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印尼:店铺关门歇业,华人有家难回,印尼华商太难了!!

在印尼,我也‘躺枪’被隔离了。”2月22日,在印尼做服装生意的中国商人大壮告诉我们。

原来,大壮的室友的春节回了一趟浙江老家,2月初从浙江经上海转机到印尼,自己和这个室友有过接触,但是出于对自己还有对别人负责,大壮自行隔离了2周。

1月底,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随即成为了整个世界关注的焦点。

截至2月22日15点45分,海外确诊病例为1491例,印尼境内尚未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印尼政府宣布将进一步加强对全国机场、港口、陆地边境的传染病监测,并对来自中国及其它已有确诊病例国家的游客进行每日跟踪。

“某种程度来说,我今年没回去过年,算是幸运的。”大壮是武汉人,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武汉。

“我现在每天关注着国内疫情的情况,日夜都牵挂着武汉……我的亲友目前都还没有被感染的消息,万幸……”

同样在印尼做服装生意的小亚去年12月初回国,1月中旬返回印尼,恰好避开了国内疫情爆发期。

“幸亏我出来得早,不然肯定没有办法回来。”小亚的家乡湖南常德市澧县在2月初已宣布封锁高速,所有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限制人员随意进出。

虽然小亚没被“锁”在国内,但在千里之外的印尼,她仍然被疫情波及而遭受到损失。

“人在家中坐,白白损失几千……”小亚向我们讲述了她的“破财”经历。

1月中旬回到印尼后,小亚原本已经制定了旅游计划,原计划2月3日先去塞尔维亚,再去毛里求斯,然后再返回印尼。

1月28日,小亚在去哪儿网上买了三张机票,花了一万多元人民币。但因为受疫情的影响,2月2日,毛里求斯发出公告称禁止一切持中国护照的人士入境 。

因为购买的是联程机票,最后要去的国家禁止入境,意味着整个旅程都泡汤了。“我到网站上退票,没想到航空公司说这不是他们的原因,拒绝退票,最终三张机票我只退了一张,损失了接近八千元人民币。”

“我认为这个情况是疫情间接造成的,在国内高铁机票都能退票且不收手续费,在国外的我就享受不到这种照顾了。”小亚对我们表示。

疫情给餐饮进口带来冲击

除了无端“破财”,小亚对疫情可能对未来造成的影响表示担忧。

小亚在印尼柳不利若市场开了一个服装批发档口,通过国内的合伙人提供货源,发货到印尼进行批发销售。

如今,因为疫情的影响,小亚在国内的对接人和服装工厂的老板不知工厂何时能开工。“现在因为我这边仓库还有存货,所以维持1个月的正常营业没问题,但是如果不能及时供货,对我和其他同行就会造成很大打击。”小亚说。

小亚的好友兼同行,在印尼做服装供应的黑龙江姑娘爱玛也表示有同样的忧虑:“我们在济南有服装工厂,也有从河北进货,但是现在国内工厂普遍不能开工,我们的货源都断了。”

此外爱玛坦言,更大的压力是来自大环境的改变——本来近几年在印尼服装批发销售就不好做,现在受近期疫情影响,印尼人更不愿意和我们中国人接触了,如果一直这样下去,那我的生意就完了。现在只能祈祷疫情能早日过去,不要变得更严重了。”爱玛最后表示。

疫情突如其来,最稀缺的防护用品无疑是口罩。据工信部数据统计,截至2月3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口罩日产量已达到1480万只。“其中N95口罩11.6万只,环比增长48%;其他医用口罩998万只,环比增长36%;普通口罩471万只。”

在谈到到国内的医疗物资紧张的情况时,爱玛有点激动地表示:“现在全世界各国的华人都在想办法筹集物资寄回国内,但也有人居然来问我能否在印尼寻找到口罩货源,打算拿到国内高价卖出。我当时就火了,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我才不屑干呢。”

当我们问及印尼当地人对这次疫情的看法时,小亚表示,虽然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中国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完全没有恐慌的情绪。

而大壮则告诉我们,由于印尼还没有任何一例确诊,所以气氛还没有国内那样紧张。但大壮注意到,一些关注国际新闻的印尼朋友已经开始在意病毒的影响,而在公共场合也开始有人佩戴口罩了。

但爱玛也从印尼朋友处获得了友善的关心。她的不少朋友都在向她询问中国的疫情防控进展情况,并祝愿中国早日渡过难关。这让爱玛十分感动。

“他们并没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反而跟我说,世界是一个整体。


印尼华人新媒体矩阵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

商务合作xjj77088(微信)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