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开放经济,印尼准备好了吗?

前言

印尼新冠确诊病例在东南亚名列前茅,感染曲线还没有达到峰值,但是印尼政府已经决定改变防疫政策,由“大规模社交限制”向“新常态”转变。城市中,商场已经可以开门营业,人们也可以重返公司和工厂上班,甚至也准备向一些国家重新开放边境。    


上周,印尼政府表示准备与中国、韩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国家建立“旅行泡泡”,这个消息传出后,立刻引起在线媒体的集体抗议,因为这个拥有2.7亿左右人口的国家,迄今为止,新冠肺炎感染增加并没有显示出任何放缓的迹象,这个时候政府准备开放边境,让民众觉得不合时宜。


6月20日印尼疫情追踪表。


6月20日,印尼当局报告当日新增122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达到45029例,当日死亡人数56人,总计死亡人数2429例,无论确诊病人数量还是死亡人数数量,印尼在东南亚都是排名第一。

 

其实印尼已经竭尽全力的去阻止新冠病毒在本地的传播,在4月2日,印尼对国际游客关闭了边境,数个省份采取了大规模社会限制措施。在阻止境外输入的同时,在境内也力图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

 

印尼的严峻情况


根据在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攻读全球公共健康安全博士学位的流行病研究员Dicky Budiman表示,由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印尼尚未达到感染峰值。


“印尼还处于第一波传染中,当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有所减缓时候,国家才能开始尝试取消大规模社交限制,”他说。

 

印尼全国34个省份都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雅加达确诊病例约占全国感染人数的22.5%。但是东爪哇省份的感染病例不断攀升,让人们担心该地区可能会变成印尼新的感染中心。

 

根据印尼统计局称,西爪哇的第二波感染令人担忧,西爪哇是印尼人口最多的省,人口为4900万。


5月5日,印尼雅加达传统湿货市场。


上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新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印尼的湿货市场情况其实更加令人担心,根据《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传统市场协会说,在印尼的29个省份中,多达535名湿货市场的销售人员确诊新冠肺炎。

印尼政府想干什么?


新冠疫情给印尼经济造成严重的打击,印尼财政部长穆莉亚妮(Sri Mulyani Indrawati)周二(6/16)说,印尼第二季度GDP增长预计为-3.1%,这是印尼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20年中最糟糕的经济数据。


印尼财政部长穆莉亚妮。


新冠疫情对全球造成的供应链中断,印尼的进出口双下降,同时国内的消费者需求放缓,今年早些时候,印尼央行估计有125万亿盾(约88亿美元)的外资因为投资者的恐慌而离开了印尼。

 


印尼政府也很快做出了反应,在国际市场发行了三只美元债券,总规模43亿美元,为抗击新冠疫情筹集资金,并且为中小企业和困难家庭提供经济支持。印尼总统佐科维周6月15日表示,大约有677.2万亿盾(约478亿美元)将用于疫情管理和经济复苏。家庭支出和国投资已达印尼GDP的70%以上。

 

上周,佐科维表示,对GDP做出重大奉献,但是相关从业人员感染较少的行业,例如农业、渔业、制造业、建筑业、物流业、矿业以及石油天然气行业,将优先在各个阶段开放。

 

6月15日,雅加达约有80个商场按照卫生规程重新开放,政府和企业员工也实施错峰下班,以防止公共交通拥挤,在印尼国内航班,载客量最多只能70%。


专家建议


印尼大学卫生学院讲师伊万·阿里亚万(Iwan Ariawan)说,雅加达至少有65%-70%的人口以及全国至少49%-50%的人口呆在家里。

 

他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呆在家里,这种疾病的传播速度越来越慢,然后我们可以放松社会限制”。

 

放松社会限制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1. 从流行病角度来看,首先新冠病毒传播要得到控制。

  2. 从公共卫生角度来看,疾控机构必须能够识别新冠肺炎患者和亲密接触者,同时,人民要采取预防措施。

  3. 最重要的是,卫生体系必须有能力应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增长。

 

根据印尼统计局数据,2019年2月,印尼15岁以上的劳动力共有129.366.192人,其中3810万人在农林渔行业工作;2440万人在批发、零售贸易以及汽车和摩托车维修保养行业工作;820万人在加工行业工作;760万人在建筑行业工作;520万人在运输和仓储行业工作。

 

因为有相当大比例的人员在工作性质必须在户外进行,因此政府要求居民待在家里的呼声,面临着现实困难。


谁最容易被病毒威胁?


工厂工人


印尼工会联盟说,由于新冠病毒的传播,印尼制造业中有成千上万的工人面临迫在眉睫的失业威胁。

 

工会联盟主席赛义德·伊克巴尔(Said Iqbal)在5月28日说:“政府必须最大限度的直接提供现金援助,并且提供工资补贴”。


未成年人


此外,印尼的未成年人也容易遭受新冠病毒的威胁,印尼冠病发言人尤里安托告诉路透社,印尼儿童贫血及营养不良的情况使得他们面对新冠病毒时候更加脆弱。


疫情中的印尼儿童排队领取食物。


截至5月22日,根据官方数据,印尼儿童死亡率为2.1%。18岁以下感染冠病者为715人,其中28人死亡。在7152个接受医学观察的儿童中,有380人死亡。

 

美国24岁以下冠病死亡率为0.1%,巴西19岁以下死亡率为1.2%,菲律宾为2.3%。

 

印尼肺科医生Nastiti Kaswandani说,“营养影响着孩子的免疫力,”免疫力对“减轻冠病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印尼变性人。


印尼人妖。

除了儿童,变性人群也是弱势群体。印尼变性人群长期受到侮辱和边缘化,他们也受到了新冠病毒的影响,他们很多人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能在政府提供的社会援助项目中登记,得不到援助。许多变性人是街头艺人或者性工作者,在疫情中收入锐减,甚至不足购买食物。


印尼病毒检测能力


6月17日,印尼政府表示共进行了559.872次检测,为每百万人2048例检测。这意味着印尼成为世界上新冠病毒检测水平较低的国家之一,印度和菲律宾每百万人口检测分别为4411和4902次。印尼政府的目标是每天可以达到2万次检测。

 

根据《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国有制药公司Bio Farma有望在明年初开始疫苗临床试验。


小结


在印尼社交媒体和平台上,民众对政府与新冠病毒的斗争,普遍表示“不信任”,因为政府“检测次数少”,“新冠肺炎确诊数量很高”,且“民众无组织无纪律”。

 

现在印尼已经进入了“新常态”阶段,政府和民众对卫生规则以及有效距离的执行根本不严格,印尼的疫情防治依然任重而道远。

往/期/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