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1965年9月30日,对于生活在印尼的侨民来说是个非常悲惨的日子,当天伴随着六名印尼陆军将领被杀,印尼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屠杀,50万人惨遭罹难,30万华人遇害,个中缘由就由处长给大家讲讲吧。

二战结束后,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两大世界阵营形成,“冷战”在两大超级强国的主导下进入白热化,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无可避免地卷入了这场政治纷争中,而地处北太平洋的零散岛国印尼也成为东西方阵营争夺的聚焦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印尼是荷兰殖民者统辖的地域,当时的印尼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印尼贵族出身的苏加诺为改变这一现状多次试图通过“不合作”方式争取印尼的民族独立,苏加诺也因此多次锒铛入狱,印尼现状没有得到丝毫改善。

1942年,日军入侵印尼,苏加诺幻想借用日本人的势力实现民族独立,并担任了日本御用组织“民众力量中心”主席,同时,他又左右逢源暗中支持抗日组织,二战胜利后,苏加诺凭借着十多年争取民族独立所积累起来的巨大声望,毫无悬念的当选成为印尼开国总统。

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可苏加诺是文人出身,他没有带兵经验,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战斗,他所凭借的只是以喊口号式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来唤起民众的反抗殖民者的统治而被人广为熟知,因此,苏加诺并没有掌握军权,更没有属于一支自己的强大嫡系部队。

当时的印尼刚刚独立,且该国是由13000多个岛屿、366个民族构成,极端零散的地缘构造和复杂的民族关系,加持开发较晚,统一的民族意识非常淡薄,印尼要想不再沦为他国殖民地就得拥有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体制。

独特的地缘构造和悲惨的殖民史促使印尼建立起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国家刻不容缓,而当时的军队没有哪个将领的威望超过苏加诺,因此,在民众和军方的支持下,苏加诺坐上了总统宝座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苏加诺能够当上总统凭借的是长期斗争中积累起来的个人威望,坐稳总统宝座也完全有赖于军方的支持,他与军方处于“蜜月期”时这种政治平衡尚可维持,一旦出现突发情况,军队倒戈相向,苏加诺就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傀儡,后来历史的发展也印证了他的担忧。

为了改变印尼国内“二元政治”格局,使自己拥有一个足够分量的支持者,苏加诺将目光投向了印尼共产党(以下统称印共)。

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当时的印共仅仅只是一个区区几千人的小党,且还是一个非法组织,靠着苏加诺的扶持,印共在数十年时间里,人数一跃暴增至300多万,其名下的全国工会组织人数就高达1000万人,印共由此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红色政党。

苏加诺借印共之手进一步巩固了国内统治,但同时,为了避免尾大不掉,他颁布了对印共的诸多限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绝不允许印共创立武装,印共也恪守底线,并始终支持苏加诺。

自此,印尼政治舞台上形成了苏加诺、军方和印共“三足鼎立”的局面,苏加诺在印共的强力支持下稳坐总统宝座22年。

可好景不长,晚年的苏加诺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他也有了将权力移交印共的想法,在他看来,与印共结盟不仅可以争取到中苏等红色国家的外援,更重要的是,印共实施土地革命可以将集中于各岛上土著头人的财富散发给贫民阶层,进而实现印尼内部的整合。

但苏加诺的如意算盘无疑触动了军方人士的利益,因为在印尼军方内部很多高级将领都是印尼大地主出身,他们绝不会容忍苏加诺将权力移交给印共来革自己的命。

于是,陆军参谋长雅尼和国防长纳苏蒂安等亲美集团成立了“将领委员会”,打算在1965年10月5日建军节时发动政变以推翻苏加诺的统治。

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由于计划泄露,这些高级将领的企图很快被苏加诺获悉,苏加诺便授意总统卫队长翁东先发制人。

9月30日夜22时许,翁东率领满载7辆卡车的总统卫队士兵从哈林空军基地出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达雅加达后将参与政变的6名陆军高级将领处死,在行动中国防部长纳苏蒂安将军提前探听到了风声翻墙而逃。

“9.30事件”后的次日上午,翁东发布全国公告,声称事件目的,是为保护苏加诺免受由中情局扶持的陆军将领控制,而始终暗中观察时局的苏哈托将军却突然于当日下午发难声称翁东等人的举动是篡权夺位,并将矛头指向死对头印共,并宣称印共是支持翁东政变的“幕后推手”。

于是,掌握了强大的陆军战略预备队兵权的苏哈托率军攻占了哈林空军基地,并控制了印尼总统苏加诺,同时,他下达了清剿印共的命令,苏哈托掌握了印尼的实权。

可问题也来了,总统被软禁、印共被收拾,土地改革没办法开展,外部援助也被断绝,用啥来支撑自己的独裁统治呢?

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苏哈托便将目光投向了印尼当地侨民,华侨华人在印尼是少数族群,并且民族特征明显、政治地位低下,与主流社会融合程度低,且客居印尼的侨民普遍从事工商,他们很多人经过数代人的打拼积累了大量可观的财富,对印尼侨民下手既能将大笔财富收入囊中缓解军费,同时,还能挑动长久以来当地居民的仇富心理转移国内矛盾,实在是一石二鸟的办法。

在有了双重考量后,苏哈托在挑动印尼土著清剿印共的同时,也不断挑拨印尼土著与侨民之间的关系,很快,印尼全国上下掀起了一场排华风波,当地狂热的土著居民不光对印共残酷的屠杀,连带着将印尼当地华侨的房屋、商店、工厂等合法财产抢劫一空,并付之一炬,大街小巷遍布华侨尸首,无数侨民头颅被印尼土著割下来挂在了路旁示众,任由苍蝇叮咬、腐烂。

1965年印尼排华事件,30万人遇害,我侨民头颅被挂路旁示众

在这场将近长达一年的人间惨剧中,30万华人惨遭遇害,而当时的国际社会却对此缄口不言,印尼甚至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当地土著更是没有一人被追究刑事责任,似乎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而至今在那次惨剧中幸存下来的华侨们每每谈到此事无不心惊胆战,多年以后,噩梦伴随着他们一生,直至成为历史的黄沙随风而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