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倒计时-印尼总统选举各方支持率如何?

9534e788842fc667cbb6ec6d96673f75.gif

2b8a38d2c1315ee9a29098a1cd7b4703.jpeg

今年是印度尼西亚五年一度的选举年,也是印尼1999年开始民 主化进程后,总统选举首次与各级议会选举同时举行。现任总统佐科今年再次与2014年的对手、大印尼运动党主 席普拉博沃竞逐总统大位,让各方更关注总统选举而让议会选举备受“冷落”。各项民调大多看好佐科,但各种变数也随时可能让选情翻盘。

  印尼是全球第三大民 主国家,仅次于印度和美国。当地约1.93亿选民4月17日将从20个政党约30万名候选人中,选出正副总统和超过2万名国会及各级议会议员。这也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单日选举活动。

  印尼上届大选在2014年举行时,先在4月9日举行国会等各级议会选举,然后在7月9日举行总统选举。这让各政党能先专心应付国会选举,过后才投入总统选战。

  但今年与以往不同的是,总统选举与各级议会选举都将在4月17日同时举行。换句话说,选民当天将获得五张选票,用来投选正副总统,以及选出人民代表议会(国会下议院)575名议员、地方代表议会(国会上议院)136名议员、34个省议会(DPRD I)的2207名议员,542个县市议会(DPRD II)的1万7610名议员。竞选席次总数达2万零528席。

d8410805d3bb1494ba411ccbd9b48bfc.jpeg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兼任教授廖建裕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今年的选举方式对佐科的斗争派民 主党(PDIP)及普拉博沃的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等大型政党有利。

  廖建裕也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他说,这是因为许多选民不一定认识所有候选人或其政党,但肯定知道斗争派民 主党及大印尼运动党,因此在国会等各级议会选举时,选票很可能就投向这些大党。“这次总统选举的光芒已经掩盖了各级议会选举。”

  他表示,多个大小政党虽然支持佐科或普拉博沃参选总统,但这些政党与斗争派民 主党或大印尼运动党在国会等各级议会选举时,其实是互相竞争的。一旦选票都流向大型政党,小党在国会及各级议会将难有立足之地。

aab2defc4aebab4692c4c492184eae2a.jpeg

  印尼选举“选人不选党”

在此,小编先来扒拉扒拉两位候选人的历史:

普拉博沃·苏比安托–一个精明的战略家,且善于竞选,有很强的决策意识。

1.曾在苏哈托执政期间担任印度尼西亚特种部队司令,在军队任职期间,普拉博沃被指犯有侵犯人权罪,因此从多年以前,他就被美国拒签。

2.2014年7月9日,印度尼西亚总统选举将举行,印尼斗争民主党候选人佐科维多多将同大印尼行动党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苏比安托竞争总统宝座。后普拉博沃·苏比安托落选。

3.2018年9月20日,印尼选举委员会公布了2019年大选正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马鲁夫·阿敏(Maruf Amin)与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桑迪阿加·乌诺(Sandiaga Uno)为两组正副总统候选人。

普拉博沃因涉及1998年印度尼西亚排华暴动备受争议,部分经历过1998年排华暴动的华人选民忧心局势动荡。他在前总统苏哈托倒台后因涉嫌绑架和拷打反苏哈托分子而被革除军职。不过,他坚持否认外界对于他违反人权的指控。按照民意调查结果来看,普拉博沃被认为有民族主义倾向。身为前总统苏哈托女婿的普拉博沃曾任印尼特种部队司令,这个特种部队被称作“红色贝雷帽”,曾让许多印尼人闻之丧胆。

1998年5月雅加达爆发动乱,华人商家遭受严重打砸抢,舆论称是普拉博沃在幕后一手导演、指挥,不过事后他并未遭到任何制裁。

1998年8月,在苏哈托下台后,普拉博沃领导的特种部队涉嫌参与绑架反对苏哈托的政治活动人士,普拉博沃也因此被赶出军队。普拉博沃一直在努力洗清自己的“政治污点”,试图改变印尼华人对他的固有印象。他表示那些说他指使抢烧华商,甚至要造反的言论都是不合逻辑的“政治诽谤”。

f9f84f7ded0025f1d6e7daa6a486fb25.jpeg

佐科·维多多–穷困木匠家庭出生的平民总统

佐科于印尼手工与家具工业协会担任主席期间表现杰出,2005年代表斗争民主党竞选梭罗市长,正式进入政界。其任期的5年内把梭罗市整顿得井井有条,不仅降低犯罪率,还振兴经济,建立了一个清明廉洁的地方政府。 

2010年竞选连任,佐科威及其副手未出钱竞选,以95.5%的选票蝉联市长。担任市长期间,他每月不领取政府薪水,只是签收并把钱交给市长秘书,用于及时救助灾民或苦难贫民。

2012年高票当选雅加达特区首长,佐科无论整顿交通还是治理水患,都取得不俗成绩,赢得雅加达特区乃至印尼社会认可。

2014年3月16日,印尼最大反对党民主斗争党总主席梅加瓦蒂宣布,该党将提名雅加达省长佐科为总统候选人。

2014年7月22日晚, 印尼选举委员会宣布2号总统候选人组合佐科维-卡拉以53%得票率当选为新一届总统和副总统。

2014年10月20日,举办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宣誓就职典礼。中国驻印尼大使谢锋当天在大使馆网站上就印尼新政府宣誓就职发表贺词。

2018年9月20日,印尼选举委员会公布了2019年大选正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马鲁夫·阿敏(Maruf Amin)与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桑迪阿加·乌诺(Sandiaga Uno)为两组正副总统候选人。9月21日在印尼选委会总部进行两组候选人竞选编号抽签,佐科—马鲁夫组合抽得1号。

6caf15f9e99270a9252e7126f5a7a5c0.jpeg

  佐科这次总统选战的开跑态势比2014年好得多。他当年只获得四个政党支持,这些政党仅占国会37%议席。但今年共有九个政党支持佐科,它们占六成国会议席。

  这对佐科而言算是“开门红”,但分析员认为,印尼选举是“选人不选党”。因此总统候选人一开始获得多少政党支持,以及这些政党在国会的议席占有率,并不保证这名总统候选人也能在选举中获得相同比例的票数。

  例如此次支持佐科的九个政党在国会占有六成席次,并不保证佐科这次也能在大选中获得六成选票。

  专门研究印尼政 治的印尼希望之光大学(UPH)社会政 治学院讲师约翰尼斯(Johanes Herlijanto)也认同这点。他说,印尼政党的意识形态都不强,它们向来都很务实的支持胜算高的候选人,而不是意识形态相同但胜算不高者。

9bcd9391fa1e626072268391147281ab.jpeg

  约翰尼斯在雅加达接受《联合早报》电话访问时表示,总统候选人一开始时获得的政党支持度只能当做参考。

  他说,即使一个政党支持特定总统候选人,这个政党旗下的国会及各级议会议员候选人,仍可能支持不同的总统候选人。“一切只为了胜选。”

  佐科此次虽然成功拉拢国会多数政党而赢在起跑点,但他也因此受制于这些政党,特别立场偏向强硬派的回 教政党。例如佐科原本属意的副手是前宪法法院首席法官、前国防部长、现任印尼大学法学教授马福(Mahfud MD)。但印尼最大回 教组织回 教传教士协会(NU,回协)支持的民族复兴党(PKB)以及老牌建设统一党(PPP)都极力反对马福。

佐科副手能 “挡箭”

  普拉博沃副手可加分

  面对多方压力的佐科,最后被迫同意接受这两党推荐的回协总主 席马洛夫担任副手,这让许多分析员跌破眼镜。佐科的对手普拉博沃宣布与49岁富商桑迪阿加搭档参选,同样出乎许多人预料。

  佐科挑选在回 教团体深具影响力的马洛夫为副手,可以弥补他被指信仰不够虔诚的短板而争取回 教徒选票,并抗衡高举民族主义大旗而以“回 教捍卫者”自居的普拉博沃。

aee6c207a53ca8fbd4c31bde56eee967.jpeg

  廖建裕认为,桑迪阿加对年轻及女性选民具有吸引力,特别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千禧世代”。因此桑迪阿加对普拉博沃的选情具有加分作用。桑迪阿加也是雅加达特区副首长。

  他说,相对而言,马洛夫对佐科的选情则是“没加分也没扣分”。他认为,当强硬派回 教徒以宗教课题攻击佐科时,马洛夫确实能发挥“挡箭牌”的作用,但一些与马洛夫理念不同的强硬派回 教徒并不会因此而支持佐科。

  他表示,上届大选支持佐科的选民,其实并不喜欢马洛夫,但他们也不喜欢普拉博沃,因此已经有人号召选民到时投空白票(Golput),这对佐科很不利。佐科因此已经多次疾呼民众必须出来投票,而且别投空白票。

  根据印尼选委会,17岁至40岁的年轻选民占选民总数四成。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布迪(Budi Irawanto)表示,许多人认为这群“年轻但缺乏信念”的千禧世代将是印尼今年选举的关键选民,他们因此成为各方极力争取的对象。

  万隆巴查查兰大学政 治分析员伊迪尔认为,争取千禧世代选民是佐科和普拉博沃的头等大事,尤其是在印尼人口最多的爪哇岛。“千禧世代选民占爪哇选民约三成,在西爪哇的比率更高达35%。”

  《雅加达邮报》高级总编辑恩迪表示,佐科的搭档有助化解对手的宗教课题攻势,普拉博沃的搭档则有助吸引年轻及女性选民支持。他认为,若出现像2014年那样紧绷的选情,副总统候选人将能发挥关键作用。

6b730a8604452a5c983f70840e4ee38a.jpeg

  攻防重点转向经济议题

  印尼上届总统大选,普拉博沃阵营对佐科大打宗教与种族议题,佐科这次选择马洛夫为竞选搭档后,对手似乎就无法再玩“宗教牌”,这让今年总统选战攻防重点转向经济议题。

  普拉博沃阵营这次猛攻佐科政府提振经济无力,包括强调贫富差距、贸易与预算赤字、疲软的印尼盾、高校毕业生失业与生活费高涨等问题。桑迪阿加更指这次大选是对佐科的“经济公投”。

  佐科阵营则大力宣扬政府的经济建设成果。最受瞩目的就是佐科3月24日宣布雅加达第一条地铁线正式启用。雅加达地铁系统是佐科全力开发基础建设的指标项目,这对他的选情有加分作用。

  双方至今为止的交锋主要仍是经济议题,但廖建裕认为,宗教与种族议题其实仍支配着这次选举。他说,佐科找了马洛夫担任副手,但网上对佐科的抹黑仍集中在宗教与种族议题。这包括指佐科是华裔基督徒,或指佐科反回 教等。他认为,随着选情日益升温,宗教与种族议题很可能再次成为主要议题。

f560b6de3828f2fa8f638f4b0772029f.jpeg

  佐科领先幅度正在缩小

  印尼这次大选去年8月提名后,至今已有超过10个民调机构进行超过20次民调。其结果大部分都指佐科的支持率约有五成及领先普拉博沃约20个百分点。

  多项民调显示佐科将赢得约55%左右的选票,普拉博沃估计可得三成至四成选票。尚未决定支持对象的游离选民则有一成左右。佐科这样的领先幅度与2014年十分类似。

  民调机构赛夫姆贾尼研究与咨询机构(SMRC)与印尼调查圈(LSI)与《罗盘报》的调查显都显示,佐科领先的幅度正在缩小。全国媒体民调机构(Median)今年初发布的民调,更指佐科只领先约九个百分点。

  《罗盘报》3月20日发布最新民调显示,佐科的领先优势过去半年来少了八个百分点而跌破五成,但仍保持双位数,即近12个百分点。普拉博沃同时期的支持率则上升了近五个百分点。

  廖建裕认为,这项调查显示佐科的领先幅度只能算是不稳定的领先优势。他表示,调查显示双方选情将日益紧绷,因此约一成的游离票将是此次选举的关键。

  他说,佐科2014年的支持率原本也不错,但普拉博沃阵营在最后关头不断抹黑佐科而拉近双方的支持率。佐科阵营随即大力反击,最后才以6.3个百分点的差距险胜。

  约翰尼斯认为,佐科目前的领先优势能否持续到投票当天,其实不无疑问。他认为佐科这次即使胜出,也应该只是微差险胜。

eefe28d68bd0f83e81948965d35a8b15.jpeg

享受假期,放心签证,印尼三阳旅行社办理印尼各类签证,代理注册印尼公司,亲民的价格,超值的体验,我司恪守客人至上、 服务为本之则,竭诚为海内外朋友提供一流的签证旅游服务。

三阳公司中文客服微信:

      samyang67890       阿利

      sam081289992622  小于

      sam08118997687   祈佑                             

相关阅读:

日落群岛,真正和平宁静的地方

家庭团聚签证(Q1和Q2字签证)颁发对象和所需材料是什么?

探险家勇闯印尼神秘部落 惊现370年”木乃伊战士”

中国驻印尼登巴萨总领馆提醒中国游客密切关注该馆发布的最新提醒

中国最美滨海小城,景色堪比巴厘岛

青岛海边藏着个小巴厘岛

巴厘阿贡火山开始爆发

全球吃得最好的国家——荷兰

泰国这座唯一敢叫板马代的潜水圣地,终于开岛啦

6e2f7d487d09e8f24ae664c377a3b6b8.gif

f818b29bb294b330fee2a4755b6a52d8.gif

0f4aaa8f481232fc11c86cbe39ce5e8b.jpe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