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雅加达贫民窟 赤贫的绝望和无奈

雨季的时候,垃圾被雨水不断浸泡,然后雨停之后,烈日又反复蒸晒垃圾,常年累月堆积起来的垃圾山,持续散发着浓重的腐臭,如果你有幸经过,闻到裹挟着热浪扑面而来的臭味,即便戴着厚厚的口罩,也可能把你熏晕过去。就是这样的环境周围,还是有很多人生活,这就是雅加达城市周边或城市不同角落的一些贫民窟。

大雅加达省是一个总人口超过1200万的国际化大都市,这个人口早就超负荷的大城市,每年还有几十万人口从印尼各地涌入,很多底层人民不断挤进雅加达来谋生活,尽管印尼政府已经宣布未来将迁都,但这一趋势在未来十多年之内是不会改变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来到雅加达发展,使得这个城市一方面充满生机和活力,另一方面也越来越臃肿不堪。印尼人民的贫富差距非常之大,这在雅加达这样的大都市更是凸显得淋漓尽致。

有钱的富豪可以有私人飞机 私人庄园 高尔夫球场作为后花园,还有皇宫般的住宅和摆满停车库的豪车,总之富的难以想象。但是有意思的是,在这种级别的富豪庄园的不远处,你就可能可以看到一贫如洗的穷人。它们的房子就搭建在腐臭混黑的排水沟一旁,全家人躺在简易木板上睡觉,住的地方都不能称之为房子,因为四处漏风,几乎没有一处完整的构造,就是厨房 洗手间 卧室等都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只能称为破木棚。这种独特的画风,你在雅加达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

因为笔者每年都会参与数次义工活动,所以经常会近距离接触到住在贫民窟的民众,又因为有能力去做慈善的人也不乏超级富豪,像笔者这样的“小老师”去做慈善的还真不多。出于这样的机缘,所以笔者一方面容易看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富人的奢靡和享受,另一方面又可以看到令人震惊的穷人的赤贫和绝望。如本文标题,这里主要谈后者。

富人想的比较多的是,下个月去哪个国家旅游,再去哪里买栋大房子或买块地皮,考虑做怎样的投资等等。穷人想的最多的就一件事:今天吃什么?这个“吃什么”不是可以选择吃什么,而首先是有没有东西可以吃。每天的吃饭问题,是生活在贫民窟的人最难解决的问题,因为他一天的收入往往只能解决一个人的吃饭问题,如果还有家人要照顾,那就更艰难了。笔者深入接触过在雅加达生活在最最底层的人,他们往往没有任何固定工作,多数是去垃圾站捡垃圾为生,所以大部分人生活在距离垃圾站不远的地方,因为他们没有交通工具,只能每天步行去“工作”。至于垃圾站周围的环境,本文开头就写了一点。

如果一个人在腐臭浓烈的环境下生活一段时间(笔者没有这样体验过),也会习惯或麻痹那样的环境,所以在扑鼻恶臭旁边,在密密麻麻的苍蝇之间,还是可以就餐。班达格芒是位于雅加达郊区的一个垃圾终点站,那里周边聚集着数千人的拾荒大军,每一辆垃圾车开来,就会有几十人围过去抢新鲜的垃圾,好垃圾,手慢无。一般妇女和小孩只能在相对旧一些的垃圾山上翻找可以卖钱的垃圾,新的垃圾轮不到他们去争抢。大的垃圾山,就算你站在十公里外,也可以闻到它散发的令人忍不住屏住呼吸的味道。但是每一座垃圾山,也是很多拾荒者赖以为生的宝山。靠垃圾山吃饭的拾荒者多数来自于印尼各岛上的农村,刚刚抵达垃圾山附近的他们也是受不了那里的环境,谁能够天然就受到了这样的腐臭呢?也会忍不住呕吐,但是为了生计,他们留了下来,并且慢慢习惯并接受了那独特的环境。他们基本没有任何梦想,只是希望自己和家人别饿死了。拾荒也是一份工作,有工作就可能养活自己和家人。

很多穷人虽然生活很穷,但是交谈之间,还是带着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感觉不到他们鄙视自己或羡慕别人,即便干着很多外人以为最低贱的事情,只要只能养活自己,老婆孩子不嫌弃,就认命呗。当身体能够适应垃圾山的蛆虫病菌,不再皱眉抗拒令人作呕的恶臭,也无所谓苍蝇萦绕时,拾荒者就已经具备了久居垃圾山的条件了。拾荒者的收入很低,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不一定能够解决老婆孩子的温饱问题,如果孩子超过三个的话,老婆也必须出去外面找活干了。拾荒者的孩子往往也会“子承父业”,这种宿命也不容易改变。如果拾荒者的后代有梦想,能有什么梦想?父辈会说:“能够怎样呢?”在赤贫的环境下成长,在贫民窟,甚至在垃圾山附近长大,眼中除了看到漫山的垃圾,还有什么?要说人生还有什么希望,早就被经年累月,一车接着一车的垃圾给埋没了。困居在社会最底层,谁还能有做梦的能力呢?

底层只能嫁给底层,拾荒者的子女和其它拾荒者的子女通婚,生下的下一代很可能重复一样的人生,可是能够怎样呢?能有什么选择,这也是一种缘分,贫民窟的人只能无奈接受这样的现实,除了屈服,没有别的了。为了改善生活,很多底层的妇女会去当佣人,其中条件稍微好点儿的,不少会选择去阿拉伯 台湾 香港 新加坡的,在外国学到一门新的语言,掌握一种新的技能,回到雅加达就可能找到更加体面的工作,以此改变命运,但这并不是多数。

(去年,为了迎接亚运会,政府对贫民窟的房子进行了粉刷,面子工程还不错)

现在,雅加达的不少贫民窟里依旧常年看不到灯光,饮用水接的是雨水,没有基本的卫生条件,排便就直接到木棚搭建的臭水沟那儿解决。走进这样昏暗的棚子,会感觉的人生瞬间直面绝望,一片死寂。笔者亲自拆过这样的木屋(为了帮他们搭建新屋),一个二三十米的空间里,挤着五六口人,一个狭小的木板隔开的空间就是做饭和排便之处,便桶是直接连到木屋下面的河水中的。平常做饭的炉灶的位置和简易“厕所”也仅仅用一块一米高的木板隔开,洗澡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我怎么看都看不到某个角落是可以洗澡的,而在印尼这样常年炎热的天气,一般人每天早晚都需要冲凉的。

穷人每天都虔诚地向他们的阿拉祷告,不过很少有穷人的命运在一生中发生大的变化的,贫穷将贫民窟的人们牢牢地粘在这片土地上,动弹不得,他们基本没有能力去别的地方,也没有办法改变命运,而我们“义工”的帮助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唯有更多的穷人可以读的起学校才能够解决根本的问题,教育是最佳出路。目前看来,这个国家在这个方面还有漫长路要走。

本号第一次转发该公众号文章,在此向作者致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