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战的漫漫长路

214c904e1e0ed921b48abf4e712ed373.jpeg

Jalan Panjang Pertarungan, Kompas, 10 Agustus 2017


选战的漫漫长路

文:Gun Heryanto 丨 译:猫头

2019年的大选还有一段时间,可是选战已经开始了。我们看到政党机器已经轰然启动,论战或是骂战铺天盖地,各种党派势力的联合或分裂,这些消息占据了每天报纸的重要版面。

其实,一切还早着呢,可是很多人已经没有耐心继续等待了。

精英们正忙着穿梭于各种政治势力之间,费尽心机,合纵连横,这些让我们意识到一条选战的漫漫长路正在我们面前延伸开去。随着国会正式通过选举法修正案,选举工作逐渐进入实战阶段,形形色色的各类政治事件层出不穷,而一切的一切都指向同一个目标:权力!

无限游戏

从理想的状况来看,对于政府或是国会,执政期的第二年到第四年,通常被认为是鼓足干劲、多快好省、大搞建设的最好时机,选民投票给予的为时五年的信任需要用良好的工作业绩来兑现。这样,到了第五年,人们就可以根据国会和政府的工作业绩去评判,再来决定未来五年的选择。

而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的情况是,国会已经就职第三年了(指2017年),议员们仅仅完成了15项法案的审批。可以对比的是,上届国会在2009-2014年任期内,共完成了40项法案的审批。议员们的工作成绩不但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善,可怜的工作效率甚至在不断下降。

2017年1月至7月,国会立法工作计划中的50项法案,仅仅完成了4项,其中只有3项真正完成了全部核准手续。还有,即使是已经完成的屈指可数的这几部法律里,内容上也存在诸多争议,甚至已被人告到宪法法院要求进行重审。

在国家的行政层面,佐科和卡拉政府同样面临许多的问题:经济增长低迷、食盐供应危机、大米问题、国家债务、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威胁、毒品泛滥,等等。

尽管难题很多,哪个都不好解决,可是国会和政府的这些政治家们仍迫不及待的摩拳擦掌,毅然投身到2019年的选战。

借用詹姆斯·卡斯(James P Carse)在其著作《有限和无限游戏》(也译为《有限和无限博弈》)的说法,选举通常被认为是有限游戏,有限游戏有明确的开始和结束界限。作为有限游戏的玩家,政治家们每五年一次聚焦于选举之战,一旦选战结束,投票的选民们就会置身事外。

而今天的选举则开始慢慢演变成一场无限游戏,无休无止,没有结束,即使选举本身已经散场,但是围绕权力的斗争却像一条没有尽头的长路,不知通向何处。

举例来说,2014年的总统大选,印尼发生了严重的社会割裂,这种现象一直延续至今,直到今天仍然可以强烈的感受到。这种割裂不仅是在政治精英之间,在普通的民众之中同样存在,通过各种通讯和社交媒体的渲染,我们可以感受到这种斗争在继续,一场接着一场,毫不停歇。

关系辩证

对于政治现象的研究,我们引入了关系辩证理论的观点。莱斯利·贝克斯特(Leslie Baxter)和芭芭拉·蒙哥马利(Barbara Montgomery)在其著作《对话的辩证》(Relating Dialogues and Dialectics)中提出,辩证关系是一种由矛盾的冲动导致的持续的紧张态势。

无论是在传统媒体或是社交媒体,政治话题永远是充满争议,惹人关注。政治问题很容易被热炒,甚至达到异常激烈的程度,比如说2016年雅加达省长选举。政治党派的结盟,无论是权力系统之内或是之外,往往处于流动变化的状态,与不断发展的政治动态有关,比如说选举法修正案的讨论。

在纸面上,佐科总统目前获得了高达69.2%国会议席的支持,来自七个宣布支持政府的党派。但是,当国会讨论选举法修正案时,国家使命党虽然身在支持政府的阵营,却决定和大印尼运动党、公正福利党、民主党等反对党联盟站在一起。这不禁让人想起,在苏西洛总统的第二个任期内,同样身为支持政府阵营的公证福利党在燃油涨价案和世纪银行案中的反常表现。

还有,前总统苏西洛和普拉博沃在2017年7月27日进行的闭门会,这个事也要放在上述的关系辩证理论中去审视。现在断言他们两家将在2019年的大选中结盟还为时尚早。就好像,人们之前可能也没想到,富豪陈明立(Hary Tanoesoedibjo)和他的印尼统一党,前一天还在忙着批评佐科政府,一转眼就宣布坚决支持佐科总统连任。

对政治权力关系的观察,不能用单一方法论,也不适用二元主义论。在单一方法的框架里,矛盾的两个部分是互相排斥的,你走向一个集团,就会远离另一个集团。而二元主义把矛盾的两个部分看成分裂的,认为二者之间没有联系。

不过在现实的政治领域,辩证关系才是普遍存在的,所以就要用辩证的观点去看待政治问题。每一个矛盾或冲突的发生,都必然会对事物的另一面产生影响。有些冲突可能涉及到两个不同的政治阵营,然而结果则可能超越这些不同阵营的排他性。在谈到辩证法时,俄国哲学家米哈伊尔·巴赫汀说,社会生活是一场多方言论的公开对话,这场对话仿佛是一个“竞技场”,场内充满了互相的挑战、否决以及妥协。

等待意外

在选战的长路上,很可能出现接连发生的各种意外。

首先,随着2019年选举的日益临近,政治势力的版图会发生变化,关键要看宪法法院对总统候选人提名条件的最终决定。如果宪法法院最终决定提名总统候选人需要国会20%的议席或者全国25%的选票,那么最终可能只有两组候选人。在这种情况下,2019年的选战极有可能将是2014年佐科VS普拉博沃的重演。

现在,专业集团党、民心党、团结建设党和民主国民党都已宣布支持佐科连任,所以佐科在手的国会议席已超过32.5%,全国投票已超过35.61%,远远高出提名总统候选人的最低要求。这种形势下,尽管民主斗争党(占据国会议席19.5%、全国投票18.95%)和民族觉醒党(国会议席8.4%、全国投票9.04%)尚未表态,但是不难想象他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国家使命党(国会议席8.8%、全国投票7.59%)还存在各种可能性。另一方面,大印尼运动、福利公正党和民主党极有可能选择抱团。

但是,如果宪法法院取消了总统候选人提名对国会议席和全国投票的最低要求,刚才分析的局势就可能发生彻底的变化,无论支持佐科的政党或是反对党都可能重新考虑自己在选举中的定位和策略。

其次,2018年的地方同步选举的争夺一定会更加激烈。2018年将有171个地方政府举行地方首长的选举,包括17个省、39个市、115个县。在这些地方政府中,西爪哇、中爪哇和东爪哇这三个省将是非常重要的,可称之为“决胜战场”,这三个省的选举情况可能会对2019年的大选起到关键性的影响。参考2014年大选的数据,这三个省的选票占全国总数的48%。

第三,在公共意见领域关于候选人的能力、信誉、支持率等争论也将日趋激烈。今天的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都在急切的争夺引领公共意见的话语权,但是也要避免误导公众。

原文载于罗盘报2017年8月10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