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印尼开矿祭(续)

先声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回书说到老王数次来印尼闯荡,交了不少学费,鸭子孵鸡白忙活了一场,有点心灰意冷,发誓再也不来印尼了,详看链接《老王印尼开矿祭》。

但是老王属于狗熊掰棒子,撂下爪就忘的人,反正王字倒写还是王,这不,没两年时间,换个护照,我王汉山又回来啦!

但是这次来印尼,老王鸟枪换炮,不是来投资的,而是“某某省某某市某某地区某某县一带 一路企业走出去促进协调领导小组首席联络员”,这次是带着一个政府考察组来的,换了个马甲。

下面隆重推出本文的另一主角:本次考察组组长牛局。 

 

牛局,本名叫牛毕,五十出头,早年和老王一样,在煤炭界多年打拼,前几年借着国进民退的东风,当上了北方某地的矿务局长,目前正在春风得意之时,用自己酒后的话说,尼玛总算踩在风口上了。

 

上头交代了业绩考核任务,目前国内竞争激烈,今年一定要在海外市场有所斩获。牛局思前想后,选中了印尼矿业市场,并诚邀老王再次出山,至于这次随行的真实目的,大家一会儿就知道了。

 

考察组还有一位本单位年轻漂亮的女士,叫秘淑,她真的姓秘,在局里是不是秘书还真是个谜,反正不经常上班,高薪照拿。有句粗话说“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但介种事儿借给牛局一百个胆儿也不敢,因为秘小姐有一个高大上的爹:地区国资委秘主任,老牛的直接上司。

 

第一天

 

飞机上,商务舱。

 

本来牛局充其量就是个副处级,按规定只能坐经济舱。介个难不倒牛局,一个眼色老王就把差价补上了。

 

老王在酣睡,可能昨天陪客人太晚了,喝的也不少,一宿就是在澡堂子里过的。看来,几经印尼的折腾,老王也确实老了,精气神儿远不比当年了。

 

牛局此时心情不错,手里拿着几张打印好的A4纸,派克笔简单划拉了几下,递给了坐在旁边的小秘:秘呀(透着亲切),我看这个考察报告就这么定了,回头把空着的接待单位名字填上去就行啦,别忘了费用报销哈,没票的也要想办法呦。

 

小秘正兴致勃勃看着手机里的印尼旅游购物攻略呢,头也不抬,“嗯”。

 

6个多小时行程,雅加达到了。

 

不知怎么搞的,老王说好的请来越过移民局直接到飞机门口接机的人没来,打电话一问是塞车。

逼格骤降,牛局暗骂,尼玛老王办事真不靠谱,开局不利,只好亲自过关。

 

移民局官员:从哪里来?

牛局:BEIJING。

官员:来印尼目的?

牛局:MEETING。

官员:什么时候出来的?

牛局:MORNING。

 

找不出什么破绽,干脆直给吧:

官员:小费,人民币,你方便我方便。

牛局:NOTHING!

 

话说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牛皮不是吹的,牛局花30万买来的EMBA的英语水平足够对付移民局官员的了。

 

可那穿制服的小妞就是不买帐,头也不抬,左手拇指和食指不停地搓着,意思再明显不过啦。牛局久经沙场,难道还不懂这个?尼玛平时人们都是向我进贡,哪有让我出血的道理?士可杀不可辱,钱有,就是不给!

 

排在后面的老王实在顶不住了,越过黄线走了进来,用力一推,我滴牛爷,算了吧,介似印尼,咱还有正事办呢。扔给柜台里面两张毛爷爷,顺便也把自己的入境章办了。

 

第二天

 

按计划今天要拜访这里的一位华界大佬。

 

一大早起来牛局就开始整容,尽管雅加达骄阳似火,但牛局仍然是西服革履,顺便喷了几下临行前老婆给塞进来的香水,见物思情,耳朵根儿想起来临走老婆甩给的那句狠话: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今天要拜访的是一位大老板,据说也是当地华人某社团组织的终身名誉总主席,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人家做矿只是副业,就是玩儿玩儿,那年头富豪们没有点儿矿好像都对不起大佬的称呼。大佬据说平时一般人都不见,要不是老王认识的当地中间人胡由先生的极力撮合,估计很难有这样见面的机会。

看着老王五短身材也弄了个白西服罩上,大红领带还是歪的,牛局不禁心里暗骂,尼玛这是拉低俺的颜值啊。还是秘小姐给力,中国式旗袍一穿,窈窕淑女,楚楚动人,牛局暗喜,心说带她出来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十点整,牛局一行准时来到大佬办公室,秘书出来说,SORRY,老板在开会,请在前台沙发就坐稍等。

 

一晃半小时过去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牛局有点坐不住劲了,朝胡由使个眼色,意思是能否进去问问。胡由赶紧凑过来,一个劲儿地解释,人家是大老板,这样催很不礼貌,印尼人就这习惯,老板可能还在路上呢,您继续喝茶,喝茶。。。

 

又一晃半小时过去了,还没动静。也许是空调不太冷,也许是牛局穿的西服太厚,反正牛局脸上已是香汗淋漓。终于忍不住了,这尼。。。妈的,此时秘书慢慢走了出来:各位久等,请进。

办公室大的出奇,绝对是富丽堂皇,反正刚进来的牛局眼都花了,竟然半天没找到大佬坐哪儿!

 

一张硕大的写字台后面,大佬起身,轻轻握了一下牛局的手,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秘小姐。

 

第一句话,啊,听说你们来啦,欢迎。

第二句话,打算在印尼投多少钱啊?

第三句话,什么时候钱到位了,让这位秘小姐和我联络一下,咱们再聊。嗯,我还要去见部长,时间来不及啦,不奉陪了哈,啊,啊。。。

 

牛局鼻子都气歪了,尼玛等了一上午,三句话就打发走了,连个名片都没拿到,太TM窝火啦!

 

胡由赶紧解围,大佬能见到就不错啦,牛总消消气,晚上小弟已备好薄酒给您接风,顺便见见几个大矿主吧。

 

牛局一想也是,店大欺客,上赶着也不是买卖,民以食为天,咱还是先解决肚子问题吧。

 

贵宾楼,8号VIP,10个人,茅台四瓶,啤酒若干,外加各种野味。

 

牛局终于找到了在家的感觉。最近国内八项 规定,风声很紧,牛局的饭局少多啦,弄的小胃口都萎缩了。这帮本地华人喝起白酒来一点也不含糊,一两的杯整杯整杯地整,牛局已经有点招架不住啦。此时只见秘小姐缓缓起身,回眸一笑:各位老大,我来打一圈!望着秘小姐把对手纷纷打趴下的身影,牛局上午的不快早就丢到爪哇岛去了,借着酒劲儿,突然有了些许非分之想。不过牛局还是有贼心没贼胆,毕竟酒量还是有限,上面有想法,下面没办法,只听到一句句“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讲随意”云云,慢慢找不到北了。

此时的老王,表现的中规中矩,低着头一个劲儿地吃着穿山甲,吃的满头大汗,西服早就脱了,拖鞋老头衫大裤衩子齐上阵。哟,蛇血,介个好,据说能补血生发。酒可以少喝点,一个是他真不能喝,二是。。。喝高了买不了单呀。

酒足饭饱,语言不通,胡由拿着老王的信用卡去结账,顺便给自己多开出来几条烟。

第二天早晨,老王告诉酒醉刚醒的牛局,昨晚一餐花了八千多,还有就是,一桌子人都是来蹭饭的中介,没有一个是矿主。

 

第三天

 

今天的计划是见一位政府高级官员。

 

吸取昨天教训,牛局今天再也不穿西服了,穿上了昨天下午刚买的印尼国服–巴蒂杉,也就是大花褂子。

 

见谁?来之前曾经和胡由商量过,总统?不可能,部长?够呛,副部长?没在家,最后降格,弄个司局级的干部也行啊。

 

胡由解释说,在印尼见官员是有默认出场费的。老王说一切照办,介个是咱的强项。另外还特地准备了见面礼:一部新上市的华为MATE20手机。本来老王要买苹果的,让牛局给否了,不行,要给国货撑撑门面!

 

今天不象昨天,还是印尼人比较厚道,按时顺利见到了官员,互递上名片,牛局打开了话匣子。

 

中国现在举国上下践行一带 一路,各地方政府高度重视,纷纷走出去,打造对接平台,争做桥头堡,充当排头兵。总体做法是:一个中心,三个全面,五大举措。。。

望着印尼官员四六不懂、一脸懵逼的表情,牛局愈发不可收拾,神采飞扬,唾沫星子满天飞,胡由翻译偷工减料贪污了不少内容。最后牛局隆重把老王推出,说这位是中国500强企业大老板,现在有几十个亿,正愁没地方花呢,希望司长给介绍大项目,一起发财。老王正在那里闷头吃桌上的葡萄呢,赶紧起身吐出皮儿来连连称是。

 

很快,两个小时过去,牛局终于把要讲的话都讲完了。考察组旗标拿出来,赠礼,合影,告别,安排第二天《国际日报》特版刊登。。。规定动作,一气呵成。

差点忘了,事先准备好的考察报告还有和当地中资企业座谈的内容还没完成呢,牛局赶紧让老王把他旧日的狐朋狗友叫来,晚上在月亮城集合。

小秘推说自己来大姨妈了不方便就不去了,牛局准奏,其实双方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罢了。

月亮城五楼,一群董事长总经理推杯换盏,觥帱交错,酒酣耳热后打着饱嗝儿直接上了六楼KTV。事先牛局交代:廉政建设,只要“素”唱,不来荤的。

妈咪见到老王,一下子就扑过来了,王爷多日不见,俺可想死你了!老王赶紧闪身介绍:这是牛总,赶紧叫几个头牌出来让老板过过目。

牛局喝得有点高,舌头有点短:我。。。我。。。就要马伊琍就行,老王吓了一跳,这我哪里给您找去,牛局:就是。。。是。。。那个马什么的酒嘛。还是胡由有见识,哦,牛总要喝马爹利,赶紧滴。

几位头牌叫过来了,牛局半推半就,干脆恭敬不如从命,点了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选了一个酷似小秘的小姐,一把就搂上了。。。

 

回到酒店,醉意尚存,牛局脱衣要洗澡了,今天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吹着口哨,掏出口袋里印尼官员的名片,似乎看到一行小字:ASSISTANT,仔细一看,XX部XX司XX处XX助理,在国内充其量就是个正科级!

 

牛局差一点吐了血,酒也醒了不少。尼玛,这个MATE20算是打水漂了。

 

第四天

 

该准备去现场考察了。

 

早上胡由突然来电话说,去外岛现场的路由于多日下雨,路被冲断了。

 

老王找胡由再次确认,路是真断了呢,还是真断了呢?回答是肯定的。

 

天公不做美,啊不,天公真做美!去不了现场,回国机票又不好改,只好到巴厘岛去看看啦。胡由说介个可以有,照办并随行,不过费用。。。牛局扭头看了老王一眼,老王用坚毅的目光回复:办,必须的!

 

第五、六天

 

手机全关,集体失联,鬼知道他们在巴厘岛都做了什么。反正考察报告中相关时段是这样描述的:考察组去矿区的路上历尽艰辛,总算找到了三辆皮卡。无奈路况太差,三辆坏了两辆。考察组几乎是步行才来到临近矿区的地方,无奈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雨季大水把桥冲断了,只好遗憾返回。没有信号,无法联系,还遇到了当地流氓打劫。。。人晒黑了,钱也被抢了一些。。。

 

第七天

 

巴厘岛归来,晚上的飞机回国,下午抓紧采购。

 

雅加达市中心PLAZA INDONESIA,名牌不少,买买买。那些被“抢”的钱不够用?没事,有老王呢。秘小姐关注的是LV,HUGO BOSS,GUCCI;老王中意的是萨瑞纳的沉香菩提子手串以及黑木木雕,而牛局践行“什么年龄段办什么事”,主要是考虑燕窝、海参和东革阿里等补品,当然,也没有忘记给秘主任买了一块最新款劳力士和几包100%纯正的猫屎咖啡。

至此,考察圆满结束,在机场与胡由挥手告别,牛局一行满载而归。飞机起飞后胡由突然想起来,明天见报垫付的费用牛局还没给呢。

故事的结局可能有两个场景:一个是牛局劳苦功高,一带 一路对接有功,联合几家企业用银行的钱在印尼投资了一个煤化工业园区,老王成为了混合所有制的典型,终于在印尼立起个儿来,胡由也就此发迹,风光无限;另一个结局是,秘主任回头 看时被认定“无担当乱作为”被就地免职,牛局因行贿受贿顶风作案被双 规后判了5年,出了这个局进了那个局,老王配合举报有功免于刑事处罚,从此再也不敢提印尼的事儿,胡由在印尼接着忽悠,继续割中国老板的韭菜。。。您估计或喜欢哪一个?

以上主要内容源自本人三年多前的文章“牛局来了”,看到最近国内来印尼考察团越来越多,有感而发,与时俱进修改了一下重新发表,各位看后别太认真哈,乐呵乐呵得了。

特别致谢:2019年即将过去,一晃本公众号已经开设五年有余,数了数今天订阅者人数恰好33333,发表推文近千篇,和大V相比业绩实在不敢恭维,但值得欣慰的是本号一直是“单干户”,自采自编自推,老杜马上66了小脑至今还没有完全萎缩,托各位的福,得到多年关注印尼钢丝粉的支持厚爱,老杜在此衷心感谢。预计今后一段时间,本人将认真梳理一下本号,争取让其在中国印尼全面交往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本号也首次想尝试合作,有意者请加微信号 GOLDMAN418(昵称LAO DU)联系,非诚勿扰,谢绝中介,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