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穆斯林Tempo日报载文 邂逅新疆客于广州穆斯林圣贤墓(2-2)


广州行——拜谒穆罕默德弟子陵园

印尼时代周刊日报

汤顺利

(Sunlie Thomas Alexander)

短篇小说家和诗人,居住地日惹


位于广州越秀区光塔路的伊斯兰教怀圣寺,历史悠久。(本号图片)


位于越秀区闹市的清真怀圣寺,市民因其院内有一挚天高塔,塔身洁白而俗称其为光塔寺。(本号图片)


怀圣寺建于唐朝

  

当他第三次到访广州的时候,在唐高宗准许下,他建起了上述的怀圣寺。

 

在3600平方米的区域兴建的清真寺,融合了中国传统建筑式样和阿拉伯风格的外貌。

 

只不过,看上去中国的建筑风格更加明显:从红漆圆石柱子、雕刻和图案,大门的形状,直到装饰着绿色琉璃瓦和带着半圆拱尖的屋顶。

 

这清真寺也拥有一座明显特点的伊斯兰教宣礼尖塔,即为光塔。

 

那座塔如此命名,是因为在昔日,灰色的塔身采取圆柱形体,不仅仅是起宣礼声回荡的作用。

 

所提及的这座塔,也成为一种灯塔,为在珠江或曰珍珠河上穿梭来往的各种船只导航。

 

怀圣寺经历了好几次维修。包括一次部分神圣的建筑物于1695年被一场大火吞没。

 

以原图为根据,这座清真寺首次于1350年,即元朝时期被修葺完毕。

 

接着,后来的修缮工作,又于清朝光绪皇帝时代进行。


怀圣寺的匾额“教崇西域”4字,开宗明义伊斯兰教来自中东阿拉伯国家。(本号图片)


清真寺北门上刻着 “ 教崇西域 ” (崇敬来自西方的宗教),铭文的牌匾落款为光绪帝赐,据说是慈禧皇太后亲自手书。(注:此事亦说明,宗教自由在中国生根发芽,和而不同也形成传统,清朝皇室也很包容伊斯兰教)


民国时期,确切地说是1935年,清真寺的祷告大厅全部翻新,改以钢筋混凝土为基础,並被扩建到可以容纳大约1000人左右。


怀圣寺的门面与院内的建筑形式,无不彰显中国阿拉伯文化的结晶。(本号图片)


就在这个时期,主大门被从东边移到了南边主大厅处,以至于直接朝向南院的方向。



从一开始,我的印象,作为建筑文化遗产的赛义德·艾比·宛葛素陵墓群与怀圣寺,的确得到很好的维护。甚至直到今天,广州市政府还一直对它持续进行翻新维修。



我们参观时已证实,数座建筑物看来正在装修。据包工头说,青海的穆斯林负责这个项目。该企业是来自北京的,这是一家已经拥有足够修缮清真寺经验的建筑企业。

 

“ 是的。因为北方确实特别多穆斯林和清真寺建筑。” 周大叔对我说。


来自青海的穆斯林包工头。(本号图片)


马大叔:新疆治安良好 

 

我在陵墓边吟诵完雅辛章(译者注:伊斯兰古兰经第三十七章,为临终的人诵读),并拍摄其它陵墓的照片。之后不久,我们在赛义德·艾比·宛葛素的陵墓前台与马大叔相遇。

 

身着黑色短袖T恤、灰色长裤、並挎着黑挎包的这位回族男子,在周大叔问候时,他报以和蔼的回荅。

 

知道他来自新疆,我们非常感兴趣,并向他提问诸如现在那地区形势怎样?是不是如媒体报道说的动乱等问题。然而,他的回答却非常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我敢说,目前新疆的社会治安等各个方面一切都非常好,尤其是经济增长迅速。政府在认真发展新疆的基础设施,从学校、医院直到公寓。”

 

“然而,外国的媒体报道几乎都是负面的,尤其是对于中国这个共产主义国家,被作为对宗教怀有敌意,” 我执抝地说。听着我的这些话,马大叔笑了。

 

“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是我说实话。並且我再次肯定地说,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已经努力保护我们。如果不相信,您可以自己到那儿去看一看,也可以与来自您的国家的记者们,以及与那些相信西方媒体报道的人们,姑且来新疆亲眼看看,我所说的是否真实,” 他表情严肃地说。

 

当然,我也知道,尤其随着中美之间贸易战升温,维吾尔穆斯林,长期以来一直是西方政治兜售的商品。

 

但是,问题在于,确实在发起这个舆论战中,也是北京经常出现的薄弱环节这一节点上,西方媒体拥有强大的网络和影响力,中国媒体无法与之抗衡。

 

马先生:分裂主义危害

 

事实上,正如马大叔揭示的,造成新疆维吾尔穆斯林问题的根源,是分裂主义。

 

那儿有妄图分裂中华人民共和国,企图建立伊斯兰国的势力。

 

 “他们这些人是来自中东回归的维吾尔人,往往带着激进思想的,牵涉到各种强硬路线的跨国伊斯兰团伙,诸如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等。

 

在新疆,他们主要针对汉族人实施各种恐怖主义活动。

 

当然,政府肯定对他们采取坚决行动。” 马大叔说。

 

假消息充斥

 

除了新闻之外,社会上的一些传媒散播的假消息和报道,使信息错综复杂。

  

包括在我们国家里,广泛流传的关于在中国禁止斋戒和祈祷的种种假消息。

  

实际上,我在广州所发现的事实,却显得恰恰相反。

  

清真寺的门永远不会被锁上,祷告时间表,清晰地印在清真寺前面。几种语言中,并附有讲座时间表和将主持的学者名单。

 

广州怀圣寺所在地光塔路一带,有很多穆斯林清真商店与餐厅。(本号图片)


穆斯林们的商铺摊档(东主大多是中东后裔的中国人)也散布在怀圣寺的周围。

 

除了维修清真寺和其它穆斯林建筑之外,中国政府还资助宗教的各种活动。

 

“当然不仅伊斯兰,其它各种宗教也是如此。政府严厉制止导致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激进运动。”马大叔补充说。


左至右:来自新疆的回族马先生、巴基斯坦教徒、汤顺利。(本号图片)


除了马大叔,在Saad bin Abi Waqqas 陵墓旁,我们还有机会与来自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的个别朝拜者闲谈。

 

我用英语向他们致意,並且闲聊询问他们的原籍。

 

据那位巴基斯坦朝拜者说,他来广州是为了做生意,但腾出时间来朝拜Sayyidina Saad 陵墓。当他得知我来自印度尼西亚时,他真的很高兴。

 

“天下穆斯林一家人,无论在哪里。” 他说。



 “是的。我认为确实没错。您看见那边的阿拉伯椰枣树吗?” 周大叔边指向清真寺大院里生长茂盛的一棵椰枣树边说,“那棵树在中国也长得很好。”

  

我们都笑了,因为领会了他的意思。

 

分手前,我忘了其姓名的那位巴基斯坦男子,拿出巧克力糖小食,分送给我们。

 

广州醉楼兰新疆餐厅

 

当天晚上,在曾经于日惹UGM进修过印尼语的谢先生陪同下,我和周大叔决定在广州一家有名的维吾尔餐馆共进晚餐,那餐馆名叫醉楼兰-新疆菜。


充满孜然香料美味的新疆大盘鸡。(本号图片)


新疆羊肉串亚克西。(本号图片)


能歌善舞的餐厅新疆帅哥与美女。(本号图片)


这家餐厅采用颇具阿拉伯异国情调的室内设计,从大门,天花板,墙壁,餐桌,收银员到盘子装饰,充满典型的维吾尔族图案。

 

甚至,除了提供各种维吾尔族特色美食,包括美味的烤羊肉沙爹,醉楼兰餐厅还提供了新疆乌苏啤酒,其标签用3种语言书写,即英语,普通话和阿拉伯语,味道不逊于名牌啤酒!

 

在这家餐厅,我们边就餐边欣赏音乐和一对男女舞者表演的维吾尔族舞蹈。(2-2 续完)

 

原文刊于:

https://koran.tempo.co/read/perjalanan/454026/menziarahi-makam-sahabat-nabi-di-guangzhou


小标题与图片是本号加上去的


往/期/精/彩/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