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杰如斯乃圣人——我眼中的这位华商大佬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印尼千万华人,多以经商为业,其原乡祖籍,以闽粤两省为众,世代生息,风云际会之时,财雄势大者各显光芒。这其中,亦有海南乡侨,迹遍各地,建功立业,贤达精英不乏其人。今天要说的这位财富英雄邢福村先生,便是一位琼籍华商。此人胸襟开阔,潇洒刚毅,喜怒不形于色,凡事只要出手,杀伐决断,必显豪杰气质。邢先生虽系商界江湖大佬,却宅心仁厚,仗义疏财,言谈举止,独树一帜,颇具古风,有侠士风范。坦白讲,笔者游历印尼十数春秋,得采访之便,所谓富商老板,或深或浅,多有交往,似邢先生这般人物,却极少见识,一经相会,没齿难忘。话休絮烦。就从采访此人的缘由说起。数月前,印尼广东社团联合总会要出一本特刊。总主席曾季瑾指示,广联所属四大族群社团(印尼客属联谊总会、广肇总会、潮州乡亲公会和海南联谊会)各自推荐人物,由编委会派员采访,写出他们的事迹,载入史册。于是,我这记者出身的“码字师傅”,就被广联秘书长的杨健昌老友抓住,充当主笔,协助承担此项任务。按祖籍地域划分,印尼华族人群,广东加海南籍的,至少占半数以上,上述四大社团名流辈出,如繁星闪烁,即使百里挑一,也有数十位之多。正所谓时间紧,任务重,我和几位同行不得不立即投入工作,天天马不停蹄,夜夜奋笔疾书,直写到头晕眼花,筋疲力尽。那天我正埋头赶稿,忽接杨秘书长指令:“丁老师,雅加达海南联谊会辅导主席余有信要求,无论如何要带你去泗水一趟,采访一位海南籍老板邢福村。余主席已买好机票,明天中午在机场等您。这位余主席,也是我尊敬的一位前辈,七十开外,雅京海南社团创会元老,忠诚厚道,有国学功底,懂五行八卦,善识人,会相面,亦通晓英文。作为印尼海南籍华社知名社会活动家,余有信一向关心提携华裔后辈。图为2011年他在祖籍家乡海口举办的第三届世界海南青年大会上发言。余老在华社服务多年,口碑甚好,两年前因腰椎手术留下后遗症,行走困难,步履蹒跚。此番,做事一向认真的余先生,不顾腿脚不便,点名要我同去泗水拜访这位邢老板,想来必有其故,我自当前往,以尽绵力。翌日中午,如约赶到机场,余已等候在此。飞机升空,穿行蓝天白云之间,我二人静下神来,余老方才向我介绍邢先生的企业背景和大致经历,并解释他为何执意要我采访此人。原来这位邢老板,非同小可,乃印尼首屈一指的休闲食品(也称小食品)龙头企业——鼎信先达(PT Siantar Top Tbk)公司创始人兼总裁,媒体上报道的,都是其印尼文名字欣多·苏米多莫(Shindo Sumidomo),所以邢福村的中文大名鲜为人知。邢福村就是印尼著名企业集团PT Siantar Top Tbk创始人欣多·苏米多莫。余先生说,邢福村祖籍海南文昌,1953年出生于印尼苏北先达(Pematang Siantar),从小就读华校,接受传统教育,对出生地先达和父母的海南老家怀有双重热爱。而其公司名称Siantar Top亦源自于他家乡先达的地名。印尼北苏门答腊省先达市区的一标志性雕塑。这里是邢福村出生长大的地方。邢家早年从事小吃行当,福村从孩提时代,就着迷于如何做出各种美味小食,尤其对那句“民以食为天,食以味为先”的中国格言深信不疑。他当时萌发一个理想:“有朝一日,我要让这种小食品的生意大火起来!”后来果然梦想成真。1972年,19岁的邢福村移居东爪哇大都会泗水,决定留在那里创业。他从一个经营小吃的家庭作坊做起,精益求精,不断长进,并于1987年开始涉足住宅业务,获利颇丰。又过了两年,邢在泗水近郊徐图利祖建起一座25,000平方米的食品工厂,从此变成先达公司,陆续扩建新厂,声誉鹊起。邢福村企业所属的饼干工厂,从欧洲引进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生产线。在1996年,他的企业被印尼证券交易所注册为上市公司,尔后更不断壮大,分别在泗水、勿加西、棉兰、望加锡等地陆续建成投产了十几家工厂;公司研发生产的2000种各类Siantar Top品牌小食品驰名千岛,呈现在印尼城乡的每一间超市。如今40岁以下的印尼青少年和大部分妇女儿童,没有人不知道Siantar Top这个象征着美味的商标。食杂店各种Siantar Top的零食始终伴随着他们的成长,也承载着这个群体许多开心的记忆。印尼网站有关Siantar Top公企业的报道,说该公司生产的多种小食品正大量出口到国外市场。除食品主业,先达集团还拥有一家房地产子公司,甚至还与一个制作公司Siantar Production合作,成立了一家名为STTV的电视业务机构。现如今,在泗水交通便利的铁路与汽车客运总站附近,邢福村正投资建设一座当地最大——全印尼也史无前例的飞机游乐场。说起小食品,像笔者这般中老年男人或许很少在意。事实上,这种人们闲暇休息时享用的食品,虽很难定义却涵盖极广,而且随着人们消费方式日益多元化、休闲化,零食俨然成为消费中的新宠。我查了一下资料:以中国为例,据专家估算,到2020年(明年),零食行业总产业规模预计接近3万亿元。20年前,重庆有家公司,以泡椒风味创业,做酒楼生意,后转型专攻凤爪技术,曾亏损500万元濒临倒闭,可是20年过后,“泡椒凤爪”却成了风靡吃货界的明星产品,其老板鹿有忠家族身家超过60个亿。而在2亿6千万人口的印尼,必然也有类似事例。我要采访的邢福村——欣多·苏米多莫,就是其中代表人物。在余有信看来,邢福村不仅是领先于这个行业的成功企业家,更是印尼海南人的骄傲。“这位邢老板虽然不在华社担任具体职务,但泗水、雅加达等地海南公会,但凡集资建会所,做公益之类,有求于哥福村(注:把哥放在人名前面系印尼华人按本地习惯的叫法),他都慷慨解囊不讲二话。我在《千岛日报》看过一则有关东爪哇海南会馆的报道:该会成立以来,经常为乡亲开展福利活动,例如探望生病的乡亲及提供医疗援助,集体吊丧过世的乡亲,向成绩优秀的乡亲子女提供助学金等。都少不了邢福村等乡亲们的支持,出钱出力,积极踊跃。另外,去年龙目岛和巴鲁地区发生地震,该会联合邢福村乡亲的Siantar Top公司,也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向灾民移交物资援助。(见下图)余有信说,邢先生虽然在泗水,但是对雅加达的乡亲也很体贴,善事做了不少,并不喜欢张扬。他告诉我一件事:雅加达有位妇女,海南籍的,经济有限,本人生癌,无钱医病。邢先生知道了,非亲非故,马上捐出一亿盾。“哥福村从泗水打电话给我,说,哥有信,这笔钱寄到你户口,麻烦你叫那位生癌的乡亲去医院,这些钱是给她看病的,你帮忙保管,支出多少,代我替她报销。哇嘟!我赶快找到那位妇女,跟她说,你这样好命!有个好心老板,为你出一亿盾治疗,你安心去看医生,一定能够好转。”余先生感慨道:“类似这种事情,邢先生让我帮忙料理,不止一次。照我的看法,有善心的老板很多,但是像哥福村这样的不多。这次广联出版特刊,余有信就有一个念想:要带人访问邢老板,好好写写他。“哥福村开始也不同意,说不必写他,做一点公益的事没有什么,也不想出名。我几次打电话给他,我说,哥福村,我恳求你答应接受采访。海南族群在印尼,人数本来不多,特刊如果不报道你,我怕给人家看轻我们海南人。听我这样说,他才同意安排我们和他见面。飞机就要降落,因气流变化有些颠簸。余先生结束了他缓慢而深沉的讲述,开始闭目养神,清瘦的脸上,仍浮现着激动的表情。我也有些心潮起伏,不禁对邢老板产生了敬意与好奇。等一会儿,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邢福村,将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当天晚上,在我们下榻酒店旁边的一间餐厅,邢先生提前到达,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张方桌前。我们到了,邢福村起身握手,并不寒暄,一开口便朗声道:“来!——哥有信、丁先生,我们吃饭,随便谈天。眼前的邢先生,中等身材,面孔白皙,长相斯文。他穿一件类似于唐装的巴迪上衣,从容内敛,眼神含笑,但偶尔会现出几分不易察觉的凌厉,身上亦带有几分煞气。他给人的感觉,很像金庸小说中的人物,具体像谁说不清楚,反正就是江湖上武功高强的白面书生那种。


那顿晚饭,邢先生招呼我们边吃边谈,话题散漫而随意。他和余先生回忆起老一辈印尼海南华侨的生活习惯,方言特点,说到有趣处,两人笑语盈盈,彼此享受着怀旧的愉悦。按照采访华商老板的惯例,我打开录音笔,打算请邢先生谈谈创业期间的故事。不料,他轻轻一摆手,似乎对此话题不感兴趣。他问我:“丁先生喜欢看《三国演义》吗?“看过两遍。年轻时比较热衷看《水浒传》。”我回答说。邢说从小喜欢读《三国演义》,后来经商做企业,从中学到很多东西。他就此打开了话匣子:“谁都知道,刘备三请诸葛亮,礼贤下士,很不简单。我认为更不简单的是,诸葛亮出山只有20多岁,在乡下,从来没有做过官。刘备当时差不多50岁了,身经百战,已经是个有名的大人物,而且比诸葛亮大那么多。可是呢,他知道诸葛亮有料,学问大,照样三顾茅庐,把很高的职位给他,结果就如鱼得水,成就了大业。我们搞食品,关键味道要好,有自己的配方,我也请了不少年轻人,都是有本事的专业人才,给很高的薪水,放手让他们开发新产品,市场认可度高,什么都有了。所以从古到今,天下的道理大同小异,就看老板有没有眼光,会不会用人。说到这里,邢先生话锋一转,又和余先生及笔者聊起有关华社搞慈善的话题。我发现,邢对此有自己的理念和比较深入的思考。他主要谈了两个观点:第一,社团以公益活动为主,必须要组织一些年轻人,给他们薪水,让他们专业做这项工作。一般上,对内对外,扶贫济困,很多有钱人不是不要做慈善,而是他没时间,也不懂得怎样操办。华社就应承担这个义务,海南联谊会也好,广东社团总会也好,一定要设立专门的基金,负责具体运作。你不能叫当老板的人去做,他们很忙,也做不好,而是要挑选品行可靠的年轻人,让他们受薪工作,变成他的一个职业,从筹划、实施、监督、跟踪、反馈,一切按规范操作。这样,有钱人捐款捐物,能够落到实处,发挥效益,他们才会更放心地投入。第二,华人要在印尼长治久安,一定要和当地穆斯林群众互帮互助,建立互信。这方面需要华社起主导作用。逢年过节,华社都会向穆斯林友族贫困群体发放米糖食品,这是一种亲善的做法。但这种亲善还应当加以深化。比如说,建回教堂,华社为什么就不能帮忙他们呢!我小时候住在苏北先达郊外的乡下,所以中文名字叫福村,就是村庄的意思。记得我做小孩子时候,和同学们上学读书,来回都要路过穆斯林教堂。有时候半路下大雨,全身都淋到落汤鸡。回教堂长老怕我们生病,就把我们叫去教堂里面,用毛巾把我们这些华人小孩的身体擦干,把衣服晾干了,才让我们走,对我们很好,没把我们当外人啊!所以,华人虽然和穆斯林不同宗教,如果能在物质和行动方面,关心一下友族的精神世界,他们一定很感激,彼此相处才会真正的和谐共生。……


邢先生谈了很多见解。第二天上午在他公司,又和我们说到这个问题,兴致勃勃,滔滔不绝。他说“丁先生,哥友信,谢谢你们来采访。我希望能把这些关于慈善的观点宣传出去就OK。至于我怎样经商办企业,写不写都无关紧要。

邢福村和余有信先生及笔者在其办公室交谈。


邢先生说这番话时,态度认真,使人感觉他不像一个工商老板,倒像是研究公益慈善问题的社会学家。他无疑是个有情怀的人。在我们坚持下,邢先生派了一位印尼人经理,带我们参观了他的部分工厂。在泗水郊外的一条大路旁,鼎信先达(PT Siantar Top Tbk)旗下的工厂分列两边,有六七个之多。这些工厂,有的加工面粉、木薯粉,有的生产饼干、快熟面,有的专门制作酱料、包装纸盒,还有几间储运产品的货仓,自成体系,形成了一条完整的食品产业链。


先达集团的泗水工业区,有数以千计的员工井然有序的工作,为数千个印尼家庭提供生活保障。陪同参观的经理告诉我们,他原本是东爪哇乡下的一个穷孩子,学校毕业进入公司。老板看他聪明肯干,又有文化基础,就资助他到澳洲留学,回来后让他在集团从事项目策划。他说他一生都会感恩老板,努力工作。鼎信先达集团的年轻人。


余有信先生感叹:“不管什么人,只要有一间这样的工厂,就算功成名就,很派头了。哥福村这样大的产业,还那么谦虚,实在是我们海南人的榜样!我们也参观了先达集团正在开发建设的飞机游乐园。在一片上千亩左右的空地上,并排停放着三架退役客机。其中一架系1960年代美国生产的巨无霸式的波音747,双层飞机,鹤立鸡群。该机型当年飞行时最多可载客500多人,如今退役停飞,摆在那里仍是令人瞩目的庞然大物。另外两架是737那样大小的普通客机,它们都是邢先生叫人从有关航空公司买回来的。这个以飞机为主题宽阔场地,未来将成为广州长隆那样的综合性游乐园,引进先进的游乐设施,集乘骑游乐、特色餐饮、惊险表演、生态休闲、主题商店为一体,会在泗水打造出一个万众欢腾的娱乐产业,非常值得期待。


在公司与邢先生话别时,他托我办一件事:“丁先生,我想从中国招揽一批懂得经营游乐场的管理人员,重金聘请。你回国之后请帮忙打听一下,如果有这方面的人才愿意来印尼工作,我会用美元付给他们在国内拿到的同样数字的人民币。比方他在中国,月薪两万元人民币,来印尼我就付给他两万美金,还可以参与公司分红。每季度飞回国内享受假期,机票报销,工资照发。”我相信,邢福村这位看淡贫富,重情爱乡,古道热肠,祈望以善名留世的华商大佬,仍将续写激动人心的故事。此人举重若轻,慷慨出手的大将风度,正是他事业兴旺的原因之一。“英雄几见称夫子,豪杰如斯乃圣人。或许本文的读者诸君,能够涌现出加盟邢氏团队的精英才俊。——天边霞光万道,辉煌正在升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