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向信息战 散播假新闻‧IS图毁东南亚世俗体制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2019年10月22日

(雅加达讯)土耳其以反恐为名进入叙利亚东北部打击库尔德武装,导致被囚禁在当地的“哈里发国”(IS)分子窜逃。其中逾50名IS分子与家属从叙利亚监狱中逃脱,对东南亚区域安全构成重大威胁。据报,这些圣战分子极可能肩负执行推翻东南亚世俗政府的“宏伟议程”。


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这个恐怖网络目前把精力投放在宣传战上,包括散播假新闻,企图摧毁东南亚民众对世俗政府的信心,借此让政府垮台。专家警告,这些印尼武装分子与家属试图让IS影响力死灰复燃,威胁已到了“迫在眉睫”之势。


恐怖主义事务专家表示,IS目前已将焦点转向信息战。


由于散播假消息无需高昂成本且效率偏高,他们意图将假新闻“武器化”,以破坏东南亚政府合法性。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访问学者诺尔伊斯迈说:“威胁是真实的,目前正逼近中。”


来自印尼的诺尔伊斯迈说:“IS的唯一计划就是,破坏整个东南亚的世俗制度。”


他指出,制造假新闻的成本极低,但影响巨大,因为人们会感到困惑。如果人民对政府缺乏信任,政府就无法有效运作。


基地前成员:拟东南亚建哈里发国


国际恐怖组织“基地”东南亚分支前成员苏菲安表示,IS在该地区的目标是让其世俗政府垮台,该组织称这一战略为“宏伟议程”。


他称:“IS试图在东南亚建立一个哈里发国,并以菲律宾南部为‘国都’。”


报道指,苏菲安自2005年加入“基地”,直到2010年落网。5年后,他重获自由,决定与该恐怖组织撇清关系。


叙越狱犯仍下落不明上周一,印尼反恐高级官员消息指出,约50名圣战分子和家属从叙利亚北部的监狱中逃走,截至上周五仍下落不明。


美国近期突然从土耳其撤军后,邻国土耳其入侵叙利亚扫清库尔德族势力,导致被囚禁的IS分子趁机越狱。早前在美国人的支持下,该地区约400名库尔德军一直在看守这些囚犯及其数万名家庭成员。土耳其的袭击令区域陷入了严重的紧张状态,这为许多疑似IS分子提供了窜逃的机会。


据报道,被羁押在叙利亚监狱的1万2000名IS分子当中,约2000人属外籍人士,当中包括印尼和马来西亚,另外大多数属当地人士。


视棉兰老岛为大本营


截至目前为止,IS一直将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视作该组织在东南亚地区的大本营。2017年,效忠IS的本土极端组织成功占领菲南马拉维市长达5个月之久。


IS位于菲律宾的两大分支——极端组织“马巫德”和阿布沙耶夫迄今为东南亚最严重的威胁。


菲律宾和平、暴力和恐怖主义研究所所长班洛伊表示,棉兰老岛被圣战分子视作IS位于东亚的一个“省份”。


他指出:“他们将其称之为IS东方州份。我已确认近百名活跃于菲律宾的外籍恐怖分子,当中包括45名印尼人、8至10名马国人、7至10名以沙地居多阿拉伯人、7名斯里兰卡人、3名泰国人,另外新加坡、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各一人。他们的人数还在增加中。”


他补充,阿布沙耶夫头目哈提普目前是IS在东亚区最高领导人。


华府国家战争学院教授阿布扎表示:“我高度关注棉兰老岛,因为它将成为东南亚激进分子的主要目的地,让他们收获实战经验和制造炸弹技能。”


专攻东南亚恐怖主义和叛乱的他指出:“伊拉克和叙利亚太远了,运输和后勤方面的挑战也太多,因此对东南亚的极端分子的吸引力不大。棉兰老岛交通便利,而在印尼的东加里曼丹和大马沙巴的物流网络已成形。


月内捕40恐袭嫌犯

印尼面临本土威胁


在众多东南亚国家之中,印尼是叙利亚外籍IS分子的最大输出国,估计有34人目前被关羁押,约有700名家属也被关在营地里。


阿布扎表示,印尼面临的直接威胁来自于IS的本土分支“神权游击队”(JAD),后者近期提升犯案的节奏。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警方已经逮捕了40名策划爆炸袭击的嫌犯,据信他们至少培养了4名自杀式炸弹者。


诺尔伊斯迈指出:“他们会对政要发动恐袭,包括策动爆炸袭击和下毒。他也提到,印尼首席安全部长维兰托近日遇刺受伤,凶徒据信是JAD武装分子。


不过,他也认为,并非所有返国的IS分子都是激进武装分子。他说,一些人是误信IS谗言,远赴中东过着更好的生活才被诱骗到那里。(印尼星洲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