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在印尼青年间渗透 通过自学发动恐袭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9437a9a40ca3c58e9b082d183ac64835.jpeg

背包藏刀枪IS标志纸张

青年闯警局刺伤二警

2019年8月19日

339835c5f551bd9b4d6d66a44c9fd70c.jpeg

施袭者倒卧在地上。

83df0b2186d224985972a7409ce35571.jpeg

泗水市沃诺克罗摩警分署两名值班警员遇袭后,警署已加强守卫。

941f7c6166051550b7235fa807779dcc.jpeg

警方从施袭者身上起获的对象。

4848253938b4ab3e1cc0e7e793f27a60.jpeg

施袭者伊马姆。

(雅加达讯)泗水市沃诺克罗摩警分署两名值班警员,阿古斯副警司长和费庇安一级警司,上周六(17日)下午5时左右,遭到一名身份不明人士袭击。

 

泗水警署警长桑迪.努格罗霍大警监表示,事件始于阿古斯接待要在综合警务服务中心(SPKT)报案之人。然而,当阿古斯正准备文件时,肇事者突然跳到了阿古斯身边,并使用利器攻击,导致阿古斯手部、右脸颊和头部后面被利器刺伤。而帮助阿古斯逮捕施袭者的费庇安一级警司脸部出现瘀伤。

 

东爪哇警区警长卢基.赫尔马宛警察少将周日(18日)表示,施袭者已成功被制服,目前正在接受讯问。

 

卢基说,所幸阿古斯副警司长得以脱险,目前仍在泗水RKZ医院接受特别护理。

 

东爪哇警区公关主任弗兰斯.峇隆.芒格拉大警监指出,施袭者是西都塞尔摩4路第1巷10A号居民伊马姆.穆斯托法(31岁)。

 

施袭者疑参与恐怖组织

 

他说,根据初步调查,警方推测伊马姆·穆斯托法疑参与恐怖主义网络。警方从施袭者的背袋中发现到具有极端主义组织哈里发国(IS)标志的纸张、镰刀、长刀、弹弓、气枪等证物。

 

峇隆告诉记者说,恐怖份子嫌犯伊马姆.穆斯托法据悉是通过YouTube社交媒体,自学和了解到哈里发国。警方88反恐特遣队已经在穆斯托法的寄宿处进行搜查。

 

当地邻组长埃嫩.阿利夫(43岁)说,伊马姆.穆斯托法平日在泗水西多塞尔摩附近的摊位兜售油炸sempol和通心粉小吃。他和妻子以及3个孩子在过去5年里一直住在那里。

 

埃嫩指出,作为一名移居者,伊马姆.穆斯托法和他的家人经常与社区交往,并没有作出令人可疑的事。穆斯托法也经常与居民打招呼,有时在当地咖啡摊与居民交流。

 

但是,埃嫩说,在过去大约两年中,穆斯托法看来好像变了,这可以从他的穿著方式有所变化看出。

 

他经常穿着伊斯兰传统服装,而他的妻子也开始穿罩袍,也开始减少与邻居来往。(印尼星洲日报)

 

9437a9a40ca3c58e9b082d183ac64835.jpeg

国警总长称

沃诺格罗莫警署袭击者

从互联网中误解圣战

2019年8月20日

(独立网讯)国警总长迪多表示,前不久发生的东爪哇泗水沃诺格罗莫(Wonokromo)警署的袭击者,对极端主义思想意识的认知,是通过互联网进行自我进修获取的。

 

迪多8月18日在雅加达表示:“根据获自88反恐特遣队和东爪哇警区发来的信息表明,嫌犯通过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对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思想意识进行自我进修,本着对圣战的自身理解,前往沃诺格罗莫警署对执勤人员展开袭击。

 

他误解警方除了thogut之外也是异教徒,盖因警方经常对他们执法,倘能对他们施暴可以获取真主的赏赐。

 

因为遭受袭击,执勤人员当天施行不致命枪击,而受伤警员已经获得救治。国警将对该两名受伤警员给予份外晋升警阶奖励,并对全国警区、县市警署的安保进行检讨。

 

倘若嫌犯罪行是联网的,务必对其进行全面搜寻并加以全面彻底打击,2008年第5号法令,对执法机构赋予特大权力执行抗击恐怖主义的行动,对所有违法行为进行全面搜捕。”

 

东爪哇警区公关主任Frans Barung Mangera 8月18日表示,该袭击事件已由国警总部88反恐特遣队接手处理,从泗水市直至其妻宿舍追缉下去,不过Barung不愿对此事作更深一步的解释。

 

据悉,嫌犯暴行纯属个人行动,是他获取互联网与社交媒体自学成才的知识进行自我实践而已。

 

依警区长指示,目前已对各警署加强安保措施。(千岛日报 简明)

9437a9a40ca3c58e9b082d183ac64835.jpeg

持刀嫌犯砍伤泗水警员

疑是“伊斯兰国”幕后操纵

2019年8月19日

(点滴新闻网泗水讯)当天下午4时30分,一名男子前去沃诺格罗莫(Wonokromo)警署,两名守岗警员Agus Sumartono和Febian温和地加以接待;怎知他突然拔取利器向两名警员直砍过去,所幸最后成功予以控制并加予活擒,身负重伤的两名警员即刻送往医院进行救治,警署地上沾满血迹。

 

东爪哇警区长Luki Hermawan,8月17日在沃诺格罗莫警署对记者表示:“一名不速之客前去沃诺格罗莫警署似是意想举报,并受到执岗人员良好接待,怎知突然跃起身子掏出镰刀向两名警员直砍过去,所幸凶手当即被制伏,没闹出人命。

 

警方事后从凶手携带的背囊中,搜索出气枪、利刀、弹弓、意大利粉及印有“伊斯兰国”标志的纸张;警方因而怀疑凶手涉及“伊斯兰国”组织(ISIS),为此,交由88反恐特遣队作进一步侦查。

 

东爪哇警区公关主任Frans Barung Mangera对记者表示:“证物包括利刀、镰刀、弹弓、弓箭头、气枪、ISIS标志,侦查员审讯过程中,初步怀疑凶手明显倾向于ISIS极端主义组织。”

 

泗水市警署长Sandi Nugroho进一步说明:“凶手Imam Musthofa(IM),1988年7月15日出生于马都拉岛Sumenep县,事发前居住于泗水Wonocolo Sidoresmo 第一巷宿舍,警方已经前去该宿舍进行搜查。凶手与妻室及3个孩子居住,在该处惯以Ali称呼,平日以售卖sempol为生,并向各食摊寄放意大利粉糕点,警方搜查结果,搜出笔记本电脑、手机、身份证、户口证、税务登记卡以及有ISIS标志的纸张,警方还将IM妻及3名孩子带往警署作进一步审查。

 

宿舍所属邻组长Ainul Arif对记者表示,在此居住一年来,我们发觉IM最近才参加巷里的诵经活动,而且看出他对左右邻居开始疏远,尤其自从其妻在宿舍内售卖糕点,以及开始裹上头巾改变装束之后。

 

入住以来,IM所有活动均没出现任何可疑迹象,从未利用宿舍充作其团伙群聚场所,倘若在外头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其妻改以头巾装束之后,IM已经甚少与左邻右舍相聚。(千岛日报 简明)

9437a9a40ca3c58e9b082d183ac64835.jpeg

东南亚及南亚多国修法

应对恐怖主义威胁

2019年8月20日

(《法制日报》讯)近年来,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及伊拉克等国相继失势,这一极端组织将魔爪伸至东南亚及南亚国家,在与这些国家原有的极端势力联合后,对东南亚、南亚的地区安全和全球反恐局势构成巨大威胁。

 

面对现实的安全威胁,东南亚及南亚各国政府近来加强反恐合作,同时也着力于建设本国的反恐部队,并推出或修订反恐法律,为打击恐怖主义提供法律支持。

 

恐袭威胁加剧

 

据报道,菲律宾近期发现一些亲“伊斯兰国”的极端武装组织窝藏了多名外籍恐怖分子,并在后者的训练下学习制造炸弹,企图对教堂等公共场所发动恐怖袭击。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近日强调,“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去据点后,其成员纷纷转移到东南亚。面对“步步紧逼的危险”,菲律宾有必要做好准备。

 

新加坡《海峡时报》9日报道称,近期至少有两名恐怖分子从斯里兰卡潜入菲律宾,为当地恐怖组织训练武装分子,教他们如何制造炸弹,以袭击菲律宾的教堂和其他目标。据报道,马尼拉国际机场管理局的监视名单显示,这两名恐怖分子分别名为山胡恩和维多利亚。

 

据菲律宾官方披露,山胡恩与斯里兰卡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有关系。该组织涉嫌与“易卜拉欣真信会”联合策划了4月21日的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造成至少253人死亡;而维多利亚有菲律宾和斯里兰卡双重国籍,曾训练妇女和儿童制造炸弹。两人分别于2018年11月和2019年6月入境菲律宾。

 

菲律宾当局调查后发现,吕宋岛(菲律宾北部岛屿)上的武装团伙窝藏了入境的山胡恩和维多利亚。由极端组织“苏莱曼酋长运动”残余势力组成的“吕宋苏尤夫基拉发菲”通过山胡恩和维多利亚的协助与训练,正准备对吕宋岛教堂展开炸弹袭击。

 

除此之外,菲律宾当局还发现了一名涉嫌资助恐袭的斯里兰卡人和一对曾在叙利亚和阿富汗参战的埃及夫妇。

 

对此,杜特尔特的发言人证实,吕宋岛安全部队已提高戒备,预防恐袭事件的发生。

 

不过,随着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及南亚各国提高反恐工作的等级,恐怖组织也在不断改变策略,其融资方式的隐秘程度也水涨船高。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使用合法企业融资正成为一种恐怖主义发展的新趋势。此前,印尼的极端组织“伊斯兰祈祷团”在偏远地区发展种植园,既能通过出口棕榈油获利,也方便合法地购买大量化学产品,例如可用于制造炸弹的肥料。此外,该组织还通过抢劫、网络黑客和图书出版公司来宣传和筹集资金。

 

防范恐袭风险

 

面对严峻的安全角势和恐怖主义威胁,一些东南亚国家正在“招兵买马”,创设亦或加强反恐部队,积极防范恐袭风险。

 

8月8日,杜特尔特下令组建一支精锐反恐特遣部队,以此应对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团伙的威胁。杜特尔特说,“我们面对着很多战线,我需要更多的士兵。我需要额外的7000名至1万名特遣部队队员,因为这个问题(指恐袭威胁)正越滚越大。”

 

杜特尔特下令菲律宾国家警察首长阿巴亚德立即招募新人。他说:“或许阿巴亚德可以先开始进行这项计划。必须好好操练新兵,这样我们才有能力应对未来的危险。”

 

除菲律宾外,7月底,印尼军方也组建了一支专门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特种部队“Koopsus”。这一部队由来自陆海空三军的500名训练有素的人员组成。此前,印尼的反恐行动由一支代号为“Densus 88”的警察部队负责。该警队表示,过去两年间,他们共挫败了23起恐怖阴谋,并逮捕了360多名武装涉恐嫌疑人。

 

据报道,在新建立的特种部队中,有400人将负责监视和情报收集,其余100名成员的任务是打击恐怖主义行为。

 

分析人士认为,印尼反恐部队的人员配比说明东南亚国家对反恐情报的重视。2018年1月,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和文莱达成一项旨在加强区域安全多边合作的情报合作协定,代号为“我们的眼睛”,用于应对国际恐怖组织成员回流东南亚引发的恐袭威胁。

 

印尼空军元帅哈迪斯在新的特种部队启动仪式上强调,“特种部队Koopsus参与打击恐怖主义是印尼法律规定的,特别是在一项行动威胁到印尼的主权、领土完整或国家安全的时候”。

 

修订反恐法律

 

无独有偶,除创设及加强反恐部队之外,马来西亚、印尼、斯里兰卡等国近年来还相继修订反恐法,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打击恐怖主义。

 

例如,2015年4月,马来西亚国会通过《防范恐怖主义法案》。根据该法案,马来西亚政府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防范恐怖主义局,负责扣留涉恐嫌疑人,并且有权在无须审讯的情况下,将嫌犯扣留长达2年。

 

2018年5月,印尼泗水市曾发生多起自杀式恐袭事件,造成26人死亡。该事件促使印尼议会修订反恐法,允许军方参与反恐,并且加倍延长了涉恐嫌疑人的拘留期限。

 

目前,斯里兰卡政府也打算引入新的反恐法,该法案将赋予军队和军队情报部门打击恐怖主义的更大权限,并且将大幅延长未经审讯扣押涉恐嫌犯的期限。

 

据消息人士透露,自4月21日斯里兰卡发生连环爆炸案以来,斯里兰卡多次延长全国紧急状态至今。其缘由是,斯军警在新反恐法案通过前,无权长期扣押涉恐嫌犯。事急从权,斯政府只能通过紧急状态赋予军警这项临时的特殊权力。

 

早在2007年,东盟各国领导人就曾签署《东盟反恐公约》,该公约是东南亚地区预防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合作框架协定,要求缔约国在打击、防范恐怖主义问题上携手合作,有效地打击各种表现形式的恐怖主义。(千岛日报)

 

69706b674ee4aa35467066d33e1634c8.jpe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