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你的盖头来-在雅加达寻点乐子

 在穆斯林世界和社区中,通常对成年女性穆斯林服饰有所要求。除面部、手部外,通常要求遮盖身体所有部分。女性穆斯林会穿戴俗称希贾布حجاب(hijab)、正称是خمار(khimar)的头巾。——维基百科

(绘画:戴头巾的穆斯林)

穆斯林给人的印象总是带着些禁欲、沉闷、刻板和极端。印尼虽然不是伊斯兰国家,但却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近几年伊斯兰恐怖主义在全球的蔓延以及印尼历史上的多次反华事件,让国人对印尼总是充满戒备和不安。出国前,亲朋好友的担心和叮嘱犹在耳侧,然而两年来的所见所闻不仅平复了我对印尼的惴惴不安,也促使我撕掉了心中对印尼的刻板标签。

正如本游报的第一篇序言所说的,“在这个城市荒漠中,我们发现了绿洲”。在雅加达这个最平白无奇的“欠现代化”城市中,你要有找乐子的耐心、运气和能力。

历史也疯狂

对于刚到雅加达的新手而言,老城区的各种博物馆完全可以在2天内get。虽然大体而言,博物馆中多是历史、战争、革命等严肃内容,但如果你多些耐心,就能够发现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小物件、小故事。

对于喜欢猎奇的朋友来说,国家博物馆中对于一种巴布亚的名为“Koteka”的性装饰品的展示,总能让人会心一笑。同时,在院子里摆放的各种印尼神族雕像中,也能发现印尼历史上“生殖器崇拜”的影子,尤其是在巴厘岛占据重要位置的印度教里面的湿婆,其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林伽(男性生殖器)。

(国家博物馆的性崇拜雕塑)

(巴布亚人的Koteka

(Mandiri银行博物馆的老物件)

在印尼的风土习俗中,有两种民间艺术,一种是皮影戏,一种是鬼面舞。

在Wayang博物馆中,展览着大量印尼传统皮影。印尼皮影没有中国皮影的华丽唯美、形象各异,它们的形体类似,特点是头大,戴着头冠,四肢细长,尖嘴猴腮,穿着膨大的民族服饰,跟我心目中的巫婆形象相仿。

鬼面舞中的鬼面具在各大博物馆中也非常普遍,它们面目狰狞,特色鲜明,气氛诡异,且大眼睛长鼻子的邪神形象居多。在古代,爪哇鬼面主要用于巫卜和祭祀,现在多是在一些神话传说鬼故事中使用。印尼的儿童从小就有看不完的鬼怪面具,听不完的山魈木魅降头传说。

(印尼皮影和皮影戏)

公共场所的“偶遇”

与中国不同,印尼的开放空间及公共场所得到了很合理的利用,漫步这些场所,你经常能够与一些新奇的活动不期而遇。各大博物馆、动植物园和教堂是常见的婚礼举办地,周末随便拜访一个博物馆就可能见证一对新人的幸福时刻。

多次提及的法塔西拉广场在周末更是乐趣满满。万圣节的恐怖行为艺术家,周末一簇簇的简易乐团演奏,传统节日的皮影戏大舞台等让这个穆斯林国家充满活泼、自由的气息。

(教堂婚礼)

(法塔西拉广场上的卖艺人)

雅加达的各大商场也是各类活动的爆发地。尤其是在印尼最盛大的节日开斋节和国庆日,伴随着一年中最大规模的折扣季的到来,各种乐队也会被邀请进驻商场,连唱几天,热歌一首接一首,现场火爆,人山人海,互动齐唱嗨翻天。除了节日的乐队现场,如果运气好的话,新店开业时尚show、经典电影周边展览、摩托车展、画展等活动会在不经意间与你邂逅。

(乐天车展&星球大战周边卖场)

雅加达北部海滨也是印尼人喜闻乐见的周末聚集地。尤其是兼具港口、美食、沙滩、景观、游乐场的Ancol公园,是周末聚会的绝佳之地。白天在公园中漫步避暑,傍晚沿着海岸线沐浴绯红的夕阳,然后脱掉鞋袜移步沙滩,在喊麦大叔的吆喝声中伴着动感的音乐来一段“沙滩广场舞”,即使包着沉闷的头巾,也掩盖不了印尼人载歌载舞、爱唱爱跳的本质。最后,在饥肠辘辘中来一顿海鲜大餐,各种特色海鲜酱给我们极佳的饮食体验。


民间外交的异族风采

印尼作为全球第四大消费市场,过去十年中的经济增长平均达到6%,中间阶层和电子商贸迅速崛起,吸引了各国投资的目光。其中,日本和韩国的文化和企业对印尼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韩国的乐天(Lotte)、日本的永旺(Aeon)及崇光(Sogo)等极具国家文化特色的现代化的零售商场成为印尼人消磨周末及工余时光的首选地点。大街上,日本车占据主要阵地,印尼的汽车市场已然变成日本汽车商的天下,同时日本在印尼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日本永旺商场里的餐馆)

由于在相关行业的紧密联系,韩日两国政府和企业很重视对印尼的文化输出及交流,并且颇谙民间外交之道。在乐天商场举办的韩国文化节上,搭配着各类韩剧的热播,你可以跟帅气的韩国老公合影,这培养的既是韩国明星的粉丝,也是韩国文化的粉丝;日本更是在体育场办起了民族特色鲜明的“春祭”活动,人们穿着日本民族服饰扛着传统花车巡游,并且请来了乐队组合办起小型音乐会,吸引了大批时髦个性的年轻人参与。

日韩的手段就高明在这里,他们将民族的真正变为世界的,他们培养世界人民的习惯,不断缩小民族界限,将民族的东西转化为适合各国人民玩耍的形式,既保留民族特色,又广为流传。

(日本春祭活动)

与日韩相比,我们就略逊一筹了。在印尼,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的活动主要是印尼华人的祭祀和宗族活动,一般在仅有华人光顾的华人寺庙举办;两国间的交流活动主要是中国官方与特定群体(如某个大学、残疾人)之间的小型互动。这些活动空间地点特定且有限,人员流动性差,面向小众而非大众,主题内容狭窄,除了圈层相关的几十人外,无关人群(尤其是当地年轻人和中产)的参与度基本为0,根本达不到大规模传播的效果。最关键的是,华人在印尼有如此久的历史,天时地利兼备,却只顾赚钱,在文化认同上,民族间的偏见和排斥依然存在。

我有时会想,中国传统节日如此之多,光24节气就完败日本春秋祭,为什么一直没有搞一些大众型的、参与度高的特色活动呢?

邂逅私人博物馆

雅加达的Gallery很多,有市中心的公立美术馆,也有遍布在民间小巷的私人博物馆和展览馆。

如果想要领略大规模画展的天马行空,就去公立美术馆。那里既有印尼民族特色及神话类画展,又有现当代艺术展,丰富的色彩和诡谲的想象力能将你的大脑撑爆。从草根的控诉到对政治的讽喻,从细胞小世界窥探宇宙大世界,当然还有对Garuda(鹰,印尼国徽)的赞歌。

(参观公立美术馆的印尼人)

但印尼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些私人博物馆,它们将艺术品、家居空间、和庭院山水结合在一起,自成一体,成为一个自然与人文相融合的独特空间。

这些私人博物馆多隐藏在街巷深处,表面并没有多么显眼,但当你打开大门,却仿佛步入另一个世界。有的老收藏家走遍世界就是为了搭建和丰富自己的“收藏之家”;有的老艺术家服务过无数世界名流巨星,记录下历史与艺术的碰撞。他们身价不菲,衣食无忧,但终其一生都在追寻梦想的路上。

除了私人收藏家的博物馆外,雅加达也存在一些小型艺术馆,这些艺术馆采取当代备受推崇的多功能模式,展览馆、咖啡馆、餐饮、艺术品买卖结合在一起,是印尼文艺青年的钟情之地,他们在那里吃饭、看展、拍照、发ins,一条龙,玩一天。

(私人博物馆及中国明代藏品)

圈里的“顽主”

像老北京的顽主一样,印尼也存在着多种“顽主”圈层。

比如印尼这个摩托车大国存在着大批的摩托车爱好者。这个五一,我有幸参观了一场motor show,除了各品牌的汽车展览外,最惊艳的莫过于大规模的摩托车展。它们有的复古中带着霸气,有的陈旧中依然老当益壮,有的则散发着历经沧桑的历史气息,让人浮想联翩。就连广为人知的YAMAHA品牌,在这群各有千秋的摩托车中也十分逊色。

看完展览可以逛逛车辆饰品及周边,拍拍车模,当然还有车辆试驾区的多种玩法。越野车过障碍让人惊心动魄,萌萌的小摩托比赛滑稽好玩,还有各类名牌车辆和复古摩托车的试驾让众多爱好者口水直流。

(motor show)

撸串是中国老爷们儿的爱好,在雅加达这个华人遍布的城市,当然也不例外。雅加达东北部有一个手串批发市场,华人称之为“香港城”,里面有各色手串的买卖,店主多为华人。

印尼手串种类繁多,产地各异。最具印尼特色的是血龙木,透光性好,廉价美观;沉香木香味悠远,连绵不断,且外形古朴,价格贵重;还有各色石头手链、珊瑚手钏,是姑娘们的最爱。印尼的木头、石头在中国也很知名,国内很多淘宝卖家会定时来印尼批发进货。

(中国城里的手串商铺)

如果说撸串主要是华人的嗜好,那么相对应的印尼人则喜欢戒指。这种印尼男性钟爱的又大又圆的戒指,是一种男性魅力象征,尤其是比较个性的男士手上会佩戴多个。

这种戒指美其名曰珠宝,其实也不过是印尼的各种漂亮石头罢了。印尼有一个珠宝城,里面主要是售卖各种成品戒指、圆形石头和戒托,一眼望去琳琅满目,颇有种珠光宝气的感觉。珠宝城里还配备了一个戒指小作坊,可以现加工现卖,私人定制,足见印尼人对此物的偏爱。这种戒指多数是漂亮石头与铁质戒托组合,物美价廉,二三十块钱一个,千万别被坑了。

印尼人的木雕也是一大特色,在门登区有一个木雕一条街,那里可以淘到价值不菲的玉石和木雕,还有各种老物件、老玩物,就看你懂不懂行、有没有眼光了。


(强光下的戒指)

(雅加达珠宝城)

生活多姿多彩的印尼人享受在各自的圈层中,有的大胆、有的个性、有的文艺、有的高雅。他们有着严格的宗教管束,也有着人性化的生活空间,他们有层层的纱巾包裹,纱巾的颜色却五彩纷呈花纹各异;他们有东方人的温厚含蓄,同时在公共场所豪放起来也不输西方人。

正如那首维吾尔民歌所唱的: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眉,你的眉毛细又长呀,好像那树梢弯月亮。揭开印尼人的神秘面纱,或许你会发现一张勾魂夺魄、生动百变的脸。

本文摘自公众号《雅加达游报》,向原创致敬!


打算和美女学习印尼语的网友可以点击识别下列二维码,雅加达老字号,收费合理,值得信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