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下的随想

最近新冠状病毒在中国大爆发牵动了每一个人神经,我们这一群人都侥幸的留在了海外,也不敢制定归国计划。印尼暂时没有听见任何确认的案例,但也人心惶惶,流言说万隆和其他地方有一些疑似病例,上班的时候很多人也带起了口罩,我也自觉的带上了口罩,目的是让人安心。我把跟北语社合作项目的海报从墙上扯了下来,因为上面用中文大大的写着“去中国吧”,让人看着眉头一皱。我告诉大家等情况好转再重启。

好多人也开始给国内捐口罩和防护用品,点赞。大年三十晚上,谈论最多的是国内的疫情,看着不断上升的病患数字大家的心都簒紧了。这真是灰色的一年,艰难的一年。打开新闻,难民问题、气候问题、伊朗问题每天滚动推送,负面消息总是被无限放大,政治家们吵来吵去,我总觉得现在全世界的政治家越来越无能了。从前在德国的时候听朋友说很多欧洲人因为世界变化得了忧郁症,现在我也理解了。我上中学的时候经历了非典,那时候以为灾难离我很远,每天笑嘻嘻的在教室跟其他的同学一起清洁教室并进行消毒。那时候我没有手机,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个传染病来了。12年去约旦,认识了在安曼避难的朋友,尽管他最后申请成功转道去了纽约,但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阿富汗了,他的家人还在那里。15年我去过土耳其,在伊斯坦布尔的餐厅吃饭,难民就坐在外面要饭,他跟我坐的位置就隔了一层玻璃。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叫“难民”的人。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坐在地上一家几口在乞讨。17年圣诞节去德国,在超市难民用英语问我哪个是护手霜,他要给他的女儿买,当然他还以为我是会说德语的本地人。我们都知道在德国有一百多万难民。18年在雅加达的大街上,难民扎起了帐篷等待政府做决定。还在去Puncak的路上认识了一位巴基斯坦难民,我总是对他迫切的眼神有所躲闪,因为听完他的境况后我什么也帮不上。

如此的例子还有不少。难民已不再是一个遥远的话题。

听到中国爆发传染病的时候,我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上一次这种情况是马航失事。之后我又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很快就会过去。第一次查看腾讯推送的病毒新闻是1月18号,今天是30号,从几百例到了快8000例,我的心理才开始警觉了。赶紧问家里要不要买口罩寄回去,当然我的家人也没买到口罩。新闻上说哪里哪里又捐送了上百万个口罩、工厂日产量是多少的时候,仍然有很多人得不到基本的防护。截止到1月30号下午三点,确认被感染人数是7783,疑似病例是12167,死亡人数是170,治愈人数是129。这个数字是惊人的,疑似病例数字证明明日的确诊病例会再次大幅度增加。我每天打开家乡的病例数据观看并推测,幸运的是我的家乡仍然很安全。很多人不就是由于太掉以轻心了才染病的么,而且染病后被治疗的难度很大。澎湃新闻推送的一篇文章《一个重症肺炎患者的最后12天》超过了十几万的阅读量和好几万的留言量。里面主人翁提到了他的太太患新冠状感染接受过ECMO (extracorporealmembrane oxygenation)治疗。但他那怀孕在身的太太最后去世了,他只见到了骨灰。某日新闻的头条就是ECMO拯救了新冠状病毒患者。于是特地查了一下到底什么是ECMO技术。有人叫ECMO人工心脏,其实它也有人工肺的作用,必要的时候可以心肺联合替代。那心中不禁祈祷个个重症患者都能接受ECMO的治疗。可是很多医院根本就没有这些仪器,而且治疗费用大概要两万一天,前期费用更贵。这个据说(未确认)国家是不支付的,需要病人自己承担。哪个普通的家庭可以承担这笔费用呢?上面那位主人翁为了给太太治病也背了一身债。

如此悲伤的例子数不胜数,根据官方数据,170个家庭在鼠年春节承受在亲人死亡的阴影中,两万多个家庭在焦急的等待着亲人的希望,这还不算那些排在医院外面等待接受测试的人群。


如果外国做的模型真的有效的话,那证明病毒在几个月内可以毁灭地球。当然我也对中国政府信心满满,他们具备处理突发卫生事件的能力。毁灭地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那下一次病毒呢?可以肯定的是,病毒事件还会无限制的再生。


 “中国人什么都吃!”“中国人喝蝙蝠汤!”“你吃过狗吗?”“上次我看到一个视频中国人吃蠕动的老鼠!”餐桌上的中国人会再次受到鄙视,希望这次事件以后中国人也会更加慎重的挑选食物,政府能够更全面严格的监管。

病毒最可怕的是他是一个隐形杀手,看不见摸不着,无孔不入。有人问“中国科技那么发达,难道这次事件不可预见吗?”我也答不上来。据说有人很早就发现了,但是却没有得到重视,大爆发跟重不重视绝对有关系。我们都看过《生化危机》、《流感》等等电影,证明很多事情人类是可预见的,他们早就想到了。

这次病毒还震撼了一次官场,有的革职有的担忧的瑟瑟发抖,还有的说自己不要做官了。官方说党员必须上!

病毒也让人看到了医务英雄。中国的医生一直拿着低廉的薪水,享受着超长的工作,一个中国医生看诊量绝对让你的眼珠子掉出来。我在印尼看个医生我还要等他,一天他只能看几个,看完就走。中国医生的看诊数量是印尼医生的30倍,一个医生一天看300个病患也是正常事,看完一个人再做一台手术也可以。做台手术几十块钱。而且中国还有医闹。我对中国的病患也深深的同情,永远排不到的床位,永远解释不清的病因。如果提高医生的工资就要提高病人的费用,那也是不人道的。那为什么国家就不能要求医院提高医生和护士以及其他员工的薪水呢?中国医院的工作量超级大,就如一台上面爬着无数只蚂蚁的大机器,他们值得更好的待遇。我在机场看到过家用机器人的广告,中国科研项目非常多,不能制造医用机器人吗?比如医用机器人去护理重症患者,我们都知道那样会除去不少被感染风险。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1374年西西里岛爆发了黑死病,也就是鼠疫,这场可怕的瘟疫造成了2500万人的死亡。并且老鼠通过船只把病毒带到了全世界。20世纪的西班牙大流感又杀死了4000万人。此外还不算我们熟悉的疟疾、登革热、埃博拉等等。由此看来我们不过是宇宙中最渺小的一种生物而已,一只小小的蚊子就能杀死我们,一个喷嚏就能杀死十几个我们。可现在的人,不还忙着打仗嘛,今天射击一架飞机,明天叫隐形战机投个炸弹。炸完就是无止境的我炸你,你炸我。新闻都看累了。真希望政治家其实没有长嘴巴,要不然长了一张可爱的嘴巴也行。

《行尸走肉》是我几年前很喜欢的一部美剧。讲的是在美国发生了病毒感染,被感染的人失去了人的意识变成了行走的僵尸。这种行走的躯体会不断的去咬未感染的人类从而造成再次感染,一个小小的伤口也可能将一个大活人变成一个僵尸。可怕的是,那时候僵尸的数量已经比活人多太多了,他们已经快占领整个美国了。僵尸类型的美剧并不是我喜欢的题材,犹如一个电子游戏,会不断的重复很多动作甚是无聊。但是剧中人们在危难中重建家园和艰难生存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人们尝试了重新种植蔬菜花草,寻找水源,节约食物。此剧里的软弱伪科学家尤金为了一罐酸黄瓜背叛了所有的朋友而为剧中的大恶魔尼根效忠。前警察瑞克带领着大家重建家园也变得越来越心狠手辣,既要面对兄弟会的威胁逼迫又要跟其他偷袭的成员作斗争。僵尸既是杀手又是武器,人们需要在僵尸遍地的地方找补给和招募更多的幕僚以维持更久的生存。人与人变得不再信任,阴险自私,各自组队各自争夺资源。

——最可怕的不是行尸,而是外面的人。这是剧中常常重复的一句话。

20世纪全球都面临挑战,中国也是舞台上最重要的一员。我仍然坚信一切会变好,世界应该在各种不同价值观的基础上前进生存。

如果没有裂缝,光又怎么能够透进来?坐等病毒得到控制的好消息,希望病毒过后的武汉和其他城市更加靓丽,希望人们因此放下偏见团结一致,希望悲伤的家庭走出阴影,希望人们因此珍惜朝夕相处的朋友和亲人。

(文中观点仅为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