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中别无出路,印尼非法采金者饮鸩求生

贫困中别无出路,印尼非法采金者饮鸩求生

非法采矿让那些本来会生活于贫困中的人暂时获得了谋生之法。图据《纽约时报》

众所周知,水银若进入食物链,会造成出生缺陷、神经系统疾病,乃至死亡。但在印尼松巴哇岛,用水银处理金矿石,是一种违法但很常见的方法。58岁的矿主伊思坎达甚至表示,自己不但喝过水银,还给水牛和奶牛喝过,“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喝水银的举动让他在松巴哇岛的非法金矿圈子里出了名。

在松巴哇岛,政府将采矿权租给合法的大型采矿公司。但几十年以来,与伊思坎达一样的上万矿主都在进行违法采矿。岛上丛林覆盖的山里,星星点点的都是非法采矿点。为了谋生,他们宁愿让自己、社区和环境都遭受水银毒害。

据《纽约时报》报道,非法开采金矿让印尼政府非常头疼。整个印尼有约100万小型非法金矿,开采者不需为开采权付钱,但每个月都会从土地上采走价值600万美元的金子。更严重的是,水银的长期使用已经造成了环境污染。若不解决非法开采问题,一场环境灾难无可避免。

另一方面,非法采矿让那些本来会生活于贫困中的人暂时获得了谋生之法。一旦全部关停,将断了很多人的活路,造成当地的经济灾难,乃至引发类似“内战”的激烈冲突。

警察罕见关停非法采矿点,水银已经造成环境污染

据报道,今年,警察进入丛林,想要关掉山里几十个非法采矿点,他们命令矿主拆除矿棚,用锯子锯断他们的设备,用废弃物堵住矿坑的入口。而推动警方这次罕见行动的是大型矿业公司安曼矿业。

贫困中别无出路,印尼非法采金者饮鸩求生

非法开采金矿让印尼政府非常头疼。图据《纽约时报》

2016年,安曼矿业从纽蒙特黄金公司手中获得了巨大的露天铜矿,还获得了大片土地的开采许可。据安曼矿业主管亚历山大·阮姆莱介绍,一开始,公司以为非法采矿的危害仅仅是在盗取资源,深入调查后才意识到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非法采矿者“是在制造环境灾难”。因此,为了保护环境,公司必须采取行动。

安曼矿业的合作者还拿下了一个名为印度坦的矿。那里有多达7000个非法采矿点,其中很多都在塔利旺湖高处的山里。2016年的一份研究发现,这些非法金矿所用的水银大量渗透到了湖里。吃一条湖里的鱼,就会超过人体可安全摄入的水银的一周的量。

另一份研究发现,非法金矿上的一些人已经出现了水银中毒的早期迹象,如手指颤抖和睡眠紊乱。然而,没有政府警告,以及强制性的明令禁止,矿主们轻易就否认了水银的毒害作用。

贫困中别无出路,印尼非法采金者饮鸩求生

非法开采金矿。图据《纽约时报》

据印尼环境保护组织Nexus3 Foundation预计,已经有多达850个金矿开采点成了水银污染热点,而印尼全国已有约50万人水银中毒。

问题积弊已久,为非法矿工找出路成巨大挑战

据报道,这些非法金矿已经运营了几十年。他们已经建立起了自己的社区,以及具有工业规模的矿石处理村落。矿工们毫无畏惧地公开作业,根本不怕警方会介入。他们甚至在一条路上设立了检查站,控制进出的路。报道称,非法黄金交易是个每年约50亿美元的大生意。

贫困中别无出路,印尼非法采金者饮鸩求生

小采矿点的矿工在处理矿石。图据《纽约时报》

“为什么允许这些外来人采矿,而我们这些当地人却被禁止?”当地矿主安顿戴着自己矿上生产的22克拉项链质疑道,为什么纽蒙特和安曼矿业这样的大公司能获得采矿许可,而他们却被认定为非法。

报道称,若不提供其他出路,任何将非法矿主和矿工赶走的行动都会遭到反抗。据调查,印尼塔利旺地区的金矿矿工平均收入是其他工种收入的15倍之多。而非法采矿业也是当地经济的第二大支柱,仅次于进行合法开采的安曼矿业。在这个有着2600万人口的国家,多达10%都生活在贫困中。要为这些矿工找到求生方式是个巨大挑战。

不关是环境灾难,关了是经济灾难甚至“内战”

安曼矿业的主要目标其实是铜矿,但金矿常常跟铜矿伴生。“可以预见的是,如果现在不控制水银污染问题,而松巴哇岛有大量易于开采的金矿的消息又传了出去,各种非法采矿者都会蜂拥到这个岛上来,水银的使用会更加无孔不入。”安曼矿业主管亚历山大·阮姆莱称,那“将是一场灾难。”

然而,警方或军方对如何大规模处理这些非法采矿感到非常棘手,矿主和采矿工人都不会退让。“超过一定规模的话,要控制他们就会无异于一场内战。”阮姆莱说。

官方如今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劝说采矿者不用水银基本宣告失败。“如果阻止他们非法采矿,我们就将面对如何养活他们的经济问题。”西松巴哇岛摄政官马斯亚芬称。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译

编辑 张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