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印尼“倒煤做镍”?行业前景充满未知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印尼想“零收费”对华出口钢铁

2019年11月8日

导读:11月6日,印尼表示已经向中国传达了印尼进出口的最新情况,希望中国能够让印尼的钢铁产品以“零费用”的形式对华出口。


11月6日,印尼表示已经向中国传达了印尼进出口的最新情况,希望中国能够让印尼的钢铁产品以“零费用”的形式对华出口。



数据显示,在今年1-9月内,印尼钢铁产品的出口额达到了53.5亿美元(约37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86%。而由于中国市场对印尼产的钢材设有较高的进口门槛,所以印尼的钢铁出口虽然有所增长,但一直无法扩大对华出口的规模。


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去年印尼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仅占GDP的1.9%,远低于越南的6.3%和泰国的2.6%。印尼是东南亚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劳动力资源相当丰富(在总人口中的占比达到了73%),因此,1.9%的结果对于印尼而言,可以说是不合格的。(中钢网)



印尼官员称下周将同镍厂

就恢复镍矿石出口进行讨论

2019年11月8日

雅加达11月7日消息,印尼投资委员会主席Bahlil Lahadalia周四称,下周将同镍厂开会,就恢复镍矿石出口进行讨论。


Lahadalia在参加与海事协调部门和投资事务部的会议之后称,周一将同镍厂开会,届时将作出决定。


印尼近来将镍矿石出口暂停两周,以调查关于违法发运的报告。印尼将在2020年正式停止出口镍矿石。(铝道网)



印尼港口出矿政策悬而未定

镍价短期弱势运行

2019年11月8日

镍观点:近期LME镍豆库存并未继续增加,前期镍豆库存一度大增令市场担忧库存回流。俄镍现货进口窗口打开,后期或有进口货源补充国内市场。近期印尼镍铁投产进度加快、金川WP项目全部投产、同时格林美印尼湿法镍厂投产进度有了新的进展,中线供应预期有增长迹象,不过精炼镍供应增量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以后,短期依然以持稳为主。中线(半年)精炼镍自身供需面尚可,但短期利好不足上行空间较为有限,除非其他镍主产国(菲律宾、新喀里多尼亚等)供应再度缩减,否则四季度镍价可能难以再创新高,反而需警惕供应端变动的风险。未来精炼镍最大风险点在于供应端而非需求端:四季度需求增加的可能性很小,但需求下降的风险也已经被市场充分关注且出现可能性较低,镍价的最主要的风险点可能在于供应端的变动,如果湿法产能或复产产能比预期提前出现,则可能对镍价产生巨大冲击。因此,中线来看,除非供应端增量提前(风险因素),否则2020年上半年之前镍价以逢大回调后偏多思路对待,2020年下半年后镍供需面可能转空;短期来看,2019年四季度镍价上行动力不足,价格可能仍处于调整阶段。


不锈钢观点:近期304不锈钢现货价格持续下行,表现偏弱。虽然300系不锈钢库存处于历史高位,但除非亏损严重否则产量可能会维持高位,且当前部分钢厂库存开始向中下游转移,若后期需求无异常好转,则300系不锈钢供需格局将继续走弱;且一旦高镍铁价格回落令成本松动,则304不锈钢价格可能无太多支撑力量。价格上来看,304不锈钢价格偏悲观,后期除非不锈钢大量减产检修导致供应明显下降、库存出现拐点进入被动去库状态,否则304不锈钢价格难言乐观。


策略:单边:镍价短期谨慎偏空,在中线走势中定性为调整阶段,不过近期印尼港口出矿政策影响较大,在政策悬而未定之前,价格可能仍有波折;304不锈钢谨慎偏空。套利:暂无。期权:买入适量看跌期权保护现货头寸。


风险点:镍风险点在于供应再度缩减,印尼港口出矿政策;不锈钢风险点主要在于不锈钢厂出现明显减产、印尼镍矿政策变动。(华泰期货)


调研:10月印尼棕榈油的真实供需现状

2019年11月7日


1、调研背景


棕榈油是全球最重要的油脂品种之一,其中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主产国。虽然过去几年棕榈油价格保持低迷,但最近市场开始出现一些新的变化。旱情对未来印尼棕榈产量的影响、新的生柴政策对消费的拉动能力、贸易环境变化对产地出口的影响等因素逐渐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带着这些问题,华泰期货研究院展开了此次调研,力求清晰了解印尼棕榈油的供需现状及未来可能的变化,并记录沿途调研情况,与广大读者分享系列调研成果。


2、调研纪要


调研地点:印尼雅加达

调研对象:某棕榈油种植生产企业


1)种植面积:2018年官方机构公布的印尼棕榈油种植面积约1400万公顷,但企业了解到的实际种植面积可能在1500-1600万公顷左右。其中,在2010-2014年棕榈种植面积增长较快,加里曼丹地区新增面积200-300万公顷。未来印尼棕榈种植面积继续扩张的空间不大,因为政府和NGO组织不允许企业和个人继续开荒,未来的面积增量主要来自于集团公司前期的土地储备。


2)单产潜力:目前印尼中间段树龄占比大概60%,且2010-14年集中扩种的新树逐步进入盛产期,因此正常情况下印尼棕榈产量还处于自然增长阶段。但有两个因素可能对未来印尼棕榈产量产生不利影响:首先,今年5-8月印尼产区干旱,虽然整体干旱程度不及2015年水平,但是部分重点产区旱情较为严重,尤其是产量占比较大的廖内,中加里曼丹等地。干旱发生会导致当期花的流产,影响半年后树的结果,由此推算最早今年11月印尼棕榈的产量数据就会体现出旱情的影响。其次,近两年种植园收益明显下降,而在各项成本当中,化肥占比接近一半,所以当前中小型种植园及农户都在减少化肥使用量。凭历史经验观察,在完全不施肥的情况下,次年产量下降20%。


3)成本收益:小农户对价格敏感度高,正常情况下,棕榈园平均每一周铲一次果,当价格下跌到低位时,农户会延长铲果周期少铲果,甚至可以达到一个月铲一次果。当价格跌至300-400元/吨时,农户基本就不铲果了。加里曼丹岛的基础设施较差,尤其西加里曼丹运输成本高,目前价格西加的种植园基本都不挣钱。


4)生物柴油:最初印尼政府提出开发生物柴油的目的是为减少本国能源进口,保留外汇,出发点并不是为了拉动棕榈消费,因此后期政府继续提高生柴标准的决心较强。目前印尼B20执行的比较充分,本国生物柴油新增产能也在增加。随着明年B30政策落地实施,预计2020年印尼生物柴油产量较19年会有明显提升。


调研地点:东加里曼丹

调研对象:种植园a


1)基本情况:该种植园面积1万公顷,树龄普遍在10-12年左右,处于高产阶段。种植园配套压榨产能1800吨/天,目前开机率在50%左右,原料一部分来自产,另一部分来自外采。


2)产量情况:今年1—10月该种植园累计产量同比去年微增,但单月产量峰值没有超过去年(去年单月峰值3.4万吨,今年峰值2.8万吨),尤其受干旱影响,8月产量环比大幅下降,9-10月恢复性增加,预计未来两个月产量环比持平,但从明年一季度开始产量可能开始下降。


3)干旱影响:2018年小旱,2019年大旱,类似2014-2015年情形,如果以2015年干旱为参照(100分),今年当地旱情在80-85分。前一年小旱影响了今年雌花(能榨油)和雄花(不能榨油)比例。我们在种植园中看到大部分棕榈树上雌花数量明显偏少,基本只有1-2个雌花果串。另外,从今年5月份开始的大旱对果串质量产生了明显影响,我们沿途看到了大量的病果和刺猬果,导致果串重量偏小、出油率降低。


4)施肥影响:种植园每年会在雨旱交替的季节进行施肥,基本每年2-3次。但由于前期棕榈油价格偏低,种植收益下滑明显,使得种植园不得不减少施肥次数,降低了果串的数量和质量。我们了解到10月份种植园刚刚进行了一次施肥,正常情况下随着雨水配合,地面上的肥料会逐渐渗透到土壤中,但我们在沿途看到目前白色颗粒状的钾肥基本都裸露在土壤表面,也从侧面印证了近期的降雨不足。


5)工人成本:目前种植园内从事劳动的工人普遍年龄偏大,40-50岁居多,由于体力劳动极大,再加上工作环境艰苦,年轻人不愿意从事种植园内的工作,导致园区缺乏足够劳动力,各个园区之间都在竞争抢人,提高工人工资或者工作生活环境,大幅提高了种植园的人力成本。棕榈产业目前尚未有大规模机械化作业的解决方案,目前还是需要大量劳动力完成日常作业。所以从长期来看,劳动力短缺将是明显制约棕榈种植继续大幅扩张的重要因素。


调研地点:南加里曼丹

调研对象:种植园b和c


1)基本情况:两个种植园面积各为一万公顷,每公顷136棵树,树龄集中在7-12年,处于高产期, 目前两个种植园合计产量在800吨/天。两个种植园合用一个压榨厂,产能1200吨/天,目前开机率在60%左右。


2)干旱情况:我们在种植园内看到沿途的河道水位很低,岸边水草枯死,工作人员表示水草生长情况可以充分体现今年干旱特点。园区管理人员认为与15年的干旱相比,今年旱情评分约80分,基本上是除了15年之外最干旱的一年。


3)烧芭现象:周边农户每年都会在旱季进行烧芭,在大风和缺少降雨的情况下,周边农地的火势会迅速蔓延到种植园内。但现在印尼政府对烧芭现象监管非常严格,一旦种植园形成火灾,将会面临严厉罚款。所以近几年每到旱季种植园都会提前做好充分的防火措施。但即便如此,每年依然会有不少种植园的土地受到烧芭影响而发生火灾。不过,虽然被火烧过的树往往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恢复产量,但总体来看,烧芭现象对于产量影响相对较小,主要原因是过火面积占比不大,比如我们了解到所调研的种植园今年过火面积60公顷,占总面积的0.6%。


4)果串比例:我们在种植园内沿途行驶了几公里,在视野范围内,棕榈树的雌花果串偏少,大部分棕榈树上只有一两个雌花果串,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雄花果串。在正常情况下,棕榈树上会结出4-6个雌花果串。所以当前雌花果串数量稀少会导致明年初成熟后,该种植园的棕榈产量大幅下降。同时,我们在种植园外的小农户的土地上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形。


调研对象:种植园d


1)基本情况:该种植园位于西加里曼丹,临近港口城市坤甸,周边水运条件较为便利。该种植园面积约8200公顷,树龄集中在6-14年。目前该种植园日均产量约300-400吨/天,高产月份可以达到500吨/天。


2)降雨情况:工作人员介绍棕榈园最理想的状态是隔一周降一次雨,月均降雨量在250mm最佳。该种植园的降雨监测反映,今年4,5月份该地区出现大量集中降雨,月均降雨量超过500mm,但6-8月连续三个月降雨明显偏少,月均降雨量不超过105mm,9月也出现超过20天没有降雨。但进入10月份开始,降雨情况开始走向另一个极端,几乎天天下雨,目前10月累计降雨量约500mm。目前来看,西加地区总体降雨量正常,但月间降雨不均,该降雨特点会产生两个影响。一方面,短期产量基本没有影响,但6-8月的干旱可能会降低明年产量增长潜力。另一方面,10月开始的大量降雨已经导致种植园内形成积水,运输道路坑洼泥泞,降低种植园内作业效率,工作人员反馈几乎每天园内都有运输车因道路泥泞发生的陷车翻车现象。


3)果串比例:该种植园内大部分棕榈树上都可以结出4-6个雌花果串,数量明显高于之前考察的中加和南加地区,果串均重在20公斤左右。棕榈树之间的土地上有部分积水,苔藓和水草生长旺盛,河道水位较高,也从侧面证明近期降雨充沛,对果串生长较为有利。


4)施肥影响:由于近两年棕榈油价格低迷,公司效益一般,种植园为控制成本主动降低施肥数量和次数。但施肥减少后对棕榈树的生长产生了不利影响,我们沿途看到不少棕榈树因缺少相应肥料出现生长不良的情况,部分地块有成片的树木遭受病害,尤其是一种俗称“灵芝菌”的病害,属于棕榈树的癌症,基本没有补救方法。工作人员介绍这些病害现象会降低园区未来一两年的增产潜力。(金投网)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右下方点击【在看】

并点击右上方“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