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印尼佣人露露

由于工作时间长早出晚归,各类安排总是爆满,我根本没有时间处理生活上的琐事。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找一位佣人帮忙。叫佣人总是不习惯,叫保姆又不符合实际情况,叫助手又过于正式,下文就直接叫露露吧。


即算是在家政行业十分成熟的印尼,佣人也是非常难找的。带孩子的佣人就如印尼的干净街道一样更难找,好的佣人就如南非的粉钻一样珍贵和难寻。


所以我也一直惊讶于印尼家政行业薪水的低廉,既然是一项十分受欢迎的服务,为什么没有人去提高行业的薪水呢?


露露是通过一位十分靠谱的同事介绍的。同事家里一共有三位佣人,一位司机。三位佣人都是年纪19岁左右的小姑娘。露露就是通过这三位中的其中一位介绍的。大概提前半年我就问过同事可否帮我介绍一位佣人,没有经验的也可以。当时我在为送水、买电、修理网络、一日三餐、房屋整洁等琐事而安排不来时间。


同事告诉我开斋节过后是最好找佣人的时间段,很多佣人在开斋节返乡后都不会再回来或者想换工作。开斋节时同事真的发信息告诉我有佣人信息!当时我正从巴厘岛的冲浪板上下来,直接告诉同事我要我要!给我留着!同事说今天可以吗?我说我在巴厘岛要下个月才能回去。我叫同事帮我问她可否下个月来。同事说一般她们是不会等的。


果不然等我回雅加达后同事告诉我那人已经找到工作了。我心里有几分失落但还是没有放弃,叫同事继续帮我留意。我这同事十分有心又靠谱,大概在两个月后的晚上突然问我,有个佣人明天就想来可以吗?如果可以她今天晚上就辞职。


我直接了当的说,可以!叫她来吧。结果第二天晚上十点半,露露就出现在了我家门外。


在此之前, 我跟露露通过手机信息沟通过。我叫她IBU(女士)露露,印尼人不习惯正式的语句和太正式的沟通,她回我说她才19岁。于是我就直接改叫她露露。


本来约好露露七点在我的住处见面,可她七点半了还没有出现,于是我打电话过去问怎么回事。露露说刚要出门。九点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出现,接到她的信息说自己不能订车。于是我帮她订了网约车。大概十点半她终于到了大门口。此事算是告一段落了,伴随着的是她的新生活也要开始了。


在楼下接到露露的时候我跟她握手,她十分拘谨。已经是半夜十点多,我还是带她在外面走了几步告诉她哪里是出口和入口,哪里有门可以出去,要吃饭可以走哪里之类的琐事。


到了客厅我示意她坐下,提醒她不用紧张,只是随便聊聊。我大概问了一下她的上一份工作的薪水便告诉了我能给她的薪水以及零用钱数目,她很快就说了Ok 。我说需要她整理房间、洗衣服做饭以及买东西和取东西等。她紧张的说她不会做饭,说完更紧张的是我,因为我十分需要一位会做饭的帮手。在我表示担忧后她立即说:我愿意尝试!


所以看起来露露是一个聪明的人,对这份工作也十分有意向,我立马笑了说没问题,你慢慢学习,我不会轻易抱怨你做的菜。


大概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我就把钥匙和零用钱给了露露,并交代她明天会有人来收拾她的房间。如果她想出去吃饭问我一声便可,想看电视和使用网络都没有问题。


她问我她明天应该几点起床。我说你今天先休息,明天早上不用做饭了。周一到周五五点起床,周六日六点起床,因为我六七点会离开家去工作。她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我简单的交代了她要洗的衣物和打扫的地方就去上班了。大概晚上八点回到家,我看到桌上有一小碗白菜汤,哭笑不得的我当然知道那就是我的晚餐了。我皱皱眉头把它吃掉了。吃的时候我知道她把盐放成了味精。


回到卧室我发现衣服都放在那里没有熨,鞋子只是刷了一下表面;厨房的水槽留下了三只白天留下的脏碗;厕所的垃圾也没有倒。于是我就叫露露过来一一解释了一下要如何做,并告诉她我把味精收起来了,她似乎都听懂了。


第三天我交代露露有人会来家里拿东西,要她帮我处理。她说可以。早上我在办公室接到她的信息问我可以出去见朋友吗?我说可以,两点回来就行。她答应了。结果两点多去我家拿东西的人打来电话说没人在家,我给露露打电话她不接也不回信息。我猜她晚上回来肯定会告诉我手机没电了。所以我只能跟那人说抱歉要他先走。


晚上到家露露跟我一直道歉并告诉我下次她不会再这样了。并解释之前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我语重心长的告诉她我没有怪她,但是说好两点回来你五点多才回去还不接我的电话是不对的,其实只要你把事情处理好了,你可以过一会再出去的。她羞愧的低下了头,我又把写好的几点需要她做的纸条给了她,比如蔬菜最少要做两样,出门了要准时回来之类的事情,她都答应了。


第四天早上我交代露露把我的书包洗了就出去了。回到家我看见我的书包在熨斗板上躺着,脏的地方还是黑乎乎的,我问露露这个包怎么还是这么脏,她说手洗的,怕用刷子刷坏。于是我说我的鞋和包都可以用刷子刷没事,她答应再洗一遍。


露露没事的时候总是对着手机,偶尔去小区游泳池游泳,在家没事就看电视,喜欢整晚把空调开得很低。反应算是比较快,但你没有看着她的时候很快就会停下手里的事。


有的朋友告诉我她家里的佣人做了三十年,但有的做了三个月就走了。一到开斋节返乡家人就提心吊胆担心她们不回来了。跟佣人相处也是一门哲学,大部分人都知道即算不满也要温和的告诉她们,不要吓唬她们,但又不能没有原则的放纵她们。从做饭到衣服如何摆放一定要细致的教她们,如何做菜以及其他喜好最好用简洁的语言说得清清楚楚。


这是露露第一次给我做的饭,我知道你们会吓一跳。


在我提完意见,并点名要她做土豆茄子后她做了这个:


我赞扬她有进步,所以今天早上她给我准备的午餐又是这个:

这是露露洗的书包。


这个周日打算教露露做中国菜,希望和她的相处能顺风顺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