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吉喆:印禁矿产出口有负面影响 卢虎:中对印不锈钢反倾销压力大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中国和韩国要在印尼建冶炼厂

宁吉喆冀卢虎协助推动雅万高铁建设进程

【本报讯】海事建设统筹部长卢虎(Luhut Binsar Pandjaitan)9 月 23 日在雅加达表示,政府决定从今年12月31日开始禁止出口镍矿石,这项措施使到中国和韩国企业要在印尼建设冶炼厂。


  卢虎说:“几天前我在首尔与乐金化学公司(LG Chemical)领导人的会议中,乐金化学公司表示自从印尼公布要在2020年1月开始落实有关禁止镍矿石出口的计划后,他们就考虑有关在印尼出产锂电池的设施条件。同时全球市场的镍矿石价格出现上涨迹象。”


  尽管如此,乐金化学方面未选定作为合作伙伴的企业,该韩国企业可能会与中国企业或大众汽车公司(Volkswagen)合作,该德国汽车制造业正在拓展其电动车产品。


  据称,上述计划将支持政府发展电动车的计划,尤其是电动车的电池原料是含量1.4%的镍矿仍在出口中。他说:“电动车的车身底盘、机械等也使用铝矿及碳钢。我们希望提高税收及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


  卢虎在中国-东盟展览会中的间隙中,与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副主任宁吉喆举行会谈。宁吉喆表示有关印尼政府实行镍矿石出口的禁令,促使中国深受影响,因中国占50%至75%的镍矿石供应量来自印尼的。在这次会谈中,卢虎表示,中国对印尼不锈钢产品出口实行高价反倾销的关税制度也感到吃力。


  另一方面,宁吉喆也希望卢虎协助加速雅加达-万隆高铁建设工程,该建设进度才达到28%。卢虎就此事表示将汇报给印尼政府。(国际日报 Ing)


卢尤英:

我国不断促进向中国输出有潜力产品

2019年9月24日

(本报综合讯)贸易部长卢尤英(Enggartiasto Lukita)强调,印尼与中国不断促进尤其在贸易领域的合作,由此希望我国加强对中国的有潜力产品出口力度,加大中国市场份额。

 

卢尤英是在为我国参加于南宁举行的中国-东盟博览会作筹备工作时,于9月20日在广西凭祥会晤凭祥综合保税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方红时如此表示。

 

卢尤英阐明,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和福建泉州综合保税区作为自由贸易区获得中国政府的支持与优待,可成为我国包括燕窝、水果等产品进军中国市场的大门。

 

会晤期间,卢尤英见证了由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王方红,与我国FKS集团代表Edy Kusuma签署有关食用燕窝加工项目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中方承诺通过凭祥和泉州综合保税区,尽可能多吸收我国燕窝半成品,接着加工成品。

 

“我们必须好好利用这一契机,加大对中国的各种产品的出口力度。”卢尤英一再提醒。(千岛日报 小红)



雅加达-泗水中速铁路由日方承建

政府再提先决条件:

国内原材料含量至少40%

【本报讯】政府准备给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承建雅加达-泗水中速铁路项目的机会,并将于9月24日签订有关继续落实可行性研究方案,然而政府提出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雅泗中铁项目中的国内原材料含量(TKDN)至少必须达到40%,这是不可或缺的条件。


  交通部长苏马迪(Budi Karya Sumadi)9 月 23 日在雅加达说:“政府决定由日本国际协力机构承建雅泗中铁工程,所以我们会在明天(24/9)签订有关继续落实可行性研究的合作备忘录。然而政府也决定了在建设过程中,采用的原材料至少40%是本国生产的,这是先决条件。”


  苏马迪说:“雅泗中铁项目中的国内原材料含量必须很高,至少也要达到40%。当然在某些配件方面,例如中速铁路的轨道,以及机车车辆的零配件等,因为我国目前的科技未能制作,我们允许由日方供应。”


  他说:“中速铁路的轨道理应不及全部工程价值的40%,机车车辆的零配件最多也只有20%。虽然如此,在制造以上项目的时候,印尼的工程师也必须参与,以取得技术转移的效能。使到我国的工程师以后可以独立自主的制成中铁轨道和机车车辆零配件。”


  那么,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建设的雅泗中铁项目投资金究竟是印尼政府此前所说的“60 万亿盾”呢?还是日本国际协力机构前些时所说的“90万亿盾”?苏马迪回答记者上述提问:“我们上次已经做出了估计,建设资金大约是60万亿盾,即使有所偏差也不会相差太远。”


  交通部火车总署长祖菲吉(Zulfikri)前些时曾说,全长740公里的雅泗中铁工程要经过1992个平交道,但交通部在第二次制订铁路线图中,只预定建设400条高架铁路以避开全长约56公里居民稠密地带的平交道。建设无可避免的400个平交道的投资金约达10万亿盾。 (国际日报 hhsh)


谁才是印尼食品配送行业的老大?

2019年09月24日 10:23  

新浪财经头条    

CAMIA出海东南亚

日,在争夺东南亚市场主导地位的激烈竞争中,该地区的竞争对手Grab和Gojek推出了不同的外部研究调查数据,以支持他们各自的说法,即:在印度尼西亚这个大市场,他们是食品配送行业的老大。


总部位于雅加达的Gojek援引Nielsen新加坡的一项研究,表示其GoFood服务在国内市场拥有75%的市场份额。然后,由软银行支持的Grab声称其食品配送市场份额接近50%。



此外,Grab声称其GrabFood服务是同行中使用最频繁的,这是根据研究公司Kantar的数据得出的结论。


Gra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根据Kantar的消费调查研究,GrabFood是印度尼西亚最常用的外卖平台,57%的印度尼西亚人表示GrabFood是他们最常用的外卖平台,其次是42%的竞争对手(2019年第2季度,4月至6月)。”



Grab仍援引Kantar的数据表示:GrabFood是6个东南亚国家中最常用的送餐平台,该服务可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使用。


Grab声称自己是“唯一一家真正在东南亚地区提供送餐服务的公司”。从2018年6月到2019年6月,GrabFood在东南亚的商品总值(GMV)增长了900%。


与此同时,在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越南都有业务的GoFood表示,通过其平台进行的东南亚交易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每月5000多万笔。Grab仍援引Kantar的数据表示:GrabFood是6个东南亚国家中最常用的送餐平台,该服务可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使用。


Grab声称自己是“唯一一家真正在东南亚地区提供送餐服务的公司”。从2018年6月到2019年6月,GrabFood在东南亚的商品总值(GMV)增长了900%。


与此同时,在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越南都有业务的GoFood表示,通过其平台进行的东南亚交易数量增加了一倍,达到每月5000多万笔。



Grab和Gojek最初都是从事网约车业务的公司,他们在平台上利用了交通服务的粘性,然后开始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和业务。


众所周知,外卖和支付是Grab和Gojek这两家公司最大的两项业务。


2015年,Gojek率先推出了一项外卖服务,进军一个尚未出现科技公司创新的领域。Gojek拥有大量的摩托车出租车司机,顾客可以通过它的应用程序点餐,并让离餐馆最近的司机把食物送到家里。


接着,GrabFood在一年之后推出了beta版,运行的模式与其竞争对手相同。


随着Gojek和Grab继续大举融资,两家公司有望在东南亚地区继续保持平衡的同时,从这一领域获得更多的增长。


Gojek已完成其F系列的第一轮募股,目标募资额约为20亿美元,来自Providence Capital、谷歌、京东和腾讯等投资者的估值接近100亿美元。


而Grab希望在正在进行的H轮融资中筹集至多50亿美元,该轮的投资者包括:丰田汽车公司、奥本海默基金、现代汽车集团、Booking Holdings、微软公司、平安资本和雅马哈汽车。


以上内容均取自网络,主要参考来源dealstreetasia。


东南亚快讯

vataar Ventures推出3亿美元风险投资基金,专注于印度和东南亚的B2B和Saas初创企业

 

印尼P2P借贷平台Akseleran获得Access Ventures等投资的850万美元

越南企业集团Vingroup的支付部门获得电子钱包牌照

英国家用电器制造商戴森将总部迁至新加坡,将在东南亚雇用2000多人

马来西亚汽车公司iCar Asia以300万美元收购印尼Carmudi

新加坡人寿更名为Singlife,并发行借记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