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拟恢复肃贪委特权 博爷大印尼党支持佐爷女婿竞选棉兰市长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佐科起草总统政令 

拟恢复肃贪委部分遭剥夺权限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19年12月30日 3:30 AM

联合早报

(雅加达讯)为了挽回肃贪委员会的声望,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正在起草总统政令,以恢复肃贪委在新的监管法下被剥夺的一些权限。

《雅加达邮报》探悉,按总统草拟的政令,肃贪委专员未来在打击贪腐时,可扮演检察官和调查员的角色。

2002年成立的肃贪委(KPK)在过去几年雷厉风行,逮捕并提控了数百名政治人物和来自各政府单位的贪官污吏,让其声名大噪,成为少数深受民众信任的执法机构。然而,肃贪委大力打贪也使其成为政治人物和警方的眼中钉。

印尼国会今年9月通过大幅削弱肃贪委权力的《印尼肃贪委员会监管法》,新法除了剥夺肃贪委展开独立调查的权限外,也取消了专员在处理贪腐案件时赋予调查员和检察官的双重职责。

当局指肃贪委的调查和揭弊行为都已超越正常的司法权限,因此有必要由国会成立委员会对肃贪委进行监管,包括搜查及监听等手段必须获得国会监督委员会批准才能实行。

然而,国会通过肃贪委员会监管法却引发全国抗议示威并演变成警民冲突,造成三名学生死亡、逾200人受伤。维权人士和反对团体指出,国会本身就是贪污“大本营”,新法将使肃贪委失去独立性,最终导致印尼多年来的反贪腐努力毁于一旦。

内阁秘书普拉莫诺上周五在西爪哇茂物宫告诉记者,佐科政府希望看到一个真正表现良好以及强有力的肃贪委。他说:“政府无意削弱肃贪委,因为只有肃贪委强大,政府才能受益。”

按总统政令草案,肃贪委其他职务还包括与监督有关当局及与它们进行协调来打击贪腐行为,以及监督政府的表现等。

它也规定肃贪委必须设立一个新的代理部门即监管和监督代理部门,主要负责制定并向其他政府机构推荐反腐行政政策。此外,肃贪委还必须委任一名监察官来领导该机构的内部监控系统。

用总统政令恢复部分权限 

专家:做法违反其他法律

普拉莫诺透露,佐科也正在草拟一项总统政令来详细列明国会监督委员会的职责,另还有一项总统政令会充当肃贪委职员获得类似其他国家民事机构员工地位的法律依据。

印尼法律和政策研究中心的国家行政法专家比维特里认为,佐科签署总统政令并不能挽回肃贪委的声望,毕竟总统政令的权限低于法律。她指出,政府想要通过总统政令来恢复肃贪委部分权限的做法其实违反了其他法律,未来只会给政府造成问题。

印尼透明国际组织秘书长达当表示,总统政令草案中与《2019年肃贪委法》相抵触的条款反映了政府和国会在修改法律过程中的审议不力。

印尼腐败观察组织研究员瓦纳质疑总统政令草案规定监察官的必要,尤其考虑到肃贪委本来就已经有内部监察系统。

费尔利:总统从未干预肃贪委

监督委员会也不例外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要闻 – 31 Des 2019 

【好报】雅加达讯。肃贪委员会主席费尔利(Firli Bahuri)确认,肃贪委员会并无其他方面干预,包括总统。总统此前也已强调,从未干预肃贪委员会的执法行动。

费尔利周一(30/12)在其办公室对记者表示,总统从未干预肃贪委员会及监督委员会的工作。左科威总统也曾很清楚的强调,从未干预肃贪委员会的执法行动。

近期传出关于肃贪委员会组织,领导和管理的总统条例(Perpres)草案引来不少批评。有些方面质疑总统干预了肃贪委员会的执法工作。相关条例的第一条款规定肃贪委员会领导是同等于部长,及在总统领导下的国家官员。

大印尼行动党副总主席法德利尊讽刺了该总统条例草案。他认为,如果肃贪委领导直接向总统汇报,则可能存在利益冲突。之后,肃贪委监督委员会也有总统直接任命,我觉得此事存在着不独立的潜在。

除此之外,左科威总统也准备了其他两项关于肃贪委监督委员会及肃贪委职员成为国家官员的总统条例,也是刚被批准的2019年第19号衍生的条例。目前,所有总统条例仍在处理中,尚未编号。

另外,司法与人权部长雅梭纳(Yasonna Laoly)指出,所有总统条例并非消弱肃贪委员会。大家尚未看到完整的条例,请给予信任,慢慢地观察。(jf/int)

总统:请给警方机会调查诺菲尔案

以知晓嫌犯是否确实是罪犯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要闻 – 31 Des 2019 

【好报】三宝垄讯。左科威总统要求各方为警方提供机会,以证明所扣押的袭击肃贪委(KPK)侦查员诺菲尔(Novel Baswedan)的嫌犯是真正的肇事者。

左科威总统周一(30/12)在中爪省三宝垄市的老城地区表示,不要还没发现时吵吵闹闹,发现了也吵吵闹闹,就给警方机会查明那是否就是真正的肇事者。

国家元首说,警方将继续调查和揭发此案,包括查明肇事者的动机。

他也提及诺菲尔被陌生人淋镪水事件是在约两年前发生的。

他说,肇事者已被抓获,是的,我们真的很赞赏警方的所作所为。

据国家元首说,最重要的是各方共同监督此案的处理过程。

他说,绝对不能有负面的猜测,案件目前仅仅处在嫌犯被逮捕后的初步调查过程。

他补充说,我们就继续跟踪案件,继续进行监督,以致结果符合社区要求。

关于是否需要组建独立团队,因为犯罪嫌疑人是现役警察的问题,国家元首认为,所有人都监督着案件,那才是最重要的。

他说,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监督,一起监督着,以致类似事件不会再度发生,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

警察总部社会信息中心主任尤沃诺(Argo Yuwono)准将此前表示,警方周四(26/12)晚上在西爪省德博市基芒吉斯地区扣押了涉嫌用镪水淋诺菲尔的两名肇事者,他们分别是RB和RM。(sh/int)

力争大印尼运动党支持 

佐科女婿拟竞选棉兰市长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19年12月31日 3:30 AM

联合早报

8844ca3fbfab7a68a59188292cdf126a.jpeg

佐科的女婿鲍比(右)上周六到普拉博沃的住家拜访,引起注意。(时代新闻网)

(雅加达讯)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的女婿正在争取主要在野党大印尼运动党支持他在来年地方选举中角逐市长一职。

印尼媒体报道,佐科的女婿鲍比(Bobby Nasution)28日中午和副总统马鲁夫之女西蒂(Siti Azizah)一同前往大印尼运动党党魁普拉博沃在南雅加达的住所。鲍比准备角逐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市长一职;西蒂欲角逐南丹格朗(Tangerang Selatan)市长。

据《时代新闻网》,大印尼运动党(Gerinda)副主席苏夫米当天说,鲍比和西蒂到访的目是要争取普拉博沃支持他们竞选。

他披露,普拉博沃尚未对此表态,而只是告诉鲍比应该与所有政党保持沟通,尤其是各政党的分支。

苏夫米也说:“大印尼运动党会在1月底对于有关地方选举的候选人问题作出决定。”

普拉博沃刚在两个月前被佐科招入内阁当国防部长,他们原本是政敌,2014年和2019年两度在总统选举中单挑,普拉博沃两次都是佐科的手下败将。

鲍比是房地产投资商,他本月中旬向佐科所属的斗争派民主党(PDIP)登记角逐棉兰市市长,该党还在考虑是否要提名他参选。在拜会普拉博沃之前,鲍比已经先拜会了北苏门答腊省的好些其他政党包括戈尔卡党(Golkar)和民主国民党(NasDem)。

本月中旬,佐科的长子吉布兰(Gibran Rakabuming)也登记角逐斗争派民主党中爪哇省梭罗市市长提名;梭罗市正是佐科仕途的起步地。

佐科的儿子和女婿有意参选,引起人们对佐科家族欲建立政治“王朝”的猜疑。虽然佐科矢口否认,但舆论还是担心印尼正从草根政治走向“王朝政治”的回头路。

对于儿子和女婿参选引起非议,佐科曾反驳说:“他们是竞选,不是任命,这是两件不同的事。他们可能赢也可能输,由人民决定,任何人都有权参选和投票。”

鲍比也驳斥他想要建立第一家庭政治王朝的说法,表示他参选与佐科的政治遗产毫无关系。

印尼将于2020年9月23日举行地方选举,9个省份、37个城市和224个地区将同步举行选举,候选人的报名截止日期是4月底。

55d5c41b00b2766cddadfc51faa028a6.jpeg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