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再现:逼迫国中拆华人春节装饰 納土纳:大马与东盟插一脚吗?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印尼首都雅加达进入“迎春”季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January 9, 2020

61e709c9f72be9e36ef1e2db13f57500.jpeg

1月6日,顾客在唐人街选购春节喜庆装饰品。(中新社图片/ 林永传 摄)

b34a113eb72f26fa76f3e030ca588e52.jpegdabcd530968c6d9bb625dd511d9797d6.jpeg

春节红蜡烛。(千岛日报)

5ccd80590fa1d6fe2322d8b95ae4a99b.jpeg

1月8日,达玛兰西寺庙一位工人正处理春节红蜡烛的情景。为迎接春节的来临,达玛兰西寺庙制造了200支各种形式的红蜡烛。(国际日报)

右派政党要一中学拆农历新年装饰 

希盟部长大阵仗挂红灯笼展团结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9日 3:30 AM

联合早报

27b0aad597e173221004a3151392e5d7.jpege64304a9c9854d699bd88e6c71bef4e2.jpeg0546e62132b3eb404ddce92c2ef0c2c3.jpeg

旺阿兹莎(前排左五)等人周三在10个大红灯笼签名,校方也将这些灯笼挂上而结束这次风波。前排左二起为西维尔、黄基全与张念群。前排右二是黄思汉,前排右五是慕加希。后排右二起为赛沙迪、哥宾星、赛富丁与林冠英。(中国报)

土著权威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周二在推特表示,雪州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的农历新年装饰“太过分”,也具有宗教元素,“犹如向回教徒传教”。他也指农历新年是华族的宗教节日。事件也引起马国内阁和警方高度重视。

(蒲种综合讯)马来右派政党土著权威党指雪兰莪蒲种一所国中的农历新年装饰“太刺眼”,并指农历新年是“华族宗教节日”,因此要校方清除这些装饰。

校方周一晚间漏夜撤下这些装饰后,首相马哈迪周三主持的内阁会议表明拒绝任何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观点,并指这所学校的新年装饰并非宗教课题,更不是宣教手法。警方已经开始调查此事。

土著权威党(土权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周二在推特表示,雪州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的农历新年装饰“太过分”,也具有宗教元素,“犹如向回教徒传教”。他也指农历新年是华族的宗教节日。

莫哈末凯鲁说,他接获该校回教徒家长投诉后,就致函要求校方三天内撤下这些装饰。他说,校长回函时表明正在拆除装饰,他对此表示满意。

此事随即在网上引起热议,该校一名校友表示,他们过去12年都这样装饰学校,没想到今年竟要连夜拆除所有的新春装饰。

事件也引起马国内阁和警方高度重视。首相办公室周三发布声明表示,马哈迪主持的内阁会议严正看待有人借着蒲种国中的新春装饰玩弄种族课题。

声明表示,新春装饰与宗教无关,也不是在传教。各族欢庆开斋节、农历新年及屠妖节时进行装饰是非常正常。

警方将调查莫哈末凯鲁

警察总长阿都哈密周三告诉《星洲日报》,警方将针对莫哈末凯鲁故意挑起此事展开调查,他也质疑莫哈末凯鲁的动机。他看到蒲种国中的新年装饰被拆下新闻后感到惊讶,并指示下属调查此事。

针对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指当地警方劝告校方撤下这些装饰的说法,阿都哈密表示,建议校方这么做的警官已犯错,这名警官事先也并未请示他。他将调查是哪名警官如此建议。

阿都哈密指出,佳节期间进行任何的装饰,只要为了让学生感受佳节气氛,这些都并不违法。“马国不曾发生佳节期间因装饰品引起的种族课题,例如开斋节的马来粽、农历新年的灯笼或任何相关的佳节装饰,更何况这些佳节都和宗教无关。”

他说,华族不会因为马来粽(ketupat)而信奉回教,马来人也不会因为灯笼而信奉佛教。

副首相旺阿兹莎周三在内阁会议后,还率领其他七名正副部长及国州议员,将10个大红灯笼送到学校。他们在灯笼上签名后,校方也将这些灯笼挂上而结束这次风波。

陪同旺阿兹莎出席的正副部长及议员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外交部长赛富丁、青体部长赛沙迪、首相署部长慕加希、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以及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和民行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等人。

67e894987d605cb09d87b193d1ab77b6.png

马外长:尽管中国反对

马国坚持声索在南中国海领海主权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2020年1月4日 3:30 AM

联合早报 

(吉隆坡综合讯)尽管中国是马来西亚重要的贸易伙伴,但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富丁表示,马来西亚政府坚持索取在南中国海的领海主权。

据电子媒体当今大马及透视大马报道,赛富丁昨日(1月3日)在布城召开新闻发布会,总结外交部2019年表现时发表其看法。

询及马来西亚是否担心此举将冒犯中国,招致对方设下关税反击的问题,赛富丁排除这个顾虑。他说:“如果我们担心的话,就不会提呈索取领海权。”

他说,虽然中国就马来西亚上个月向联合国提交领海权文件提出反对,但马来西亚会维持所提出的范围划定。

他说,外交部已经预料到北京会有此反应,并指这属“正常”。“对于中国的反对,这是我们预料之内的事,之前也是如此,这属正常。我没说对此没问题……但这是我们的划定,我们会坚持我们的划定。”

赛富丁:若进入仲裁是不寻常解决方式

询及外交部的下一步行动,赛富丁说:“这不确定,但若是进入仲裁,则是不寻常的解决方式。”

据《南华早报》报道,中国反对马来西亚向联合国提交文件,并促请联合国勿考虑马来西亚的提交。中国也指责马来西亚提交文件之举,侵犯中国主权。

2019年12月,马来西亚向联合国提交文件,要求在南中国海北部划定马来西亚的专属经济区(EEZ)。该专属经济区落在其海岸线外的200海里(322公里)。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任何国家可在海岸线200海里处主张专属经济区。

本区多个国家争夺南中国海主权,中国就在南中国海划下“九段线”为其领海,涵盖南中国海90%的海域,包括东马海域和南沙群岛,而侵犯马来西亚领海主权。早前,赛夫丁抨击中国的“九段线”声明为“荒谬”。

2019年9月,马国首相马哈迪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时阐明,马来西亚在南中国海课题上,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他们(中国)说南中国海是他们的,这是他们的说法。只要他们还允许船舰通行(海路),那就没问题。”

不过他也说,单边主义是多边主义的最大威胁,尤其强国选择以自己的方式行事,而不考虑其他国家的感受或想法。

67e894987d605cb09d87b193d1ab77b6.png

印尼呛「是中国需要我们」 

大马杀价建高铁

c1b1e4c8b7ddda41f2a8789802f1bdd4.png

文章来源: 信传媒 

2020-01-07 19:44:15 

856d7dd28d99dabe1b17bc01b7c021f6.jpeg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在南海频生主权争议,但双方在一带一路上的关系更为复杂。 (图片来源/pxfuel)

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在南海频生冲突,相对亲中的印尼总统佐科威(Joko Widodo)甚至难得强硬表示「我们的主权没得商量」,同时征召120名渔夫前往纳土纳群岛(Natuna)捕鱼,对抗中国渔民、捍卫国家领海。

海上竞争波涛汹涌,而回到陆地,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关系更是复杂,既有「一带一路」基建合作,又有随之而生的谈判、角力与猜疑。

综合外媒报导,目前泰国、菲律宾对一带一路仍有信心,马来西亚善于讨价还价,越南、印尼则显露疑虑。中国确有其野心,但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东南亚亦有自己盘算,一带一路这场「双人舞」,2020年在东南亚也会继续跳下去。

欢迎中国!菲、泰还要盖盖盖

首先,最亲中东南亚国家非菲律宾莫属,即使之前爆出「北京控制近半电网,可断电菲国48小时」事件,2019年12月菲、中仍签署6项新协议,包括中资金援菲国建设高速公路、岛际大桥、体育馆、市场、广播和货柜检测设备等等。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曾直言要融合他的「盖盖盖(build, build, build)」基建计画、一带一路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

至于泰国,外交政策部落格「战争困境(War on the Rocks)」指出,泰、中基本上没有严重领土、领海冲突,泰军亦不把中国视为军事威胁,尽管对「债务陷阱」并非没有疑虑,仍相当欢迎一带一路和亚投行。

最终目标是连结云南昆明、泰国曼谷的「中泰高铁」备受瞩目,然而2019年9月传出融资、监督问题,第2、3期建设又因贷款货币及利率问题而将签约时程延至2020年5月。

尽管困难重重,2019年12月泰国国家铁路局(SRT)宣布2020上半年将对价值66亿美元的铁路计画展开招标,其中包括中泰高铁。

马来西亚「杀价」重启高铁

一带一路在马来西亚的发展相当曲折,前总理纳吉(Najib Razak)热烈拥抱中资,但他利用三个中企大型能源项目为国家投资基金「一马公司(1MDB)」牟利,最后也因该弊案输掉大选下台。

现任总理马哈迪(Mahathir Mohamad)在竞选时大打反中牌,上任后一度搁置数个中资项目,但经过重新谈判和降低造价,许多计画在延长建期的情况下又重启,例如「杀价」高达52亿美元的「东海岸铁路(East Coast Rail Link)」2019年4月达成新协议。该铁路总长640公里、价值百亿美元,将连结大马东北部与西部麻六甲海峡港口城市。

同年12月马哈迪表示会继续建造「吉隆坡─新加坡高铁」,其他计画还包括「大马城(Bandar Malaysia)」和「马中关丹产业园区(MCKIP)」。

马来西亚2020年也准备架设华为5G网路,预计2023年全面启用,马哈迪甚至曾说川普禁用华为的政策非常「伪善」。

印尼:是中国需要我们

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在印尼的指标性建设是东南亚第一条高铁「雅万高铁」,该铁路长142公里,连结雅加达和万隆,金额60亿美元,预计2021年完工。

2019年4月印尼总统大选期间,雅万高铁因财务不透明、造价太贵而受反对党批评,但亲中的佐科威依然胜选连任,让在印中企都松了一口气。此外印尼将投资400亿美元延长雅加达地铁,分析认为中国很有可能得标。

然而,印、中1月初在南海纳土纳群岛发生冲突,双方透过外交部隔空交火,《雅加达邮报》随后亦指中国经济趋缓,有鉴于印尼是东南亚第一大经济体和市场,中国要继续称霸「绝对需要印尼」,带有警告意味。

而站在与中国冲突第一线的越南,其河内政府对一带一路亦有高度戒心,害怕中国会借这个计画,联合寮国及柬埔寨包围越南。

8d2f52e2492e6efc6e50b73cc207a450.jpeg

雅万高铁第1、2阶段路线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贫穷又贪污的国家最脆弱

由于东南亚生物多样丰富,亦有许多濒临绝种的特有种,中国一带一路带来的隐忧还包括破坏环境。

《华南早报》报导,尽管北京坚定承诺绿化及永续,其在东南亚的投资却多涉及化石燃料或榨取自然资源。例如印尼与菲律宾的大型火力发电厂,还有缅甸和寮国的大型水力发电厂,因迫使伊洛瓦底江(Irrawaddy)和湄公河改道(Mekong),而破坏当地生态系及居民生计。

开辟新道路恐造成栖地分布破碎,除了路杀外,交通大开将助益非法盗猎及盗伐,提高动植物死亡率,降低生物多样性。此外,还有污染、外来种入侵、温室气体排放量提高等问题。

面对这些挑战,贫穷但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的国家最为脆弱,而且他们的政府往往治理能力较弱或充满贪污腐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带一路就变成中企与当地菁英剥削自然、压迫民众的工具。

这些问题并不专属于一带一路,而是各国大兴土木、致力开发时都会面临的两难,但有鉴于中国在东南亚扩张的规模,各国如何把关中资建设计画,成为一大挑战。

ab0fb394ac9d7110d4c480d8890a00df.jpeg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在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