性逃跑,去做所谓的黑工。中介会向她们收取中介费,但也提供了保护。逃跑的黑工需要住所与保护,常只得依附其他男性移工以获得庇护,有的甚至干脆从事出卖身体的工作。虽然Y遇到了不错的泰籍劳工照顾她,但是躲躲藏藏的生活很辛苦,也无法享受便宜又便利的健保,所以没做多久的黑工就返回了印尼。

 

S过去也有在阿拉伯国家工作的经验,在那里主要的工作是打扫与照顾小孩,由于近亲通婚,所以有许多畸形或智能障碍的小孩需要照顾,至于煮饭则是女主人负责。虽然阿拉伯与印尼都是回教国家,饮食与文化较为接近,但S也遇到雇主成年的小孩企图强暴她未果就狠揍她,还好她没有受限制不能出门,所以马上到警察局报案,两周后返回印尼。台湾的薪水超过阿拉伯的一点五倍,所以就算来台要多做事她也不怕,所以虽然很想家,但还是想继续做下去。

 

从新闻中也可以发现,性骚扰与暴力是外籍看护常遇到的问题,更是国内外都会发生的状况。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尊重,试想她们离乡背景,住到完全陌生的家庭中工作,语言也不太通,需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雇主及其家庭应该要尊重外籍看护,要体谅她们也是人,而且是来提供协助、让雇主维持生活质量的帮助者,而不是花钱请来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奴婢。她们有自己的信仰、不能吃猪肉,也需要与朋友交流,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都应给予尊重。毕竟看护身心健康,才能好好工作、好好照顾老人家。住在一起若是能互相关心、和乐相处,岂不善哉?(中国台湾民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