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别独食国企勿包揽所有工程 财长:地方政府获拨857兆的预算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总统:分给其他企业

国企勿包办所有工程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01月16日

dfdb7c8fdd89053693ad78266e1acc36.jpeg

佐科:国企别完全包办所有基建工程。(图:印尼星洲日报)

afddd0ab2169ddce939b190e4512fe80.jpeg

佐科总统(中)与印尼年轻企业家协会中央理事会理事合影。(图:印尼星洲日报)

(雅加达16日讯)总统佐科周三(15日)在雅加达莱佛士酒店礼堂出席印尼年轻企业家协会(Hipmi)2019-2022年任期中央理事会宣誓就职礼节目中再度提醒,国企拥有所有工程,不致于全由国企操办。

 

当时列席者其中包括年轻企业家协会总主席玛尔达尼.玛明、辅导委员会主席峇赫里耳.拉哈达里雅、2019-2024年任期准副总统人选善迪阿加.乌诺,及国企部长雅立多斯。

 

佐科总统说,我已吩咐雅立多斯先生,俾不致于国企内所有工程全由国企本身操办。其实我早已提醒,而现在应更为明确。因经由协会大家族所掌握。请将大份额交由年轻企业家,别只让由国企子公司操办。

 

总统当时记起国企工程的市值达2400兆盾。

 

他说,其中理应让给年轻企业家,俾能从小型发展至中型,而后成为大型企业家。“我已经交托、我已指示了。日后若要对证,请直接询问他(国企部长雅立多斯)。”

 

实际上,有关提醒并非新事务。此事经由佐科总统去年12月10日在总统府所举行加速落实基建纲领专题局部会议中所提起。“我重述提醒,国企别致完全包办所有基建工程。从大型工程乃至小小的,经常不仅介入了国企的孩子,而还包括国企的孙子在内。”

 

总统强调,请将较宽的空间提供给私企、本地企业、中小企业、本地劳动力,让他们能介入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我相信,印尼的合作精神可以赶上基建工程上的落伍。

 

众所周知,穆迪信评机构、《投资者服务》及《印尼投资》指出,政府有必要减少国企在政府工程中的占有率。其目的是俾能加紧提高经济增长发展。穆迪写道,之所以私企领域在基建建设投资中踌躇不前,是由于印尼政府甚仰赖国营构建企业为相关工程纲领提供融资。(MIM)

财长:转账资金过程经历改变

地方政府获拨857兆预算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01月16日

977ae7e607d4dcabd313ace55188f25a.jpeg

丝丽(中)在国会大厦,出席与第4委员会举行的工作会议。(图:印尼星洲日报)

(雅加达16日讯)财政部长丝丽.穆耳雅妮周二(14日)在雅加达史纳延国会大厦,与第4委员会举行的工作会议上表示,财政部今年颁布一项乡村资金,并向该地区转账的856.9兆盾预算的措施,以便大家可以知悉2020年国家收支预算的态势。

 

丝丽说,将重点放在向该地区的转账资金上,将以持续性的形式进行,或者是先前资金的延续或所发生的变化,因此对于第4委员会议员们而言,可能能够了解到2020年的国家收支预算态势主要与该转账有关。

 

从2014年到2020年向各地区的资金转账,经历了有所改变的过程,为了让地方政策得以妥善,每年的进行的转账将会发生各样的变化。

 

“尽管我们知道仍有很多地方有必要改进,但在2014年,大多数地方政策都是通过P2的土地与建筑税,2015年就依据2014年第6号法律的任务规定引入了乡村级的资金,然后2016年根据区域的提案,就有更关注了对地区需要的愿望,”

 

接着,2017年引入了至少25%的安排,其中包括用于基础设施支出的收益共享资金,转移到该地区的资金以及根据吸收表现和支出成果所转移到乡村资金变成一般的转账形式。财长认为,这是为了要更多的负起责任。

 

“作为州财务主管,我们经常会收到进言,俾使更多地注意包括乡村基金在内的转账资金的影响。因此,我们将与内政部密切合作,不断改善支出,然后照着外来的进言和问责制进行。”

 

然后2018年,财政部凭借现金密集型计划个改善了优先乡村基金计划,重点是减少贫户,以便那些贫穷的农民能够另有高就。

 

去年财政部已经为乡长分配了额外的资金来支持该乡村的资金,因为就此事上,有许多乡长想要传达他们与村级拨款有关的愿望给总统,并且改善村级福利的作用。

 

虚构乡村争议

 

财长丝丽透露,在苏拉威西岛东南部科纳威县所出现的虚构乡村之争议。她说,问题出在2016年《科纳威地方条例》第7号的条例。该条例导致该地区增加了56个新乡村。

 

然后,这56个农村在2016年获得了注册号。据称,一年后这56个农村全部获得了资金。但是在行政管理阶段出了问题,因此停止了第三阶段的乡村资金转移,也就是2019年第三季度。那些乡村存在法律缺陷,地方条例在地方收支预算进行注册以获取乡村资金。因此,基于这些结果,将停止全部56个乡村提供2019年第3阶段的乡村供资,直到该乡村的法律明确为止。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件,丝丽要求乡村、落后地区建设与移居部和内政部以更新乡村的数据库。主要在法律和实务方面。

 

据了解,虚构的乡村去年就引发了争论。财长当时说,尽管每年拨出乡村资金,但仍有大约2万个落后的乡村。由于来自国家预算的稳定转账,出现了没有居民的新乡村。因为他们看到每年都有大量的转账。

 

农村、落后地区建设与移民部长阿卜都耳.哈林.伊斯甘达尔否认,有接受乡村资金的虚拟乡村。

 

他于2019年11月13日在西爪哇省茂物森杜耳国际会议中心举行,中央政府全国统筹会议和2019年地方领导人沟通论坛上如斯表示,甚么都没有,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没有无人居住的乡村。(印尼星洲日报 PL)

副财长苏亚哈齐耳

任OJK专员理事会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01月15日

8a770d17692802b1ced8ee95ffafd300.jpeg

苏亚哈齐耳宣誓就职,出任金融劳务主管机构专员理事会的当然成员。

(雅加达讯)财政部副部长苏亚哈齐耳.纳萨拉被任命为金融劳务主管机构(OJK)专员理事会的当然成员(Ex-Officio),代替马尔迪亚斯莫。

 

委任仪式周一(13日)在雅加达最高法院,由高院院长穆罕默德.哈达.阿里主持。

 

该任命是根据2019年第142/P号总统决定书(注明日期2019年12月23日)进行的。在这项规定中,政府正式更换任期届满的马尔迪亚斯莫。

 

苏亚哈齐耳在周一的就职誓言中说:“我保证,作为财政部的金融劳务主管机构监管理事会当然成员,我将良好地履行职责和义务。”

 

苏亚哈齐耳的委任使金融劳务主管机构专员理事会的成员人数增加到9人,包括通过选委员甄选工作的7名专员理事会成员,以及2名来自央行和财政部的当然成员。

 

此前,佐科总统也已委任多迪.布迪.瓦卢约为央行在金融劳务主管机构专员理事会的当然成员,并于2019年9月25日在最高法院举行宣誓就职礼。

 

多名印尼进步内阁部长、财政部官员、央行官员、以及金融劳务主管机构专员理事会成员等,也出席了苏亚哈齐耳的就职典礼。

 

金融劳务主管机构(OJK)专员理事会名单

1.主席:文勃.善托梭(Wimboh Santoso)

2.副主席:努尔海达(Nurhaida)

3.专员理事会成员/银行主管首席执行员:赫鲁.克里斯蒂雅纳(Heru Kristiyana)

4.专员理事会成员/资本市场主管首席执行员:胡森(Hoesen)

5.专员理事会成员/非银行金融业主管首席执行员:利斯维南迪(Riswinandi)

6.专员理事会成员/审计委员会主席:阿赫马德.希达雅特(Ahmad Hidayat)

7.消费者保护与教育事务专员:蒂尔塔.塞加拉(Tirta Segara)

8.印尼央行OJK专员理事会当然成员:多迪.布迪.瓦卢(Dody Budi Waluyo)

9.财政部OJK专员理事会当然成员:苏亚哈齐耳.纳萨拉(Suahasil Nazara)(印尼星洲日报)

ab0fb394ac9d7110d4c480d8890a00df.jpeg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