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领袖吁仿中国贪污犯处死刑 民心党闹别扭促维兰托辞总统顾问委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印尼网上盛传的视频,主持人介绍朱镕基的打贪决心,以及一百付棺材预留1个给他的故事,号召印尼政府,学习中国动用死刑严厉反贪。这个印尼网站主持人叫Denny Siregar,印尼社交媒体上很出名的正能量的网红。


前穆哈默迪亚

总主席Buya Syafii

同意效仿中国判处贪污分子死刑

December 15, 2019

前穆哈默迪亚总主席Buya Syafii Maarif。


(点滴新闻网日惹讯)前穆哈默迪亚总主席Buya Syafii Maarif同意对贪污分子处以死刑的建议。只要有足够的理由,该建议可以考虑。


Buya Syafii 12日在日惹穆哈默迪亚大学对记者说:“只要判处贪污分子死刑的理由足够,我认为不成问题。我国应该效仿中国,判处贪污分子死刑。贪污是非同寻常的罪行。在我国,贪污罪行已经盘根错节,需要严惩。”


他说:“我国贪污罪行已经太过分了,已经盘根错节,也是导致国民贫穷的原因之一,但至今未能克服。”


看到我国贪污行为猖獗,Buya Syafii认为,有必要考虑对贪污分子处以死刑的建议。


此前有报道称,佐科维总统曾谈到关于对贪污分子处以死刑的建议,但被一些相关机构拒绝,因为被认为侵犯个人活命权。(千岛日报 小兀)


法律专家:

比起死刑,贪犯更害怕贫穷!

要闻 – 15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许多方面对左科威总统在国际反腐日有关对贪污罪犯执行死刑的计划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印尼法律专家领域。


Trisakti大学法律观察家哈查尔(Abdul Fickar Hadjar)周五对记者表示,对贪污罪犯执行死刑不会对腐败案件产生威慑作用。比起执行死刑,贪污罪犯更害怕贫穷。


他认为,腐败案件属于经济类别的犯罪行为,而裁决也必须与此层面相关,不好听的说法就是使他们贫穷。我也吁请政府向邻国学习,在新加坡的话,贪污囚犯也许只被判6个月有期徒刑,但他们仍然需要接受经济层面的额外裁决,即是不能使用信用卡或不可担任公司领导。


他继续说,事实上,我国已经有判处贪犯死刑的法令草案,只需要政府加强往前一步的行动。(jf/int)


宪法法院裁定

贪污犯出狱5年后允参选

2019-12-14 11:35

申请人律师代表多纳耳和法德里出席宪法法院裁决审讯。(图:印尼星洲日报)


(印尼‧雅加达14日讯)宪法法院裁定,一名前贪污犯只能在服完刑期满5年后,才可以参加地方首长选举。


这是令人欣慰的裁定。毕竟,这是打击贪腐犯的具体努力之一。


在修订肃贪委法令之后,肃贪委的问题日趋严重,法院做出了一项特別的裁定,就像是呼吸了新鲜的空气。通过这项裁决,可以再次要求法院表明自己是民主完整的捍卫者。


在纪念国际反贪日(12月9日)和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的气氛中,宪法法院的如斯裁定成为特別的礼物。


宪法法院在其裁定中表示,按照关於第10/2016號法律第7条第(2)款g项,涉及地方首长选举的司法復议材料的司法审查请求部份,该材料被提名为地方首长。


申请方要求10年


此前,进行司法审查的申请人,即选举与民主协会(Perludem)和印度尼西亚贪腐观察机构(ICW),要求宪法法院宣佈可以参加竞选地方首长的前贪污犯,是在服完刑期后10年的人。但是,法院认为差距仅需要5年即够。


在此期间,由於地方首长选举没有规定竞选候选人的等候日子或前贪污犯出狱后休假日,因而各政党轻易地提名了有关的前贪污犯。


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当选为地方首长,例如米纳哈沙和梭洛克。


据选举与民主协会称,有充份的理由说明为甚么不应在选举中再次提名前贪污犯。这种推论是基於被政党重新提名后的有关事实,结果重復了他们的罪行和受到肃贪委当场抓捕行动的打击。例如发生在古突士县长穆罕默德‧丹齐耳(Muhammad Tamzil)身上,他在2018年的选举中当选,但在2019年受到肃贪委的当场抓捕行动。


在第7条第2款g项地方选举法仅规定,个人提名自己担任地方首长的条件之一,绝不是根据已获得永久性法律效力的法院裁决,或公开以其他方式被定罪的前者为有罪的条件,並诚实地向公眾表明犯有前科。


由於宪院批准了部份请愿书,因此第7条第(2)款的申请內容稍有改变。宪院与第7条第(2)款有关的裁决的一些核心內容,是可以晋升为地方首长候选人的人是除了刑事罪犯和政治犯外,从未受到过5年或5年以上徒刑的威胁。


此外,前罪犯只有在完成服刑后5年,才可竞选地方首长。接下来,如果前罪犯晋升为地方首长候选人,则必须宣佈其前任罪犯的背景。最后,保证不再犯前科。


贪腐的弊端犹如病毒,它不断地感染官员,特別是地方首长。逮捕当地首长是因为事实证明他似乎毫无忌惮地受贿。肃贪委指出,自2002年12月成立该非营利机构(肃贪委)以来,已经处理了119宗陷入贪腐案件的地方首长。特別是在2019年,至少大约有7位地方首长必须穿著橙色背心(肃贪委为贪污犯製造的囚衣)。


因此,宪院的裁决非常重要,尤其在不久的未来,全国270个地区將同时举行地方首长选举。同时,这一裁定给政党提供了教训,这些政党常常不经意地提名前罪犯,特別是贪腐案件的罪犯。


如今,根据宪院的裁决,只有选委会才需要制定技术条规。包括具体的技术安排,以防止人们在选举期间选择有法律问题的人物。


人人都需要具有正直且没有贪腐的地方首长候选人。这是因为清廉的候选人可以被期望能够提供良好的公共服务,並能够创造良好的治理,促进繁荣的社区。(印尼星洲日报 PL)



大印尼行动党:

我们绝不提名贪犯

为地方首长候选人

要闻 – 11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普选委员会2019年第18条法令并没有明确禁止前贪污囚犯参加2020年地方首长选举。不过,大印尼行动党强调,绝对不会提名拥有贪污囚犯记录的地方首长候选人。


大印尼行动党副总主席达斯戈(Sufmi Dasco)周二在史纳延国会大厦对记者表示,大印尼行动党已经通过秘书长穆查尼(Ahmad Muzani)正式宣布,绝对不会在地方首长选举,提名前贪污囚犯。


达斯戈认为,每个政党有着不同的原则,为了满足人们的期望,而挑选已经诚信度已经通过考验的地方首长候选人。同时,大印尼行动党已指令地方分会,严格挑选地方首长候选人,第一个条件就是前贪污囚犯无法通过大印尼行动党参加地方首长选举。(jf/int)


被委任为总统咨询委员会成员 

翁俊民料负责解决农村贫困问题

2019年 12月 13日 22:48 PM

印尼成功企业家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


【点滴新闻网雅加达12月13日】佐科威总统周五(13日)在雅京总统府为九名2019-2024年总统咨询委员会(Wantimpres)委员举行宣誓就职仪式。


除了原政治法律安全统筹部长维兰多 (Wiranto),印尼国信集团(Mayapada Group)董事长,印尼成功企业家拿督斯里翁俊民博士(Dato’ Sri Prof. Dr. Tahir, MBA )也榜上有名。


翁俊民博士周五(13日)在雅京总统府接受传媒的访问时表示,“佐科威总统在九名2019-2024年总统咨询委员会委员举行宣誓就职仪式时要求各委员必须按照规则执行任务。相信委员们都将全力以赴和认真履行任务。”


但是翁俊民博士坦承尚不晓得将分配到那一个工作领域,需要等待总统咨询委员会主席维兰多的进一步指示。可能将委任负责解决农村贫困问题,众所周知,我国乡村贫富悬殊问题尚严重,亟需获得适当和有效的解决。


“目前印度尼西亚的投资环境要比印度好,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更加努力让来我国投资者愿意采取实际行动落实投资承诺,而不仅是签署合作备忘录罢了。对于解决贫困问题,我很热爱处理贫困问题。” 翁俊民博士这样说。(印尼商报)


被总统委任为

总统顾问委员会主席 

民心党希望威兰多

立即递上辞职书

要闻 – 15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左科威总统委任威兰多(Wiranto)为总统顾问委员会主席。根据法令规定,总统顾问委员会不得兼任任何领导职务,所以民心党总部主席伊纳斯(Inas Nasrullah Zubir)要求威兰多立即递上辞职信。


威兰多目前担任民心党指导委员会主席。伊纳斯周六(14/12)对记者表示,民心党中央领导委员会尚未收到威兰多的辞职信。 


据知,总统顾问委员会2006年第19号第12条c字母规定,禁止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双重职位,包括兼任政党领导、社会团队领导、非政府组织领导、基金会领导、国有或私营企业领导、专业组织领导及私立和国立大学结构官员。


为此,伊纳斯希望威兰多能够立即向民心党递上辞职信,别拖延时间。就像相关法令的规定,双重职位者必须在宣誓就职后的3个月内,从政党管理层辞职。拖延时间并非政治家该有的态度。


据知,威兰多被挑选为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及主席。他与其他8名成员,周五(13/12)已于总统府宣誓就职。


总统认为,威兰多在政府中拥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包括处理问题方面。所以这次威兰多的任务就是成为总统顾问,给总统提供建议。他此前也是左科威-卡拉领导期间的统筹政治法律与治安部长。


较早时,民心党(Partai Hanura)总主席乌斯曼(OSO/Oesman Sapta Odang)拒绝担任总统顾问一职,原因是他要专注于作为民心党总主席所要履行的职分。(jf/int)



无法满足不活跃于政党条件

OSO拒绝担任左科威的顾问

要闻 – 14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民心党(Partai Hanura)总主席乌斯曼(OSO/Oesman Sapta Odang)拒绝担任总统顾问一职,原因是他要专注于作为民心党总主席所要履行的职分。


乌斯曼周五(13/12)在雅加达总统府与国务秘书部长柏拉迪诺(Pratikno)会面之后表示,关于这个条件,我不要欺骗总统,我的良心仍然驱使我对党负起重大责任。


乌斯曼就左科威总统要他成为总统顾问团一员之事表示感谢,但由于提出的条件是不可活跃于政党,为此他决定拒绝这个要求。


他说,总统先生知道我的性格,也已知道我采取的态度,我通过柏拉迪诺先生传达了这一点。


也是印尼地方代表议会(DPD RI)前议长的乌斯曼承认,他已提交另一个名字,以便被总统任命为2019-2024年总统顾问团成员。不过,他拒绝公开相关者的名字。


他说,已经提交,总统和柏拉迪诺先生更了解事情吧,我们是在限制自己,为什么呢?因为要避免我们到时被认为是在乞求。


据悉,左科威总统第一任期时的总统顾问团由1名主席和8名成员组成,主席为丝莉(Sri Adiningsih) ,8名成员分别是悉达多(Sidarto Danusubroto)、尤淑夫(Yusuf Kartanegara)、阿贡(Agum Gumelar)、苏哈梭(Suharso Monoarfa)、达玛迪(Jan Damardi)、阿卜杜尔(Abdul Malik Fadjar)苏巴格尤(Subagyo Hadi Siswoyo)和雅亚(Yahya Cholil Stafuq)。(sh/jf /int)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点击右上角可分享到朋友圈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