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印尼开矿祭

选这个标题琢磨了半天,是“开矿记”好呢、还是“开矿忌”好呢,最后还是选了这个,用以纪念那些十几年来在印尼买矿、开矿“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赔本赚吆喝的中国老板们。

 

老王,南方人,当年50岁出头,个头不高,微胖,小平头,小眼睛里透着精明。据他本人讲,凡他干过的事情还没有失败过的。当年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光,他从国企下海干小包工头开始,赚到了第一桶金,随后又和几位亲戚北上山西,盘下来几个小煤矿,“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辛苦是辛苦,几年下来又赚了不少钱。后来煤矿国进民退,政府又退了他不菲的补偿费,就这样他带着几个亿告“老”还乡。

 

人也闲着,钱也闲着,老王不甘寂寞,听朋友讲印尼这边矿资源不少,插个拐棍都能发芽,于是手提十万美金,带领几个地质工程师,兴冲冲来到印尼。

 


老王第一站是苏门答腊岛的巴东地区,一位本地华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大的“你怎么想象也想象不到”的褐铁矿。

 

矿主是位女士,据说是当地一位“名门之后”,气质高雅,雍容华贵。老王虽然浪迹江湖多年,吃过见过,但见到此异国女子也是心头一动,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油然而生。

 

酥手握过之后,言归正传。女施主,啊不,女矿主言明,我的矿规模很大,初步估算铁矿2亿吨,就想找有实力的老板合作,没实力的免谈。

 

老王答曰不差钱,当场敲定,明天就租直升机,空中考察矿区,先转几圈,找找感觉。

 

第二天如愿以偿。来前老王也做了点功课,了解到印尼的褐铁矿大多呈深红色,红里透黑,基本就八九不离十了。飞机上看到的基本都是这颜色,看的老王手舞足蹈,就差从飞机上跳下去拥抱这富饶的大地了。

回来后,老王马上决定,趁着国内工程师在,要立刻进入矿区进行初勘。女矿主欣然同意,但要先交十万美元“诚意保证金”。这没问题,马上通知国内,用两个人的外汇额度汇来十万美元。

 

长话短说。一周后,由国内某钢铁研究院副院长带队的考察组初步勘探结果出来了,该矿区铁矿总储量推算只有15万吨左右。

 

老王不信。将近2000公顷面积的矿山储量难道只有这么一点?!不听解释,国内专家班师回朝,马上换本地的正规勘探公司再次进入矿区,老王亲自一线督战,每天都是巴东饭矿泉水伺候,炸鸡腿都吃出鸡屁股味道来了。这都不算什么,老王当年吃过的苦那叫多了去了,关键是要找到好矿,什么付出都值得!

 

半个月后,结果出来了,数据惊人的相似:总储量只有18万吨左右!

 

老王一下子蒙了,怎么会这样?再问其详,原来这区域只是一层表面的“铁帽子”,驴粪球外面光,下面根本没有什么矿!

 

赶紧找女矿主算账,人家早就跑国外旅游去了。再找下面的人接触,索要那十万美元诚意保证金,回复:你们这次进入矿区勘探扰民,这点钱还不够安抚刁民的,我们还往里搭了些钱呢!

 

眼看签证到期,老王也不纠缠了,打道回府,这点学费老王还是交得起的,就是有点憋屈。

 

 

回来后老王反思,可能是自己太急了,而且铁矿也不是老王的强项,还是去加里曼丹那边找找机会吧,听说那边漫山遍野都是露天煤矿,老王对黑金还是有研究的。

 

但是这次老王学乖了,从贸易做起,不见兔子不撒鹰。

 

来到东加,看到遍地都是熟悉的煤矿。老王心里又有点痒痒了。通过一家雅加达财务公司的介绍,老王来到了一个靠近大河的堆场,里面一堆一堆采出来的煤矿,看上去至少有上万吨。

 

老王仔细地了解了矿山的资质情况,拿了矿样去有关检验机构认真化验,不放心又找了第二家机构化验,结果比对了一下差不多,品位还可以。

 

然后就是商务谈判,讨价还价。最后达成买卖协议的主要条款是:矿主保证矿的技术指达到XXX,每吨价格XXXFOB堆场,即交货地点在堆场,合同签完交30%预付款,堆场货物检验机构报告出来后付款50%,货款付款方式均为TT(电子转账),余20%货款装完母船后拿到装船文件全部付清。卖方负责安排驳船从十几公里河道运输到海边锚地母船,母船带吊,驳船费用由买方先付。

 

结果,老王倒霉就倒霉在这个TT(套套)上了。

 

事情大概的经过是介个样子滴:合同签完后,预付款TT付完了,老王马上在堆场上插上小旗,证明此煤已名花有主。没成想第二天警察就来了,说这堆煤是他们的!

 

赶紧找卖主,卖主就劝说,这是他们警察的地盘云云,还是交点保护费吧,花钱免灾,否则他不让你装船损失更大!

 

没辙,强龙难扭地头蛇,为了讨个吉利,老王认了。安排完一切后,老王一哨人马就陆路赶往海边监督装母船去了。还算顺利,只拖期了几天罚了点滞期费,母船就开走了。老王也付完了全部合同款。半个月后,母船到达中国某港,进口检验报告出来了,介船煤炭的卡数只是买卖合同的60%!

 

老王一头雾水:就算印尼的煤矿都是地表矿,水分、挥发分较大,但半个月时间也不至于掉卡这么厉害呀?毛病出在哪里呢?

 

向局内人多方打听,终于有了答案,原来很有可能是卖主和驳船勾结,在河道运输的中段拐入不为人知的岔道,用几乎一样的驳船换掉高卡煤,神不知鬼不觉给你来个狸猫换太子,太特么的黑了!

 

没辙,这船算是赔了,下船找补回来吧。即使价格高点,老王也要求信用证结算。

 

亡羊补牢。这次老王从堆场开始,全程安排中方人员监装监运。还花大钱雇了军队的直升机,沿着河道监督驳船运输,专门有人在直升机上拿着大喇叭喊:某某驳船,我们在上面看着呢,别搞鬼花活,不准偏离航线,一直往前走,不要往两边看!

 

那位看官说了,介得多大的调费啊。为了保证货物质量,老王也是拼了。

 

就这样,老王在东加做了一年煤矿,后面的几船赚了点钱,总算把以前的亏空补回来一些。

 

老王哀叹:印尼煤矿的水太深啦,别再“倒煤”了,见好就收吧。

 

 

你以为老王从此就收手了?错!

 

老王就是老王,一直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外带浙商特有的商机嗅觉。

 

本世纪初,大概2005年左右吧,中国的几位民营企业老板用传统的高炉技术,用印尼、菲律宾特有的红土镍矿冶炼出来一种叫“镍铁”的东西,可以代替纯镍,作为不锈钢的主要原料。

 

当时伦敦交易所的纯镍价格一路走高,到2007年底甚至达到了50000多美元一吨,而印尼的红土镍矿由于中国的工艺利用一下子为世人所知,但来开矿的人当时还不多,老王看准了这个商机,做矿情未了,再度出山,来了个印尼三进宫,二小放鸽子—-又回来了,2007年末,开始加入做镍的队伍。

 

说起来印尼的镍矿,就是一种像红土一样的土质,里面含有2%左右的镍就是好东西了,从开采成本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土方工程,美元计算成本不会超过一位数,加上运输装船等费用,20美元一般够了,而当时的印尼红土镍矿,在国内已经卖到了100多美元!

 

暴利啊,老王再次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不懂镍矿啊,老王带来两个地质工程师,每天每人200美金补贴,帮忙找矿,找到好矿有奖。

 

找了俩月,发现介两个国内来的工程师不靠谱,好吃好喝伺候着,还总打嘴架。比如对某一个矿的看法,一个说这个矿好,值得投入,那个却说这个矿不行,谁开谁倒霉。老王一看介那行,听他们的两口子都得打离婚,把两个人同时都开了。

 

总得找个依靠啊。老王把宝押到了一位印尼华人身上。

 

这位华人较胖,我们就叫他胖子吧。棉兰人,早年新加坡上学,头脑活络,出手大方,一口流利中英文,老王看中的就是这几点。

 

其实胖子也不是矿主,主要是介绍了一家东南苏拉威西的矿山,真实的矿主是本地人,后来才知道是地痞流氓,但是在印尼开矿还真离不开这些人物,富贵险中求嘛。

 

谈好条件,开采等费用全部由老王出,每吨开采出来运走之后要给矿主和中介XX美元,开采文件、税费及公共关系费用由矿主出。

 

听起来分工明确,其实麻烦来了,光森林借用证就花了半年时间矿主也没办下来。眼看时间越来越久,伦镍又开始一路下跌,老王有点着急了。

 

胖子终于告知:借用证差不多了,就差给有关部门那么一点意思了,不要不好意思,就意思意思就行,懂我的意思了吗?老王问,这点意思是多少?答曰10万美金吧,现金。老王咬咬牙,办!胖子说,你还不能跟着人去,有外人人家还不收,老王都答应了,心想别给我来介个里根楞,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吧,事情办成就行。

 

终于可以开采了,望着堆场上第一车矿,老王感慨万分,幸福虽然来的晚一点,但毕竟还是来了。

 

老王的幸福感还没过去,全球金融危机来了。第一船矿勉强卖了40多美金一吨,第二船矿就开始赔钱了,更可怕的是,国内经济一片萧条,几乎没有人再买矿了,贵贱卖不出去!

 

老王想缓缓,暂停开采,但胖子不干了,我每吨中介费找谁要去?开始着咧(找麻烦)。老王借口抱病躲在国内,电话也很少接。胖子三天两头发信息威胁,说欠了政府的税要老王负责,还要到中国大使馆告老王。

 

老王算了算账,目前投入产出前前后后共赔了3000多万人民币,好在国内近期做了几笔煤炭生意赚回来一些,思来想去,看来金融危机一时半时过不去,决定,止损!

 

老王在国内悄悄告知一线开矿团队,把最后一船矿装走,然后对外以到巴厘岛休假为名,带上必要的金银细软,留下堆场约3万吨的原矿和100多万人民币的实验室,全体中国人员同一天内,像当年国民党逃跑一样,全数撤退。

 

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老王被胖子举报逃税被列入移民局黑名单,原护照再也不能进入印尼;留下的矿后来被矿主拍卖,赚了一笔大钱(后来伦镍又涨回来了);而胖子,利用老王的钱也大赚了一笔,花天酒地,两年后在一高级酒店过夜快活时卒。

 

老王就此再也没有做任何生意,年近六十的他已经一头白发,干脆就剃了个光头,削发明志,见人就说,我要是再到印尼开矿,你们就把我的王字倒写着!朋友戏曰,就怕你不长记性,王字倒写还是王字,到时候就忘啦。

 

最后说明一下:老王只是一个笔名,虚拟人物,大家不必对号入座。但故事情节基本都是本人经历或听说的。当然,当年来印尼做矿的中国老板很多,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是我听到更多的是不那么愉快的故事,特别那些是做金矿的老板们,几乎鲜有成功的案例,即使有成功的人家也低调不说,闷头发财。

 

中国老板们的到来对印尼的矿产资源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对很多中国老板来讲,不管是主客观原因,其失败的经历简直就是一场人生的磨难或噩梦。在印尼的矿产资源华丽转身逐步走向世界舞台的时候,仅以此文,向那些历史上在印尼成功或不成功做矿的中国老板们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