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拍印尼“月经降”,女佣竟在饮水机里加”经血“……

“月经降”是南洋降头术的一种。传闻不少降头术都能令异性死心塌地,以“月经降”最为诡异,而炼制月经降的过程也是神秘莫测。皆说向男士施了月经降后,能令男士追逐裙下……先看一段视频,不方便看得话,后面还有图文解说。

《魕》到底这是电影还是纪录片,我们无法给出定论。不过出品方介绍说这是真实记录各种降术、探灵经历、奇风异俗等等!无论是真实还是虚构,有些内容和画面看着确实让人不舒服……所以说,慎入!



狐狸另外搜集到一些外籍女佣使用月经降的新闻:


1、饮水机里加经血下降头


如果你打算雇佣一个印尼女佣,那么你要小心了!因为一小撮别有意图的女佣会暗中让主人吃自己经血、喝自己的尿液,其实是在施巫术!让主人吃经血、喝尿液,原来是施交感巫术,一撮印尼女佣相信,使用这种方式,可以与主人建立亲密关系,让自己在异乡的日子更好过。这种行为在巫术中属于交感巫术,目的是与主人建立亲密关系。而这种巫术目前在印尼仍很常见。


2012年2月20日台湾新竹就发生了女佣向男雇主”下降头”的惊悚案件。

新竹县某公司林姓负责人上周在住家以饮水机喝水时,几口咕噜下肚后,赫然从口鼻爆出一股恶心的”尸臭味”(估计是放太多了),仔细一看饮用水竟然是暗红色的,感觉好像掺入死掉动物的尸水,被倒进饮水机上方加水处,让林男吓得严重反胃,不停作呕。林男恶心至极,第一时间怀疑是喝到经血,他问印佣阿蒂,饮水机内是否为经血,但是阿蒂否认。



林男直奔医院急诊室求救,医师初步诊断,患者有胃痉挛与急性肠胃炎的情况,不过喝入经血事小,担心印佣有传染病,事情才更严重,因此医师特别嘱咐林男,需定期检查。林男家里两个小孩也说,饮水机的水味道很怪,喝了一口就反胃吐掉;阿蒂后来面对警方侦讯,才坦承确实在饮水机中掺入经血。根据人力仲介公司与事后检查,阿蒂并无特殊疾病,暂时让林男松了一口气,然而担心遭下降头或下蛊,依然让被害人身心痛苦而夜不成眠,只好再寻求精神科医师协助。

医师诊断发现,原来晚上就睡不好的被害人,在发现印佣于饮水机掺经血之后,出现紧张、焦虑症状,不仅担心被下降头,更忧心身体受感染,以致身心都呈现极大的痛苦状态。案发当天就被解雇的阿蒂,去年11月才到林家上班,她向警方坦承在饮水机当中掺入经血。她事先以卫生纸收集一点经血,然后挤进饮水机当中,对于自己行为感到抱歉,愿意赔偿3000元给雇主买一台全新的饮水机。


(图片与内容无关)


雇主林男向警方诉苦,他和家人平日都对阿蒂很好,如同自己家人,没想到她竟会恩将仇报,表示将对阿蒂提出刑事伤害告诉附带民事求偿,并希望检方对她限制出境。阿蒂说,老板在她做错事的时候会一直碎碎念,她也坦承因为听同乡的印尼女子说过以经血下蛊,”这样做或许可以增进与雇主之间的关系”,所以才试试看,并不是故意的,而她真的很想在台湾做到期满再回国。

2、经血咖啡


2011年,彭家聘请了一名新的女佣。这名24岁的女佣朱米雅来自印尼,为了补贴家用,背井离乡来到新加坡。朱米雅除了负责打扫卫生,还要给彭家夫妇,三个孩子,还有男雇主的母亲一家六口准备伙食。

彭先生的母亲彭老太认为要物尽其用,觉得女佣收了钱就应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事事做到最好,所以对朱米雅十分挑剔与严格。

 

家事稍有不满意,譬如拖过的地上又出现一根头发,彭老太就会要求朱米雅重做。

 

也许是彭老太诸多要求,又也许是印尼人与生俱来的惰性,反正朱米雅来到彭家短短几个星期就吃不消了。朱米雅对中介提出申请,要求更换雇主,却遭到了拒绝。

 

8月31日这天早上,彭先生像往常一样,起来吃早餐配咖啡。彭先生一手拿报纸,一手举起咖啡杯,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他觉得咖啡的味道有点怪怪的,似乎带点铁锈的味道。

 

彭先生皱着眉头闻了一下,并没有明显的异味。彭先生正要再细细品味一下,却被彭太太催促到时间已经不早。彭先生只好赶快把咖啡喝完,匆匆出了门。


彭先生和彭太太出门后,就剩彭老太和朱米雅在家。

 

彭老太没事来到厨房,注意了到一个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放在微波炉旁边的玻璃瓶,里面盛放着大半瓶的暗红色粘稠液体,又不像饮料,也不似辣椒酱。彭老太疑窦顿生,她打开瓶子,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可把彭老太恶心到连隔夜饭都要呕出来了。



彭老太也是平时没事喜欢追港剧的师奶,她敏锐地察觉到事有不妥,想起传说中的降头术,又联想起朱米雅来自印尼小山村,她立刻召唤朱米雅前来厉声责问。


朱米雅见到那玻璃瓶也是吃了一惊,肠子都悔青了,不过她还是打算先装傻蛮混过去再说。朱米雅谎称那是家乡的一种特殊的茶,她早上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佳所以没有喝完。

 

她边说着边想把可疑红色液体倒掉毁尸灭迹,但是被彭老太一把抢过去。

晚上,等彭先生回到家,彭老太把瓶子拿给彭先生看。

 

彭先生在恶心之余质问朱米雅。朱米雅首先坚持是茶,后来改口说是药水,然后终于在彭先生威胁要拿去化验的时候妥协了,将真相坦白。

 

原来朱米雅的调换雇主申请被拒绝后,闷闷不乐万般无奈之下,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家乡有一种降头术,只要让对方喝下自己的经血,对方就会善待她。

 

于是她重新燃起了希望,决定一试。她准备了一个玻璃瓶,在生理期天天收集自己的经血。8月31日清晨,她已经收集了五天的经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朱米雅本来想对彭老太下手,但是转念一想,还是一家之主彭先生更有话语权,于是在帮彭先生泡咖啡的时候,加了一点好料进去。

 

朱米雅看着彭先生不疑有它地喝了下去,满心期待彭先生之后会对她言听计从,把她送回女佣代理处。朱米雅觉得已经成功了一半,结果开心过了头,忘记把瓶子收好,终于东窗事发。

朱米雅成功地恶心到了整个新加坡后被判刑入狱一年。据说知道真相的彭先生深受精神困扰,估计他这辈子闻到咖啡味就想吐了。


昨晚这期,狐狸这半年都不想吃猪血啊,毛血旺什么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