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万高铁,不得不说的故事

没记错的话,本文是本号历史上最长的一篇原创,没有褒谁贬谁的意思,只是想回顾一下这个项目历史,还原一些真实情况,引起我们进一步的思考。

1

 

d876bd8483e9da11446d844ab3383b20.jpeg

2014年10月20日,佐爷正式上任印度尼西亚第七任总统。

 

佐爷全名Joko Widodo,中爪哇梭罗人,十几年前还只是一位普通的家具制造商,然后在梭罗当市长7年,2012年与另一曾经的风云人物钟万学搭档任雅加达特区首长2年,在2014年总统大选中击败对手帕拉博沃当选,用句中国话讲是十年内连升三级。由于他是从一个普通平民选上来的,又有亲民的特点,所以不少华人也戏称他为“佐爷”,其实当总统那年他才53岁。

 

总统的宝座是坐上了,但是作为世界第四人口大国领导人,佐爷面临着诸多问题。

 

首先,佐爷不是他所在党的党魁,说话不占地方;其次,支持他的政党在国会也不是多数,各方面都有所掣肘。但佐爷当务之急是要把他的施政纲领实施,如何烧好三把火。

 

历史已经证明,佐爷是个有梦的人,但是如何实现这个梦,一直困扰着他。

 

2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中国也难免于难。

 

当时中国的几位大BOSS 一商量,先来个家电下乡救市,后来这一招也太不灵了,毕竟社会需求有限,只好祭出4万亿大旗,大搞“铁公基”,经济才逐步稳住了阵脚。

 

缓过劲儿来,中国才发现自己的经济在全球已经是比较“厉害”的了,但是同时产能过剩也一直困扰着中央政府和地方企业,国内消费已经达到了极限。如何既能体现负责任大国的风范,又能解决产能过剩没地方消化的实际问题,摆上了BOSS 们的议事日程。

 

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终于出台了。其中的“路”,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就是在2013年10月2日大BOSS 来印尼访问首次提出的,这个倡议正好与佐爷的“海上捷运”发展构想吻合,这对既缺钱又缺治国经验的佐爷喜出望外。

 

3

 

2015年3月26日,佐爷急吼吼上任后首次来到中国访问,目的之一就是为宏大的经济发展规划筹资,顺便向中国讨教治国方略。

 

记得当时我们大BOSS 给了佐爷三把“金钥匙”:一是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班子;二是要制定一个长远靠谱的经济发展规划;三是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根本。

 

上述三把钥匙,第二把佐爷回来马上就研究,最终提出了一个“印尼海洋支点”的构思,三年后又细化为“三北一岛”规划向全球推介。第三把不用提醒佐爷也深有感触,只不过是“罗锅上山—前(钱)紧,没有资金难以实施。至于第一把,这个是痛点,民主国家,政治体制不同,还得需要时间,慢慢来。

 

印尼其实不是没有钱,至少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没钱,但钱都那里去了?

 

印尼是一个两极分化比较严重的国家,历史上不少本地大佬把利用印尼资源赚来的钱都留在国外,据说目前在印尼境外的钱比境内的钱还多,这个结论不敢肯定,但是佐爷上任不久就把财界女强人穆莉亚妮招致麾下,冒着得罪大佬们的风险,开始了境外资金税收追缴计划,虽然最终效果还不尽如人意,但是还是为财政收入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佐爷还立马把多年补贴给本地市场燃油的津贴给减了。印尼也算是一个原油大国,但炼化水平不行,只好大量进口燃油,但这大大耗费了宝贵的外汇。佐爷减少了居民的燃油补贴是一招儿险棋,因为这很可能会推高国内的燃油价格。事实也是如此,辛亏印尼燃油价格本身就低,有一定的调价空间,同时国际原油价格下落也神助力帮了佐爷一把,没有出现由于减少补贴而燃油价格大幅震荡的局面。

 

4

 

国内有了一点钱,中国又把两国关系提高到前所没有的高度,钱不是问题了,佐爷开始琢磨得干点什么了,其中的想法之一就是开始推动雅万高铁的建设。

 

首都雅加达到万隆的距离大约150公里,目前有一条高速公路相通,开车过去的话约3个小时。遗憾的是在两个城市的出入口段很塞车,耽误了大量的时间,此地抵达彼地往往要5个小时以上。铁路方面,目前每天也有几趟较原始的绿皮火车在运行,平时坐的人并不多,晃晃荡荡也需要近三个小时才能到达。

 

万隆是历史名城,也是雅加达的后花园,人称印尼的“小巴黎”,气候适宜,风景宜人。雅加达的蔬菜、水果大都来自万隆。两地的百姓假日人流状况以及塞车的抱怨也是佐爷想建城际铁路的考虑之一。本地朋友间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对话:周末去哪?万隆转转?算了吧,塞车,还是在家待着吧。

 

当然,佐爷想到建雅万高铁,还有几个层面的考量。新总统上任,总要来点儿新东西,建一个印尼前所未有的高铁项目,万古流芳;地方交通的改善也一定会为下一次竞选加分,要知道,在雅加达和万隆所在的西爪哇地区,在本次大选中绝对是对手的大票仓,佐爷在此地的票数竟然落后对手20%,充满爪哇智慧的政治家岂能放弃利用手中的权力拉票的机会?

 

2015年3月佐爷的出访。先去了日本,坐上了新干线,听说除了看富士山就是在闭眼睡觉,然后又去了中国,兴致勃勃专门坐上了京津城际高铁,全程问这问那,佐爷的心思可见一斑。

 

中国最大的高铁推销员立马在北京会见了佐爷,积极表示,中国愿意参与印尼政府雅万高铁项目的投标,两国领导随后签署了关于雅万高铁的框架协议,并且即日起项目启动!

 

5

 

雅万高铁,最早是日本人2011年提出的建议,并已为此付出了约1500万美元的前期费用。但是几年来并没有什么大动静,似乎只是一个姿态。坊间猜测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日本人办事讲究,不轻易做决定,特别是对当地的地质情况及经济效益等没搞明白前不会轻易乱动,另外一种解释是日本人其实就是个幌子,在日系汽车占据印尼绝大多数市场时,放弃公路建高铁的选择是对日本汽车产业的利空,精明的日本人岂能自残?

 

但是日本人毕竟已经做了不少前期工作,而且部分资料已经上报了印尼政府。现在佐爷想启动这个项目,岂能不带日本人玩儿?

 

拉锯战开始了。

 

菜其实已经凉了,中国准备把它拿出来热一热,这下日本急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在中国提出了方案之后就开始搅局,日本政府官员亲自出面更改投资方案,提出了一个几乎是“0元购机”的方案,并发动各方面力量,向印尼政府频频施加压力。

    

于是,为了印尼这个“美女”,中日两国开始在政府层面掐起来了。日本此举更像是小孩过家家,有点失去了大国风范,中国对此只能被迫应战。想想看,当和情敌已经约好时间和地点准备决斗了,你能放下手里的剑吗?

 

两个国家两个方案,还请了著名的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给参谋了一下,美国佬更精明,两边都不得罪。佐爷有点骑虎难下。在经过一晚上主要内阁成员商量之后,决定以不能提供政府担保和技术方案不适当为名,全上来都下去,退货另议。

 

记得当时我写了三篇关于雅万高铁的文章,其中第一篇有这样的文字:

 

开始,佐爷肯定心情极爽,准备待价而沽坐享其成。慢慢滴发现势头不对啦,介似要出人命啊。可是已经有点晚了。

 

刚才说了,眼下印尼并不急需高铁,但您也不能拿这个来挑逗我们啊,几天前还催着要奶喝,突然又说已经断奶了,开什么国际玩笑。面对困局,估计佐爷召集部长开会主要就是研究如何说辞了。中国这个小帅哥风头正劲,家底雄厚,情真意切,有心相许,可不远处还有一个日本大叔咬牙切齿在那秀肌肉,两国还正在为纪念抗战70周年较劲,佐爷有点左右为难了。历史上也有人认为是日本人帮助印尼赶走了荷兰人,多年来他们的投资和产品已在印尼扎下了根,佐爷也不能视而不见,得罪不起啊。内部讨论建高铁,听说5个部长中4个反对,只有国企部长竭力在坚持,佐爷连自己人都摆不平了。

 

没辙,只能拿技术方案说事了,速度也不必要强求,时速250公里的动车就够了,还能省钱,另外就是嫌沿途站点过多。其实,150公里建5-8个车站并不少见。中国的沪宁高铁全长160公里,中间就设有8站,全线设计时速350公里。问了下专家,站间速度可以通过发车配对和错时停靠等措施来保证。而且高铁的钢轨材质和铺设精度有更高的要求,如果不是一次到位,今后再延长到泗水,别人都是高铁,这段就是瓶颈,武大郎举杠铃,也就到这儿了。

 

当然最重要的没说:就是谁能答应印尼政府不提供担保,不动用国家预算,谁就占领了先机。

 

2015年10月1日,在中国国庆节这一天,印尼回报一个“好”消息。

 

综合媒体报道,印尼国营企业部长莉妮(Rini Soemarno)表示,中方与印尼国企合作承建雅加达-万隆高铁项目已有更详细的进展:高铁时速最低为250公里(没说最高),途中设立4个车站,投资总额约达55亿美元。雅隆高铁线路原先设立8个车站如今减少为4个,即为雅加达的哈林(Halim)、加拉璜(Karawang)、瓦利尼(Walini)和万隆市区。据悉,雅隆高铁在加拉璜设立车站是因为可以连接其郊外的油气工业区。而瓦利尼是距离万隆市西南郊大约25公里的芝威堆(Ciwidey)镇区辖下的一个村落,当地风景优美,而且有温泉,是一个具有旅游潜能的村庄。根据莉妮部长所说,雅隆高铁项目初步预算的投资额为55亿美元,若以美元汇率为14600盾计算,大约等于80万亿盾。中方将通过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提供大约75%投资总值的贷款,贷款期限为40年,并加上10年的缓期。其余25%的投资额,将由4家印尼国企和中国铁路总公司(CRC)合组的财团所承担。据称这次是“真正的”企业对企业(B to B)的模式,中方的贷款直接供应给Wijaya Karya公司(WIKA)、高速路服务公司(Jasa Marga)、印尼铁路公司(KAI)、努山打拉第八国营农园公司(PTPN VIII)共4个国企和中铁公司组成的财团。中方也将与阿沙汉铝业公司(Inalum)合作建设高铁车厢,以实现最少50%本土原材料含量的目标。雅隆高铁的建设和运营,中方将提供专业工程师,其他员工将优先采用当地居民。中方还将提供技术转移,包括线路设计、信号系统、操作训练等。

 

至此,雅万高铁由中国实施,基本是实锤了。

 

6

 

尘埃落定,日本人不服,首先是媒体。

1058a6619c090ebc313d8691c1d8aa40.jpeg

 

有一名日本漫画家Onan Hiroshi特意画了一组作品来讽刺印尼,称其当初没有选择和日本合作建造高铁,选择与中国签约,导致如今项目进展缓慢。漫画的最后还很不合时宜地描绘,佐科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跪求援助。

84ff0e380afa0974da1695f1d1fa9202.jpeg

 

这一漫画发布后被印尼各界批评。据雅加达JITUNEWS新闻网报道,印尼国会议员卡提布(Khatibul Umam Wiranu)强烈谴责这个漫画,称这非常“不道德”。

面对网上大量的批评声,随后,Onan Hiroshi在推特上分别用日文和英文发表了道歉声明。Onan Hiroshi向佐科、印尼民众及政府道歉,“我很抱歉。。。我之前太激动,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

afa99125778a727f5c705726620c64f3.jpeg

7

 

经过一段时间紧张的筹备,2016年1月21日,印尼政府为雅万高铁开工仪式在瓦利尼举行,佐爷亲自为工程剪彩,称为“软启动”。

 

c26bc70ed9ac396ac4799362a2849a1b.jpeg

当时我们就注意到,项目主管部门领导—当时的交通部长佐南并没有一起参加,这位有能力也有个性的“佐哥”后来被佐爷调任到能矿部长,为美国自由港的股权最终回归立下了汗马功劳。

 

雅万高铁最终中国得手,国人几乎举国欢庆,高层也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你真的来啦。雅万高铁项目是中国高速铁路从技术标准、勘察设计、工程施工、装备制造,物资供应、运营管理和人才培训等全方位全要素整体走出去的“第一单”,国家级名片啊。

 

中标之后,俺赶脚着按照中国的习惯,还不得紧锣密鼓,大干快上,拿出个中国速度给他们瞧瞧。所以当时在国内休假都没安生,急急火火赶回来想目睹开工后大干的盛况,结果—-没动静了!难道拿完项目就像生完孩子一样也得坐个月子养养?

 

印尼和中国为此项目合资成立了“协力支柱公司”,到底是协力不协力,支柱是否支的住。伟人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今天咱们就掰扯掰扯。

 

佐爷在宣布中国中标的当天上午,专门为高铁项目发布了一个2015年107号总统令,给各位相关部长派了活儿。网友张强给翻译了一下,戏摘如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国有企业部长:对高铁任务实施工作给予指导和监督;协调其它国有企业为落实任务提供支持,不得有误!交通部长:签署高速铁路基础设施运营协议;签发高速铁路基础设施经营许可,包括业务许可、建设准证和运行准证;颁发高速铁路设备经营许可,包括业务许可和运行准证;对高速铁路基础设施及设备的经营及建设技术进行监督和指导,不得有误!国土和规划部部长/国家土地局局长:根据上述所指的线路调整区域规划,不得有误!雅加达特区省长和西爪哇省长:根据上述所指的线路调整区域规划,批准在建设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基础设施及设备时可使用地方政府所拥有的土地和空域,不得有误!以上,均须依据相关领域法律法规进行。都退下吧。

 

这可不是“B2B”了,而且要命就要命在这个“均须依据相关领域法律法规进行”上。

 

随后的两年时间,基本就是在征地问题上“依据相关领域法律法规进行”。

 

据说高铁沿线要面对6000多个“地主”,有些二地主已经早就听到风声把地价炒上去了;有的是企业或军队用地,你还要把他们先搬迁后才成征地;还有的土地本身就是日本人的,你还要按着性子努力做他们的工作才行。所有的地块征用之后,还要拆迁、改线、重建。。。以维持原有的功能。

 

到底需要征多少地?没一个准数。因为你项目用地很可能只是地主土地的一小部分,可地主价格上狮子张大口,还要把全部土地卖给你,尽管这些土地根本就用不上。所以就要与地主谈判,有时候还得打官司。在印尼打官司,你懂得。因为你已经局部开工了,剩下的钉子户吃准你不会改线了,所以死活不卖你也没辙。 所以,那些媒体上官员们说起的征地进度达到多少多少,只能是个参考,或者说就是个忽悠,因为总征地数都没有确定,分母还没有了,光一个分子数说明不了问题。真正靠谱的,是我们强大的基建铁军能够进入施工的区域才能算数!

 

当然,实施中还要面对各种施工许可,各种NGO捣乱,各种地痞流氓骚扰,也包括开斋节全民休假,雨季降效。。。

 

种种原因,造成项目总造价的节节上升,估计最终需要超过60亿美元了,当然,还有被耽误的工期,原定的2019年完工通车肯定是不行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基建铁军没有闲着,见缝插针,努力在狭短的工作面上创造奇迹。

 

8

 

以下是部分项目实施的轨迹:

 

2016年3月16日,印度尼西亚雅加达至万隆高速铁路合资公司在雅加达和印尼交通部签署特许经营协议。

 

2016年3月24日,由中印尼企业联合体承建的印尼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5公里先导段实现全面开工。

 

2018年6月,雅万高铁22处控制性工程取得突破。这标志着雅万高铁项目建设进入全面实施推进新阶段。

c84c87362b69e7196ea29fd8b41976de.jpeg

2018年9月29日,由中国自主研发的出口海外高铁用超大直径泥水气压平衡盾构机下线,这台盾构机将用于印尼雅万高铁工程。

 

5f978c78df97e2f0f8854106ed9a242d.jpeg

2019年5月14日,608米的瓦利尼单洞双线隧道顺利贯通,比计划工期提前了三个月,同时标志着雅万高铁建设进入全面提速阶段。

 

据媒体报道,中国驻印尼肖千大使自上任以来以平均每个月一次的频率到雅万高铁视察工作,了解情况;中方国内的主管部门高层领导也多次到印尼现场来指导督战。可以说,从项目竞标开始,到目前的全面提速,中方从每一个参战的员工,到最高层的BOSS,都倾注的大量的心血,这一点,印尼方面从官员到百姓,应该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至于能否感动上帝,就不得而知了。

4da03ae05669728acdb8e4538a45bc30.jpeg

那么,雅万高铁到底能在什么时候完工?还是引用本项目印尼方的功臣、印尼国企部长莉妮上个月现场说过的话来预测吧:我们必须加快建设,目前施工进度已达到17.5%,希望在未来7个月内达到59%,至2020年底前完成建设,2021年开始试运营,让印尼拥有东南亚第一条高铁。

 

9

 

雅万高铁,给我们带来的思考是什么?

 

  • 就印尼而言,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实施,没有所在国各级政府层面的支持,几乎是不可完成的任务。纯粹的B2B 是不现实的,我们不能自欺欺人。

  • 开展国际合作,即使有政府的支持,合作伙伴也非常重要。好的合作伙伴可以事半功倍,差的合作伙伴让你事倍功半,坏的合作伙伴让你血本无归。

  • 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做项目,要把实施前景想得怎么困难都不过分。像印尼这种不成熟的民主国家,还要再加上一个难度系数。在国内,你可能是条龙,在这里,你可能就是一条虫,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劲儿也使不出。

  • 国企和民企还是要分工合作,发挥各自的优势。雅万高铁如果是民企来实施,估计早就赔个底儿掉了,反之民企在产能合作等领域可以大显身手。

  • 入乡随俗,欲速则不达。在印尼做事情不宜只争朝夕,有病不适合吃速效救心丸,要吃六味地黄丸,小火慢炖才行。

 

最后,预祝佐爷新的任期内大展宏图,预祝雅万高铁可以迎头赶上,早日通车!

3bf33fd8bc67204d6c763d90d3bb1408.jpeg

本文图片除上图外均来源网络,涉侵必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