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定!政治中心迁往东加 经济中心依然是雅京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印尼首都将从雅加达迁至东加里曼丹省

2019年8月26日

佐科周一(8月26日)宣布,把首都从雅加达搬迁到东加里曼丹省。(美联社)


(早报讯)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周一(8月26日)宣布,印尼新首都将坐落在婆罗洲东加里曼丹省,由北佩纳扬巴塞尔(North Penajam Paser)和库台卡塔内加拉(Kutai Kartanegara)两个地区组成。

 

佐科表示,把首都从爪哇岛的雅加达搬迁到东加里曼丹省须耗资466万亿印尼盾(约450亿新元),政府将提供19%资金,其余资金将来自公共与私营合作伙伴与私人投资者。(联合早报 陈慧璋)



印尼总统宣布将迁都东加里曼丹省

接近地理中心、地震灾害少

2019年8月26日

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


当地时间8月26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宣布,印尼将把首都从雅加达迁往婆罗洲上的东加里曼丹省。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26日报道,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在当日的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在经过3年的深入研究之后,印尼政府决定将新首都设在东加里曼丹省下辖的北佩纳扬巴塞尔县(North Penajam Paser Regency)与库台卡塔内加拉县(Kutai Kertanegara regency)。

 

佐科·维多多指出,他本人已向国会下议院致信,向其通知迁都至该地的决定。同时,印尼政府会为迁都事宜编写一份议案,以供国会尽快通过。

 

据悉,将印尼首都迁出爪哇岛的计划最早是在4月由国家发展规划院(Bappenas)提出的。根据计划,新首都将成为行政中心,而旧都雅加达则将继续行使经济中心的职能。

 

根据国家发展规划院的研究,新首都的地点此前初步被确定在东加里曼丹、中加里曼丹与南加里曼丹三省境内,此地符合地震灾害少、火山活动弱等设立首都所需的要求。在初步选址公布后,佐科·维多多曾前往多地实地考察,敲定了最终选址。

 

在8月初的众议院公开演讲中,佐科·维多多曾呼吁所有与会的议员与官员支持迁都加里曼丹的计划。“新首都不仅是我们印度尼西亚国家认同的象征之一,而且其也将体现我国的发展成果。”佐科·维多多说,“迁都是为了实现经济的公平与公正。”(澎湃新闻)

 


首长:迁都正面影响

印尼想向砂购粮食

2019年8月26日

阿邦佐哈里亲切的与民众合照。


(古晋25日讯)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表示,印尼方面已决定迁都至加里曼丹,但实际地点仍未宣布,而这决定肯定对沙捞越带来影响。

 

他今日在伦乐与民交流活动上回答民众的提问时表示,由于这属于印尼的国家内部事宜,沙捞越不便插手。但肯定的是,这将对沙捞越带来正面影响。

 

他说,印尼曾经接触并咨询沙捞越方面,是否能够输出食物至加里曼丹,包括鸡肉及蔬菜,而这些可以进一步商量的。

 

他表示,沙捞越也提供电力供应予西加里曼丹地区。

 

阿邦佐哈里表示,一旦印尼方面提出要求,倘若沙捞越方面有能力提供,肯定非常乐意进行双边合作。(星洲日报)

 


首长:联邦政府靠不住

自资建检查站保护砂民

2019年8月25日

(本报古晋25日讯)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表示,印尼迁都到婆罗洲确实会为沙捞越带来一些影响,除了双方可探讨更多贸易合作,还有人们所担忧的马兰诺湾与印尼的边界治安课题!

 

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今日在伦乐民众会堂出席与民聚会活动上,回答与会者的提问时,如是表示。

 

他坦言,人们所担忧的边界安全问题确实存在,不过,沙捞越与印尼当局过去都有保持友好的关系,到时,印尼迁都到加里曼丹后,双方将会继续合作,共同维护两地的边界治安课题。

 

他称,马兰诺湾与印尼边界很靠近,因此,沙捞越需要兴建移民检查站,不久前,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前来古晋拜会他时称,联邦政府起初同意该计划,却说联邦政府“没钱”。

 

既然联邦政府靠不住,首长表示,沙捞越政府会自己出钱900万令吉,兴建该检查站,以保护沙捞越的人民。

 

他续说,印尼迁都到加里曼丹后,沙捞越可在食品和蔬菜出口方面与印尼政府协商合作,而目前,沙捞越政府已开始供应电源到印尼西加里曼丹。(诗华日报)


温思恳:雅加达的沉没与警示

2019年8月26日


雅加达,一个人口上千万的超级大城市,正在快速下沉。

 

处于重灾区的北雅加达(North Jakarta),更是以每年25厘米的速度往下陷。不出2050年,95%的北雅加达将沉入海底。三分之一的雅加达预计将不复存在,这相当于整个吉隆玻市的土地面积!

 

以上不是美国灾难片的情节,而是活生生正在上演的环境灾难。迫于形势严峻,印尼总统佐科威建议迁都至加里曼丹(Kalimantan)。除此之外,印尼政府也加速筑造围墙,以减少海水灌入低洼地区的速度。但专家宣称海平面的上升将抵消围墙的作用,雅加达注定逃不了这场浩劫。

 

重建一个新的首都看似困难,却仍是可行,因为它只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迁移1000万的人口,是一项绝对不可能的任务。如今多达400万的雅加达人居住在水平线下,他们是“雅加达沉没”的高风险群。

 

雅加达本来就是一个高密度、杂乱和缺乏规划的城市。交通阻塞与环境污染,一直是雅加达人所面对的噩梦。由于大量的汲取地下水,导致土地快速下陷。雅加达基本上已没有未来可言,它是失败的城市管理与全球暖化的受害者。

 

看到领国的灾害,我们可以学到什么功课?

 

第一,我们需要周详的城市规划。读者大概很难想象,雅加达贵为堂堂一国首都,竟然缺乏充足的水源供应。资料显示,官方的水供只够应付40%的需求。这导致民间与私企大量非法使用地下水来解决燃眉之急。在大马,我们难道不是也常常因为管理不当,而被迫配额制水吗?虽然大马没有面对土地下陷的问题,但针对水资源管理这一块,仍是我们可以引以为鉴的地方。

 

第二、环境保护需要严格的执法。印尼虽然有立法规定地下水的使用,但受制于贪污和管理不当,法律形同虚设。回想近来的巴西古当污染事件、塑料垃圾非法处理厂等等,大马的处境似乎没有好很多。屡次发生的环境污染事件,证明官方的打击力度不够,又或是缺乏持久性。平心而论,我们看见环境部有采取一些措施;但要打击“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局面,就必须严刑峻法。

 

谈到环保,就不能不提到莱纳斯(Lynas)。虽然它与雅加达下沉没有直接关系,但所涉及的道理却是相同的。经济发展不能以环境为祭品。先进国澳洲深谙此道理,才把莱纳斯建在马来西亚。笔者在此前的文章已提过,莱纳斯就算如何安全,都是一项具有风险的投资。

 

让国家致富的方法可以有很多种,但失去土地以后,就不可能重新取回来了。就如下沉的雅加达一样,一旦莱纳斯出现任何辐射事故,我们就会永久性的失去这片土地及土地之上的人们。

 

最后,城乡发展需要取得平衡。雅加达的最大的问题是人口过于稠密。以往的发展过于强调开发城市,如今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乡区。发展乡区不单可以减少交通堵塞、空气污染等问题,最重要是能够减少城乡收入的差距,促进全民共荣。

 

有别于雅加达注定沉没的命运,大马在许多环境课题上仍然有回转的空间。如果说种族和宗教课题叫人民分裂,环境课题则是凝聚人民的最佳机会。可惜的是,今天无论是朝野两党都支持莱纳斯继续运作。缺乏政治力量,人民的诉求恐怕很难取得成果。(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