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贪委破案 前副议长法利韩扎恼火 原来政坛蛇鼠一窝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编者按:KPK(肃贪委)是印尼所有一切政府机构中,名望最好的。在印尼人民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地位,被视作英雄。KPK的名字,的确令利益集团及大小心存贪念的官员胆战心惊,于是乎国会在还有2个星期结束使命时,便动议匆匆通过修例法令,此举严重限制KPK的权力,破坏它的杀伤力。

老百姓看在眼里,气在心头。学生爆发全国性的示威抗争,老百姓窃窃私语,议论纷纷,这也令佐科威失分不少,但他已稳坐总统席位。

分析家称,佐科威支持修例也是被视为妥协,违背两次竞选时。提出的肃清贪腐的承诺。

有分析家认为,佐爷主要想名留青史,在任内完成迁都计划,这牵涉到国会批准经费支出及计划的可行性讨论,所以对政客的无理要求,他不坚持原则,没有坚守在肃贪委一方。

虽然他号称平民总统,反正当下已稳坐钓鱼船,做满两届即可安全落地。之前口口声声不主张儿女参政的他,也变调了,其公子有意竞选家乡梭罗的市长职位。

印尼老百姓不乐见政治家族横行,他也知道,但却不能免俗而违背初衷。这些变化,也是观察佐科威未来走向的一个节点,拭目以待吧。

  棉兰市长签防贪公约

违约被肃贪委抓捕

9ef6e9aeed5683bca0332d55ab8a2c4f.jpeg

在印尼肃贪委领导人的见证下,棉兰市长Dzulmi Eldin在周四(6/3/2017),在北苏门答腊省政府办公室举行的预防和协调腐败与监督协调会议上,签署了约定书。如无记错,这个高调奢华的棉兰市长,当年好像是击败人气很高的华裔医生竞选人当选的,结果却是个贪官。看来民主也非万能的,很容易被操弄。(棉兰论坛报 / HO图片) 

赴日本公干携带妻小与外人

费用膨胀只好大家设法补足

肃贪委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棉兰市长艾丁被定为嫌犯

要闻 – 18 Okt 2019 

【好报】雅加达讯。肃贪委员会把2014-2015年任期及2014-2015年任期的(本号注:此处疑似重复。)棉兰市长艾丁Tengku Dzulmi Eldin 定为涉及工程与官职贪腐案嫌犯。

肃贪委员会副主席沙乌特Saut Situmorang 周三晚在雅加达肃贪委员会大厦对媒体说:”经过调查和审讯,肃贪委作出结论,指证艾丁有涉案嫌疑。在这连串贪腐案中,肃贪委已把三个人定为嫌犯,它们分别为棉兰公共工程局长依撒·安沙利(Isa Ansyari)、棉兰市长艾丁(Tengku Dzulmi Eldin)和棉兰市府总务科长森苏(Syamsul Fitri Siregar)。” 

在这贪腐案中,艾丁被怀疑从依撒·安沙利手中接受了几笔贿款。

据称,依撒在2019年3月到6月期间,每个月进贡2千万盾给艾丁。2019年9月18日,依撒又给5千万盾给艾丁。这两笔钱与艾丁与7月携眷到日本市川出席棉兰—市川结为姐妹市的合作项目时有关。

当时,除了棉兰市政府的有关随行官员之外,艾丁还带了妻子及2个孩子及若干与公务无关的人随行。

在日本期间,艾丁的妻儿及其他人还比棉兰市府代表团多逗留了3天。在这延长的日本之旅,她们由棉兰市府总务科长森苏陪同。

由于艾丁的妻儿加上无关紧要的人参与公干之旅,棉兰市收支预算不能负担这些暴涨的经费。承包旅游的旅行社便向艾丁催收。

艾丁命令森苏想办法找钱来填补数目达到8亿盾的日本之行非预算基金。而后,公共工程局局长应总务科的要求,寄了2亿盾作为市长私人之需。沙乌特说。

并非择伐

较早时,肃贪委副主席巴莎丽雅(Basaria Panjaitan)否认其机构逮捕地方首长时具有选择性。她说,如果有足够的证据,无论是哪一名地方首长,都会被肃贪委逮捕。

巴莎丽雅周二(15/10)在办公室表示,如果500名地方首长被民众举报涉及贪腐,而我们都能够找出确凿的证据,那么我们将逮捕他们中的所有人。

巴莎丽雅说,肃贪委收到有关某方涉嫌涉贪的6000份报告,但是,并非所有报告都能够得到处理。

她说,为了能够进行处理,肃贪委团队必须先确定有权处理这些案件,然后,调查小组还必须掌握至少两个证据,以致能够把相关地方首长列为嫌犯。

她补充说,如果你不相信,那就提供报告,如果我们掌握的证据有两个,那么逮捕行动也将展开。所有,没有偏袒一方这回事。

巴莎丽雅是在把南安由(Indramayu)县长列为嫌犯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出上述这番话。

据报道,肃贪委周一(14/10)展开现场逮捕行动,西爪省南安由县县长苏本迪(Supendi)被逮捕。

来自从业党(Partai Golkar)的苏本迪涉嫌就南安由道路工程接受承包商给予的2亿盾贿赂款。

苏本迪也成为第48名被肃贪委列为嫌犯的地方首长(p/sh/int)

肃贪委频繁进行OTT

法利韩扎看到直摇头

要闻 – 19 Okt 2019 

【好报】雅加达讯。国会(DPR)前副议长法利韩扎(Fahri Hamzah)提到肃贪委(KPK)最近大力展开现场逮捕行动(OTT)之事,他对肃贪机构的状况感到惊讶。

肃贪委其中一个现场逮捕行动是针对棉兰市长艾丁(Tengku Dzulmi Eldin)进行,艾丁涉嫌就工程项目和职位而接受贿赂。

法利韩扎周四(17/10)在推特发文称:我看了肃贪委直摇头。

法利韩扎也通过引用爱因斯坦的话来为肃贪委提供建议。

他写道:肃贪委需要阅读爱因斯坦的一句话,即”疯狂就是反复地以相同的方式做事,然后期望得到不同的结果。” 

本月,肃贪委展开多次的现场逮捕行动,并逮捕了北楠榜县长阿贡(Agung Ilmu Mangkunegara)、南安由县长苏本迪(Supendi)和棉兰市长艾丁(Dzulmi Eldin)。

其时,被认为足以削弱肃贪机构的修订后的肃贪法周四(17/10)已经正式生效,法律与人权部已将修订后的肃贪法记录在国家公报中。

司法与人权部法律事务总局局长威多多(Widodo Ekatjahjana)周五(18/10)对媒体表示,肃贪法的修订版已在国家公报中记录为2019年第19号法令。(sh/int)

肃贪委已展开128次OTT

包括棉兰市长艾丁被逮捕

要闻 – 17 Okt 2019 

【好报】雅加达讯。肃贪委(KPK)周二(15/10)晚上直至周三(16/10)凌晨展开现场逮捕行动(OTT)期间,包括逮捕了棉兰市长艾丁(Dzulmi Eldin),这也是肃贪委2005年成立以来进行的第128次的抓现行。

肃贪委发言人菲比利(Febri Diansyah)周三(16/10)对记者表示,肃贪委2015年成立至今,已进行约128次的抓现行。周三(16/10),将对两场行动的结果予以公布,其时,肃贪委已调查另126场行动中的案件。

仅是现场逮捕行动,就有444名贪污嫌犯被肃贪委追究责任。据菲比利说,腐败官员并不喜欢肃贪委展开的现场逮捕行动,因为无法被预测。

他说,腐败官员们确实不喜欢现场逮捕行动,因为其瞬时性质无法被他们预测,而对审判的调查过程也是快速而可衡量的,以致消除或掩盖证据的机会更加渺茫。

肃贪委在这期间展开的现场逮捕行动是基于修订前的2002年第30号有关肃贪委的法令而进行,其时,新版肃贪法受到广泛批评,因为它被认为会削弱肃贪委,以致现场逮捕行动或许难于再进行,因为要进行窃听甚至搜查都必须事先获得监督委员会的许可。

据悉,修改后的肃贪法今日(17/10)正式生效,即国会9月17日予以批准后过30天自动生效,即使总统没有签署。(sh/int)

棉兰市长遭肃贪委抓现行

市政厅若干办公室被查封

要闻 – 17 Okt 2019 

【好报】棉兰讯。肃贪委员会对棉兰市长艾丁(Dzulmi Eldin)进行现场逮捕行动后,查封棉兰市政府若干办公室。虽然如此,棉兰市政府的服务保持正常。

棉兰市副市长阿克雅(Akhyar Nasution)周三对记者表示,肃贪委员会查封了棉兰市政府若干办公室。目前仍无法确认肃贪委员会现场逮捕行动中,所逮捕的官员。总之,市政府对民众的服务保持正常运作。

他继续说,我们会提供肃贪委员会所需要的资讯。只要肃贪委员会要求,我们有义务提供其反腐机构需要的任何资讯。

据知,肃贪委员会在棉兰市长艾丁的现场逮捕行动中,缴获2亿盾现金。除了艾丁以外,肃贪委员会还逮捕其他6个人,包括公共工程局局长乃至市长副官。他们目前仍是证人身份。

不止一次

肃贪委员会公关主任菲比(Febri Diansyah)告诉记者,肃贪委怀疑,该腐败行为不止一次发生。

在现场采访的记者在报道中说,市长朱尔米·艾丁在市政厅大厦二楼的办公室没有亮灯,有若干肃贪委人员在外面看守。

据记者搜集的资料显示,肃贪委的抓捕行动是于周二晚展开直至周三凌晨结束的。这次行动全部逮捕了7个人,包括市长、公共工程局局长、总务、市长副官和私营商。

目前,艾丁市长已被带往雅加达肃贪委员会大厦,听候调查。

根据刑事法典,肃贪委拥有24小时的时间来决定被拘捕的人是否可定为贪腐嫌犯。

除了在棉兰市政厅搜集贪腐资料外,肃贪委人员也在棉兰颂雅镇槟榔峇丽斯Pinang Baris街的棉兰公共工程局PU办公楼查封若干间办公室。

其中包括公共工程局局长依撒·安沙利Isa Anshari 和水利事务处办公室。

副市长阿克雅Akhyar Nasution周三回答记者的问题时承认,当他听到艾丁市长被肃贪委人员抓现行时,非常震撼。

记者看到副市长的眼眶红润,问他为什么?阿克雅副市长承认,听到那个消息后,他哭了。

“他是我的兄长,我很尊敬他。” 阿克雅副市长含泪说。

他也说,到现在他还没有联系上艾丁市长。(ft/p/int)

法律专家:

新版肃贪法已经正式生效

肃贪委法律地位不再明确

要闻 – 18 Okt 2019 

【好报】雅加达讯。国会9月17日批准的新版肃贪法,尽管未经左科威总统签署,但是按照法律,昨日(17/10)已经正式生效。国家法专家哈伦(Refly Harun)表示,即日起,肃贪委员会(KPK)的法律地位不再明确。

哈伦周四(17/10)早上对媒体表示,一些规定已经生效,例如,肃贪委员会领导人的身份不是一名调查员,所以,如果他们不再是调查员,那么他们可以执行调查职责吗?

据哈伦说,由于肃贪委员会处理案件的地位和权限不再明确,为此被列为贪污嫌疑人的官员可能采取向法庭提起诉讼的步骤。他们可以以窃听未获监督委员会允许来作出辩护。其时,新版肃贪法中提到的监督委员会目前尚不存在。

哈伦说,该法律存在很多漏洞,可使犯罪嫌疑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尽管如此,如果新版肃贪法中没有过渡性规则,那么新版肃贪法生效后,肃贪委员会仍然可以如往常那样展开调查任务,可以如往常那样运作。(sh/int)

肃贪委法令修正案正式立法

肃贪委独立性和执法权力或被削弱

【本报讯】据安塔拉社报道,司法人权部立法总干事维多多(Widodo Ekatjahjana)周五(18/10)表示,司法人权部已正式把肃贪委法令修正案记录在国家公报,成为2019年第19号法令。

  此前,直到周四(17/ 10)为止,即肃贪委法令修订草案于9月17日被批准的30天之后,没有任何一方表示修正案已正式颁布。

  实际上,根据关于立法细则的2011年第12号法令第73条第(2)款,如果自达成协议之日起,总统在30天之内未签署法案,则该法案将自动生效,必须予以颁布。

  这意味着肃贪委法令修正案应于2019年10月17日自动生效。

  但是,维多多说,2019年第19号法令的副本仍未能公之于众,因为国务秘书处仍在对它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我们才能在网站上发布。

  众所周知,反腐败活动家反对修订肃贪委法令,肃贪委本身也发现修正案有26条可能会削弱肃贪委的权力,其中包括肃贪委被列为国家机构,从而削弱了肃贪委作为反腐败机构及其雇员执行任务的独立性。

  此外,肃贪委领导人是反腐败最高负责人的条文被删除,肃贪委领导人也不再兼具审查和检控的职责,从而使肃贪委在采取执法行动中将冒违反规则的风险。(国际日报  Irwan)

69706b674ee4aa35467066d33e1634c8.jpe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